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十月 16, 2008

Bookmark and Share  (1) 则留言

「我的『老板』要我这么问!」

PoliBug | 波力拔克

,

波力有许多的记者与前记者朋友,其中一位知交还刚在昨晚发生的一场火灾中,因为拍摄死者母亲的伤痛而遭到家属抠打,我不能责怪有关家属,因为是人都会有情绪,尤其是在那种情境当中;但波力却敬佩那位记者朋友的专业精神,该场火灾造成两名孩子及一名长者不幸丧生,相信在波力的友人记者抵达现场时,悲剧已成定案,事实上,面对这样的状况,记者的身份是非常敏感的,明知道拿起相机必讨不得好,甚至会于心不忍,但若不按下快门却又有违职业操守... 往往都会有一番极为难受的挣扎,惟凡事都得有人动手,即然选择了「记者」这一行,若不执着于专业,便只有愧对民众了,没有人愿意冒着生命的危险,只为了保住那么一个小饭碗,那是崇高的社会责任及使命感才驱动得了的信念。

波力拨了通电话给友人,希望能给予支持,但可能他正被送往警局报案,没能接听,同一时间,波力打开网报,却看到了另一则「新闻」,新闻的标题是:《不满《星报》描绘他是权力狂,蔡锐明上载专访片段力证清白》,直觉马来西亚政治人物多爱说话不算,但也有很多时候,却的确是报章立场左右了当事人的言论,当然,事后大家各说各话,无一而衷,那这次又是怎么一回事呢?今天蔡锐明有备而来,在访谈之前就已知道该媒体下作的习惯,因此提前准备了摄录机,将整个访谈全程记录备用,声色俱全,而执访记者却是麻木不仁,依旧故我,在看完了整篇报导,再追看所附上的短片,波力感触良多。

整个访谈的过程记者呈献出一个完全不专业的职能与态度,不仅在问题中布下重重恶毒的陷阱,还摆出一付似乎对基本政治知识一无所知的白痴状,也像是猎物在网外俳佪时,咬牙切齿驱赶威逼的猎户,无所不用其极,只为了栽赃嫁祸,完完全全的忘了身为一名记者所应有的尊严及素养,一切动作,都只为了完成一份能上在头版的抹黑报导!履行『老板』托付的重责!真是记者界的耻辱!

不仅于此,在她无功而返的情况下,也不知是自作孽的擅自篡稿,还是没了材料的「总厨」巧成无米之炊,但这条辣椒却也未免下得太重手了些,「SACRIFICE」 这个字眼,任所有略通英文的人都能解读为非常负面的意义,事实上,「SACRIFICE」除了有「牺牲」的意思,更多人甚至于会将之视为「献祭」来看待,中文媒体将之翻译为牺牲,已可谓仁慈!

一名记者隋落到如此地步,报纸还能有什么价值?一份报章在进行访问时还得让人用摄像机「监控备案」,甚至于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还能目无法纪的任意枉为,断章取义、无中生有,及至肆意抹黑,试问天理何在?当我们每天都在吃喝的食物验出了三聚氰胺时,大家手足无措,形同末日;但今天我们每一个吃进脑子里的文字都沾上污渍的时候,大家却似乎依然甘之如饴,浑然不觉,是我们太愚蠢了呢?还是太无奈?

尊贵的掌门人,请您高抬贵手,别再屈辱记者的尊严及操守了吧!也是时候让政党交出媒体自由,还人民一个干净的知情权了!



.


1 Response to "「我的『老板』要我这么问!」"
Victor Chan said :
2008年10月16日 下午12:06
有 道 是 养 兵 千 日, 用 在 一 朝, 为 了 五 斗 米 折 腰, 出 卖 良 知 的 大 有 人 在, 何 况 并 不 止 五 斗 米。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