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八月 28, 2009

Bookmark and Share  (14) 则留言

谁有资格说总辞?

PoliBug | 波力拔克

,

有人说关于蔡案,会长理事会经三个小时讨论,不可能只为了不到百字的文告,间中必有极为激烈的争端,意即该裁决不是一个一致的决定,简单说,当中有一些会长理事会成员根本不同意接受是项由纪委会所提供的无理开除建议!只是碍于少数服从多数而勉强抑制自己不对外公开罢了。

说到少数服从多数,马华会长理事会原本就是一个民主残障的单位,何有此说?那得由结构谈起;依照马华党章及惯例,首先,会长理事会的当然成员为总会长、署理总会长、四位票选副总会长、两位当然副总会长,合共8人。

至于总秘书、总财政及组织秘书长3人,是当然的受委成员,除此之外,总会长还有权委任另外10位委员,合共21人,这21人当中,只有前面8人有党大会的民意支持,至于另外的13人,靠的是总会长所分享的绝对权力,加上总会长本身,共占了14票,投票决定,总会长哪有会输的道理??徒然浪费大家的时间,不如叫总会长「我说了算」就得了!

至于纪律委员会那更不用说了,虽由中委会委任,却非得得到总会长「御准」而不能动,说实就是总会长御用的「大内精英」,公信力在哪里?看这次的谋杀行动就一清二楚了,不用波力费舌。

说了这么多,想讲的其实非常简单,会长理事会「开会讨论」,然后得到「结论」,而这个结论会否真的是大家同意的讨论成果?您说呢?明知道未投票即已定输赢,谁还会笨到去「忤逆」总会长的一厢情愿?尤其是遇上不可理喻、蛮不讲理的总会长时!因为他一个人,就等于14票,哪一个「委员」不爽,滚出去再换一个听话的就可以了,方便得很,比放个屁还容易!

于是,会长理事会又再议决了,听起来还真铿锵有力:「只要有人一开特大推翻该理事会的决定,则该理事会将全体总辞!」

其实,还能不总辞吗?受委者所分享的是委任者的权力,委任者一旦失去权力,则受委者便也同时失去身份了,所以才有句话说:「受委的权力不是真正权力」嘛!只是,竟然会有人用这种白痴得可以的方式威胁党员民主权力,不仅下流无耻得出汁,还将中央代表视为读不懂党章的白痴,着实即可恶又可笑!

特大之后,除了票选的当然成员不需要跟着它一齐疯癫,其实会长理事会里的确还有许多可用之才!只可惜屈就在暴君底下,为了得到服务平台,不得不低头罢了。您说那是为了权势而折腰?其实不然,有时当爱党多于爱领袖时,岂能为了头子的疯癫,就放弃了为同志效力的空间?谁愿意苦为夹心人?他们也有不为外人道的痛苦,那是支持特大的同志必须了解的。

多么希望还马华一个晴天,让这些委屈求全的受委同志能开怀的透透气,当个顶天立地的会长理事会成员!

更希望新任领导可带头修改党章,将会长理事会的受委委员减至5位,而票选中委得票率最高的前5人则自动成为会长理事会的当然委员,会长+3高职+5受委=9人,对叠另外12名票选领袖,充份抵消总会长的绝对权力,迈向真正的党内民主!届时,总会长再也不能说「我不需要向任何人交待」了。



14 Responses to "谁有资格说总辞?"
keykok said :
2009年8月28日 下午12:14
有点幼稚......
2009年8月28日 下午1:32
党内民主主义完了。
吴启聪 said :
2009年8月28日 下午1:39
被拖下水的人很无辜............
东邪 said :
2009年8月28日 下午2:11
好,秋后算帐算什么英雄好汉!
现在似乎有人要准备吃下“人家煮熟的鸭子”了,在彭亨“按兵不动”,正业是副总会长,副业才是卫生部长……
2009年8月28日 下午2:11
现在可谓杯弓蛇影,风声鹤泪。
总辞是怎样我不懂,可是现在既然有人要发动特大,开得成的话,就叫党员决定好了。
2009年8月28日 下午2:56
本人比较粗俗,文笔不细,但简单透明容易明白。主要希望是谁都能看的懂。而且在这压力时期能够笑一笑。

人世间,钱为何物,名利为何物。。翁诗杰,您是时候想一想了,拿自己手上的佛珠念一念,想一想什么是佛理,什么是人性,什么是道德。

今天为何像是全世界的人都生气您了,讨厌您,甚是诅咒您。。。
就如您说的黑是黑,白永远是白的。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翁诗杰,我们要您想一想自己到底是不是口里说的清廉,道德品德完美?

