星期二, 十月 21, 2008

Bookmark and Share  (5) 则留言

冷眼旁观党选人、事、物(二)

PoliBug | 波力拔克

,

老的伟豪,年轻的伟豪
这次的代表大会,由头至尾不曾和伟豪聊过,当然,竞选高职,他很忙。
伟豪可说是个全职的政治工作者,年轻有为,目前是卫生部长的政治秘书,领官奉坐官车,不认识他的人看到这番势头,由妒嫉进而转为反感,认识他的人觉得此人如纯酒,可深交,虽然以中央政治起步,却是个走在人群中的领袖。伟豪目前是乌鲁冷岳的区团团长,虽然年方三十出头,但已分别担任过前总会长陈广才交通部长及现任副总廖中莱卫生部长的政治秘书,部长政治秘书是官职,得在首相面前宣誓就任的,但却没有自行发挥的空间,必须跟着部长的步伐行动,而伟豪之前在马青担任的党职是组织秘书,那也是受委的职务,受委不比票选,说话也没什么份量,况且随时都有遭人褫夺的忧虑;因此,伟豪这次在党选中高票中选马青副总团长,让波力深感欣慰,知道这是伟豪有所表现的时候了。

须知,在马华有做有错、没做没错的文化相当普遍,身为部长秘书,无论是顶头上司犯了什么过失,他都得背负责任,党同志一般的评价,也都不可能太过正面,甚至有时还会将领袖的出错全然归咎于狗头军师的无能,说到军师,当然其政治秘书责无旁赁,必定首当其冲,这回党选,波力着实为这位老朋友担忧;所幸伟豪平日积德,不仅中选,更是以高票的恣态出位,有年轻同志问波力,排行第二也能算强势当选吗?那当然!马青同志都知道,按照马青党选的传统,全国同志都会约定俗成的为东马保留一个副团长的位子,那是因为大家都知道在东马搞马华不如西马容易,任重道远,这个位子是非让不可的,因此,沙州副总人选的位子可说是稳如泰山,在这种情况之下,伟豪尚可在1578名总团代表手中取得1321张选票,意即包括废票、某些州属情结和泄愤票在内,只失去了257张选票,得票率高达83.7%,甚至比总秘书所得的77%还来得更高,难道还不算是高票当选吗?

恁着老练的服务及资深的党工作,年轻的伟豪受此大任,未来的路途,还真不好走!

起于边缘,从卢诚国重新出发看郑修强
波力原本想写卢诚国,但他的故事在网上、报上甚至于某些时事杂志大家都看得多了,这样一位少年得志,青年失势,少壮复出的领袖在政坛虽不常有,但也不是全无,远的不说,就拿这次与他同在马华中委混战中脱颖而出的郑修强而言,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郑修强此番誓死相随,伴同师傅蔡细历攻上中央,原本应该也是战战兢兢,有如薄冰履足的,再加上身为蔡氏副手,郑修强非常清楚若然师傅失足,自己即便「不幸」上位,自也落得个左右不是人的下场,而在党选期间,权充竞选委员会总指挥的他,必须负责蔡细历行军备战的大小事务,根本没什么时间处理自身的竞选工作,在投票前夕,波力看到修强自己的文宣少得可怜,为他的忠贞大受感动。

认识郑修强是因为蔡细历,这个永远将头发梳得笔直光亮的小伙子让人看在眼里真是非常的不舒服,尤其是在发生《东方日报》事件的时候,波力一度将他编入政坛垃圾的组别,事实上,在许多人的眼中也是如此,时任柔州议员的他,在区域服务的工作表现没有人可以置疑,甚至在蔡细历担任卫长期间,兼任蔡氏政治秘书的他也的确能将工作处理得颇为得当,即然如此,为什么他还是那么让人讨厌呢?套用张锦贵教授的一句明言:鸟走在前面!嚣张拔扈是也;少年得志往往是许多政客之所以一生仅是政客的原因,但无论如何,较之卢诚国,郑修强显然「幸运」得多,就在他取得拿督头衔不久,蔡细历的下台就有如一记重槌将他击倒在权力核心的边缘,虽然在大选中,他以辛勤的服务工作换回了选民的再次委托,但同样是另一位领袖助手的党内宿敌却因为竞选国席而登上了副部长的宝座,远远的将他抛在后头;跌入政治谷底,对这名年轻的拿督而言不可谓不是一件好事,静下心来重新省思,郑修强似乎已觉悟了自己最致命的弱点,今天,他走回同志当中,进入民众群里,找到了也许是他最珍贵的资源,当下的郑修强,是一个完整的领袖,能力与谦卑并俱,让波力刮目相看!

