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十二月 29, 2008

Bookmark and Share  (4) 则留言

IWG 所带来的迷思

PoliBug | 波力拔克

,

前阵子几位立场鲜明的「专业人士」宣布组成「马华廉正观察组织」(IWG),继而展开一轮不怎么专业的道德追杀,司马昭之心,人人一眼识穿,引起马华党员公愤,大事不满,群起而攻;就不知这些上了年纪依老卖老的「专业人士」至今是否已经明白为何包装得如此精美的护主集团会这般不得人心?才一站出来就露馅,教人作呕?

其实道理非常简单,一个号称站在基层立场监督党团运作的组织,其言论内涵、思维模式、行为主张竟然与基层背道而驰、全然脱节,尚且肤浅之至,甚至还厚着脸皮向连理论都站不住脚的当权领袖行乖卖好,沦为当权者打压异见的工具,可说是再次缔造了马华的另一项耻辱。原本可以是有效的第三声音(3rd Voice),瞬间全然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即可笑,又可悲,豈有不叫人反感之理?

尽管这个组织的组成结构及成员的尴尬身份原本就注定了失败的结局,但无论如何,这个荒唐的组织却带出了一些非常发人深思的问题:

1. 党内民主结构意义何在?
马华现有的民主结构虽然不尽完善,然而,通过复级复选的模式,支会领袖有权逾越区会成为州代表,区会领袖亦得以逾越州联委会而成为中央代表,这种方式已能有效的杜绝级层打压,让基层的声音直达天听。

如果今日我们还必须产生一个增生附件以执行监督实务,是否表示马华的民主结构所达致的监督效果已荡然无存?若然,可说是马华的悲哀!或者说,总会长我行我素的性格,莫视民主票选,及对民意表决成果的不尊重,已捣毁了党团消耗数十年心血,辛苦建立起来的互辅互控的严谨架构?事实上,这是非常严重的党灾先兆,同志必须警醒!

2. 纪律委员会价值何在?尊严何存?
马华纪律委员会是以党纪为依归的单位,约定俗成,一向来为署理总会长所执掌,目的就是在于制衡集大权于一身的总会长,这相当于武侠小说中丐帮执法长法在组织中所扮演的角色,因此较有智识的总会长都不会滥用职权,蛮横的强奸这个为党把关的监督机制。

但问题是,如果此一单位的负责人仅由某人专权私相授受,则其独立运作的超然地位及权威性势必遭受置疑,因此,在马华史上,成立特别调查小组以评鉴人事纠纷或组织运作事宜的例子屡见不鲜,甚至还不时沦为当权者掩盖事实的方便手段。

将问题带回原点,若要恢复党员对有关单位的信心,是否纪律委员会必须通过选举产生,让中央代表以一人一票的方式,选出更具代表性的执行者?而非将如此重要的党团一环置于本已权力超载的党主席手中?

3. 渺视民主程序非滥正公敌?
「民主意识」是现代政党立足的根本,若一个政党的民主程序不受尊重,则其存在的价值便有待考究了;IWG在执行监督议程时,所作的考量非但不基于民主本质,还大肆评价及置疑民主选举的成果,野蛮的程度不逊于未开化的蛮荒横夷,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难道马华严谨的组织结构并无法产生有效的监督作用?难道全国各层次单位的领导同志都形同废物?竟然必须通过几个不知所谓的「专业人士」挺身而出,捍卫公义?该组织顶着基层的光环,做的尽是些一厢情愿的勾当,更甚者,还以恶劣的词藻针对中代通过民主程序票选的领袖,要求他为选前多时所发生的事故下台,行径无异于对马华上下百万党员的智慧及情操极尽侮辱之能事!值此当下,总会长及纪律委员会若不能维护全国组织的民主尊严,对相关党员所成立的不合法小组织成员执行党纪,视若无睹,刑同共犯!

