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八月 04, 2009

Bookmark and Share  (9) 则留言

识时务者为「俊杰」

PoliBug | 波力拔克

,


有人形容黄俊杰当官不封爵,是条汉子,当然也没人知道为什么当官不封爵就是条汉子?因为当官不封爵的人有两种,第一种,自命清高不受封,第二种,一事无成没人要封;否则,封赐是国家元首及各州统治者对贡献国家者的肯定,拒绝不受是无谓抗命,有什么了不起的?当然,这不是在说俊杰同志,虽然俊杰同志也没说过他不受封。

2008年5月28日,柔佛新邦令金区会主席黄清源致函于当时的纪委会主席拿督斯里陈广才

2008年11月11日,黄俊杰受委为纪委会主席,重拾旧日风光。不日受《东方日报》专访,立志不要当一只狗,随后在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对早前的言论非常后悔。

[ . . . . . . . . . . . 空 . . . . . . . . . . . 白 . . . . . . . . . . . ]

2009年6月30日,黄俊杰发函给署理总会长蔡细历,要求他针对违反党员行为守则的指控,于8月4日下午2时30分出席位于马华大厦举行的听证会。

2009年7月15日,媒体间传出是项马华纪委会旧账重翻的消息,隔天得到蔡细历的亲口确认。

2009年7月17日,蔡细历将相关文件公布于本身的部落格,以向党同志交代。

2009年7月18日,「东窗事发」之后,媒体积极向翁诗杰询问,此事是否出自其手,由他向纪委会发出是项行动指令?令人瞠目咋舌的是,翁总竟然以一句「不知情,如今的纪委会不同往日,有自主的权力」来作回应。不知道马华党章何时作的修改,中央代表没有一个知道,当然,一般党员如蔡细历则更不例外。孰不知在马华党章里头写得明明白白,任何党纪问题,都必须经由会长理事会通过,方可授权纪委会处置,即然连总会长都不知情,纪委会重新翻案一事就大见蹊跷了。

2009年7月22日,黄俊杰出来为主子背书,力挺翁总对此事一无所知,完全不干他的事。一个人将罪名全给担了,真是义薄云天!反正自己是纪委会主席,四一(11/11/08)之后,什么党纪、标准、审判、仲裁等等,一切以独行侠模式操作,我说了算!你奈我何?问题是,这样的听证会合法吗?

2008年7月28日,柔佛新邦令金区会主席黄清源致函纪委会表明撤销相关投诉,理由是(1)不认同纪委会将投诉函及他的身份暴露给蔡细历,认为这是不尊重投诉人之举、(2)当初是向陈广才做出投诉,惟事隔多时却毫无行动、(3)事情已时过境迁,过去了1年多。

在第一点上,黄俊杰的处理是妥当的,同志间的争执投诉,又不是向反贪会举报,不应该是什么秘密,因此在召开听证会之前,往往都会将投诉者的诉状附件交予被告,而被告也有义务向同志交代被投诉之事项,透明化的处理问题。

至于第二点,前纪委会成员拿督何仁德说得明白,陈广才的确也有处理,只是当时权衡蔡细历已就该事总辞谢罪,视为自行惩罚,纪委会也就收档作结了,要说陈广才毫无行动,那是极不公平的,更何况黄清源如此说法,摆明了不信任黄俊杰,又要教他情何以堪呢?

再说理由(3),这的确有点牵强,若他要说陈广才没有处理,那即是说此案于党而言尚不算了结,岂有时过境迁之理?或许,黄清源的原意是「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时间已让他学会如何宽恕他人了吧?


2009年7月31日,黄俊杰指示听证会照旧进行,其助手纪委会秘书钱继雄声称,纪委会主席的立场很坚定,他不大可能会改变主意。他是一名坚守原则的人,没有人能够施压他做任何事。

虽然没人知道身为纪律委员会主席,除了针对党纪事务向会长理事会提供意见,他还有什么必须坚守的个人原则?人们也不太清楚,他到底在坚定些什么?根本就没有人向他「施压」,甚至于人人都近乎无理的和他极力配合,他会有什么压力?难道又是传说中的外力、黑帮或是「邪恶的力量」?

