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八月 17, 2009

Bookmark and Share  (2) 则留言

《一个复仇的悲情故事》

PoliBug | 波力拔克

, ,

商场如战场,阿信是阿杰的杀父仇人,他吞了阿港一大笔钱,阿港翻身无望,最终只得办好了计划,自尽身亡。

父亲阿港死后,家人继承了一笔庞大的保险金,重创重生,阿杰和同父异母的亲弟弟阿细当然的回到公司,阿杰更成了家族企业的话事人。人人都知道阿杰忠孝仁爱,义字当头, 他更矢言此生必血不共戴天之仇,要大伙儿等着!于是,阿杰开始收集阿信为非作歹的犯罪记录,家族中的人也都对他寄以厚望。

这可是夺命的仇,虽然不是他亲手所杀,但怎样也脱离不干系!阿信知道阿杰怀恨在心,必定不肯轻易放下,于是便祭出巨额的款项与他谈判,用的,反正也是从他老爸那里得来的钱。

花花绿绿的钞票当前,阿杰双眸散放出光采,连老爸姓什么都给忘了,哪还顾得着什么恩怨情仇?阿杰,被说服了,于是一大笔的款项进了阿杰的口袋,很快的,又变成了一条条黄澄澄的黄金,去了他在国外不知名的户头。阿杰压低了报仇的声浪,继续领导家族,继续得意的当他的老大。

日子飞快,一天,阿港的生意伙伴兼一世好兄弟阿祥上门来质问阿杰,为什么久久都未有报仇的行动?阿杰推三阻四,阿祥又穷追不舍,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次的猫抓老鼠,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的争执吵闹,阿港终于烦不胜烦,将心一横,反正重金已然到手,现在若能陷阿信于囹圄,一来可以向家族领功,二来也没人会相信自己曾经拿了他的好处,思虑再三,阿杰终于抽出了几张阿信的资料到警局里去报案了事,也算是给了世伯一个交代,暂时免却了这个久久不散的冤魂,他令他,多少想起了自己的父亲。。。

警察找上门来,阿信老羞成怒,事已如此,他也不能再行被动,于是,阿信向整个市场告发了阿杰收受他一笔大钱的事,并指明阿杰说是自阿港死后,家族企业周转 不灵,要他用金钱来赎洗罪衍,在阿杰的轻硬兼施之下,阿信妥协,给了他一千万,而在这段时间,阿信更威胁他借出自己的名贵大房车子任他驱使逞威,否则就供 出他所有的犯罪证据。阿信心虚,只得一一照办,不敢二言,想不到他如令得了好处还卖乖,竟然翻脸不认人,跑去报警抓人!阿信赔了夫人又折兵,也只好你不仁 我不义了。

阿杰见东窗事发,钱,反正又无证无据的,铁是不认了,但是大房车子嘛,人家人证物证俱足,不认也不行,只得说自己绝不曾以威胁为手段,强占了阿信的便宜,只是阿信一直没来单,所以也才一直没得清还账目。

有好事之徒问阿杰:「阿信是你的杀父仇人,又是你公司的死对头,更何况你又常说自己妒恶如仇,怎么竟然整天跑去借坐人家的大房车子,就算不怕人家说你不忠,难道也不怕人家说你不孝吗?」

阿杰气定神闲,回说:「只要阿信一天不被判罪,他便是清白的,为什么我不能坐他的车子?!」

无论如何,事情的发生在阿杰的家族里掀起了不小的波浪,阿杰只好召开家族会议,向大伙儿再撒个谎报备,可惜家中众人看得明白,早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对阿杰搬的大戏再也看不下眼。

眼看着家族会议开不成,市场上每个人又睁大了眼睛等着他给个交代,于是,狗头军师们纷纷献计,让公司里那三、二十个员工,将家里及隔壁的小孩也一併找来充数,结果,一场家族会议,虽成了员工孩子的儿童乐园,狗头军师却还是告诉市场说家族成员们来了将近三成,是阿港家族前所未有的大团结!一同对抗阿信这个家族及公司企业的大仇人!

虽然阿杰向市场搞了宣传,但还是害怕家里的老二阿细乘机谋夺他的地位,这个阿细是他的眼中钉,早已看不顺眼,所以自他上位以来,就以他从前犯过出轨之事,否定了他打理公司的职能,将他发配到茅厕旁去长驻。

这回阿杰的机会来了,乘着阿信的反扑,阿杰一不作二不休,直接打蛇随棍上,说阿细在外头和人勾结合作,集资巨款想买了家族生意的股份,准备里应外合,和外人侵吞了他家的事业,瓜分了他家的财产。

阿细哑巴吃了三百斤的黄莲仔,置身度外也犯事,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一亿!一亿的死猫便让人突发奇想,随手拈来就塞到了嘴里去,真个欲哭无泪,感叹兄弟情薄... 看看身旁的马桶盖子,想起死去的老爹,两兄弟明明流着相同的血,豆与豆箕,为何却偏偏相煎惟恐不及?

阿细默默的数着,再过两天就是董事大会的日子,阿杰准备将阿细乱刀处斩,一举赶出公司了事,他心想,只要阿细被赶了出去,家中惟我独尊,再也没人争这个位子,到时就算为所欲为,那些小喽啰又能耐得我何?

就不知那些手上持有小股的董事们还有没有一点良知?帮着一个没有不屑的大少东,欺凌一个一事不沾,只求能专心照顾茅厕的小少东,还要将他赶尽杀绝,逼上阿港的旧路,只为了替大少东的丑闻转移焦点,真不知于心何忍?

其实,阿港留下来的这个公司,在重创后就一直欲振乏力,再加上阿杰对阿历所为,更令企业雪上加霜,只要过了这场董事大会,便知这个家族企业,是否还有药可救了,看那双握着菜刀的手,血迹斑斑的,这一刀,砍或不砍?实在费人思量。。。


(未完待续...)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此手足相残的惨事,若有雷同,实属不幸!)


2 Responses to "《一个复仇的悲情故事》"
iamataxpayer said :
2009年8月17日 下午10:54
hei poli, all your story can be sumarized as GHOST VS GHOST.

Talk so much for what? are you a paid "gunner" for someone??
西西留 said :
2009年8月17日 下午11:57
(阿港)终于烦不胜烦,将心一横,反正重金已然到手,

以上乃手民之误


精彩非常,谢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