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八月 16, 2008

Bookmark and Share  (2) 则留言

在外评论:回 as i see it 网友的一席话

PoliBug | 波力拔克

本文是波力在蔡细历医生部落格针对 "as i see it 网友" 在主题 "文告:恭喜翁诗杰决定" 的平论所做的回应:

as i see it said...
o如果我的记忆没错,才一年前,黄燕燕说马华公会收到许多妇女的投诉,指责丈夫与中国来马从事非法色情活动的“小龙女”有来往,给华人家庭带来极大冲击,造成家庭不和,很多妇女对此感到担忧。因此,黄燕燕代表马华妇女组要求政府暂时不要引进中国女佣。

我的父母亲是传统的华人,聘请印度尼西亚女佣会有语言、生活习惯和宗教问题,我很早就希望可以聘请中国女佣。可是,黄燕燕从其它妇女的投诉,就断定我的道德水准不及格及剥夺我聘请中国女佣的权利。

然而,对于蔡细历事件,看报道,黄燕燕竟说选领袖不应单凭其道德行为标准,而是更宏观角度评估如个人能力、情绪智商等为考虑。看来黄燕燕的道德观念是双重标准。有政治价值的,就可以原谅和忽略道德行为,没有政治价值的就未审先断定,指人容易和中国女佣发生婚外情。

波尔在他的〈没罪的,请丢第一块石头吧!〉一文中提出英国John Major的内阁为例,说曾经有好几位部长因婚外情被揭发自动辞职。John Major因此曾经感叹的说:“有一天我的内阁或许会只有修女才能胜任。”

对于此说法,我有三点回应:第一,如果英国5千万人口就只有这几个男性,那也只好找修女来作部长了。第二,John Major内阁因婚外情辞职的部长,似乎没有一个还有脸回来作官或取代John Major。第三,也因为John Major内阁的腐败,造成英国保守党失去政权,并及在野很久了。

堂堂一个马华公会,自称代表6百万马来西亚华裔,竟然没有其它领袖可选,非得重用一个曾经作出不道德的事情的领袖,如此看来,2008年3月的选举重挫还没让马华苏醒。

波力的回应:
To: as i see it,
首先我必须先表明立场,我支持蔡医生复出,当然,那只是我个人的意愿;待会儿我将说明我支持他的原因。

关于您的观点请容许我做一点补充,

第一,马来西亚有六百多万华裔,但不是人人都是马华党员;您的数据颇有误导之嫌;但这没关系,马华的确号称有一百零九万党员,但事实上会是真的数据吗?扣除死了的、假的、幽灵的、光良粉丝被盗用名字的、早已经跳槽的、已移民的、已经不合格的、没交年费的... 保守估计,应该只有六七十万左右吧?但是,那也没关系,毕竟再怎么说也和当初John Major在位保守党(Conservative Party)时的不到两百万党员相去无几。

只不过,我想提醒您,John Major会将整个保守党带入政治的幽谷里,并不是因为他的内阁成员搞婚外情,而是他的团队里没有经济人才,最终方造就了黑色星期三事件,搞得整个英国社会民不聊生,才导致保守党的一撅不振!我们真正必须在这个历史教训当中学习的,不是不搞婚外情的道德观念(当然,这也是重要的一课,不过强将这两件事扯在一齐,也未免太牵强附会了些。),而是更重要的---国家的兴衰,绝对性的取决于领袖的能力!领袖及团队能力的不足,将使人民受若,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第二,若以狭观的道德基准来评价,小弟非常同竟蔡医生的确犯下了违反道德的行为,但恁我们身为一个人类的立场来看,道德仅现于此吗?也许不是的,所谓道德,其所涵盖的层面非常广,而古今圣贤最为推崇的道德观都只有一个共同点--宽恕,您也只可以在任何一个宗教哲学里找到这个共通的原素,当然,有些宗教、哲学的标准是可偿性的,而有些则主张不可偿性的,其中分别只是自赎或他赎罢了;当然,这绝对不能作为蔡医生犯错的借口,蔡医生当然也不可免责!或者,我可以这么说,您可以选择不原谅他,虽然,他的犯错并没有对您造成什么伤害,但也许他让您难以向您的后世交待(也的确有人这么说过),但这更让我感到困惑,我常在思考,若这个社会不能接受一个勇于悔过的人从新的回到人群中,犯过错误的人若永远不可以回头,那我就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教育我的儿女了;您要我怎么教呢?是告诉他必须永远仇恨那些认错悔改的人呢?还是教他们做错了事绝对不能承担责任,否则可能会落入永不超生的窘局?请恕小弟无能,我没有勇气向子孙传承这样的价值观!那太可怕了。


至于为何我会支持蔡医生回到马华的领导核心呢?

  • 第一,我在党内实在已找不到上述那种有能力而兼且勇于承担责任的人。

  • 第二,我想他为着我们向全世界证明:”勇于承认错误,负起责任,愿意悔改的人,是能得到世人宽恕及接纳的。” 这句话,证明这句话不是教堂或佛堂里,学校或书本里用来骗人的鬼话!

  • 第三,还有谁要出来竞选吗?我可以考虑手中那一票!但是,今天这样一个乱七八糟的马华,您真的认为还有这么多优秀的人才愿意出来赶这趟浑水吗?上位之后,即便做得再好也不会有赞赏,因为那本来就是理应如此的,至于做得逊色一些呢?我不敢想像... 所以,无论是翁是蔡,他们愿意出来,我都对他们竖然起敬!至少他们都是有资格说:”让我来吧!”的人,毕竟,这可不再是马华从前那张平安椅啊!难道不是吗?

说得太多了,希望没有困扰您,我旨在提供多一点思考的空间,多一个看待问题的角度罢了,(翁诗杰称我这种人叫”枪手”,我有一万个不服,对天发誓!波力从没拿人好处、受人指使!)我只是觉得,今天的马华,需要一个有思维、更宏观的党选,不是一个情绪化、互相攻讦的党选,而候选人也有责任给我们看到一个有深度的方略,好让代表们清楚的知道,自己选择的是一条怎么样的路。愿与您共勉之!


2 Responses to "在外评论:回 as i see it 网友的一席话"
keykok said :
2008年8月20日 下午4:38
马华除了他和诗杰不算廖化,难道没有其他人选吗?

谁当总会长我不关心,大家都看见问题所在,若党选后还是没有再培育接班人,更强也没有用。

复制超越自己的领袖,比自己能力强来得更有意义!
2008年8月20日 下午8:07
马华除了他和诗杰不算廖化,难道没有其他人选吗?
当然会有,只是时机与机制出了问题。

谁当总会长我不关心,大家都看见问题所在,若党选后还是没有再培育接班人,更强也没有用。
看见问题不等同于就有解决方案,就像民行党,不也看见且提出许多的问题?但如何解决则不一而衷,所以谁当总会长才成为波力关心的事;再者,与其说培育接班人(往往将流于培育自己所属意的人选),我倒觉得营造一个让党员得以健康成长的政治环境更为有效、公平且宏观得多。

复制超越自己的领袖,比自己能力强来得更有意义!
复制则无法超越,想要产生超越自己的接班人,必须做的是收纳人才,提供平台,进而择善而禅,方可造就真正不断自我超越的团队。

振国如何看法?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