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十二月 19, 2008

Bookmark and Share  (4) 则留言

从天上掉下来的党立场

PoliBug | 波力拔克

,

整整六天没真正用上心神坐在屏幕前写东西了,虽然还未完全康復,但手痒得快要不行,再不动手,只怕得患手疾... 写博,成了人生第一大感冒,看来是治不好的了。

大感冒期间,醉生梦死,浑不知是醒是迷、是幻是真... 真正知道自己还活着,已是昨日中午睁开双眼的时候;洗了把脸坐在书房的椅子上,打开电脑,这才发现原来在之前的四天当中,竟然在迷糊萦回之间写了三篇文章,看上去还真是波力的手笔,却怎么也记不起自己写过那些东西!是见鬼了吗?还是某位好朋友来上身了?幸亏都没发布出去,否则真要兴起另一番江湖厮杀了...

到底是什么东西呢?别问波力,我现在正清醒着,文章也已经删除了,忘记了... 绝不再提!

话说波力在魂萦梦回之际,不识趣的阿鸡也打了个电话向波力问候,阿鸡这人虽不识趣,但绝不讨人厌,波力给他取了个别号叫「百问鸡王」,他真的很爱问,而且往往都问些波力答不上来的问题,挺有挑战性地,是波力无聊时的良伴。这回阿鸡又问波力什么了呢?

阿鸡:「喂~!你还没死吧?」
波力:「哪里敢超你的车?」
阿鸡:「没死就好!几时才要下车?」
波力:「下什么车?」
阿鸡:「你这死蠢!还留在那种破车烂党干嘛?」 (这是阿鸡每回见面必定重覆的问题...)
波力不服气,虽然生病了没什么力气,但骨气倒还剩下一点:「有你那艘废火箭烂吗?」
阿鸡:「我的火箭是废,但至少还有些民主。」
波力:「哈哈~!别开玩笑了!有没有民主去问问你的章钦哥哥和程豪弟弟吧!」
阿鸡:「嘿嘿嘿~ 不用啦!去问你们的蔡细历不是更加清楚?」
波力:「@#$%^&*&^%$@#」(亲切的火星语)
阿鸡:「话说回来,你们那个李杰伦什么的,到底是你们马华什么人?」
波力:「李杰伦?哪个李杰伦?周杰伦我就知道啦~」
阿鸡:「不就是那个啊~ 那个整天代表马华出来喊话,每个礼拜都见报的那个啊!」
波力:「什么李杰伦啦!那是李伟杰!马华票选中委最高票的那个就是他啦。」
阿鸡:「哦~ 第一名的中委,难怪啦~」
波力:「难怪什么?他又犯到你了?」
阿鸡:「没有没有,我只不过这才清楚他为什么可以代表马华发表言论了。」
波力:「不是啦,他能做马华的发言人是因为他是『中央新闻局的主任』。」
阿鸡:「哗!这样劲啊!」(阿鸡语带不屑)「所以他说的话就是马华的立场啰?」
波力:「可以这么说吧,当然,他不能爽爽就乱讲,课题得经过党机关的议决,才算是党的立场。」
阿鸡:「什么党机关?」
波力:「比如说『会长理事会』、『中央委员会』,或『中央代表大会』啊。」
阿鸡:「A..A..A.. 死波力,你在讲什么鸟话?」
波力:「怎么啦?」
阿鸡:「据我所知,你们那个宝贝总会长自上任以来,好像从没开过你说的那些会议吧?」
波力:「有啊,有开过一次中委会会议宣布名单啊,那有什么不妥?」
阿鸡:「即然从来都没开过会,哪来的什么立场啊,议决啊什么的?」
波力:「那又怎么样?」
阿鸡:「那又怎么样?!那就是说,你们那个李杰伦...」 「是李伟杰!」波力忍不住岔口。
阿鸡:「李杰伦也好,李伟杰也罢,总之他妈的就是耍嘴皮子玩弄华社就是了!」
波力:「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他可是马华的『中央新闻局主任』啊!那有说着玩儿的?」
阿鸡:「怎么没有?你们总会长连署理总会长的言论都说是『自己讲自己爽』了,更何况一个区区的『中央新闻局主任』?」
波力:「那是两回事...」
阿鸡:「怎会是两回事?我倒问你一下,如果那个李杰..李什么杰的有一天发表了些倒米的言论,『市场』反应恶劣的话,你们那个宝贝总会长会出来挺他吗?」
波力:「老实说,可真不好讲,他是比较大义灭亲的那种。」
阿鸡:「大家这样熟,别在我面前放屁了啦!大义灭亲?是六亲不认、划清界限,免得影响形象吧!」
波力:「那,如果李伟杰说的有违马华的立场,他不是应该公私分明吗?」
阿鸡:「波力啊波力,我看你还是別叫『波力拔克』,干脆改名叫『奴隶哈巴客』算了吧!像『马来主子意识』那种东西都能接受,马华的立场还剩几文钱?」
波力:「关于马来主权那回事,我们的总会长自己也说他是不接受的...」
阿鸡:「是是是!你们每个人都不接受,只有『马华』接受!你们都是人,只有『马华』不是人罢了!那么,你们那个李什么杰的不是在放屁是什么?」
波力:「他是党的...」
阿鸡:「他是你们党的发言人!不用开会议决就有立场的发言人,只有他一个人说了算!对吗?」
波力:「总会长也...」
阿鸡:「够了够了~ 你生病我不要跟你争,免得气死了赖到我头上来!总之,你们的总会长、署理总会长、总秘书、各州主席、全党上下几十万人的说话都不代表党,不然何必推一个李什么杰的出来挡子弹干嘛?难道你们的总会长自己脸上没孔,说不出话出不了声啊?」
波力:「我...」
阿鸡:「好了好了,你休息吧,顺便反省反省,我不打扰你了。」
波力:「你...」
阿鸡:「拜拜!」 嘟~
波力:「......」

