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八月 21, 2009

Bookmark and Share  (2) 则留言

翁总令人疑惑的八件简单事

PoliBug | 波力拔克

, ,

  1. 为什么拒绝公开银行户口拨乱反正?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身为公家要员,身家财产本来就应该是公开的资讯,更何况翁总是号称朝中第一清官,当前面对人家的无理指责,何不直接公开自表清白?拨乱反正力辟谣言?

  2. 为什么不出示李华民的委任状以证明他合格?
    李华民的身份合格与否,事关欺君大罪,更会让人指控翁总滥权,反正李氏的受委名符其实,何必拒绝人家出示证明的要求,正如翁总所说:「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只要委任状一拿出来,便能证明张氏是奸谎小人,简单明暸,为何偏偏不做?

  3. 为什么不清还张庆信追讨的包机欠款?
    虽然大家还不知道「千万献金」之争谁是谁非,但是PKFZ案件调查期间,包借张氏飞机一事却是铁一般的事实,为何迟迟不肯还人家钱,更何况部长欠调查对象人情的事,实在说不过去,翁总应该早日将欠款给人家送去,如此留人口舌,多少总让人感觉有点羞耻。

  4. 为什么时限已到还不向高庭申请控诉?
    千万疑云爆发次日,翁总就高调发出道欠要求,限张氏七日内道欠及收回指控,否则将即刻法律对付。但今天十日已过,翁总却说还要再等多几天才举控,到底所为何事?难不成有什么难言之懚?否则黑就是黑,白就是白,何惧与张氏法庭上见真章,早日了结了这件事?

  5. 为什么不向警方投报事关一亿令吉巨款的党内贪污?
    翁总言之凿凿,指控党内有人储集一亿令吉,以便充作反翁时要人「签表格」之用,言下之意即是指有人用钱「买票」,否则几张表格何需花上如此大笔的巨款?想来翁诗杰身为部长,应该不至于道听途说就随便信口开河,蓄意制造受害假象!可关马华全党上下之信誉,即然翁总证据确凿,岂可不立即报警,向警方提供所掌握的证据,以打击丑陋的金钱政治?

  6. 为什么知道张庆信所指的「千万献金事件」发生在时任副总会长期间?
    张庆信在爆料指翁诗杰以区会筹募为由,收受一千万令吉前后,都不曾指明交易日期,甚至还表示只记得交易地点,却已不记得切确的交易日期,令人讶异的是,为何翁诗杰在隔日所发出的澄清文告,以自己当时正任职马华副总会长,没有为区会募款的道理为自己开脱,否定千万献金之说,问题是,他从何得知,张庆信所指,正是他在当选总会长之前的「那一笔」 ?或是,非常单纯的,由头至尾就只有「那一笔」?

  7. 为什么只报警调查KDSB,而不公开官员犯弊的事实?
    正所谓一个巴掌打不响,KDSB若涉及「超额索领」的罪行,则交通部及港务局官员、验收官及政府估价师等必首先难辞其咎,为何事情已发展到须向警方举报的恶劣状况,彼等官员仍个个逍遥快活,如无事人一般?这些相关官员知法犯法,罪加一等!是否也应该一一公开惩处,以敬效尤?

  8. 为什么不敢与张庆信当面对质?
    张庆信曾不止一次邀请翁诗杰当面对质,以证实该笔千万献金的存在与否,惟翁氏至今丝毫不作任何回应,事情总有讲清楚、说明白的时候,翁诗杰辩论出身,阅人无数,岂怕张庆信颠倒是非?何不鼓起勇气,直接与张庆信来一场面质?到底何处为难?实在令人不解!如今翁氏非但不敢面质,反倒更热衷于搞什么汇报会,与马华同志关起门来自说自爽,要党同志如何相信他个人的一面之词?

以上所述都不是什么汇报会可以解决的问题,更不是党员同志可以作主的事,事实上,都是翁诗杰可以用文件、行动、勇气而简单证明及解决的问题,翁诗杰是不愿做、不要做,还是不敢做?硬将原本实实在在的东西变成一宗疑案,实在令人疑惑。


2 Responses to "翁总令人疑惑的八件简单事"
凌国文 said :
2009年8月22日 上午3:53
还有。。。国阵候选人的诚信问题“不由我或任何人去评论”;民联的问题却是“每个选民都有质问的权利”。

翁总啊翁总,我对你真是五体投地了。。。马华百万党员,福气啦!
玛丽 said :
2009年8月22日 下午3:01
还有...既然要去问民联的共主,你觉得这不就是一个最窝囊和负面的榜样吗?

在讲这话的人不就是最好的榜样吗?
超人也是一样要去问你们的拱主啊!
那就是说自己是最窝囊的超人咯!
难道这也算“施压”而不是“挑战”那鸡吗?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