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十月 06, 2008

Bookmark and Share  (4) 则留言

给武将军备战的一席话。

PoliBug | 波力拔克

,

有一位相当受波力推崇及尊敬的博客朋友,他的名字很有趣,顺着念叫『正点舞』,逆着念叫『五点正』,此君是个不折不扣的「好事之徒」,非惹事生非的「好事」,而是专爱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好事」;是他教会波力什么叫做「就事论事,不平则鸣,抽离的去看待切身问题」的。他也是第一位知道波力真实身份的网民,波力爱骂人,得罪人多,称呼人少,所以除非是认定了可以交心的朋友,陌生人问及波力真身,波力总是三缄其口、一问三不答的,但是郑典武这家伙就有这种魅力,让波力把「第一次」给了他,相识的这三个月来,证实了一点:「这人绝不是一个交得过的朋友,而是一个拜把得过的兄弟!」

典武其人
典武早期是名无冕皇帝,任职过新明日报、星洲日报及南洋商报,负责政治新闻及国会采访共十年之期,可谓阅人无数、遍访群杰,由于工作上的需要,不仅让他得以深入的了解大马政坛诸多鲜为人知的「奇人异事」,更造就了他敏锐无比的政治触觉,对一般人眼中的政治常象,他往往能够有非常独到的见解,而这些剖析,又往往都能被他「不幸言中」,是故波力在面对迷濛不清的政局时,最爱寻求他的「电话支援」,即便他一时无法提供有效方案,但其「第三视角」却总能给波力更辽阔清晰的视野,不至于身陷五里雾中。

高职不劳而获,是祥征?是厄兆?
数天前波力在《当今大马》发表的一篇《马青改选,如何民主?》评论中说到「没有竞争者的竞选」,过后与典武在电话中谈论此事,从多方面深入的去探讨这种情况所带来的种种;最终结论是--弊多利少。

马青一直以来都处在一个相对尴尬的窘局,正如波力之前所说,比之国内其他政党,马华的家长文化是非常严重的!人说严父出孝子,但往往此类孝子与却与呆子无异;马华的政治弱势自卑感,更一直困扰着这个大家庭里的年轻人,面对巫青团,马青永远是一副二房庶子不敢与大房嫡系对望的孬样,长久下来,即便是在党内,也逐渐养成了「悉听安排,任凭处置」的习性,因此,党选也因应产生了所谓的「高层协商文化」,这是根源性问题,总之,大家东南西北马,各自依筹码份额分块猪肉回家,大州拿大位,小州拿小位,不大不小的州拿不上不下的位,人人有饭吃,一副天下太平、一团合气,其乐也融融的模样,羡煞旁人,苦煞有志者;偶尔有些零星战火,也都是私仇对决,鲜有政见之争。从这层关系上,我们必须有一定的醒觉:

「协商」也算民主程序一环?
首先,总团代表是由区团推举的,只有少数来自州分团的举荐,这样的选举制度旨在使到基层意愿能有效的直达天听,讲得白一点,就是「不让地方势力得以阻挠有实在能力者贡献于党团中央」;事因一般各州当权者多有方便,而这种方便更常被滥用于打压有潜能的新生代,以保障本身的权位利益,从而形成一个没完没了的恶性循环,阻滞了党团前进的巨轮;波力觉得,总团的选举,不应是以固打制度使到各州当权势力得以均分「配额」的平台,反而应该是以绩效的评估,选贤与能的一种汰替过程;众所周知,也是波力常说的:「所谓协商,意即把门关起来,再看谁的拳头比较大的游戏」,由于地理因素,某些版图较小的州分团,永远都不可能拥有足以谈判的筹码,但是,有谁能否认,小州也有许多优秀卓越的领导材料,而大州也或许有不止一位能干及有担当的领袖呢?既然鼓励自由参选,何必还要有「领袖推荐协商名单」?各州团长齐集协商瓜分权力的方式,实在可被视为是一种对民主权力的变相打压,而以此方式产生的所谓「协商名单」,更可说是一种领袖对基层代表的位差压力。

协商是凝聚马青团结,提携人才贤能的不二法门?
第二,「协商名单」的存在,不仅阻断了优质人材进入总团的道路,更带动了另一种变相的「小家长文化」,因为所谓的「协商名单」是在各州团长的参与下完成,故产生的权势压力使得各州团长不得不自行压抑本州同志的竞选意愿,否则必将面对来自其他各州领袖的指责;打个比方,今天某小州也许拥有不只一名的领袖人选,但由于组织较小的关系,团长在协商会议上只得委屈求全的接受由一名同志出选副秘书职,然而,另一位不在名单当中的同志却可能有意出选财政,在这种情况之下,若州团长无法排除此人的竞选意愿,则必引起参与协商的他州领袖的不悦,至少,在原名单中被公允出选财政的州分团一定会表达不满,甚至抽起对该小州原副秘书人选的支持!事实上,若党员民主意识足够辨析本身的权力价值时,此类情况必然发生!试问,「协商名单」是造就了优势领导团队呢?或是进一步分化党同志间的情谊与团结?兼且,难道马青总团选举,仅是为了选出某一个特定州属的代表,而不是让能者居之,推举真正属于全马青年同志的领袖吗?领袖来自哪一个州属、一个州分团有多少同志「入阁」,对一个正在寻求改革,致力于健康文化的政党会是首要的考虑因素吗?若然如此,那与政府按种族固打遴选大专生有何分别?

