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八月 28, 2008

Bookmark and Share  (5) 则留言

签名运动之我见: 谈马华的重新出发

PoliBug | 波力拔克

,

波力在前半段的人生中因为工作的关系认识了许多的各族朋友,尤其是马来同胞更是多不胜数,今天波力心血来潮,Call了几个一齐出来喝茶,找了一个嘛嘛档,一桌五人,二华三巫,从晚上十点一直聊到刚才三点一刻才舍得回家,那三个马来朋友当然都不是波力的"马华同志",一位无党籍,但是巫统的支持者,而另外两位则都是公正党的新丁,(他们告诉波力,申请了蛮久,但还没正式接获通知书,可能是目前党员剧增,处理机关不胜负荷堵滞了吧?波力同意。)而华人朋友呢,他的远亲是某一位行动党议员,刚受感召加入民行两个年头,见解颇为独到,一直是波力自我反思的好镜子。

大伙儿的话题当然离不开刚刚过去的峇东埔补选,各有己见,而且内容也丰富精采,改天有机会,波力才和大家分享,波力告诉他们,我现在爱上了部落格,兴奋的给了他们网址,才想到波力的博客是中文的,他们叫波力写国文的博客,波力语带羞愧的表示能力不足,波力自小在乡村里长大,用国语讲话聊天几乎是天生的技能,但要写嘛... 波力十二年语文教育都是华文源流,有时几个简单的口语都可能拼错,实在不能胜任...

一位异族同胞的感叹
天南地北之中,波力提起了巫统升旗山区部主席的言论,并告诉他们振国明天发动的签名运动,征求他们的意见,大家顿时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尤其是那位巫统的支持者,更是说得义愤填膺,他告诉波力,出席巫统活动这么久而一直没有正式加入巫统,其中最大原因就是那种要命的极端立场,他是个建筑绘图师,在一家发展商工作六年,薪资不错,身边的上司、同事大多数都是华人,对华人甚是了解,所以每当一听到那些领袖在台上发表种族伟论时,他都非常反感,尤其是某些巫青团的激进份子,用的词汇更让他无法苟同(这时候,那两位公正党新兵便乘机下手,"广召党员",试图说服这位第一次见面的朋友。),突然他看着波力的眼镜框,非常认真的说:"在哪里签名?我也要去签!" 波力愕然!就有如遭人当头棒喝!一下子,所有一直困扰着波力的思绪都解开了。

纵切分垒,横斩分阶
独立五十一年,我们各族之间学到了什么?若说只学到了国阵政府强制灌输的种族相对论,则波力觉得言过其实;但是,虽然我们在整个建国的过程及至今天,各族之间已建立起一个相互依据、不能分割的深厚情谊,然而,整个原本已被国阵政府纵切而成的两族分垒,更因为官员的贪污腐败进一步横斩为上贵下贱的模样!若说民族意识如今已膨胀至顶峰,则今日走多元种族路线的人民公正党及民主行动党就不可能得到那么多人的认同了,马华有个迷思,一直认为308的政治海啸应归咎于政府的腐败及巫统的霸权,从而致使人民萌生另作他选的举动,实则,严重的社会阶级断层才是今日产生这般局面的主因,而霸权及腐败只是社会断层的表象特征!



多元族群是我国的资源优势
单元种族政党如马华,若要真正踏上关切多元种族问题的路线是否可行?这关乎马华立基在怎样的一个意识形态,而马华的意识形态则有赖于组成我国社会结构的阶层比,说得简直一点,马华的存在价值是:”谁需要一个与种族优势相对的制衡力量?”,而不是”谁能成为更具优势的族群?”,民族关系不应是个零和游戏,马华必须从308的历史教训中深切的体悟及感谢选民应用他们的智慧告诉我们这一点,多元族群社会也不应该是阻滞马来西亚前进的跘脚石,而且必须成为我们最丰盛的国家资源!各大民族必须在这个立足点上来看待不能避免的价值矛盾,方能有效的产生相应的治国方略。在这方面,马华的第一步,必须是先行主动的打开心胸,让友族得以从各个角度正面理解我们的意愿,马华的意愿其实非常简单,无论是创党之初所立下的党训,或是家定时代所制定的九大政纲,其终极目标就是达至国民团结精神,以身为马来西亚人为荣,而不是如今日这般境地!

