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二月 24, 2010

Bookmark and Share  (8) 则留言

四大提案

PoliBug | 波力拔克

,

很久没写这种长篇大论的文章了,有感而发,还盼网友们能耐着性子慢慢看。

小廖廖润强昨天代表老廖廖中莱提呈所谓的「廖派提案」,其实说成「廖派提案」也不太正确,毕竟马华中央代表大会提案是以区会为提案单位,别说廖派,即便是所谓的「还党诚信委员会」,也是党中私党的非法组织,还不夠格。

因此,廖派特别安排了以退党作为威胁筹码不下三次,却没有一次兑现的巴东勿刹区会主席罗运富出场,另外代表十个联合提案的区会,陪同小廖到党总部呈递提案。

廖派一直打着「重选」的旗号呐喊造势,许多人一直感到疑惑的是,以为数43人的中委会来作计算,廖派若「真的」有心想要特大,事实上只需依马华党章第30.2项条文,凑足15名中委,便能成功,以之弹劾周美芬恨得入心入肺,咬牙切齿的翁诗杰轻易举,要不然也可像蔡细历策动双十特大一样,筹集一千两百名代表的签字(其实也不用,900人足矣),便能堂而皇之的成局,廖派不断重申,重选是绝大多数中央代表的意愿,按此说法,以上两种罢黜翁蔡並促成重选的方式又岂是难事?

然而,廖派非但没有勇气掀动全国代表搜集签名,更糟糕的是,就连多说服区区两名中委的能力都欠缺,如此气势,只有两种可能,一则自己心中都没谱,自信心完全残障,二则根本就是在虚张声势,自知力不能敌,是故闪躲逃避,惟恐重选真的来临;这种自己先露了馅的窝囊局面,岂不教全党上下鄙夷不齿?

基于上述两种本质上的贫乏,廖派最终只能求诸原本就占据半臂江山的蔡细历,向充满危险性的老翁下手,打定通过蔡氏宣布重选而得以沾光夺票的主意,然而蔡细历承诺翁氏整合党元气在先,又无法认同为了几个人的议程而仓促改选,恶化党内的动荡,廖派在这种局面之下,终于宣告破产,完全失去了主导权。

事实上,由于廖中莱的无能及软弱,廖派也从未得到过主导权,甚至因为「喊五次逃五次」的「朝歌狼烟」教训之后,所谓「廖派」,早已分崩离析,瓦解溃散。

不幸的是,马华的中央代表大会是必须的,再丑的媳妇最终也得见公婆,面对常年大会的来临,廖派不得不有所动作,当然,呈递提案是在所难免的;然而,更可惜的却是,即便是垂死挣扎,廖派所提出的议案也尽是些不咸不淡,软弱无力,毫无内涵价值的东西,这才不得不教人感到绝望!怎么说呢?

廖派的第一项提案有如言情小说,叙事多于提见,长篇大论的目的在于呼吁重选中委会,却不知所谓的引用党章第27项条文;双十特大在法在理,即没成功弹劾翁诗杰,又不能合法罢黜蔡细历,而这党章第27条又大剌剌的注明「执行所有职务之权力由中央委员会负责。」一小撮不到1/3的少数中委,竟然还有勇气引用这项条文,简直就是在自己的脸上括巴掌!

另一个问题是,只是「中委会改选」真的足够吗?本届中央代表若全盘否定了整个中委会,那是否也该自我审核,为自己「错误」负起责任,重新寻求党众的委托?依廖派的理论,这项提案原本就应该直接号召革除翁蔡二人,并另立一项策动全党重选的提案!可惜自信欠缺、基层没有、实力不足,最终自好避重就轻,喊爽。

第二项提案「吁请」党中央「尽速」落实搁置已久的CBT财务管理机制更加有趣,CBT 财务管理机制本来就该落实,作为党的最高权力机构,除了「吁请」,还得加上「尽速」,根本毫无决心!马华一直积弱不振,岂不就是这种混一日是一日的态度所致?而这群所谓的廖派,不正是当初怠忽职守,刻意延误机制落实的当权派吗?其中身在会长理事会还占了大半呢!

