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十二月 24, 2012

Bookmark and Share  (1) 则留言

左右两巴掌

PoliBug | 波力拔克


韩国选举一结束,朴槿惠当选总统的消息传到雪州,郭素沁急不及待发文庆贺,恨不得即刻便能送上“女权至尊”的匾额,引致丘光耀极度愤慨,撰文鞭笞,指郭大婶左右不分,没有党性,组织上虽入党,思想却不上道,绝对有被再教育的必要!
 虽然郭素沁那种“有奶就是娘”的政治思维的确让人不敢恭维,但粗口博士藐视民主结果及强扣帽子的态度却更加令人齿冷!
 男尊女卑的情况在韩国非常严重,有说在韩战之前,夫妻出游,女人绝不能走在男人前头,只能紧跟在后以示尊敬,而韩战之后,男人们却突然开了窍,奉行女士优先,而自己则远远跟在一丈之后,没法子,因为地雷真是太多了!
 尽管这只是韩国女人用以自嘲的黑色幽默,却也将女人在韩国社会的卑劣地位刻画得入木三分,因此,当这个冬天韩国迎来第一位女总统之时,郭大婶惊喜交加之情,的确不难理解。
 当然,立场不同,对朴槿惠德的当选自也褒贬不一,有人说这是南韩女人早到的春天,也有人认为这是保守派势力稳抓政权的表征,朴槿惠是朴正熙的女儿,而这个朴正熙又是谁人?正是上个世纪60至70年代缔造“汉江奇迹”、为韩国经济奠下扎实基础、政绩斐然的极右派独裁强人。
以民生为先
 读韩国历史,没人不懂朴正熙,当今叱吒全球高科技产业的三星、LG及现代集团等主宰韩国经济命脉的财阀巨擘,可说都是汉江奇迹的极权产物,左倾学者常爱以此谴责朴正熙治下的韩国是官商勾结、腐败黑暗的超级裙带时代,更造就了今天韩国家族财阀主导国家经济的局面,也因此强烈反对其思想体系下产生的新国家党。
 这些所谓的学者,常不爱并提与“汉江奇迹”同一时期那40万名被活活饿死在社会主义底下的朝鲜人,事实上,韩国今天的国民生产总值全球排名第12,是朝鲜的14倍,人均收入3万1000美元,排名世界第26位,比全球87%的人民都更富裕,如此成就,朴正熙可谓功不可没。
 是左是右,身为政治人物都当以人民生计安危作第一考量,一味推崇“党性”而罔顾人民死活的政客,若不是低能的理想主义者,便是崇尚愚民统治的野心家!
 粗口博士说郭素沁括了行动党一巴掌,自己却也狠加了一巴掌,左一巴,右一巴,火箭信徒们个个被左右开弓括得糊里糊涂,被巴的人不高明,开打的人又何尝不是蠢货?


  •  http://www.chinapress.com.my/node/381241



  • (1) 则留言,我有话说...

    星期一, 十二月 17, 2012

    Bookmark and Share  (1) 则留言

    愚昧之災

    PoliBug | 波力拔克


    十五世纪的欧洲是女人的地狱,当时德国有个名叫克拉默的天主教修士兼宗教裁判官与其同道斯普伦格合着了一部《女巫之槌》“猎巫手册”,此书面世不久,即在欧洲各国掀起了一波腥风血浪,各种诬蔑指控此起彼落,酷刑狂烧延棉整整一个世纪,受害者不计其数!
     《女巫之槌》一书分作三个部分,第一部分叙述女巫的可怕,第二部分教导辨识及制服女巫的方法,最后一部分则详细说明了审判及用刑手段,其定罪条件宽松得几乎能将每个女人都控作巫师,审问方法更残虐得没有一个“嫌犯”愿意苟活下去!
     按克拉默的审问理论,被告之人如果生活不检点,就证明她和魔鬼交往,若举止端庄,便说明她在伪装掩饰,在受审时表现害怕,就是心中有鬼,如果冷静以待,便是不知悔过,敢无耻自辩,便是蛊惑人心!如果垂头箴默、恐惧绝望,就等于默认,凡此种种都足定其罪。
     除此,被告在受审时若不堪受虐而转动眼球,意味着正在寻求魔鬼的帮助;如果目光呆滞或睁眼直瞪,便表示她正在与魔鬼交流;若无法忍受酷刑逼供而断了气,是不愿泄露魔鬼的秘密;如果不幸撑住了,那就是魔鬼上身,必须加重刑罚,或直接送去“火炼”。
    被盯上非死不可
     总之,对像一被盯上,便得非死不可、无人能活。“女巫”一经烧死,财产便会被没收,这使到原本单纯的宗教迫害运动迅速成了政权与财富的侵占捷径,在政教领袖积极带动下,欧洲各国可说是全民参与,个个乐此不疲,动辄火刑伺候屈打成召,女性皆成怀玉其罪的恓性品。
     回看这段惨绝人寰的历史,许多人唏嘘不已,但仔细瞅瞅,当今大马却又能好到哪去?这世道,哪怕是修桥补路、施赈救济的好事,只要有人传颂两句,或说了几句不遂某些人心意的言论,便即引来种种示威要胁、黑函恐吓、纠众恶批,甚至上门逼降的举动。
     说真话的人像受了万恶不赦的咀咒,被极尽“女巫化”而不再吭声,所谓的言论自由,也摇身一变,成了神化偶像的专利,“打压媒体”更已不再是中央政府的戏码,反而变成了愚民们手中的凶器。
     人类因无知而变得野蛮,而邪恶之心,却又要比无知更来得可怕万倍;圣经里有句话说“愚昧的人因无知而死亡”,而狡黠的野心家却善于放大愚民的无知,借刀杀人而不留痕迹!与克拉默之辈何异。

  •  http://www.chinapress.com.my/node/379260



  • (1) 则留言,我有话说...

