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九月 28, 2009

Bookmark and Share  (6) 则留言

忍着痛,挥下这一鞭!

PoliBug | 波力拔克

,

谈到马华「双十特大」的第一项提案,尤如给霸道领袖的一鞭,有人说翁诗杰罪不至死,大家同志一场,不应该投他不信任票,免得他真的恼羞成怒,就这么一走了之,因此特大的第一项提案万万投不得,事实是否真是如此?且让我们走出个人情感的小框框,不挺翁也不挺蔡,单谈吾党之存亡,来审思一下这种想法。

先来问一下,您是否真的同意,这一年来,吾党的表现及格了呢?

是的,我多么惧怕您的回答是肯定的!如果真是如此,那波力只能残忍的说一句,即可安于劣状而不自知,那可以对马华完全死心了!

如果您的回答是否定的,那相信您有注意到连番改选,华裔选票的走势,选民手中的选票,是政党最有力的KPI,若有谁会觉得自去年党选至今,华裔已逐渐倾向马华,那个人的脑子肯定少了三根筋!

问题出在哪里?「错而不知、知而不认、认而不改、改而不行」是矣!如今的马华,除了「马华总部」违反党章的改成了「中央党部」,花了数百万改换了风水之外,试问与党选前有何不同?党威根本不进反退,颓风却变本加厉!

当然,说马华完全没有改变也是不公平的,至少,家定时代每周的会长理事会会议没有了,党章限期至少两个月召开一次以共商党务的中委会会议也乱了套,没有一次不是超过90天才勉强召开的!如果不是特大在即,翁总使劲包扎喷血的断头颈,恐怕这种恶劣的独裁运作还不知要持续到何年何月!可以预见的是,若特大第一项提案不被通过,证明党员满于现状,即然没错,此恶状岂有不更甚之理?!

说到中委会,蔡细历称之胶印,波力觉得还不够贴切!按照马华党章,会长理事会必须向中委会交代,但自遇上个「不用向任何人交代」的总会长至今,中委会由始至终根本就不曾见过一份会长理事会议决的黑白报告!此事中委卢诚国在会中提过,中委尤绰韬也在会中提过,但总会长挥挥手说不需要,让总秘书回答,总秘书却摇摇头说太多余,能免则免,中委颜炳寿律师甚至在尤绰韬重提时还告诉她,卢诚国都提过了,不被采纳,无需再提!

所谓「白纸黑字的报告」,当然不单指蔡案,事实上,在过去的十一个月,除了蔡案判决,举凡会长理事会的任何一项决定,全都一律免报!总之,一切事务总会长一个人说了算!问题是,当「斩蔡头」一案剧情需要之时,总秘书却突然大彻大悟的来个态度大转变,竟然印就黑白,一人一份送到各中委手中,还大言不惭说这是「党章规定的铁律」,玩章弄法但求己欲的程度简直叫人瞠目结舌!

更荒唐的是,中委会最终还「多数服从少数」的「民主奇迹」,乘特大之前越俎代庖,推翻会长理事会的决定予以减刑!轻藐于党章及代表大会不在话下,而翁总之前不接受他人否定判决,否则「总辞」抗议的狠话也如一缕屁般烟消云散了,光怪陆离的行径「扯」得可以,引得党外人士耻笑嘲弄。

说到「扯」,当然没有比「三拼」更扯的了,不信随手抓个马华党员来问问,看他们知道什么是「拼经济、拼政治、拼种族团结」否?其实也不能说他们完全不懂,反正只要知道如何随便胡扯,夸大其词的歌功颂德一番就对了,否则,也可以将纳吉所作的改革工作一一托出,也算满分!至于马华呢?改革些什么?如何进行?如何实现?谁该负责?标竿何在?时限如何?... 谁管得了那么多?

因此有人说,当今的马华党员必须符合「眼要瞎、耳要乖、嘴要甜、舌要敏、鼻要灵」的五大条件,才能在党内待得下去!简言之,党内腐败的程度更胜党选前的十倍不止!民主绝对是奢望,改革流于空谈,组织日益恶化,人心迅速涣散,早已党威不再!

这个问题又到底出在哪里?总的来说,出在「党没有方向、人才被排挤、失去言论自由、失去党内民主、失去团队平衡与尊重。」另一方面,奉承文化大事兴起、利益主义份子取代了长期默默耕耘的服务型领袖,年长的基层领袖被「自动批斗」为「山头主义」,实则却是为了培养另一批「真正山头主义」的新人强行取代之,犹如红卫兵而无二致!

如此的蛮横不智的管理手段,其实根本不用所谓的「打压老二」,早晚也一样要令马华亡党无疑!今天马华中央代表手上的一票,投在第一项提案上,不是对翁诗杰的独裁作风作判决,那太微不足道了,事实上,这一票是对党的期许!一个盼望党能再受加持,重新得着生命的期许!