他还说,纪委会决定照旧进行听证会,那是因为会长理事会是在裁决表面罪名成立后接纳有关投诉,并转交给纪委会处理。就算是会长理事会要撤销案件,也必须获得纪委会的同意。这个是程序。现任纪委会主席的性格强硬,因此他不大可能改变主意。

这个更不可思议了!首先,他早前就言明此事不是总会长的意思,总会长甚至根本不知道有这回事!即然如此,由总会长主持的会长理事会又岂有栽决表面罪名成立之理?况且,党章明文规定,纪委会是由中央委员会委任来协助会长理事会处理党纪事务的,而所处理之事务亦需总会长提出方为有效,黄俊杰以区区受委的身份而尊卑不分,长幼颠倒,口出狂言,到底该当何罪了?

今天是听证审判的日子,黄俊杰又会怎么做呢?

未完待续... 整理中... 先休息一下。


9 Responses to "识时务者为「俊杰」"
糊涂侠客 said :
2009年8月4日 上午9:28
快快叫王总秘书查查他。。。害党没面子。。
POH KAI KIT said :
2009年8月4日 上午11:43
波力老哥,我向你请安!辩论结束之后我累得要命。哈哈!
2009年8月4日 下午1:38
这条党废,再谈他会污辱我的PC-Note book.
2009年8月4日 下午6:00
08年馬華紀委會成員為陳廣才、石清霖、黃思華、何仁德及曹智雄,如今陳廣才以退休為名不願置評,曹智雄被聖上恩惠,難以維護事實,另三人義無反顧的出席作證,五人三票都不能證明當時紀委會經已結案,難道馬華的正義早已死亡?難道馬華的民主早已死亡?s
2009年8月4日 下午7:10
糊涂,那是报章引述,不是黄东厂自己立文作稿,王总秘书没权力。

POH,欢迎欢迎!辛苦你了!

Pak Lim,你是说哪一条?那一条有刺,小心哦!

坤浩兄,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今天王总秘书还说会长理事会的会开得比中委会多,不如在两星期后,直接由会长理事会决定算了,您怎么看?

只不过也都大同小异啦,会长理事会和中委会,会长总共可以委任18人,票选中委才25人,哪一个单位作主还不是LPPL?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这就是马华的选择性「高层民主」了!
Chia said :
2009年8月4日 下午11:51
狗就是狗,何须脱了外皮来讲鸟话.罪过,罪过,又再骂人.
wong said :
2009年8月5日 上午2:17
《当今大马》8月4日 下午 3点39分
由巫统控制的马来报章《马来西亚前锋报》继昨日大肆谴责上周六的废除内安法令大集会后,今日又有争议性文章,这回是煽动马来人别再成为“懦夫”,必须挺身对抗日益崛起的华印力量,捍卫岌岌可危的马来政治主权。

民联执政将瓦解马来权力这篇题为《马来人别懦弱》(Melayu jangan jadi bacul)的文章是由《马来西亚前锋报》记者诺阿占(Noor Azam)执笔,内容主要是警告马来人,由华印裔主导的民联一旦执政,意味着马来人的政治权力将消失殆尽。

文章的用字遣词深具煽动性,其中一段就向马来人发出警告,指华印裔已经得寸进尺。

”华印裔政治活跃人士与反对党对马来人的侮辱越来越频密。他们故意展示勇敢与没教养的行为,只差没有象513事件一般展开游行与揭开裤裆。“
文章感叹尽管马来统治者与该报不断发出警告,巫统领袖、马来组织与马来人依然无动于衷,不敢采取任何行动来捍卫民族尊严与权力,反而任由民联摆布,成为“愚蠢的懦夫”。
2009年8月5日 上午11:54
李亚来 - August 3, 2009, 7:24 pm
马华其实得先确保纪律委员会的成员是完全没有污点的,他才可以“以身作则”,以崇高的地位来成为纪律委员会的成员。纪律委员会副主席刘文丰的委任在这一方面,我认为就有待榷商了。