不知道算不算浪费了波力的睡觉休养,阿鸡的问题在耳边萦绕,久久不去,老实说,波力并没因为阿鸡的揶揄而生气,至少没有被人乘病欺侮的感觉,只是几个星期前发生的党耻,让人拿来比对于当前的局面,不禁作了一些反思:「有哪个党的领袖是不开会的?从前黄总在位时虽然开得有点过火,但至少上下能有些沟通,不至于自乱阵脚。

如今恰逢多事之秋,党领袖若再不开会商讨方案,前方的路我们还怎么走得下去?況且,党又不是一个人的,即然没有会议,又何来党的立场?李伟杰同志所发表的言论,到底代表着哪个單位或哪个人?又到底合不合理?合不合法呢?而他的身份,是否比民选署理总会长还要来得权威呢?如果只有总会长有发言权,那选个署理总会长来干什么?逗着玩儿吗?倒不如像美国一样,选个总统出来,再全员受委就好了?」

我不知道这样的反思算不算不道德?算不算大逆不道...?但肯定的,想得令波力多病了两天...


4 Responses to "从天上掉下来的党立场"
糊涂侠客 said :
2008年12月19日 下午12:23
来个乱搞”派对“吧!呼吁全马中央代表给那最高的独裁者一个期限,把马华眼前的事情来个解决。不然就开特大把他送回老家耕田。
你知道吗?我们收到指示不可以请老蔡出席我们的活动。%¥#@%—*%¥⋯⋯—#%⋯⋯¥¥##(跟波力学的火星语)
吴启聪 said :
2008年12月19日 下午1:38
如果请了老蔡会怎样?

被纪委会请去喝kopi?

罪名是请署理总会长出席活动?

再这么玩下去,特大是开定的了!
細水長流 said :
2008年12月19日 下午2:44
区会办活动老大不得空,没时间不能出席,
如果老二能出席,为什么不能请老二出席。

要不就把活动搬到天子脚下,190个区会同一天,同一个地方做活动,这样老大就能一起为190个区会同时开幕活动。

皆大欢喜,老大也不必东奔西跑,南下北上,
主办当局又不会受纪律委员会处分。。
Chen said :
2008年12月19日 下午5:16
决对赞成,这是总会长所说错的话,他应该出来澄清,在这样下去,李伟杰就像是总会长了,已不需要翁诗杰了(虽然他们两个都是杰字辈)!!!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