希望他的谦卑不是追求权位的假象,而是能一直保守至终老的态度,那不仅是他个人的价值,更可转换为党团的力量,在未来的日子里更放光芒。


5 Responses to "冷眼旁观党选人、事、物(二)"
Shaew Chiean said :
2008年10月21日 上午10:21
"尤其是在发生东方日报事件的时候,波力一度将他编入政坛垃圾的组别"

小弟(老蔡最喜欢的称呼)孤陋寡闻,可以分享是怎么一回事吗?


绍谦
平凡人 said :
2008年10月21日 下午3:13
波力,

谢谢你的看法,这次的党选,我是的确走的有点战战兢兢,我了解政治其实并不是这么简单,背后其实是有很多牵扯的因数。然而,我也在这样这个环境里练缺了一种精神,凡是尽力而为就好。这种说法看来简单,但做起来并不简单,尤其我历练不够。

有机会谈谈, 跟你躲在后楼梯抽烟的感觉,还不错。我们都是坏人,哈哈
Charlie89 said :
2008年10月22日 下午2:18
绍谦

v
我常看你的文章,欣赏你的评析能力和语文造诣。不过,当今天我阅读你在一报章你评析蔡细历时称呼他为“咸蔡”时,我对的敬意顿失。
老蔡的光碟事件每个人可以有各自看法,可是一个评论人,如果不能抽离自己对一些领袖的个人喜好和厌恶(倾向),他所写的不值一看。
希望你不会被误导,模模糊糊成为别人的枪手还全然不知。
Shaew Chiean said :
2008年10月23日 上午12:28
Charlie89,

谢谢你的善意批评。有必要让你知道,今天(22/10)南洋首次在未联络我的情况下,直接刊登我的部落文章。

我必须承认,以一份像南洋这样报格的报章来说,“咸蔡”2字是不妥当的。

但,我原意是放在我的部落(绝无意上报),原文整段文字是
“老翁的橘色兵团、咸蔡的举牌部队、添再姚的卡位大军,是人都不放过。”
http://www.wretch.cc/blog/ThinkingHome/11965785

以一篇部落文章而言,我志在形象化和略带调侃及幽默地形容那三位领袖,包括翁诗杰、蔡细历和姚再添,以制造轻松阅读部落的感觉(报章文章要求有别)。我觉得我们,尤其年青一辈,应以更开放的心态面对当前的政治生态。过于拘泥,只会让我们不够宏观。

我是绍谦,方便透露真名吗?不能也无所谓。欢迎回应至我的部落,www.wretch.cc/blog/ThinkingHome。欢迎再交流。感谢您。
Shaew Chiean said :
2008年10月23日 上午1:25
Charlie89和波力,

二位好,我想一起回应你们一同提到的事项。

首先,我希望2位不是因为我写某某人,写得多,某某人,我写得少,所以我就被标榜成是某某人的枪手。这,未免过于简化,也不太具有具体论述。波力写细历也写得很多,但我始终觉得他的文章有很高的阅读价值。另外,我称赞安华的文章也不少。。相信2位都不是这样的人。

次之,我深信,我们的理性思考都不可能无理地把黄家定和蔡细历二分对立起来,也就是说,认同黄家定好的地方,就等于不认同蔡细历的任何地方,包括好或坏。我们三人都有足够的理性,对事不对人吧!

每个人都有各自接触最多的领袖,我也一样。对于我的文章,我必须义正言辞地说,我尽量客观,并努力地做到对事不对人(这也是我十分尊敬的镇东在我入行前给予我的叮咛)。当然,我必须承认,没有人可以真的百分百客观,所以我绝对欢迎2位我尊敬的“前辈”一旦发现我哪里出现了过于偏波或太过主观的地方,就立刻指出。你们善意的批评是我努力追求客观的关键。我诚恳地期待2位的教诲(可以直接在我的部落留言,做出批评)。这很重要,对我也比较公平,感谢你们。

“他的能力很高,他的作风很敢,他的眼神很犀利。他好的一面,身为后辈的我应该好好学习。”http://ashao.blog.friendster.com/category/%e5%90%be-%e6%9c%89-%e5%90%be-%e6%84%9f-%e6%82%9f/
这是其中一段文字。欢迎阅读这一篇贴在我旧的部落的文章。无特别意思,只是想很慎重的说,我对事不对人。

我也要分享最近我看到的现象,简言之,就是“假借中立之名,行明哲保身之实”。某学长曾教导我,有所谓的客观,没所谓的中立。很多政治圈上下人物,在特别时期,都不敢对事情表态,做得好,不敢称赞,怕被标签;做得不好,不敢冲前反对,怕被秋后算帐。所以,一些政治圈人物/政治工作者对事对人,都so called的中立,其实都是你我心里有数的明哲保身。最后,对事情或课题有立场的,反而被社会的现实价值洗涤。

愿大家一同深化马莱西亚的民主空间,提高马莱西亚的民主素质。

欢迎交流和指教。谢谢你们。


绍谦
www.wretch.cc/blog/ThinkingHome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