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十二月 27, 2008

Bookmark and Share  (17) 则留言

放下吧,总会长!

PoliBug | 波力拔克

,

有个老和尚和一个小和尚一起下山化缘,走到小河边,遇见了一个正在发愁的美丽姑娘,原来她急着到对岸,却又不敢趟过河去,老和尚说,我来背你过河,他就真把姑娘背过了河,小和尚看的目瞪口呆,心惊肉跳,又不敢说;过了河告别了小姑娘,师徒二人又走了二十里路,小和尚终于还是按捺不住,问老和尚道:「师傅啊,我们都是出家人,怎么能背姑娘呢?」老和尚淡淡地说,「我把她背过河就放下了,你怎么行了二十里路还兀自扛着不放呢?」

党选已过去快三个月,換言之现任总会长的任期也已流逝了十五份之一,相对于可能提前到来的全国大选,试问我们还有多少时日?长不大的总会长,依旧眷恋在自相残杀的快感之中,浑然不知民众对马华改革的期盼,一味的活在自己的道德想像里,却忘了人民的呼声及需要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放下你总会长的身段,放下你的马华党员身份想一想吧!人民对好生活的要求,难道还更甚于蔡细历一年前被偷拍的小事吗?人民会因为蔡细历当不了部长就选择马华吗?除掉蔡细历,人民就会普天同庆吗?马华会因为没有了蔡细历就变得人见人爱,万众归心吗?有骨气的党员会因为你的霸道蛮横而屈膝归顺吗?马华会因为少了个蔡细历而更加团结一心吗?你到底是给身边那些幕僚灌了什么迷汤,让你如此轻重不分,本末倒置啊?

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明确的大方向,有没有蔡细历一点都不重要,甚至于有没有翁诗杰也不打紧!但是,你要我们出国,却又不告诉我们该买什么机票,和我们说不要贪腐,却不告诉我们应该如何廉正,你说凡事都会交待,却告诉我们一切都很正常;那请问,下一步我们会踩到什么??

黄家定再弱,也让我们清楚知道了智民强族的道理;黄家定再差,也整合了八方乱军,一家合气;黄家定再混,也坚持开会议政,让党领袖参与国政议事;您呢?我们就好似给你带入了五里雾间,浑然不知前路在何方?一个家几乎全散了,一个会议都不曾开过,上情全然不曾下达,下情亦不知该如何才能上呈,人人没有把握,日日提心吊胆,就好像待刑的死囚,等着民联的刽子手随时来拿命!即便同志见了面,也个个暗怀机心,网络上打战的,不是外人,都是自家兄弟,每一刀砍下去,流出来的都是家人的血!这是什么日子?难道你过得快乐吗?

纵然心里有一万个不服气,我们依旧没走,人家说,愿意留下来和你争辩的,往往才是你真正的朋友,但你却让我们茫然,留下来为的是什么?你的改革承诺,全都成了涣散在空气中的流言;你说愿意配合任何的票选团队,最终变成了别人揶揄的笑话;你要党团不再有裙带污风,结果自己做得最彻底;你说要走回华社,如今却连人都不屑见面!整个党,幸好还有个总团长撑着,但是,那像话吗?

家,乱了调,当家的,也失了方寸;华社已不再瞧不起我们,而是转而瞧不见我们了!掌柜的,别再让自己活在别人的影子里了好吗?放下蔡细历吧,就算是给这头家,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吧!能做事的日子不多了,怎么还放着那么多正经事不干,尽做些自相残杀的小动作?我们只是不成气候的小卒,而你却可以是个中兴党国的君主,何苦让自己成了斗火了性子的战鸡、忘了慈悲的阿修罗呢?


17 Responses to "放下吧,总会长!"
凌国文 said :
2008年12月27日 上午9:28
波力,

这篇进谏书写得好。

马华有识之士不少,独欠总会长一人。
吴启聪 said :
2008年12月27日 上午9:53
其实早在老翁登基之前,看老翁引以为傲的“不按理出牌”,我们已经可以预期到一点老翁的政治智慧。

如今事至如此,即使在怎么死谏,不管社会舆论还是基层党员怎样评论,老翁依然是无动于衷,我行我素,我看也是无药可救了。

也许我们真正需要一场特大来探讨弹劾,不是一定有必要把老翁拉下来,如果真的可以给他一个有效的警惕,那也是好事一桩。
bmboy said :
2008年12月27日 上午10:58
馬華廉正監督小組
促蔡細歷辭所有職務
(吉隆坡26日訊)馬華廉正監督小組促請馬華署理總會長拿督斯里蔡細歷醫生,仿傚被指涉嫌性騷擾女性的華教元老陸庭諭,放棄所有職務。

馬華廉正監督小組發表聲明說,他們對陸氏的個人示範,即辭去董教總和林連玉基金會所有職務,感到鼓舞。

“陸庭諭辭職不代表他肯定有錯,卻能保護董教總和林連玉基金會,以及領袖在未來針對任何課題發言時沒有阻力。”

馬華廉正監督小組在部落格發表文告說,馬華廉正監督小組希望黨領袖可以有類似的個人道德責任示範,並且做正確的事。

“很多黨員對他的性愛光碟風波,對黨帶來的羞辱。這個痛苦的記憶仍然困擾我們,包括投選他進入黨領導層的中央代表們。”

小組也引述外國政客,在面對醜聞時保持的“高度道德意識”。

“蔡醫生為黨帶來羞辱,我們甚至在提及自己是馬華黨員時,都會遭別人竊笑。”

他們認為,蔡細歷應該更優雅地退位。
吴启聪 said :
2008年12月27日 下午12:41
请问以上新闻是出自什么报纸?

