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八月 16, 2008

Bookmark and Share  (2) 则留言

安华,魔鬼?天使?

PoliBug | 波力拔克

, ,

说到安华,作为国阵的历史,其中记载着这名领袖令人恶心、痛恨的癖好,还有他勾通外国,在危难中出卖国家,伤害人民以谋取自身利益的事实;在华裔的心目中,他是个不折不扣、不可理喻的暴君,企图使用强硬的霸权,将中华文化与教育推入黑暗的世界。

事逢安华复出,改选在即,且让波力也来谈谈这位颇具争论性的候选人,先说,我想中肯一点的为他讲好话,如果曾经真的有给他那个那个的朋友,请别往下看,免得波力的文字伤害了您的感情。


开讲之前,请先来看看这个安华的小档案:
姓名:Dato'Sri Anwar Bin Ibrahim
中文译名:拿督斯里 安华·依布拉欣
出生日期:1947年8月10日
学历:马大(UM)马来文研究学士
历年大事记:请按此观看波力用心整理的完整版安华历年大事记

  • (00岁)1947年8月10日:出生于大山脚

  • (20岁)1967年:进入马来亚大学,并活跃于学生运动,成为马大的学生领袖

  • (21岁)1968年:出任马大马来语文学会主席及马来西亚回教学生会主席

  • (22岁)1969年:推动回教复兴运动,推广马哈迪所著禁书《马来人的困境》

  • (24岁)1971年:代表马来西亚参加由联合国召开的国际青年大会

  • (24岁)1971年8月6日:创立马来西亚回教青年运动

  • (25岁)1972~1976:担任大马多元种族青年理事会主席,成为联合国青年团体的顾问团成员

  • (27岁)1974~1976年4月:加入马大学生在华玲展开的反饥饿示威游行,遭政府以ISA拘捕,扣留两年

  • (33岁)1980年:与其夫人旺阿兹莎结婚

  • (34岁)1981年:加入巫统,通过巫统实行推动回教化进程

  • (35岁)1982年9月:当选巫青团团长

  • (35岁)1982年:当选峇东埔国会议员

  • (36岁)1983年:担任文化、青年及体育部长

  • (37岁)1984年:担任农业部长。

  • (39岁)1986年:再次当选巫青团团长

  • (39岁)1986~1990: 出任教育部长

  • (40岁)1987年:放弃巫青团长,当选巫统副主席(得票最低),同年10月, 安华执意委派不谙中文的校长掌管华小,同年10月27日引发”茅草行动”(Operasi Lalang)

  • (42岁)1989年,当选为联合国文教科组织监督理事会主席,及东南亚教育部长理事会主席

  • (43岁)1990年:再次当选巫统副主席(得票最高)

  • (44岁)1991~1998:出任财政部长

  • (46岁)1993年:当选巫统署理主席,同年12月出任副首相

  • (47岁)1995年:促成回儒对话的开展,企图通过交流来了解和加强东方的价值观

  • (49岁)1996年:其”宏愿队伍”遭马哈迪强势解散

  • (50岁)1997年:推出其著作《The Asian Renaissance》(亚洲的复兴),波力将此著作定义为安华思想大跃进的旅程碑

  • (51岁)1998年:出任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组织的发展委员会主席

  • (51岁)1998年9月2日:遭革除副首相及财政部长职,被控渎职罪及鸡奸罪

  • (52岁)1999年4月14日:因渎职罪及鸡奸罪被判入狱,服刑6年

  • (57岁)2004年9月2日:罪名被马来西亚高等法院推翻获释

  • (61岁)2008年:身为公正党之实权领袖,带领公正党取下31国40州议席的辉煌战绩


这个小档案是波力在各方搜罗,再用非常有限的英文能力勉强看完《The Asian Renaissance》之后做出来的,安华是个SQ(SQ者,Statesmanship Quotient 政商是也.)几近满分的一号人物,洞悉马来西亚政治、经济及社会结构,在手段的拿捏上分寸精准,是波力颇为敬佩的政客,其实,称他为政客,波力反而更愿意用〃政治家〃的字眼;在波力粗浅的看法,政客没有政治家对理想的执着,而政治家却可以用政客的技巧来促成本体的政治理念;安华一路走来,固然诸多争议,但看在波力的眼里,却深深的感受到他在政治路上不弃不舍的坚持与成长。