今天,您做的事一一被人报了出市面,骂的骂,喊得喊!
如果没有,为什么人人针对你?你的敌人蔡希里,张庆新那么本事?有钱买通街上的老白姓?人人帮他们说话?你一直认为他们是你翁氏最大的敌人, 可,你的敌人是你自己。不要再错下去了,回头是岸。人人一直臭骂你小鸡鸡被人斩掉,我听了都心疼,改天成了人妖怎么办?

你小的时候生活怎么样,父亲去了一个同籍贯的后母,亲身母亲(谢娣木)失望回去乡下。。你八岁那年丢下母亲跑回家,因为父亲能供你上学求知识,但生母没钱不能啊。。。你大学毕业于马来亚大学工程系。后来出来上了政治路,一心想出头。。大选时口口声声说生母的伟大,抱着他,扶着她。。。但那只是在世人眼前。。。母亲后来乡下过世,您却不回去。。后母也被放进安老院。。。

您小的时候穷,生母怎么辛苦找钱你是懂的。。。曾几何时有个卖面的老伯常给你面吃,给你几个铜板,因为你还小,街坊长辈都心不忍。你长大离开了那里,步入社会成了部长。。阿伯遇见您,上前相认,你不理他。。你可知他心里多难受。。。

翁诗杰,做人要有良心。。要记得因果报应的存 在。

我们都知道你怕了,晚上见鬼了。。友人晚上拜访你,跟你两个人独处时您的手都发抖的。。。可是嘴还是硬!身边请了五个保镖保护你。。。

马华不喜欢张庆新,因为他强了你们马华NGO大马蓝总的主席一职。找了人谈了又谈,可是大马蓝总我们就是不要你们马华,因为心已伤透了,糖也吃腻了。。

消息说郑福成开会出席率也不及20%。 名利是什么?要名就要付出啊!如果社会里我们华社还是这样,我们真的没有明天了。。。知道你们苦了那些社团里的年轻人和老板姓吗?

翁诗杰,请大声的说吧,988,STAR, MALAYSIAN MIRROR, 自由大马是您的吗?他们都在死命的挺着你翁诗杰,可是他们的声音是胜不了民间的心底话,办了Truthabout-pkfz.blogspot.com 等等,可现在却不让人上去说话了,除非是支持的话,别问我是不是试过,但是我知道,可以请您对天发誓和在大伯公庙前斩鸡头吗?说没有。。如果鸡头太小怕支持者看不清,那我可准备猪头还是猴子头给你的。我不会要收钱的,免费给您。别说我们都在欺负您,没给您好处哦。=)

道德去了哪里?埋在花花绿绿的千万钞票里吗?请问您还了人家飞机费吗?Dato' Desmond Lim, Tungku Wong, Mohamed Syed 的飞机好坐吗?坐了那么多种飞机,有没有拍照留念呢?怎么现在的华人部长都那么有钱,可以包机办公室呢?就您在包机事件里的说法,没收到单,部门怎给钱,怎知过后部门说部长办工只能乘搭某些交通工具。比例吧啦。。。。。。。。自己打嘴巴。。
户口里的钱,马来亚银行,丰隆银行,有良知的银行高层请帮帮忙把翁诗杰和太太,女儿的户口帐目丢出来吧,为民除害啊!阿弥陀佛!日本之行怎么说?日本的银行户口又怎么说哦?翁,我们等你自己说多少次您是自己偷跑出国,没有首相的批准呢?
请您澄清您和周美芬还有CHUA SOON BOI的关系吧。。大家要是不信,可取JW M 酒店问问就知道了!还有为何不能在您的家提起CHUA SOON BOI的名字?天花板会塔下来的。我有物为证!绝不失言!不要自己也偷吃,却只说老蔡和歪歪!CHUA SOON BOOI可是人家的太太!!
李华民的委任状,您滥权的解释,请您一一解释!我们人民洗耳恭听!你在马华党选前与蔡锐明见了安华,安华叫您留在国政,打了江山再说,要是赢了,带马华进民联,要是输了会长职,他会为你安排。安华要你喝张庆新合作,你不一,要斩了他,说您有把握,就用港口事件。安华也就安排了他的人为你放炮,请您说明!!!!!!!!如果没有,为何您拿不出special task force的帐目和调查的结果???????
MALAYSIAN MIRROR 说网上有人在狠批翁氏,骂得没得找,那可要问问翁氏为何如痴,如此的让人讨厌啊?
今天我对天发誓,要是我有半句谎言,我不是斩鸡头,猪头,还是猴子头!我的头给你翁诗杰斩!请有心人士集合力量把资料找出来,还华社一个尊严