第三及第四项更加不堪入目,只知在党章的旧框架上玩弄字眼,其中目的除了为几个人重回「至高无上」的会长理事会砌桥,更恶劣的是继续认同总会长比天还大的委任权,及会长理事会小圈子作业的恶风!自认改革派,所言所行却尽是些保护山头主义的调调,民主细胞死得一颗不剩,落伍得令人作呕!还要改甚么?革甚么?空有年轻的外型,却满脑子腐朽的烂思维!

当然,代表大会是个开放的平台,任何提案都必须得到尊重,然而,对于策划及借用区会之名上呈个人议程提案者的智慧及动机,却没这个必要!且让中央代表自行判断吧!

廖派刻意选择在冯镇安主持第一次纪委会会议之时提呈提案,而冯镇安也缺乏敏感度,在会后记者会发表了警示党员勿挑拨党团结的言论,结果两个在不同空间里发生、风马牛不相及的两档子事,即刻被惟恐天下不乱的某媒体剩机扯在一块炒作,在午后发出的新闻简讯中硬生生把纪委会的言论强植于廖派的提案之下,制造纪委会「恐吓」廖派的联想,媒体暴力,发挥得淋漓尽致!


(8) 则留言,我有话说...

星期一, 二月 22, 2010

Bookmark and Share  (11) 则留言

天上掉下来的礼物

PoliBug | 波力拔克

,

从一个毫无章法的组合在08年普选中堀起,民联在近年来渐显疲态,从极端民綷主义的公正党议员大闹律师公会大会开始,进而便利店禁酒课题、铲平宰猪场事件、半数土地拨发土著专有政策、反对开放固打制立场,直到近期的利益分配不均,公然扯破面子等种种状态,发展到最终试图以女性巫籍取代男性华裔高职,以巧避传统华裔官职被用以换取巫籍选票将引发民愤的作法,都再再的突显了「治政无力、承诺如屁」的模样。

凡此种种,在网上都鲜见讨论,一则执笔人宁要卖座,毋犯笔殊,二则民联善用似是而非的「此必善、彼即恶」的政治洗脑技俩,令人大有「不求各政党励志求好、但求国阵继续颓败至死」的心态,完全扭曲了人民之于政党的监督本质,实在令人遗憾。

在这种情况下,民联诸党只需不厌其烦的重复:「我们给了国阵五十年」的口号,便能制造「国阵一事无成」的窝囊形象;更加黑白不辨的,甚至还拿泰国华侨用民族文化换回来的首相,或印尼近十年来才出现的华文报章,来制造国阵种族沙文主义的刻板印象,将各民族今天在这片土地上所享有的各源流学校、宗教及文化的事实完全给抹煞了,其恶性的政治图谋,又岂在小?

硬生生制造出来的交融假象并不容易维持,民联的组合最终还是因为公正党议员素质的低落、回教党不容妥协的宗教主义斗争理念,及行动党多年来空泛的承诺包袱及民族基础,在加上饥渴的利益冲突与权力分配的失当,不断出现裂痕,无论在友党之间的斗争,亦或党内巨头的角力,皆大量涌现,完全体现了「共患难容易,同享福困难」的丑陋人性。

没有一个政治组合是能够通过不同政治理念、单凭纯粹的政治利益结合而平安无事达致水乳交融的境界的,民联诸党如今所发生的矛盾及磨擦是必然的画面,然而,这也可能是一个政治联盟开始进行大整合的前奏,或可视为淘汰劣质因素的磨合状态,经过一轮去芜存菁的洗礼之后,民联也许将逐步进入契合的阶段,若民联领袖能有此看见,而国阵又不能深入观察及探讨这段短期的蜕变,将来所面对的敌人必会加倍的强大。

可悲的是,执政中央的国阵,显然还没有这份觉悟,并表现得非常享受民联当前的乱局,甚至还热衷于学习反对党惯用的招数,大量放大民联当前的窘境,以图制造人民对民联的信心危机,如何作法,在舆论成效上也许有效,然而在务实作业上却不见得就能加分,相反的,还将阻滞施政上的正常发展。

身为人民,我们期待两大阵营都可以有旗鼓相当的实力及取悦选民的心态,若一味竉幸某一方面,将来吃亏的绝不是政党,而是老百姓!过去的五十多年,我们该学习的,绝不是某一个政党该不该死,而是睁大眼睛,挥动手中的选票,让任何朝野政党都清楚知道,政权不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


(11) 则留言,我有话说...