我也属马华柔佛州老同志一个,当刘文丰还担任州旅游行政议员时,我和他时常一起喝酒。我们同属当时的梁派。新山的谢锦隆,刘德贤,古来的陈帝江,令金,居銮李年庆和永平的吴恒光等同志都知道可以作证。大家也都知道我们现任的纪律委员会副主席刘文丰在酒后是怎麽一个状况(可以向所列人士求证),他竟然公然就在阿福街小便。这种情况不止一次哦。还有您看过他酒后还穿西装站在餐桌上敲豌及酒瓶,一手搂着女招待唱歌。

以上所提都有相片为证,我当时就爱带着有时间日期显示的“傻瓜”相机出门。我爱恋旧,这些相片都还存放的好好的,不相信吧?再说详细点,有一次是在柔佛州象棋公会(当时陈沧田是会长)在Batu Pahat 的宴会上的酒后失态,当时还有一位拿督及巴力士隆村长在场。

我会选一个黄道吉日让大家在网上欣赏,到时别说“Look like me but it's not me".

李亚来
党员 - August 3, 2009, 8:08 pm
大家都很有兴趣,请李先生快点放上网吧!!
道德天字一号 - August 3, 2009, 10:06 pm
快,快,快,把这些混帐的全部照片都放上来;最好‘野佬’判官在中国,公羽老总在外国的衰样都放出来。
林有添 - August 4, 2009, 9:52 am
李亚来,你说的拿督是欧巴志,村长是黄衍说,我也有在场。
林来益 - August 4, 2009, 5:04 pm
其实最清楚的人就是当时加亨州议员林欲钦,他是新山中华公会现任会长,但他不会说的。
杨玉新 - August 4, 2009, 5:08 pm
哎呀,锺来路及扬斯钦最清出啦。
2009年8月5日 上午11:57
李亚来 - August 3, 2009, 7:24 pm
马华其实得先确保纪律委员会的成员是完全没有污点的,他才可以“以身作则”,以崇高的地位来成为纪律委员会的成员。纪律委员会副主席刘文丰的委任在这一方面,我认为就有待榷商了。

我也属马华柔佛州老同志一个,当刘文丰还担任州旅游行政议员时,我和他时常一起喝酒。我们同属当时的梁派。新山的谢锦隆,刘德贤,古来的陈帝江,令金,居銮李年庆和永平的吴恒光等同志都知道可以作证。大家也都知道我们现任的纪律委员会副主席刘文丰在酒后是怎麽一个状况(可以向所列人士求证),他竟然公然就在阿福街小便。这种情况不止一次哦。还有您看过他酒后还穿西装站在餐桌上敲豌及酒瓶,一手搂着女招待唱歌。

以上所提都有相片为证,我当时就爱带着有时间日期显示的“傻瓜”相机出门。我爱恋旧,这些相片都还存放的好好的,不相信吧?再说详细点,有一次是在柔佛州象棋公会(当时陈沧田是会长)在Batu Pahat 的宴会上的酒后失态,当时还有一位拿督及巴力士隆村长在场。

我会选一个黄道吉日让大家在网上欣赏,到时别说“Look like me but it's not me".

李亚来
党员 - August 3, 2009, 8:08 pm
大家都很有兴趣,请李先生快点放上网吧!!
道德天字一号 - August 3, 2009, 10:06 pm
快,快,快,把这些混帐的全部照片都放上来;最好‘野佬’判官在中国,公羽老总在外国的衰样都放出来。
林有添 - August 4, 2009, 9:52 am
李亚来,你说的拿督是欧巴志,村长是黄衍说,我也有在场。
林来益 - August 4, 2009, 5:04 pm
其实最清楚的人就是当时加亨州议员林欲钦,他是新山中华公会现任会长,但他不会说的。
杨玉新 - August 4, 2009, 5:08 pm
哎呀,锺来路及扬斯钦最清出啦。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