『不劳而获』等同于『绝对委托』?『绝对委托』带来的又是什么?
第三,在全国马青普遍和谐的情况之下,协商内定的参选者一般只由数名「高层」裁定,这种情况往往有利于某些前领袖,而新进的年轻领导人才若非得到「祝福」,是难以有出位的机会的;问题来了,前领袖必然有或多或少的成绩单,若然在强势的当权势力挤压之下,无人愿意,或有胆识出来挑战所谓有成绩单的当权者,是否可被视为是对这位前领袖所作的一切尽数签收、完全的俯顺认同呢?波力想说,没有一位领袖的決策、作为是尽善尽美的,但此类单一选项的竞选文化,不仅会捂闭了待任者的耳朵,使之无法听见否定的声音,更将造成中央代表的监督使命流于枉置,让中选者全然无视于党意、责任、负托与承担,失去了鞭策自己悉心经营党团的力量。

只为了否决「不劳而获」而「参选」,价值何在?
波力欣见今有党同志如典武者,明知在当权者如此强势的压力下,依然愿意怀着死谏的决心,即便必须接受残酷的成绩,也要抛身出来传达基层对党团改革的期许,实是吾党之福!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希望阿武叔所扮演的不仅是一位马青民主催生婆的角色,更能以他一向来对党团国事一针见血的真知灼见,提供一个可行及有效的方案予总团代表参考,好让投他的人,不仅是用手中的一票要中选者「兢兢业业、珍惜委托」的用心,更能够将党同志们真正想见到的『马青价值』带到党团之中!无论中选者是谁,都不能忽视这股来自基层的声音及监督的力量,不再肆意的将自己的行止及决策一味的自我合理化。此次的马青改选,不能再是几位州团长自爽的游戏!而应是让马青代表的自主权力说话的时候了!

听闻典武表示,他可能只在高职出现单一候选人的无竞争情况下,方才出来竞选,波力却有一言相谏,若典武真的有心出来代基层及民主喊话,其实不只是没人竞争才需要出来打,即便是已有人挑战,也得看看那人是不是傀儡一只,若然,爱党的同志还是得挺身而出的!须知无论是马华也好马青也罢,都有个要不得的遗传性烂文化,当有人放声要进行良性挑战时,待位者便会多安排一个「败票候选人」出来顶位或搅局,到时,选票四散,基层想反映的声音反成了待位者中选后嘲讽的对象,絲毫都无法展現基层健康监督的实在力量,反而会突显了中选者得到『绝对委托』的假象。因此,即主意已定,则典武当有以身、以名报效党团的觉悟;破斧沉舟了!

当然,若在典武代所有爱党爱马青的同志拋身出来之后!换来的不是「待任者」随便推出来的败票人,而是真正有心为党国奉献,兼且确有实在能力的党同志!则更是吾辈马青同志之福,而事实上,典武本身即是此等良将!

骁哉,武将军!

不求名利与地位,只求传递监督者的声音。
不盼萬人举目崇敬,只盼为萬人权充眼睛。
不愿中选者得意忘形,只愿当选人謙恭受任。
不为追求权势,只为唤醒掌权者改革的決心。

单就这份尊重民主,热爱党团的气节,武将军便已当得起我们这些沉默的基层为您暴出最尊敬的喝采了!

更愿后来者非汝一人!


4 Responses to "给武将军备战的一席话。"
cheah said :
2008年10月6日 下午12:03
波力你好,

如果武将军胜了,我向他推荐你出任他
身边重臣,必要时他一把。如何?
愚公移山 said :
2008年10月6日 下午4:14
武將軍若凱旋歸來,有勞將軍整合各黨各派青年團,共同為咱們偉大的國民建國事業鞠躬盡瘁!
2008年10月6日 下午5:04
cheah,要怎么样才能算是「胜了」?

愚公,哈哈哈~ 你这句话搞不好让武将军叫领袖太沉重,直接退选收兵。正所谓「上医医无病,中医医欲病,下医医已病」,愚公是大夫,应该能深切的感受到武将军的举兵之痛... Tunku Abdul Rahman 也不是生来就叫做国父的,共同为建国事业献身,你我何不一同启于当下?

共勉
UNCLE BOO said :
2008年10月6日 下午5:29
哈哈哈!现在就谈论凯旋会不会太搞笑了点。

无论如何,谢谢大家的鼓励和支持。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