多元民族、丰盛资源
要达致国民团结,我们必须先接受一个事实,没有一个民族可以放下本身的文化以成全另一个文化的产生,即便是一件沙龙或一颗粽子!但诚如波力前言,若我们能够立足于资源共存的基础,便能透过政治的沟通,有效的正面看待及肯定种族情结的必然性; 因为,在种族问题被视为敏感的情况之下,彼此的相互谅解自然会进入浆着的状态,而若任何一方愿意先行打开沟通的渠道时,便能产生抒洪入海的效应;事实上,这项工程,在公正党领袖安华早期担任副首相时便已做过尝试(见波力前文”安华,魔鬼?天使?”),但无论如何,当时那只是他个人的议程,并未能结集为一股社会运动的力量,再加上时值首相马哈迪医生主导的大马来人主义方兴未艾,无法提供足够的成长空间,以至最终胎死腹中。时至今日,我国的政治环境已足以负荷更大的思维冲击,马华在这个关键时刻,必须承担起这项历史任务,促成一个完整的马来西亚式社会结构,并进化当初安华"融合回儒理念创造东方价值观"的构思,进而务实的织造多元民族、丰盛资源的圆融格局!打个比方,一份Nasi Lemak 会有棷浆饭、辣椒、江鱼仔、黄瓜、花生及半颗白煮旦,安华当初的实验作法是将这些材料一股脑儿都放到搅拌机里去打成米糊上桌,而马华应该促成的是,说服国阵或未来的任何一个政府享用一道各种材料保持原貌,不相抵触而又相得益彰的美食。

何者为大?
马华一向来都有非常显著的谈判自卑心,当然,这和党的政治生态及政治地位息息相关,因此,在面对政治挑战时,往往无法逃脱狭隘的思维空间,像这次在处理巫统升旗山区部主席的言论时,许多同志,包括波力在内,反应的原动力就完全建立在族群敏感之上,波力反思良久,事实上,身为马华党员,我们必须非常清楚,我们斗争的大目标不应只是要为华族争回一口气,甚或向对方要求一些治疗情绪伤口的解药,更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向这类极端种族主义者展示马来西亚整体结构的框架及每一位公民所实在拥有的国民尊严;这包括拥有国籍的基本人权及环环相扣的互辅生态。

因此,我建议这项和平抗议的运动,应该不分种族的开放予任何一位马来西亚公民参与,当然也必须包括人口占绝大多数的马来同胞!我切确的相信,有许多的异族同胞也和我们一样,根本不能认同如此极端及愚蠢的种族论调!


马华要重新出发,真正成为一个能够开放心胸为各族群服务的政党,这一步... 是重要的开始!


5 Responses to "签名运动之我见: 谈马华的重新出发"
叶庆华 said :
2008年8月28日 上午7:10
向来,华人都当马来和印裔同胞是一家人.
许多马来和印裔同胞也当华人是他们的兄弟姐妹.

而短视的巫统领袖,不认同这一点.
有些自私的巫统领袖,也试图让其他马来同胞否决这一点.

为得只是要捞取政治本钱.可恨!
2008年8月28日 上午7:39
昨天,我和一位地方领袖提起签名运动。他说几十年后,如果我们还在探讨“你从哪里来?”这个问题,这个国家可以说是失败的。
leerock said :
2008年8月28日 下午3:12
波力说得对,马华应该把此课题重心扩大为全民利益的一项课题,而非纯粹华人的课题。
乘着补选的馀温,民心思变,大家较能够接受全民共享理念的时刻;马华此事若处理得当,必能挽回民心,也能为他族所认同,马华的威望也许能因此而重新建立。
危机有时就是转机,希望马华领袖能好好利用这课题,别再内斗。
最后,在这重要关键,黄家定总会长您还不说话?
keykok said :
2008年8月29日 上午12:53
我是拔克的支持者,我同意他的看法,我们除了要教育别人多元化,也要教育自己走出去,今天我没有发动其他种族,不过路过的马来同胞和印裔同胞,还是有请他们支持,一些避忌,一些支持。

我不是这行人才,拔克兄经验老到,不过会开始学习如何多元化。
2008年8月29日 上午2:48
庆华、振国,多元民族共治或许也是政客制造的假象,也可能是另一种廉价的政治手段,那都没关系,最重要的是,时、局共趋,大势已成,我们何不就势用力,将它变为事实,形成实在的社会运动呢?

玄慧的"国家"二字,直说得波力胸口隐隐作痛...波力从没看过国小的课本,不知道是否亦如华小的内容般,教导各族的"相亲相爱",但却在某国立大专亲眼看到一名"教授"从布告栏上撕下一张华裔学生理事会的海报,原因?上面有一行小小的中文字:"中秋同乐"。

leerock, 黄总会长... 黄总会长... 黄总会长... 千呼万唤,黄总会长... 黄总会长... 黄总会... 唉~ 也许正在里边为振国做的傻事道欠吧?... 真苦了他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