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十一月 29, 2012

Bookmark and Share  (1) 则留言

国家政策人本化

PoliBug | 波力拔克

中国报/录簿拾遗/国家政策人本化


星云法师在完成弘法临行之前,发愿来世要到马来西亚当和尚,有菲律宾的释门弟子闻言即邀请法师也前去说法,法师笑着回拒,只允诺在大马培育英语能人前去,大师真言,可说是发生在一个世俗回教国里的奇迹。

 马来西亚不仅是个宗教自由的国度,更是大中华圈以外,惟一一个由政府提供中文教育体系的国家,所谓“教育体系”,包括学校硬体基建、编制教材软体、培训及供应教职师资、筹划发展、监督与优化良性运作、支付行政开销、设立中文考试局并授证以国家标准水平等。

 这是项耗资巨大的工程,单就学校行政开支一项,每年便得动用近30亿令吉之数,这还不包括各项建设、维修、添购器材等等开销,而体系中的其它项目所消耗的国家资源更是庞大。这也是为何其他国家,包括华裔人口占九成以上的新加坡,都绝不提供中文教育体系的原因。

 在马来西亚,华小生可通过中文为媒介语的考试,衔接以国立中学教程,并在国立中学享有继续学习中文及考取国家中文认证的权力;但是,因为其它学科媒介语不同于华小,学生往往在升学后跟不上进度,失去学习兴趣而中途辍学。

揠苗助长非善策

 立足于教育原则,如欲根治这项辍学主因,则提升语文能力无疑是个实际可行的办法,因此,在教育部早前发布的《教育发展大蓝图》草案中,便大胆建议华小在三年级之后,激增国文学习时间,以便学子能在升学后不至因语文能力而自我淘汰。

 揠苗助长非善策问题是,这意味着华小教程的内容比例必须因此更易以符合需求,事实上,这种揠苗助长的方式,不仅未必能收成效,更有导致其它人文数理学科必须让道牺牲,甚或学子因教程超载而滞于吸收的风险。

 马华、教总及华总等政教组织,在草案发布后,便第一时间进行深入探讨,标示出多项症结所在,并提出修正建议及方案,相信这可免除政策实施后因不合民情而必须重复修正的窘境。

 教育是立国之本,也是强国大业,但过去的国家教育政策,却常出现兴之所至即朝令夕改的弊端;所幸在纳吉政府的转型计划下,教育部对即将进行的教育改革工程份外谨慎。

 《教育发展大蓝图》不仅集国内外教育专家及公众人士共5万余人竟见之大成,更在草案完成后公告天下,征询各方优化意见,可说是国家政策人本化一大进程,值得赞许;如今民意馈集工作已近尾声,希望最终成品可将大马独特的教育优势发扬光大。




(1) 则留言,我有话说...

星期二, 十一月 20, 2012

Bookmark and Share  (1) 则留言

吾愿为神及万众之仆!

PoliBug | 波力拔克


中国报/录簿拾遗/吾愿为神及万众之仆!

公务之故,常往返四川,有一次成都归国,恰巧倚坐着一位女学生,女生头上裹着花布头巾,是汉人,也是家中惟一的穆斯林,在我国留学念大三,汉姓李,教名娜泽海。

攀谈间请教名字含意,才知道“娜泽海”是“忠诚”的意思,取这个名是因立志成为上苍忠诚的仆人,娜泽海说得兴起,面泛红潮,续道,在真主跟前,任谁都不敢仰视,因此,“上苍的仆人”是至高无上的荣耀,若能当上苍的仆人,没人愿当地上的君王!说得笔者为之动容。

穆斯林和基督徒都敬称神为“主”,并以“仆人”自居,有“俯顺、侍候、服从”之意,政客将其扩大,在位高权重时,总爱谦称自己是“服侍群众的仆人”,依此类推,地位越高、所领导的人数越多,这个仆人也就当得越透彻,哈迪阿旺便是其一。

 聪明的政客都深知谦逊矜持之道,中国后周时期官拜殿前都点检,掌控军事大权的赵匡胤,在黄袍加身,大喇喇取下汴京之后,也懂得在范质、王溥面前装出一付可怜兮兮的无辜模样,更何况是八字都还没一撇的首相人选?可惜数千年的历史,似乎教不会聋的传人,有火箭信徒还对此惺惺作态信以为真。

最虚伪谎言

有人说,身为党魁而能说出“不想当首相”的话,简直就是人类所能听到,最虚伪且最低级的谎言,况且,当不当首相,又岂能由他一人说了算?其实此言差矣,依穆斯林之意,哈迪所言,不仅不是推却,根本就是在向其支持者许下当仁不让的承诺!

