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十月 01, 2008

Bookmark and Share  (6) 则留言

马华是否值得退出国阵?

PoliBug | 波力拔克

,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说:「我敢断言,马华党内的60%以上基层,都要马华退出国阵!」

林吉祥似乎比任何一位马华领袖都有智慧,并更加了解马华基层的意愿!至少他自己是这样觉得的。

事实上,他更了解的是「如何说服民众」的技巧,想要别人认同及信任自己的预言,绝不是告诉人家实现的期限,而是实现期限的可能性,并且,若能说出一个概括性相对不完整的数据,肯定会带来更优质的反馈作用,为什么呢?因为凡事都有例外,在例外之外的人,更不能理解例外的价值,那整体效果就更加有力了。

这是理论,听起来有点像打雷,不知所谓,没关系,举个大家都耳熟能详的例子:安华曾经斩钉截铁的放话说916将政治变天,他奉行的是邱吉尔的承诺方式,也就是先定下需要达成理想目标的理由,若目标无法达成,则再给一个无法达成目标的理由;这种作法,在民智较高的时代或国度不太可行,但幸好对我国人民而言还蛮合用的。

就这一项政治技巧,习惯扮演反派的林老可就更加不得了了!他深知,一句话若说得太完整,就容易被人捉着小辫子,因此,他才说有「六十巴仙」的马华党员要求退出国阵,六十巴仙是个极为暧昧的比例,众所周知,就马华的百萬党員而言,尽管有许多是神化般来无影去无踪的,但七折八扣之后,总也该有个六、七十万吧?六十万的四成是二十四万,试问有谁能代表二十四万人以上的马华党员说不希望马华退出国阵呢?因此,林吉祥又再多創造一个不能被否决的垃圾言论,再强塞到人民的耳朵里去了。

没有一个人会比林吉祥更希望马华退出国阵!他老人家非常清楚,整垮国阵的最佳途径就是分化国阵成员党,尤其是主要成员党;然而,就马华,或者说就马来西亚民主进程而言,马华今日若选择退出国阵,会是一项明确的决策吗?波力感冒了三天,精神有点萎顿,但在大是大非之前,还是尽可能的保持警醒,大致作了以下的一些思考:

退出国阵之于民主
相对于一党独大,双线甚或多线议政显然更具有监督效果,而这也是民行一直以来致力促成的政治格局,若然今天马华一意孤行的脱离国阵,那到底是为了本身存在价值的考量,还是出于对民主精神的尊重呢?

事实上,马华今日的决定举足轻重,若马华在这当儿选择退出国阵,将直接的启动国阵的解体,当然,也将促成政权易手的格局,我说格局,而不是新格局,原因在于马来西亚政治体制的先天性不足,即便再换多几任政府,在野党都不可能在国家決策上產生正面的影响!

纵观今日政局,即便民联已得到如此强势的委托,但在任超过半年之后,人民依旧不见国运有何起色,反而因为某些野心家的个人议程,造就了惨不忍睹的政经乱象,人民想看到的不是如何收买议员,如何更替首相,而是如此强大的在野势力,如何促使执政者推进有利于国家的政策及计划!

民联要求人民给予突破三分二议席的献议,人民无疑已经完成了,那民联必须如何回馈人民呢?假如还是这般一成不变,那要一个强势反对党来干嘛?今天的国阵政府固然行政失当,但民联一系列制造政治乱象的行径却也一直受到人民的纵容及合理化,简单说,两个都是烂苹果,人民只是两者利用于筑造政权的工具;马华退出国阵,也只不过是成全另一个霸权团体的野心罢了,于民主进程毫无助益;甚至可以说是从根本上阻止了国家议会两线制的诞生。

退出国阵之于党
马华是马来西亚华人唯一的血缘性政党,自开国至今一直致力于维系这个在人口比例上相对弱势的族群,马来西亚是个民主体制的国家,简言之,是个人多就声大的国家,不同于南非及美国,在这片国土上还附着着许多无法协调的文化因素,原因在于位居老二及老三的民族皆是世界文明古国兼且是其中两个占全球最大人口比例的民族后裔,各自拥有本身深厚且不易妥协的文化根基,无论在言语文字、宗教信仰及习俗惯性上都有强烈的自豪感及优越感,因此,要促成真正的马来西亚民族,惟一的途径就是存异求同,相互尊重,进而达致公平、公正的状态。

然而,历史是没有如果的,过去整个国家的发展程序为了时代的需求而出现了许多不合理的決策,今天的马来西亚,存在的不是共荣共融的情景,反而是相互怨恨、嫉妒的境况,许多人将此种局面归咎于马华及巫统的分裂政策,却全然的包容了自己在国民义务上的责任,孰不知,国家现状就是国民意愿的写照,人民对政治的麻木,才是真正促成体制不公的主因!

