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八月 12, 2008

Bookmark and Share  (2) 则留言

当地球只剩下黑与白...

PoliBug | 波力拔克

,

可怕的二分法
看翁诗杰的「黑白论」,不禁让人心寒,原来这个世界已只剩黑白之分,不再缤纷灿烂了。翁诗杰一言以道之,全然否定了黑白之间无尽的灰色地带,尝试用极权国家或强硬领袖常用的二分法则将世事一作二分;其作为就有如文革时期的红卫兵的思维里,文化与进步、学者与爱国、劳动与腐败、富裕与清廉绝对扯不上关系般如出一轍,一名领袖企图以这种思想教育将人性强势分离,煽动社会对某一个人的道德仇恨,确是非常危险的事!

德分主次
固然,某些事情是泾渭分明的,但那绝不是人性与道德;关于人性与道德,古今中外多少哲人圣贤,终其一生之所学所论,尚且无法解析一二,原因不外因为举凡世事皆为一体两面,甚或一体多面的,就拿儒家的道德观来说,忠、孝、仁、爱、礼、义、廉、耻就不止也不能强制分解为单纯的八个基本道德观念,因为那其中还包括许多不同程度的存在,如忠,大忠非殉命,乃可忍辱,而在忍辱与殉命之间与之外,也还有许多不同层次的气节;而大孝亦非反哺,却是传承薪火,反哺之于孝道只不过是必尽之责而已。

黑白之间
虽然道德是人类独有的意识形态,然而,道德观也是人性当中最没有标准的一环,就拿礼仪来说吧;美国人认为拥抱是最好的见面式,日本人却选择鞠躬,某些种族以握手的方式来互相问候,而那并不适用于没有亲戚关系的回教徒男女;其实单就我国社会而言,道德观本身就是一个界限非常模糊的存在,例如,你也许觉得在马来西亚嘛,拖着一双人字拖上Warung撬脚喝茶并没什么大不了的,但看在北马的一些泰裔马来西亚人的眼里,这却是没教养到极点的行为!

道德的迷思
因此,所谓的圣贤,没有一个敢自诩为「完人」的,反之,品德越高尚之人,越对自己的行为战战兢兢,惟恐自己在无意间犯下未知的过错;也因此,圣人都讲「仁」,何谓「仁」? 在不同的哲学理论里有不同的诠释,孔子的儒家道德观念,便首推「仁」,理学家曰「仁」,其核心价值指的是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亲爱、宽恕及同理心,站在别人的立场思考,体恤及谅解,是为仁,也因此方有”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见解;在基督教的概念里,「仁」存在于博爱之中,故有恒久忍耐与恩慈,不计较人家的恶行之言,这在耶稣赦免娼妓及税吏的罪,让他们得以进入圣殿,及挑战无罪之人向淫妇丢第一块石头的故事中便可见一般;至于佛家中的「仁」,也充份的体现在慈爱及慈悲的意识里,这一点也不用小弟赘述了。

当「私德」遇上「公德」
小弟才疏学浅,对大道理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只是想借用本文回应翁部长骇人听闻的黑白论,好让众网友可以有多一个思考的空间,不做强势灌输的思想受害者,毕竟「道德二分法」这种列宁时代的政治产物已不再符合开放社会的实际需求了;再来呢,小弟也希望能以这聊聊数字,与各位分享一点关于道德观点的轻重之别,以免我们在强烈谴责别人的行为同时,自己却已废本逐末,忘却了儒家的终极价值观--「仁」 。

其实,我更想看到翁部长一改咄咄逼人的霸道辩才,反之,实在的告诉我们他所谓的马华新格局到底长得怎么一个模样;蔡细历有没有出来选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您自己拿得出什么来见人?这才是我们所真正关心的!一味口诛笔伐一个还未成局的对手,又不放心思在党国维新的大事上,就算蔡细历不出来选了又怎样?那也只不过是突显了您怕输的自卑心理造就了你对同志残忍的凌辱罢了,这怎不教将来可能与您并肩作战的其他同志多了一份忧心呢?

好女色者尚可救 (请恕小弟无耻,中国国父孙中山亦有三妻,试问诸位是否也曾谴责过他?孙中山有三妻,是否就衰家败国了?当然,这绝不能成为蔡细历的借口,小弟只是好奇,世人的心中是否都藏着两把不同长短的尺?),但是,不仁不义的无情之徒却将使得手足相残,人人自危啊!



笔末,谨以以下两句与各位共勉,
也希望翁部长听得进去!


庸人方自扰

仁者得天下








.


2 Responses to "当地球只剩下黑与白..."
l藍海 said :
2008年8月13日 下午2:36
醉翁之意不在酒。
你留言目的不是那么简单吧;)
在我眼中看来你的政治地位不属于低级的跟班对吗?
不错不错。
你几时能为民服务?
帮我做催眠;)让我记起更多事情、、、、、
2008年8月13日 下午5:09
l蓝海,感谢你,我这里很少有人评论,见到帖子真感动!

我看可以这么回答你,句句属实,否则天打雷劈:

1. 你说的"留言"是指在翁大头那里的吗?如果是,那我向您保证,就是那么简单,因为在网上跑了这么久,还真没看过一个网站的Encoding那么差的,无论什么帖子上去都出现一堆乱码的... 气胀!

2. 我的确是马青仔,但不是什么跟班之流,在更多人眼中,只是一只喜欢乱吠的博客。

3. 我一直都在服务,为想讲却不会写、有话却不能说的党员同志们服务,其实,大言一句,作为一个马华党员,我自认在日常生活中也尽了自己的责任服务民众,不曾让马华丢脸过!而服务不是要等到做了什么市议员、州议员的官才空喊的口号,我们是马华党员,有更优秀的管道,就应该去做。

4. 催眠嘛... 我有收费~ 呵呵~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