星期六, 二月 20, 2010

Bookmark and Share  (1) 则留言

过新年有感三则

PoliBug | 波力拔克

, ,

团拜
有位大哥同志大年除夕便捎来拜年的电话,问波力新年忙不忙着四处去PLP团拜?波力可真不觉得过年参加团拜算是PLP,反之,还觉得这项传统挺有价值,只是波力整个新年都给了家人和几位数十年的老友了,团拜,对时间而言,实在有点奢侈。

尽管如此,还是参加了两项团拜,一项是区会主席的门户开放,一项是区团和妇女组联办的新春联欢晚宴,三机构的新春聚会都到齐了,算是有个交代。

新年大杂烩
波力是祖父南来定居的第三代,叔伯各一人,已分为三个发展体系,祖宗风水好,子嗣繁茂,单就父母以下内外三代,便有八十八人,而且还在急剧增加中!每每到了大年前夕,三代同堂共进团圆饭,是件闹哄哄的大事!

大家族团圆,吃的都是大锅大鼎做的菜,一顿饭下来,鸡鸭鹅猪鱼虾蟹死伤无数,蔬菜生果自也消耗不少,每一餐的份量虽然都惊人得很,但残留得下来的都不会太多。

然而先辈节简,剩菜残羹绝不浪费,一拼倒入大锅里弄热,再加入些新鲜蔬菜一同烹煮,旧汁新卤浑成一团,是肉香还是鱼鲜已分辨不了,与清粥绝配,以之下饭也不赖,总之,五味杂陈,别有一番滋味!

现代社会资源过剩,病毒也多,吃剩的菜肴嫌脏,连小白都不舍得委屈,当然也就不再延续这种作法了,复杂而暧昧的美味,至此绝迹,引为憾事!

我是个吃得挺随便的人,但遇上新春佳节,四处的大鱼大肉,油油腻腻、千篇一律,重复了再重复的菜肴,别说看到,即便想一想都有点恶心,这种话说了有点「夭寿」,但好过昧着良心。

没了新年大杂烩的春节,若问我什么东西吃得最多?答案是:「快熟面」。这东西,若比起大鱼大肉,嘿嘿~健康得多。

云顶
近来天气恶劣得很,36度的空气,41度的车子,偶尔一场杯水车薪的小雨,还没着地,就化成了助纣为虐的水蒸汽!为了少开两天冷气,乘春节载了一家大小上云顶去。

人家说新加坡的圣淘沙娱乐城年初一刚开张,新茅坑好拉屎,新加坡人不来,中国人转移阵地,云顶铁定比往年更冷些。想不到开了三个小时的车子到山脚,却用了三个小时才上到山顶,这还不打紧,连兜兜转转的找个车位,也得用上另外三个小时,清晨七点半上路,下午四点钟才有得踏进酒店大厅,简直惨绝人寰!

孩子们也苦了,排了8个小时的队,才挤身玩了四样东西,让波力带去的DVR都没了用武之地,总不成都拍些顶着酸脚排队的苦瓜脸吧?

新加坡政府「爱民如子」,开赌馆却不让自家孩子拼博,用心良苦,方法也多得令人叹为观止!除了广告、电视剧的宣传、立法吓止、辅导与训导兼施,还挖空心思想出了「未赌先输」的好方法,让国人入场先还百元大钞之外,家属更可举报,禁止家人入场!总之,赌博肯定不好,你外国人怎么烂赌怎么死都无所谓,只要新加坡人不输死就可以了,用心歹毒得很。

结果,云顶路上照样S牌当道,哪有什么,比赌徒的赌性更加坚不可摧的?


(1) 则留言,我有话说...