不同于终身为着民族主义献身的马哈迪,安华从一位为着宗教信仰而奋斗的青年,逐步闯入治国的殿堂,贯彻自己心目中的普世回教化的马来西亚,再晋身国际舞台寻求治国资源,并在吸取宏观的政治养份后,进而将半生坚持的宗教治国理念放下,追求更合理、更辽阔的政治视野,这些都是在他被马哈迪以强硬粗糙的手段对付之前,便已一一展现出来的,并非某些他的政敌所说的〃为了疯狂的想当首相才量身度撰的〃,他也让我完整的看到一个政治家如何从狭隘的政治态度提升至宏观的政治生命的整个过程,反覆思考,真的感动了我!

看到这里,不知道是否有人会怀疑波力这个枪手是不是又收了某某人的钱,打算替安华”漂白”了... 老实说,我还真想为他漂白,如果他从行动上已经愿意这么做,我说的行动,当然不是指拿钱来砸令伯,而是如果他真的中选进入国会当起反对党领袖时,能够实在的推进及催生多元族群共治的新格局;这句话说出来可能有些伤害到马华、整个华社、甚至整个国家有识之士的尊严,但波力还是愚昧的认为,要寻求一个平等而开放的马来西亚政治,是绝对需要有一个拥有世界观的马来领袖出现的;安华的确曾经伤害过华人的感情,甚至于实质的利益,但在诸多土著领袖中,他却是相对更有自省能力及愿意随着时代的变迁而转换思维的一个。

其实,我非常痛心安华在有关律师公会的论坛事件上所采用的手段,这让波力有点担心在他完成自己的政治使命前,是否会牺牲非土著的权益或者为土著植入宗教抗争的因子,虽然安华目前正在面临一个艰钜而不容有失的挑战(所谓艰钜,指的是巫统可能骤然下手的指控或无法以绝对的胜利回到国会,毕竟,他再回去时所必须面对的是三大反对党的托负),然而就波力旁观,以安华老练的政治智慧,他至少还有三个选项以处理律师公会论坛事件,虽然效益可能不像目前所得如此占尽优势,但却是相对更能显露其改革决心的,安华此番作为,波力有点心寒,是否他的政治思维又已再次蜕变了呢?而这一次,飞出蛹茧的,会是丑陋的灯蛾呢?还是美丽的花蝴蝶?


-----追加的安华小軼事-----
波力朋友不多,但也认识些媒体界的朋友,那天和某位前记者朋友闲聊,他告诉了波力一些关于安华「比较不一般」的琐事,话说安华在担任副首相时性格颇为怪异,而且对本体媒体记者非常不给脸,但是对待外国记者却是百般讨好,还时常以「热情的熊抱」相待,有一回,在一个非官方聚会的场合,当时天降大雨,由于当天没有任何的外国媒体在场,当安华主持完聚会之后步出会场时被本地的记者群围访,不想他一时心血来潮,叫记者们跟着他,然后走到户外落雨处,站在保镳撑着的大雨伞下发言,雨声大,人又远,记者当然无法听见他说些什么,为了怕交白卷让老编鸟,只好一个个淋着大雨,站在他身边记录,真是惨不忍睹。


2 Responses to "安华,魔鬼?天使?"
Eng Pak said :
2008年8月16日 上午5:39
安华是老马一手培养的,纵使有错,千错万错,还是马哈迪的错。

借用贵党前林老总爱讲的话,人民是善忘的。今天,大家都现政府的不满,可说已到忍无可忍的地步,希望看到改变,换个政府,还能再坏吗?再坏,再换!
leerock said :
2008年8月16日 下午3:36
大马的政客只会搞情绪,玩弄人民的情感;安华更是当中的高手。总是觉得大马现今的政治气候,只是一种假象,怎么变都好,最终还是会走回单一种族及宗教路线,马华还搞什么党争?就算改名字为鸭卜杜拉黄也做不到国家领导的啦。。连敦马都想到移民了....................
看不下去了,还是在虚拟世界好。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