党团何有今日?代表们心知肚明,清楚得很;爱之深、责之切!眼见党在旦夕之间,若视若无睹,等同于帮凶!严父方能出孝子,这一鞭,岂能不忍痛挥下?身为党魁,翁总尚算年轻,我们更希望他能腑首于民意之前,在选票中成长,不要动不动就以「总辞」威胁民主,说了一百次的豁出去,却没一次真正实现的,行同儿戏一般!

「一人领导,集体受罚」,只有独裁者才说得出这种疯话!毕竟依照马华党章,「总辞」之说根本子虚乌有,负责任的领袖,绝不至于跟着这种走调荒腔瞎起哄,更何况问题出在顶头老大领导无方,一意孤行不听劝谏,属下又何罪之有?何须「总辞」?就这份自以为是的野蛮,又是另一个让代表们不得不挥鞭的理由。


6 Responses to "忍着痛,挥下这一鞭!"
飞星 said :
2009年9月28日 上午10:36
波力拔克,10-10-2009 10AM

马华中央代表挥鞭的好时机。
anti said :
2009年9月28日 上午11:42
「一人口交,万人受罚」,只有口交者才说得出这种疯话!
T.C.T said :
2009年9月28日 下午4:49
波力拔克,
你写的似乎满有爱党精神得滋味,可惜你从头到尾都没提那一党章那一节被党中央玩章弄法,轻藐于党章及代表大会,你也犯了“错而不知”。你爱听某某人指责,应该叫他拿出党的章节出来证明它是对的。错而不知的党员多得很。
有一些人喜欢那前老总的做法来比较(比如议会次数,装修总部。。等等),做法嘛,那是技术,每届的党中央方法不一样,不是违党,
党没有方向?
这句话是蔡细历讲的,你可看清楚,连一个老二都装看不懂老一的方向。理由简单:
老二简直没把老一看在眼里。他不是小孩子,除非他是笨蛋,它可以问个清楚,两人座位不超过5尺。爱党的领袖然道不敢在会意里提出问题所在? 是谁让他们失去言论自由?失去党内民主、失去团队平衡与尊重?
「三拼」的基础原于党的理念,党章,也就是方向。历来非常多马华党员喜欢自主文化,不理会党中央,只会喊民主,「三拼」多是一样,他们不会听下去,到头来他们会说上头没做事!
党外人士耻笑嘲弄,马华都惯了,党内人士耻笑嘲弄党中央, 是可悲的。
一人领导,集体受罚, 是你错解,若一人领导错误时,他和他所委任的领袖都应该辞职,这才是民主的条件,砍头必砍尾。让新人代上。前老总 黄家定辞去总会长一职,其他的随从都下马。
波力拔克,这一年来你只看到的是一些小动作,不要太快对马华完全死心!日后的变局是靠从上到下去实行新格局,不是单靠一位总会长。大选前,阵营可能是一般新的精英领袖,不是看谁是老总。
DaYeah said :
2009年9月28日 下午7:08
give TCT morale support for his very mature and fair analysis.
2009年9月28日 下午10:38
波力拔克,
除了令我们的同志(挺翁的)不爽外,你写的非常好。3日内就达到800票签名的纪录不是偶然的。继续写吧!把无能的领导撤换有何不可/妥?找个好的来做为何不可/不应该?
Kenny said :
2009年9月29日 上午11:59
找个好的领袖来做,的确没有什么不可?
只是,蔡细厉真的好??
就事论事,我只看到林良实的翻版——
一个圆滑,一个强硬;
一个精力过剩,一个同一房间。

林良实时代的马华,做出了什么成绩吗?
恕我记性不好,请请教。

吴启聪说,国家的政务主导权在巫统/首相手中,马华当家不当权。

这句话,应该没有太大的争议。

好了,党要自强,不能做主的不说,
但党务的改革应该可以说一说吧!

马华以前号称百万党员,但每逢大选,票投反对党的党员多不可数。

这些党员,或者本身就是幽灵党员,
或者因为个人议程或者因为老板的因素而倒米,
对党候选人或者国阵候选人的后腿大扯特扯,
百万党员却没有百万铁票。

因此,党进行瘦身,去除假的/没的/不存在的党员,当是正确的方向。

我在某个场合上问了一名台湾的资深政治学者,
台湾国民党下野后八年再掌执政权,
所做的最大最主要的改革是什么?

该学者说,大大小小的改革太多了,无法一一述说,却点出了其中的一项,精简党员...

对于博主的身份,其实不必怀疑,立场也清晰可见。
但是,选择性的指责,
将一切是非对错都掩盖在”打压老二“的招牌下,
是一个爱党的党员所为吗??

老翁可以走,可以下台,
但为了老蔡一个人的利益,
如此的兴师动众,
难怪马华让华社批判——
党争只为领袖的个人利益。
难怪马华让林冠英嘲笑——
MCA就红包党。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