星期四, 二月 18, 2010

Bookmark and Share  (3) 则留言

过新年有感二则

PoliBug | 波力拔克

, ,

芦柑
华人有带柑桔拜年的风俗,意寓大吉大利,吉祥如意,新年前买了几箱年柑,出门拜年,在家还礼两相宜,今年市场上难买到潮汕来的蕉柑,全都被福建来的永春芦柑给霸去了,身为永春子弟,犹有荣焉。

永春人有个习俗,有入无出,凡人家送来拜年的年柑手信,不予退还,老爸在世时说这个传统太不合理,应当礼尚往来才是,到他那代就给废了,所以到我家拜年,不怕赔本。

潮州蕉柑一般比芦柑小颗,皮薄而黐肉,难剥得漂亮,连教舞狮的朋友都不太喜欢,但蕉柑胜在汗液饱足,酸甜适中,剥完虽然满手淋漓,但果肉入口清爽,满足得很。

芦柑却大相径庭,外皮硕厚而光鲜,亮丽夺目,送礼非常大方,果肉一剥两开,简单方便不沾手;可惜,内含却常令人大失所望,干瘪空虚而又粗糙乏味,放到嘴里咀嚼,淡出只鸟来!在朋友家剥开一颗,大喊:「又是一粒廖中莱!」

杯葛
杯葛是挺有趣的字眼,一般上都为无力回天者所爱用,属于消极的勇敢。

有些人将「杯葛」二字发挥到极致,还为自己界定几类不同的杯葛程度,如组织类、个人类、特别事项类,和一般事项类等等,五花八门,花样百出。

昨晚在朋友安伦的 Pub 听歌到凌晨四点,乘员工们收拾打点,和他坐在一旁轻酌再叙,他说起了除夕夜接到朋友从马六甲拨来的电话,报讯说某位欠他一屁股债跑人的家伙回家过年了,只要上去一趟,也许就收款有望。

安伦一句话:「人家也有老小,总不能让人连回家过年都不给吧?过了年再说吧。」

安伦就是安伦,收账也有原则得很,听完安伦的故事,我也和他交换了一个,这可是将「杯葛」二字再创高峰,升华到另一境界的创举!

话说芦柑先生坚持芦柑派只杯葛Kangkong二人的活动,至于组织类及特别事项类则不在此例,因此,Kangkong二人的「个人」门户开放是铁定不会到场的,可是奇怪得很,音犹未落言犹在耳,这芦柑派的其中一位代表人物陈先生,却是大年初二一大早,便守候在蔡先生的宴客礼堂。

有人说,他也许已经不是芦柑派了,也有人远远的议论着:「你看你看!他杯葛到现场来了呢。。。」,有趣得很。


(3) 则留言,我有话说...

星期六, 二月 13, 2010

Bookmark and Share  (8) 则留言

又是放烟花的季节

PoliBug | 波力拔克

,

又到新春佳节,有人说这是员工兴奋、老板烦恼的日子,正所谓年关难过,被拖欠的账项若无法在除夕前收齐,就得等到元宵之后才方便开口了,每年的二月都是最短的一个月,然而偏偏农历新年又恰好落在左右,多出寡入,薪水一样照付,难怪老板们要烦恼了。

也有人说,这是个小孩高兴、大人心疼的日子,除了办年货,送礼添装得花上一笔,利市红包处处要,尽管量力,也是大笔的开销,收入阔绰的还没怎样,但每个月都得量入为出的上班一族,可就没那么舒坦了,更何况近两年来经济颓糜不振,以往还可盼得个花红大利市来帮补帮补,现在只给员工个小红包当意思的商家大有人在,新年后有工做,不用被迫拿多一星期无薪假期的,已是大恩大德,哪还敢造次?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回想非典时期,香港人苦捱的那三个春节,还有令台湾人困扰了近七八个年头的失业潮,也还真不知他们的新年是怎么过的,当然,再难的日子还是会过去,正所谓年年难过年年过,没有不会过去的困难,只有不愿意坚持的失败者,如果现在已是恶劣,那美好岂会在远处?

其实新年美妙的地方实在太多,对生意人而言,这是个赚快钱的季节,无论你喜欢不喜欢,每人超过两倍、三倍,甚至七八倍的花费,都将如潮水般涌入市场,只要有本事,谁都可以得到多余的收入,吃的、喝的、用的、穿的、戴的、玩的、乐的、装饰的、服务的、维修的、消耗的。。。有哪一行不多赚了些钱?甚至连药房的生意,都因为人们的暴饮暴食、密集传染而高朋满座,花钱的人,不也正是赚钱的人?

