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十二月 13, 2008

Bookmark and Share  (6) 则留言

隔邻「好汉区会主席」的故事

PoliBug | 波力拔克

,

昨天在常去的羔呸店里遇到莫达兄,与他同桌的还有几位朋友,莫达是隔邻区会的同志,身边总有一群好朋友,因为他自己就是那种交得过的好朋友,身边的朋友也就自然多了;他招招手,让波力过去,和波力聊了起来。

大伙儿说着说着,很自然的就谈起了光怪陆离的马华现状;波力喜欢像莫达这样的汉子,觉得不合理的,他从不轻言作罢,总会力争到底。什么叫「不合理」?莫达开波力的见识,和我说了一个「不合理」的荒唐故事。

话说莫达的区会百年纷争,而当今主席,就是当年将印着党徽的先*队外套丢在地下羞辱的好汉。说实在的,好汉主席的位子可当真得来不易啊!说来一匹布的故事,暂且搁下;且说好汉主席虽赢了区会党选,却失利于当地商会选举,在全员二十多人的商会理事当中,向他亲近的人只占少数几人;有一次,众理事因某事僵持不下,最终莫达只得建议以投票表决。

原本嘛,投票表决就是最为合理的民主程序,不想好汉主席突然拍桌大怒,正当众人瞠目惊舌之际,只见该好汉主席颈露青筋,眼带红丝的朝着对座的莫达数人怒吼:「不准投票!不合理!你们人多欺侮人少!投票哪会公平?!」... 波力听了目瞪口呆... 本想,天下岂能有人不讲理到如此地步?怎奈再三回味这几句话,这样的事,不正是每天都在我们的国家发生着吗?

莫达开了腔,一时兴起,再和波力讲述第二个小故事;话说他们的区会一直都存有不同的政见,彼此各有执着,当然也就产生了两个相互监督的阵营,这两路人马可说是平分秋色,在人数不相伯仲的状态之下,分庭抗礼的情况自是在所难免的了;事实上,除了区会的竞争,该区团的领导人也可算是各有着力;团长是亲近主席多一些的,而署理团长却是另一方的领导;这种情况本来是马华常见的情景,其实,只要区会主席拿捏得好,团队运作甚至可以比一般相安无事的区团来得更加卓越,可惜的是...

莫达的区会不常开会,但偶尔的联席会议却还是有的;所谓的「联席会议」,说的就是区会三机构一家大团圆共商会务。本来这类会议一般上都乐也融融,即便彼此党选时斗得再狠,关起门来也还是一家子;区会的联席会议一般上都有个规矩,那就是堂上主座,至少会列四个大位,循例为区会主席、区会署理主席、区团团长及区会妇女组主席四人;按例若区团团长无法出席,理应由署理团长补上,以便得以名正言顺的进行所谓的「联席会议」,这是基本的礼仪,就算是初出茅庐的青头仔也该懂的。

偏偏好汉主席看署理团长,越看心理就越没瘾,望望身旁的座位,反正还有个位子空着,一不作二不休,随便就招手让自己的心腹委员「上坐」了!看在莫达这一方的眼里,这可成何体统?莫达可不是为了那个位子,反正也轮不到自己去坐,而且即便坐了,也不怎么自在;但是长幼总得有个序,家无家法,党无党纪,将来还能如何领军作战?

想了一想,莫达等人便硬着头皮向好汉主席作出反应,原想好汉主席可能一时失顾,提醒了必当即时纠正;怎知话都说得明了,好汉主席卻只打了个哈哈,说:「谁坐这个位子有那么重要吗?」,言下颇有挖苦戏谑之意;听了好汉主席这句话,坐在下方的跟班即刻附合鼓躁了起来,一时冷讽热嘲,说得署理团长好像想坐得快流口水了似的!看到这番情景,莫达等摇头兴叹,苦思党纪若此,连基本的伦常次序都失了章法,还能如何整军贡献、为国为民??

听了莫达及一众好朋友大吐苦水,波力只能报以苦笑... 马华何止基层领袖出了状况?高层领导还不是一样乱人百出?整顿组织,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6 Responses to "隔邻「好汉区会主席」的故事"
2008年12月13日 上午11:34
哈哈,这些问题我有最多经历,所谓大石压死蟹,就算你投诉高层,他们也不会为了一棵树而放弃一片森林的,我是做茶店小生意,当时我还是区会副主席及村长,够大了吧!我的区会主席兼州议员叫他的马仔不要到我店喝茶,那不是更CHIP,兄弟,认命吧.
St Ong said :
2008年12月13日 下午12:23
上梁不正下梁歪,这可能是其中一,
全国还有其他的,可能更为严重。。。
指南山人 said :
2008年12月13日 下午7:13
又能怎么辦呢?大選時被扯后腿更嘔!表面是一套;做是一套!算了,還是回台陪老婆比較好!哈哈!
2008年12月13日 下午11:38
LP爽什么都ok,LP不爽党章说什么都假。
2008年12月15日 上午1:21
老兄啊,
我突然发现马华逐渐走向军制咯。。。
你有没有感觉到呢??

因为现在的马华党员犹如兵士,
领袖犹如将领,任何委任都是宣布了才知道的,而不是事前协商的。。。。不错。。

军制的马华以后可以迈向更有纪律。。。
吴启聪 said :
2008年12月17日 下午8:30
好一个山寨王............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