星洲好像只字不提哦!
leerock said :
2008年12月27日 下午2:41
波力,你干挑战总会长的慧根?
三个月来所发生的一切,证明总会长只会跳一种舞步,叫"原地踏步".
2008年12月27日 下午2:57
bmboy, 拜托,我虽然只是普通党员一名,也知道提及自己是马华党员时,真正让别人耻笑的是领袖的无能、奴性、懦弱、内斗内行、政治迟钝、本末倒置、贪污腐败、仗势欺人、裙带关系... 这些才是我党今天不能再逃避,得认真面对的大问题,你身为马华的州级领袖,为何还要这般是非不分作贱自己?助纣为虐混淆视听呢?难道马华真的沦落到个个都以捧懒葩为生了吗?
2008年12月27日 下午3:07
总会长可能有意把马华变成Non Politic Organization. Why?Why?

Why Why Analysis:
1 人才很多但可用的不多。
2 人才很多但可信的不多。
3 人才很多但可玩的不多。
4 人才很多但可耍的不多。
5 人才很多但听话的不多。
6 人才很多但千依的不多。
7 人才很多但百顺的不多。
8 人才很多但灰心的也很多。
9 人才很多但失意的也很多。
10你肯念到第9,那第10你来填。
路見要鳴 said :
2008年12月27日 下午5:55
波力,
任你怎么说,怎么写,
他还是一样固步自封,固执己见,
只因全党只有他一个”清官”,
“清官”岂能受他人进谏?
2008年12月28日 上午12:40
会不会独行侠不习惯开会?
总会长应该是老子的信徒,崇尚无为而治.
2008年12月28日 上午6:39
总会长若真的能放下,
他就一早进行所谓的改革了。。。

他的上任并没有带来一个改革信息,
只是带来一个很像两的改革口号。。。

在政治上的执著,
若是在于改革方面,也许马华就很有前途了

但这份执著只是围绕在自己的心魔里。。。

难道蔡细厉真的那么过分吗?
难道蔡细厉就不能与你一起合作吗?
给人家一个改过的机会,
就仿佛一个坐了监牢的人出狱了,
但社会人士还是认为他需要得到一定的惩罚,
不肯给另一个新机会,
这个人还有机会改过吗?

全马华代表用选票来表示,
他们愿意让蔡细厉改过,
他们愿意给人一个机会,
也仿佛给自己一个机会。。。。

总会长看不起吗?

多一个朋友,少一个敌人,
这个道理,难道不了解?
2008年12月28日 上午7:49
伯林,人才很多但PLP的也很多。

要鸣,只怪波力的部落不够红,皇上的国事又太忙碌,只能在皇宫外面吠了... 波力时常在想,他会这么忙,是不是也因为太独行了,没人可以分担?

卖博士,不知道是不是你说的那样,但万勿自讨没趣去问他,因为那是他权力,为什么要向你交待!

志忠,问题出在马华的机制缺陷,总会长的职权太大,若落在莽夫手里,连整个党都能卖了!
2008年12月28日 下午6:27
我不是马华的人,但是,我真的不知道马华现在的方向是什么?
印象中现在的马华领袖只有一下几种:
- 地方性服务(报章常常有)
- 有时骂骂反对党
- 赞美污桶政策
- 自己鬼打鬼

没有看到它如何可对改变这个国家做出重要的方向政策?
2008年12月29日 上午7:45
卖博士,连定位都没有了,还谈什么方向?
2008年12月29日 上午7:48
启聪,马华党员讲大胆作不敢,谁愿意带头发动弹劾特大?这点老翁清楚得很。
吴启聪 said :
2008年12月29日 下午2:02
波力兄,陈梁党争的时候,陈派也是做到了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两个礼拜之内收齐了三分二中央代表的签名,当时的黄家定也只是跑腿一名罢了。

如今的翁诗杰,跟昔日的梁维泮也相去不远了。

论独裁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NOTHING IS IMPOSSIBLE!

如果一件事你觉得它不可能因此而不去做它,那它就变成真正的不可能了。
吴启聪 said :
2008年12月29日 下午2:05
尉缭子有云:

茅草长高了,不要去理它先,由得它疯长。

当茅草长到不得不除的时候,人们自然会齐心合力地去除草!
Tony said :
2008年12月30日 上午9:03
原来,这里拥有当总会长“资格”的人不少...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