4. 党中党、团中团?
绝非党内不能有不同的声音及看见,惟相关人士大可通过党团所提供的管道加以表达,甚或以个人的身份向党、党领袖及党同志据理以述都不成问题;但是,若相关人士试图在党内建立党中党,在团内 建立团中团,甚至冒用基层名义,通过媒体对外无的放矢,伤害党领袖,无非旨在破坏党组织的团结及制造同志间的相互猜忌!行为卑劣之极,实在不容轻忽!

波力常说,若不是以个人议程或领袖崇拜的模式存在,则异见团体在党内的存在价值是不容否定的!因为只有通过不同政见的相互撞击,才可能产生更加宏观的政治思维;但这绝不是鼓励聊聊数人便集结成党,牛头不对马嘴的在党内党外针对某位领袖进行人身攻击,以求达到本身或协助另一位领袖达到个人的政治议程!党内政见派系的存在应是被受支持的,先决条件是,这个派系提得出一套足以信服于人的政见吗?还是像福建人所说的「牛头撞狗」,不知所谓。

5. 何谓「专业人士」?
我国并非一个网络科技落后的国家,国内的网际网络发展建全,已达普及的水平,相对于大部份国家,网络上的言论亦尚算自由;可惜的是,这几位自称专业人士的乌合之众全然未曾察觉!事实上,这个网络科技时代已成功塑造了一个与上个世纪大相径庭的政治环境,如今,压力集团之于我国可说是无所不在,领袖想听基层的声音亦方便之极,只须手指轻轻一按,各方见解便可尽收眼底,问题只在于听不听得进去?

是否看得见、听得进,那已不是管道的问题,而是领袖本身素质的问题,与压力集团的存在模式全然无关。当然,领袖大可选择听或不听,不同点仅在于下一次选举的结果罢了,若然领袖执迷不悟,承受结果的决不会是第三者!波力诚挚的邀请相关组织的成员对当今的监督管道稍作理解,以便能更有效的向群众发表政见,而非一味的利用不汤不水的衔头,在传统媒体上求出位,此举对党团社会不仅毫无建树,还落我党一个不入流的污名。


4 Responses to "IWG 所带来的迷思"
2008年12月29日 上午10:32
唉!这年头流行的不外是看看别人的过去,偷窥或揭露别人的隐私,如果是为了大众讨回公道,争取利益,我一定全力支持,但如果是为了个人利益,或为了打击对手而出此下策,我很鄙视
朱刚明 said :
2008年12月29日 上午11:55
乱中取利?有乱才有动的空间.

我國历史上都充满"乱中取利"的政治实例.

不照牌理打牌用意就是混乱对手导致无从捉摸自已的底牌及牌势.

也有人是借"不照牌理打牌"来等好牌的出现(好时机),暂时拖一拖,以图翻身扭转乾坤,使之对己有利.

对一来牌底不好的人来说,也许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吴启聪 said :
2008年12月29日 下午1:37
波力兄对于IWG的分析竟然可以如此透彻,佩服佩服!

IWG这颗马华的毒瘤,留着也只是献世,毫无公信力可言,如果真的是老翁幕后搞出来的,那也只是倒自己米罢了。

针对IWG事件,小弟觉得马华全体党员难得有这么齐心的一刻。
2008年12月29日 下午2:40
水兴兄此言甚是。

刚明大哥真是波力的知己!此翁不仅混乱对手使之难以捉摸,最重要的是,他还试图打破党团的权力结构,因为周延份子肯定比权力核心来得多,他这么做的目的便是引发他们产生跃跃欲试的兴奋感,进而四处出现乱人,众人方无暇集结抗暴。

所以我说,他的行为只可称帝皇之术,不可称帝皇之道。然帝皇之术易行而不能久,甚至可能祸国殃民,毁了党团基业,为了一己的权力而不顾党团的死活,其心可诛!

启聪兄,茅草已过膝,但未及掩目。候。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