    星期一, 十二月 10, 2012

    Bookmark and Share  (1) 则留言

    政客的人权

    PoliBug | 波力拔克


    12月10日是世界人权日,每年这个日子,全球主要民主城市都会举行各式各类、或大或小的人权示威活动,犹如嘉年华会般热闹非凡!有趣的是,往往人权环境越圆满的社会,也正是人权诉求越激烈的所在。
     人权日源自宣言发布日,《世界人权宣言》由二战后八大国联合起草,并于1948年在联合国无反对通过,其内容非常简单,阐述文明社会中人类最基本的5项权利,即自由、财产、尊严、公正及获得援助,然后,根据这些大原则,制定人类生存于社会的基础条件,例如“任何人的私生活、家庭、住宅和通信不得任意干涉,他的荣誉和名誉不得加以攻击。”便是其一。
     虽然《世界人权宣言》写得明白,但不见得人们就得,或就能看得清楚,相同一部宣言,到了不同人手里,因理念悬殊,需求各异,可有截然不同的解读,尤其是政客,能说出道理的部分各自极限放大,说不出道理的便勉强瞎掰一番,真掰不了时,干脆统称“帝国主义阴谋”,方便得很。
    受挑战的主因
     宣言里“人权”原意,不仅是指“大多数人”或“主流社会”,而是全人类,本应为人类共处时出现状况所设,但理智的人都知道,资源有限及利益冲突,也往往正是这些原则备受挑战的主因。
     诚如号称民主自由甲天下的美国,其联邦调查局或中情局最常用以打击恐怖分子的国安法令,就完全悖逆宣言第9项原则,却也常被引以“人身安全自由”条文自圆其说,马来西亚过去也曾有过类似功能的法令,一般人以自身及家人的安全为第一考量,即便必须牺牲他人权益也在所不惜。
     时至今日,马来西亚已脱离许多恶法的捆绑,诸如“内安法令”、“大专法令”、“出版法令”等违反人权原则的法律项目,都已在纳吉手中逐一根除或修订,国际人权组织给予相当正面的评价,但也有人认为这无异于将国人暴露在各种危险之中。
     无论如何,纳吉政府对国家制度人权化已做出了许多努力,可悲的是,在这混沌的时代,却有对立者正往反方向驱车,这些位高权重的低级政客,一方面喜欢以自己的“人权”为借口,动辄扬言起诉媒体,打压人民知情权,另一方面又支持神权主义分子策动种种反人权运动,甚至不惜以辞却社团顾问职位来要挟社团领袖为言论道歉,官大气粗的丑恶嘴脸,令人不堪恭维。



  • (1) 则留言,我有话说...

    星期三, 十二月 05, 2012

    Bookmark and Share  (4) 则留言

    《治国无方,亡邦有术》

    PoliBug | 波力拔克


    数日前台湾发生一宗十岁小男生惨遭冷血割喉的谋杀案,嫌凶在落网后直认不讳,自称失业多时,早晚也得饿死,倒不如杀他几人,还能换口牢饭吃,并恫言若未被捕则必将再犯;凶徒言行也许不可理喻,但不无道出台湾目前极其恶劣的供职窘境。

    12年前,台湾人民政治醒觉,民进党打着“清廉民主”招牌一举夺下国民党守了50年的宝贝政权,两党交接时约有国债1.3兆,不出三年,便让陈水扁给“成功”翻了两番半!台湾国运至此每况愈下,八年后人民苦果尝尽,阿扁下台,留给马英九13.5兆的滔天大债。

    有学者将这笔债务算了算,依台湾政府目前的偿债能力,若无变数,就算还上300年,也未必就能还得清!

    政局不稳,经济下滑,造成外资却步,本土工商业者也纷纷惊走他乡,就业机会骤减自不在话下;据最新数据,台湾青年失业率已冲破10%大关,也就是说每十个青年当中,便至少有一人找不着工作。

    事实上,有了工作又如何?在台北,一般获聘的大学生起薪都在2500令吉以下,即便法学士亦不例外,如此薪俸,顶多仅够租个200方尺的小格间,还得常以泡面充饥方足以维生,惨状不言而喻。

    治大国若烹小鲜

    民主、两线制、政权更替,一直都是人民追求的政治议程,但这有赖于建全的抗衡个体,发育不全的替代政党限于能力、经验、人才及社会交融性的不足,往往治国无方,亡邦有术!

    这类新生执政党不仅无法有效的营运国家机器,产生合乎经济原则的短期政策及长期规划,更常因急于巩固政权,而以民粹施惠取悦于人民,这就象一个刚开始上班的打工仔,为了讨好女友,不惜赊借巨款购赠钻戒、名牌一般,也许会带来一时的浪漫快感,但随之而至的恶果更可想而知。

    阿扁在执政初期接管了国民党长年积累下来的巨额国库民银,并以发售国库卷的方式微增库额,同时发布多项外资消息,成功制造了经济假象,恰巧与林冠英当初继承槟州近十亿州库,继而增税卖地、转移债务、宣称黑莓来朝等如出一辙。

    但这种“卖祖产谎称增家产”的勾当又岂能长久?槟州经济假象最终与扁政府雷同,不到三年时间便疲态尽显,以至今日落得负成长的颓废模样。

    所幸大马不是台湾,有州政府可供示范,林首长仅以槟岛为例,便为我们上了宝贵的一课,令百姓免于为了催生新政府而盲目投票,进而为国家带来毁灭性灾难的可怕结局,足以为鉴。


    (4) 则留言,我有话说...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