说到特别的开销项目,每年春节,花在烟花爆竹上的钱也着实不少;有人说这叫烧钱,是「次文化」,实在不应鼓励,钱有多余,不如拿去做善事?也有人说这叫「知法犯法」,给孩子作不良示范,此风实在不可长!

而我,只记得小时候盼望放炮多过拿红包。

所以,孩子别怕!老爸甘愿年年犯法、拼命赚钱,也不会让你们失望!至于做善事那回事,老爸会另想办法,绝不会拿你们的童年来当替换!说是非的人,若他们全家能每天吃面包配开水,不上馆子不吃鱼肉,净挣钱来搞慈善的,说了才会让令伯心服口服,但也不会跟着他们疯。

我老爸当年在世的时候,想必也和我一样想法。看着孩子们玩烟花,真想念他老人家。


(8) 则留言,我有话说...

星期四, 二月 11, 2010

Bookmark and Share  (2) 则留言

提笔

PoliBug | 波力拔克

忙了一段不短的时间,是时候回来写东西了,先祝贺大家新年进步,合家安康,恭喜发财。

在接下来的日子,会陆续追回些许过去的事件 ,或许不太合时宜,但算是给自己留下思想记录,希望各位见谅。


(2) 则留言,我有话说...

星期五, 二月 05, 2010

Bookmark and Share  (9) 则留言

阿公榴莲的滋味

PoliBug | 波力拔克

,

阿公的榴莲,到底是何滋味?除了阿公有榴蓮芭的孩子,就只有刘天球的座上客才能体會了。

这位一年签发数千张娱乐执照,大量带动州内「娱乐事业」的高级行政议员为人豪爽、乐善好施,随便请客吃榴莲,便能一举动用一万六千五百八十三令吉(RM16,583)的公款,资助吃风畅游活动也可消耗一万四千八百令吉(RM14,800)的民脂民膏,庆祝一次新年更能花去七万五千七百二十七令吉(RM75,727)的大笔数目,其他不知名的胡涂账还有122项之多,五花八门不一而足,比之前雪州议员夫人俱乐部出手的阔绰虽有不足,但行为的恶劣实在不遑多让。

每个政党都有恶棍、浑球,刘天球的所作所为,看在曾被他带人到自己选区踩场拉布条抗议的邓章钦眼里,更是火冒三丈而不能自己,弄得这位公正不阿的同志,不得不「大义灭亲」,将他请到SELCAT里去盘问个明白。

仇人见面份外眼红,更何况一直被这位「高级行政议员」压着的无实权「议长」,坐在盘问官的位子上,岂有不假以颜色的道理?结果不仅兄弟阋墙,甚至连嫌犯用以掩饰惶恐的水瓶也被强夺而去;有人说这是火箭在自导自演,企图制造大公无私的执政形象,看来不是那么一回事,是真做,非假戏也。

SELCAT是次的举措虽然不乏邓、刘二人的私怨原素,然而在公正原则上,绝对是值得赞许的!事实上,人民所渴望的,不正是以这种态度,公正严明处理公职滥权问题的政府吗?虽然大家都不知道除了让贪官禁足议会,变相放假之外,还能对他们做些什么?

更可惜的是,尊贵的雪猫主席在审问的过程中,不忘刻意加添「国阵」的条件字眼,将嫌犯拿来与国阵议员相比,借机数落一番,企图一箭双雕,概括及污衊所有国阵议员,制造国阵议员「一律」都是贪渎之辈的形象,这种以踩低别人来垫高自己的方式,及先入为主的原罪论调,对一位本因中立公正的雪猫主席而言,只有自贬的作用,颇令人失望。

说到滥用公款,不禁让波力想起年前有幸与尊敬的邓议长同席共餐的往事;当时谈到市议员津贴的问题,邓议长对本身的收入大吐苦水,他表示为了扮演好议长的角色,他不得不关掉自己的律师楼,问题是,单恁州议会议长及州议员的微薄薪金,哪能满足身为议长所需要的大量社交开销呢?

当然,邓议长当时未曾传授「在入不敷出的情况下如何求存」的诀窍,但看到邓议长如今依然游刃有余,想来若不是自食老本掏腰包垫上 ,必是与某位政客一般「生财有道」,才不致于碰上财务上的困扰吧?