实际上,没有一个政党是愿意促使国家进入极端的两极化,包括拥有强烈宗教议程的回教党亦然,只是政党的形成是社会的附产品,当然有其存在的诉求及不同的价值观,但那并不是政党的终极标竿;作为一个泛国民政党,其最终的目标应该是引领国家不断的成长、提供优质及圆融的社会运作,国阵的组成,不是为了各政党的先天性不足打补丁,而是应用人民对各政党不同理念的社会期许去达致更合理的政治操作。

因此,马华若然脱队,在很大的程度可被视为背弃人民的社会期许,制造社会失衡的举措!马华应该为人民的需要而存在,而非因为某些不需要它存在的因素而失去原有的价值!没有一个政党能提供绝对的价值去满足所有人,否则,将因为立场的动摇而沦落为毫无存在价值的政治垃圾!

没有一个相对的政党能否定另一个政党的存在价值,因为不同的视野正是政党存在的最大价值,在政治的诉求上,马华不应成为事事俯顺的滥好人;即便这可能促使马华走向政治狭道,但总得有人能坚持站在弱势族群的立足点为他们说话;如果我们能接受忠于环保的绿党,为何不能容纳为华裔说话的马华呢?

退出国阵之于国家
政党应做的是强化本身的社会价值,而非以矮化政敌作为手段!民联今日已成功获得五个州属的执政权,四成的反对党议席,而人民用选票换回来的,竟是这样一付持续惨烈的政经景象;别再告诉我们反对党做不了什么事,否则两线制又有何意义?如果这个国家的制度出了问题,那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制度的调整,而不是更换首相或执政单位。

若制度真的有问题,那换了谁上去做也都一样。今天若然民联真的通过收买议员的途径取得政权,基本上也仅是使到某些原本在执政位置的人得到另一个执政的地位,试问,这些人能真正体验人民否决现治的不满吗?更何况这些选择过档的议员更尽是些可以用利益交换立场的人物,新政府还有什么希望?

国家的政治乱象就有如暗流旋涡,除了手握决定权的人民本身,没有人能够阻止国家政治进入这个可怕的恶性循环。许多评论家及民主工作者评论选区划分如何的不公,而事实上这本来就是原执政党的竞选优势,放眼世界各宪政国,无一不是如此,而今日选举工作已然结束,多余的政治动作对国家发展一点帮助也说不上。

国家是水,政党是鱼,国家不是因为某一个政党而存在的,即便今天马华退出国阵,也不能改变错漏繁复的现有体制,正如过去国阵政府在没有征询民意的情况之下,独断独行的进行多项关乎全民的大型工程,而今日,我们看到同样恶劣的作法,在林冠英手中一再重演。

这是整个体制上的问题,不是谁当政府就能解决的,民联所制造的革命假象就依附在同样的体制下,马华是否退出国阵都不是问题的征结所在,看不看得到制度的偏差,如何有效的调整国家体制,才是马华及国阵政府的当务之急!人民想看到的是,当前的局势,是否真正构成国阵的危机感,从而促成国家制度在实质及本质上的进化。

退出国阵之于民族
在308的政治变局之后,国家的政治文化非但不是向智化迈步,反而是往愚民政策挺进,在意识形态上没有丝毫的改变,变的仅是人民不断的自我合理化,将国家发展的责任全然推向执政当局,似乎在变相的默认「政党政府」的存在价值,泛国民主义的兴起,不是建立在还政于民的基础上,反而是寄托在个人英雄主义的崇信当中,实是一项非常可悲的境况。

滥权是造成民情失衡的一大因素,国阵政府已忘卻建国之初维系各族关系的大原则,国阵长期的沉溺在玩弄种族情绪的游戏里,将原本可行的组成形态推入了狭隘的民族政治死胡同,值此当下,马华若再不利用仅存的政治资源促使国阵恢复运作常态,则种族操弄的习性将持续恶化,最终受害的不只是国阵,而是各个民族全体国民。

若马华今日扬言退出国阵,只是另一种更为极端的种族行止,而非促进全民团结的努力!因此,马华真的适合退出国阵吗?

