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十月 05, 2008

Bookmark and Share  (2) 则留言

嘉逊子根,榮辱一時。

PoliBug | 波力拔克

民政党今日举行中央改选提名,代主席丹斯里许子根在没有对手下成功坐正,不战而胜当选全国主席。

这位国家少有的丹斯里博士,在四分之一个世纪前,怀着满腔热血,与当时被合称「华教四君子」的(拿督)江真诚博士、(拿督斯里)郭洙镇律师和已故王添庆律师撑着「打入国阵,纠正国阵」的旗号,大举入驻民政党,一住就住了二十六个年头,不知是纠正了国阵,还是让国阵给纠正了?「四君子」之中,最为醒目的当数子根君,较之另一位近来俗事缠身的华教学者柯嘉逊院长,他当初的选择显然更为明智,至少曾经拥有位极人臣的地位权势,就一位出仕书生而言,已可谓不枉此生了,更何況不必如柯君一般,需要重新应征才有望保住饭碗,如今即便是恩俸金亦已足养老归乡。

当然,一语不足以概全,同为学者出身,看今天柯君一句「不服」,尚可仰天长笑,道院长或留或去,从没听说过有「重新应征」这回事,直让波力有子根君不如之感慨;其实,在化身为政治人物之后,许子根大大小小的面试也经历过数十次了,自1982参政以来,历经86、90、95...一直到今年的308大选,子根君几乎每隔四年,便需面对一次「再面试」的考验,而且「审核官」更是数万人之众,不仅于此,每隔三年,还得另于党内再行「应征」,人数亦逾千人,被接纳过,也被拒绝过,比之柯君,此路何只艰险百倍千倍?

现年五十八岁的柯嘉逊与五十九岁的许子根在同一个时代成长,彼此选择了不同的模式为理想而努力,却在同一个年头里,面对人生最难自处的时刻,前者即将在年底遭到董教总不续约处置,院方以「不公开原因以免损及校誉」为由拒绝续聘,将辽无边际的遐想空间提供予关心此事的华社自行编织剧情,然而另一方面却又欢迎柯君「重新应征」,屈辱之意跃然于面,誓要柯君晚节不保,真可谓「用心良苦」;而后者今日身承钜任,放下官职的重担,却得扛上复兴党团这个「不可能的任务」,一个不用竞选的高职,代表的也许不是受人推崇的尊荣,更像是负在肩上的荆棘;两个人,不同命,但是,路还是一样得走下去。。。两个人,都将志愿理想当作人生中的至爱,而今,却看似彼此渐行渐远。。。意境,颇似毛泽东所作《贺新郎》

挥手从兹去。
更哪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诉。
眼角眉梢都似恨,热泪欲零还住。
知误会前番书语。
过眼滔滔云共雾,算人间知己吾和汝。
人有病,天知否?

今朝霜重东门路,照横塘半天残月,
凄清如许。
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
凭割断愁丝恨缕。
要似昆仑崩绝壁,又恰像台风扫寰宇。
重比翼,和云翥。。



2 Responses to "嘉逊子根,榮辱一時。"
愚公移山 said :
2008年10月5日 上午9:48
嘉遜和子根還在忍辱,為的是負重。

也許,是為了在歷史留一個自己想要的結局。

我想到王維的:

中歲頗好道,晚家南山垂。
興來每獨往,勝事空自知。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偶然值林叟,談笑無還期。
UNCLE BOO said :
2008年10月5日 上午10:04
你们这般吟诗对唱,羡慕死人哩!来点酒吧!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