save our nation, save our Chinese Community
aru said :
2009年8月28日 下午3:42
你们马华乱成这样。不觉得对你们族群是一种羞耻吗?马华开口闭口都说代表华人??
民众看到的只是俩个臭鱼头在对打。为得是私利。其他的都忘得一干二净。其他依附的支持者,被澈底利用了,还傻傻得不清楚。
也许我不明白这种举动?为私利?为族群利益?为所谓的正义?但对着污桶的欺凌,怎么切是那么乖巧呢?
你们马华的老大(污桶)呛声了!为了国阵的利益。。(国阵的利益亦是污桶的利益)。哈!哈!那马华的利益呢?你们华社的利益呢?
俩个臭鱼头被污桶利用了,互相制衡。还老鼠老虎傻傻得分不清楚。哈!哈!争吧!死的是你,赢得是我。
可以领导马华的人才还没出现。理智的马华党员应中立的解决这场纠纷。即然俩个都是臭鱼头。干脆两个都不挺。把马华转型成为社会团体,NPO 并退出国阵,搞好拉曼学院,真正为人民服务。到时油水没了,看谁还争做老总?
马华!做个站得起来的团体吧!
2009年8月28日 下午4:17
一个人的隐藏议程成为了一个党步入分裂的开始。。
这是值得的吗?

党代表是党员选出来的代表,
他们不满现任的领导,他们有权利撤换。。。
总会长不是一切,一切才是党员。。。。
马华是以党员为本。。。。

他们要辞职,就让他们辞职。。。
党代表还是可以继续选他们,当然他们可以见死不见不接受职位的提名。。。
中阿杜 said :
2009年8月28日 下午4:34
蔡细历输定了。

蔡派昨日在全国的造势活动,只是虚张声势。虽然蔡派在开战首天看似气势如虹,然而这都是媒体为了营造戏剧性,而制造出来的假象。

看看昨天在八打灵再也记者会,只有20个人拉布条,雪州有22个区会,但是却没有任何区会主席站出来,带队的人(蒲种区会副主席汤木)形象也不强;柔佛有22个区会,只有6个区会支持特大;霹雳早前说有6个区会,隔天(华都牙也区会署理主席)李官仁却说他们不代表区会。”

这显示所谓的挺蔡派只是“乌合之众”,难成大事。

何况纳吉昨日“不咸不淡”,甚至暗示翁诗杰有权力开除蔡细历的言论,为蔡派燃起的战火浇了一大盆冷水。

骑墙派中央代表,局势已经明朗化,懂得下注了吧!
糊涂侠客 said :
2009年8月28日 下午4:35
如果会长理事会们那么的幼稚,就让他们去吧!不然马华由这些人领导会死的。难道只有他们能领导马华吗?马华的人才很多的。
uncle e said :
2009年8月28日 下午5:53
就让他们都总辞好了....再让所有中央代表来一次表决,选出新的领导层....

马华根本就不属于老翁或老蔡个人拥有的....是我们全体马华党员的"家"...是先贤留下的产业,我们都有权力"分享"....
量街的人 said :
2009年8月28日 下午7:21
我量街的量了三十多年的街,哈哈哈哈哈!‘交通部长’这个职位,这次还逃的过我五指山。
人微言轻 said :
2009年8月28日 下午7:49
总辞?我两个爸爸三个妈妈(亲生的、外家的、认的)翁诗杰,你养啊!我老婆孩子你养啊!我孩子学费车费补习费,你帮我给啊!我每个月屋期、车期你供啊!我信用卡的利息,你替我还啊!我的应酬费你替我付啊!我我我我我。我一个月的费用很大的嘛!叫我陪你总辞,翁总,你神精病啊!
jacky tang said :
2009年8月28日 下午11:04
JaCKy 我觉得华人力量真的减少了!
在这艰难的日子里,既然不好好的团结。。。
拷分裂分到要总辞!
我看他也只是讲讲吧了!
我太看不起这样的人!以威胁来要胁人!
我。。。只能祝福他们总辞!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