事实上,除了沉重的历史包袱,国阵其实还有许多优质的良好特性,整个国阵体系基本上就是一个全民的缩影,足够且均匀的民族比例,完整的组织结构,硕壮的基层班底都是国阵占尽优势的政治资源,国阵实质上就架构在一个多化种族共治的基础。

基本上国阵只需要重建真正合理的沟通渠道,制定互重互动的行为模式,便能隐健的踏出挫败后的第一步,基于这些优势,马华应该妥善应用时机,协助国阵重塑国父时代的社会共识,以为全民提供一个真正优秀的政治环境,只有实现真正以「需求」为制策基础,而非以「种族」为制策考量的国度,才能创造国阵的新时代价值!


6 Responses to "马华是否值得退出国阵?"
leerock said :
2008年10月1日 上午9:01
国阵基本体系已经是非常完正了,只是看执行者如何操做罢了!
我国要继续发展与前进,由一个新的阵线来领导,重新学习如何治国,这是开倒车的做法,我个人不同意。
林吉祥自以为是 ,就当是“萧 告“在叫吧!
朱刚明 said :
2008年10月1日 上午10:10
完全赞同.先由马华做起.尤其是巫統.發奋图强,收复失地可期矣!
小针 said :
2008年10月1日 上午11:31
http://tanteckchin.blogspot.com/2008/09/91610111.html
张以勒 said :
2008年10月1日 下午8:55
波力今天连上两篇好文,见解精辟深入,让人读了很过瘾。

正如波力所说的“国阵体系基本上就是一个全民的缩影”,其实有问题的不是国阵的“模式”,而是它目前的“形势”——内部的权力分配完全向巫统倾斜,其它成员党被严重边缘化,以至能发挥影响力的空间日益缩小,简单而言就是所谓一党独大的“形势”。

回顾当初的联盟时代,马华不仅在内阁里掌控财政部和工商部,在联盟机制里头,马华的总秘书也担任联盟秘书一职,而马华总会长更是拥有实际意义的国家第三号人物。

马华以及其它成员党有能力把国阵目前不合理、不平衡的整个“形势”扭转吗?或者巫统愿意将国阵的权力结构恢复到联盟时代的模式吗?对于这两个问题,其实我都不乐观看待。

我倒觉得,只有在国阵倒台后,马华才有办法启动整个国阵权力结构和操作机制的重新洗牌,才有纠正国阵的机会。因此,马华当下不仅不能退出国阵,还要紧紧靠着巫统,但并不是要助纣为虐或助长霸权主义,而是要抱着巫统一起死,一起成为在野党,以抓住在下野后纠正国阵的千载难逢的机会。
2008年10月2日 上午2:24
以勒兄所言深得我心,马华至今还留在国阵,抱的就是一颗必死之心,这是马华的历史责任,事实上,时至今日,我们不仅未能完成先辈所托付的使命,甚至于将情况弄得更糟了,我们在这里摔了跤,断不能拍拍屁股就走人,否则如何予后人交代?

许多人看马华,以为我辈都是贪官好爵之徒,当然,不可否认,树大有枯枝,其中确有这样的人,但是,更多的马华党员及领袖,却是早已作好下野的打算了的,只不过,我们与民政党有本质上的不同,我们还得继续扮演这个巫统厌恶、百姓责备的牢笼,巫统这只猛兽若没了马华的牵制,以他们高度集中的经济实力、政治基础及血缘优势,能够做出任何匪夷所思的事情来!

你我及众多同志今天在做的事,历史会还我们公道,用心、致志、坚毅,是完成使命的盾牌,同胞的唾液,是我们的当前惟一的代价,得先有这分觉悟,这条路,才走得下去。。。

共勉!
RongHui Lim said :
2015年9月20日 下午11:31
i agree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