为此,他不忘提醒全世界,伊刑法、神权国、首相等等,一切都将交由“民主”来决定,民主者何也?你我票都投了,他政府也当了,难道你敢说不是授权赋能?略晓神权主义政党的人都知道在伊党里谁是老大,不正是那幕后扯线的长老会嘛!

有好事者问,为何这么精彩的大会,安华、吉祥都双双缺席了?问这问题的人智商必不在中等之上,试问,有谁会对被数千人当众扇耳光充满期待的?人家早摆明了车马,安华就连想学哈迪那招“不要…不要…不要停…”的伎俩都没机会!

还能不佯装牙疼吗?林老则更委屈,儿子平日里言之凿凿、若有其事的所谓“共识”,一夕间尽皆成了不攻自破的天谎,而麾下最善骂人的倪张邓郭、黄邱潘刘等猛将,个个都在向那头“御赐金牌走狗”陆某人学习“主子吃板子,干我屁事?”的学问,他老人家深知此风,又岂敢造次?



(1) 则留言,我有话说...

星期二, 十一月 06, 2012

Bookmark and Share  (0) 则留言

代表怎么不见了?

PoliBug | 波力拔克


中国报/录簿拾遗/代表怎么不见了?
生命未能成功孕育而離開母體的過程叫流產,未能達到法定人數而必須取消的會議叫流會,這種情況在一般社團組織算是常態,但少見于政黨。正常流會的原因大體有二,團隊意識欠缺或組織運作失調。
 不久前馬華舉行大會,出席率只逾72%,有人嘲笑大選前最后一個大會,出席率竟然還比上一屆少了4%,可見馬華黨員已對政治意興闌珊;不想言猶在耳,兩天前執政雪州的民主行動黨召開年度代表大會,竟然將馬華的數字倒過來寫,創下27%的壯舉!
 該黨州主席郭素沁在會后接受媒體詢問時感到非常錯愕,她覺得這樣的人數“哪裡會低”?,至少也比流會標準高出近2%,言下之意,應該評為“表現不俗”才是!
 州代表不是一般黨員,基本上由各基層單位領袖組成,雪州民行身為執政黨,各支部及區部深入民間,領袖本該與民同在,有絕對的責任及義務通過黨代表大會向高層傳達民意,卻為何視大會如兒戲?難道誠如郭素沁意之所指,代表大會已淪為黨選機器,不是黨選年,來這么多人幹嘛?
失去了信心?
 網上有人調侃出席率之所以如此不堪,可能是數量驚人的各式按摩院需要人手打理,或代表們必須幫忙挖沙及到達南廢水坑養鮑魚所致,更有人打趣說代表們都忙著闖紅燈,以便為反對AES製造實證基礎,才不得不缺席。
 當然,這些都是戲言,真正值得行動黨深思的是,代表們是否已對大會“上下通達信息”的目的失去了信心?
 過去數年來,行動黨的各項大會都對伊刑法、州官貪污、固打制及華教等課題進行嚴格消音,代之以粉飾太平的政績假象及領袖包裝,這在一個長期鬥爭的政黨裡,等同于扼殺了原革命分子的尊嚴,而事實上,這才是行動黨該有的靈魂。
 簡言之,如果大量的封口令已令到代表們失去了發言的權利,也斷了暢述民聲民願的通道,那誰還有興趣出席什么“代表大會”呢?
 行動黨全國大會料在大選之前,也勢必離大選不遠矣,作為選前造勢,黨高層必不讓雪州此類尷尬場面重演,屆時除了鼓動代表參與,料必也準備為數不少的“后備人員”,但還請“製作紀錄”的負責人小心在三,否則矯枉過正,最終出現個102%的出席率,那可就更令秘書長大人難堪了。



(0) 则留言,我有话说...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