有人说,你们马华连自己的事都管不了了,还来管民联个屁?波力不解,马华积弱不振,关人民监督民联政府屁事?民联绝不会因为马华在淌血而就自然成为一个优秀的政党,反之,两者更可能同时不务正业,热衷于争权位捞好处,置民生国策于不顾,值此时刻,若相对更有政治意识的双方党员都不负起监督的责任,那参政来干嘛?



(9) 则留言,我有话说...

星期五, 二月 05, 2010

Bookmark and Share  (9) 则留言

「可以让我肏一下吗?」 【18PG】

PoliBug | 波力拔克

,

小夫生得皮白肉细、俊俏中还带有一丝腼腆,生在西汉可比董贤*,生在战国可比龙阳君*,总之,天生不是池中之物。

有一天,老板要小夫帮他送一份文件到家里来,进门后看到老板正坐在大厅里等候,递上文件时,老板的手心滑过小夫的手背,似无意,却有心,只听见老板直接了当,和蔼可亲而又绝不拖泥带水的问小夫道:「今天可以让我肏一下吗?」

小夫一阵震撼,以为自己来迟了,惹得老板不悦,想要对他斥责一番,可是看到他嘴角牵动的笑意,却又显然不是那么一回事,他顿时明白了所谓“肏”的意思,还真是肉体相接的那一回事。

小夫原本是不愿意的,但慑于老板淫威,最终还是乖乖的走进了老板睡觉的卧房,老板也起身尾随在后,一带上了门,他便伸手熄了房灯,拉上窗帘子,然后转过身来面对着小夫,身后原本微弱的光线透过窗帘之间的间隙,在老板阴暗的身影边缘画出了个刺目的人形。

老板挥挥手,要小夫先到房中的化妆间去净身,洗白白之后才出来,小夫受命细心的清理,不仅重要部位经过深入的洁净处理,连头发、腋间、胸前背后、胯下大腿脚趾头,全都一一搓刷得一垢不留,当然,脑袋里的念头千丝万缕,却哪里比双手在身上重重的搓揉来得少?

香喷喷的身子,包裹在一条洁白的毛巾里头,颤抖的四指,扭过了化妆间的锁把,不知是惶恐还是兴奋,小夫只觉股间一阵酸麻。鼓起了最后的勇气,小夫终于将门扇狠狠的一把抓开,从光亮的间格里,划步走进了昏暗的房室中。

一股凛冽的冷气迎面袭来,由头至脚,小夫整个身子不再有一丝的温暖,冷风顿时激醒了小夫的脑袋:「去吧!男子汉大丈夫,砍了脑袋也不过在脖子上添个碗口般大的疤!更何况只是平日没屁用的肉洞被捅上几下?」

一个充满热情的熊抱之后,小夫被翻转反伏在柔软的床褥上,双膝着地,从刺痛进而畅快,他竟然开始享受了起来。。。

几番云雨之后,小夫回到化妆间,洗净了满身劳动后的湿漉,伸手跨足穿回了来时的衣裳,道别了老板,无事人般的离开了老板的住处。

一切都太不可思议了,整整两天,小夫任老板倾泻的汁液在身体里驻留,一直到见了两个医生,用科学的方式取出之前,他都不曾为便秘而感到辛苦,而了不起的医生,竟然也还能在两天后,恁着高超的技术,获取了小夫受侵犯的实据,如果负责赵明福一案的法医也有这等功力,也许早已不是冤案了。

(*注:「董贤」及「龙阳君」都是中国史上知名的男幸,所谓男幸,便是「男妾、男宠」的意思,意即为君主提供性服务的男人,通常都扮演阴性的角色,而这样的人物在中外历史上都不少见。

龙阳君是战国时期魏王的男幸,堪称同性恋的老祖宗,据说他面如冠玉,后宫佳丽的容貌没有一个比得上他的万一;而董贤则是汉哀帝的塌上之宾,俊美得不可方物,哀帝对他宠爱有嘉,曾为了清晨起床怕惊醒沉睡中的董贤,而剪去被他压着的袖子,因此,人们爱用「断袖之癖」来形容同性恋的行为。

至于服待女性君主的男宾,则一般称之为「面首」。)



(9) 则留言,我有话说...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