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九月 15, 2009

Bookmark and Share  (5) 则留言

「只有一个提案」??

PoliBug | 波力拔克

,

今晚《星洲日报》晚报的封面头条,大剌剌的写着两行大字,一行是「投总会长信任票」,一行是「翁派特大提案只一个」!看得波力热血沸腾,连大病中的惺忪睡眼都醒了一半,这是什么狗屁提案?根本就是混淆视听,扰乱民主的技俩!

试问有哪一位票选的当权领袖会主动要求人家「再投他信任票」的?人家当初投选你,不就是最好的「信任」吗?只不过时过境迁,当你恶态毕露时,才会通过民主议程,对当事人重新审核,如果当事人能让人持续「信任」,谁这么得空还来投「信任票」?如果当事人已不足以让人信任时,才有必要通过不被信任的民主考验,然而,正当人家准备以特大票决时,当事人却动用特权制造双特大拖延时间,最后一刻放出来的所谓「提案」,竟然是「投当事人信任票」?形同儿戏无异!

再仔细观察,《星洲日报》这个大标题配合其内容,也实在大有嫌隙,事实上,所谓的「一个提案」原文如下:「对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的领导投以信任票,并确认马华会长理事会根据党章对蔡细历纪律事件所作出的议决」,这是一个标准的捆绑式配套提案,内容包括:1.对总会长的「领导」投信任票,2.「支持开除蔡细历」的裁决,3.接受整起事件都是「符合党章」程序的,4.确认这是会长理事会的「一致裁决」!

这是一项从捆绑到误导,进而扭曲民主议程的「一个提案」,一方面在于伪装当权者的「谈判善意」,另一方面却又陷阱处处,真是让人开了眼界!这样的「一个提案」,就像哥哥对弟弟的转告:「爸爸叫我告诉你,把手上的棒棒糖给我,而且要和妈妈讲这是你心甘情愿的!」一个版子模样。

看完后报导后简直五内俱焚,今晚就算坐在马桶上渡夜,也要写些东西!

我常在想,如果翁诗杰能有20%黄家定的宽容、20%陈祯禄的宏观、20%李三春的经营手段、20%林良实的镇定、15%林苍佑的勇气,再加上自己那5%的固执,应该可以带领马华渡过当前这个艰难的岁月,可惜的是,他遗传到的,却是陈修信的用人不当、与民脱节,梁维绊的霸道蛮横、独断独行,及李金狮的好大喜功,而且还是样样学得十足十,似模似样!再加上自己争强斗狠、自以为是的个性,真是百分百令人。。。不忍足睹。

有许多朋友在问,为什么要投总会长不信任票?这和许多人在问为什么非得开除蔡细历不可?是一样的道理,你不能阻止别人为什么要这样问,但如果你要人明白这样做的必要性,就必须提出个所以然来,总不成一味指摘猜想:「如果蔡细历不被开除,马华的形象就会受损,下一届大选就会兵败如山倒...」如此空泛的假设!

毕竟,马华今日的声名狼藉绝非一日之寒,甚至在近年来最恶劣的308选情降临马华时,蔡细历还正巧不在营中!而蔡细历一手带大的柔佛州马华,更是惟一未受重挫的马华堡垒!难道您相信柔佛的战绩是天上掉下来的宝贝?还是翁诗杰前往坐镇的原因?说蔡细历将成为马华败因的鸵鸟们,当全党上下都是白痴!

马华的问题在哪里?难道还不够清楚吗?成天忙于内斗内耗、疏于政务、地方土皇帝、失守于民族尊严及利益、屈膝于巫统的民粹主义及霸权统治、滥权贪婪、没有政治愿景、没有斗争目标、只知道争名夺利... 凡此种种,才是马华败选的真正致命伤!

如果不对症下药,一味以怪罪蔡细历来合理化自己的无能,马华不仅没有明天,就连当下,也已经无可救药!翁诗杰至今仍沉迷于不厌其烦的在问「如果...」和「为什么?」,从不探究「怎么做?」,又从不告诉党众「往哪去」或「如何走下去」,自己的利益掩盖了一切,让权力蒙闭了双眼,到得今日还要强求别人「投票信任我!」问题是,听了一整年成筐成箩、一厢情愿的废话,让人不禁要问:「翁总!荷兰快到了吗??」。

明早,从上午十点半开始,波力将逐项列举翁总的十大致命缺陷中的五项,据此向各位同志说明「投翁诗杰不相任票」的理由,虽然不能尽道此人不可再予信任之万一,但聊可作为参考,可惜身子不适,一日无法完成,另五项须待明日方能为您分析。


5 Responses to "「只有一个提案」??"
GentleMan said :
2009年9月15日 上午9:23
PoliBug 你的分析很有道理.

幸得你指出,
《《 棒棒糖的例子 》》

他的诡计实在 高招 。

希望 中央代表 不好被 蒙骗 。
T.C.T said :
2009年9月15日 上午11:04
波力拔克,
你讲的好像是哪个拿着棒棒糖小孩子,
因为民主议程的缘故,原本爸爸可以享用着棒棒糖,这些小孩子呱呱叫要回那棒棒糖,通过特大,不给爸爸,然后说爸爸扭曲民主议程,哎哟,可怜的爸爸只有说:“为了民主议程,小孩子们可以刻意开特大决定,大家来决定这棒棒糖到底要给谁?如果你们要心甘情愿的给我,你们就要举手赞成!自行决定!”。
这老爸的话可没问题呀! 不要去歪想说是威胁/陷阱!这般小孩子不懂事,一定要做事如大人,举手了就决定议案。5个议案是小孩的,爸爸唯有的一个议案也搁置了!
哥哥出面说话,是代表当事人(爸爸)说话罢了,那就公平,不会给爸爸干预特大。
至于谁是妈妈?不用理她,这些小孩相信是比较听妈妈的话,因此,小孩子们要在特大面前告诉妈妈已经决定如此,不要事后又说爸爸滥权贪婪。又要拿回那棒棒糖!

波力拔克, 你的高烧退了没有?
若退了,比较容易明白棒棒糖的故事。
2009年9月15日 上午11:23
T.C.T, 棒棒糖只是个比喻,重点在于哥哥的动作,别自我合理化你想要的结局,除了掰,一点意义都没有,当失去了公权,赢了辩论又有何益?
T.C.T said :
2009年9月15日 下午12:21
波力拔克,
你醒了!
我完全没有提结局是如何,我是合理化它的过程,
结局是中央代表们的决定。
哥哥的动作? 双方的哥哥都有怪异!
我们在网上交流,纯是交流,你说的对,我接纳,赞好!,我的建议不可用, 那就丢一边。
谁说错, 就应该纠正他。让大家有不同的声音在你的部落格,没问题吧?
若波力拔克是要成为一位好的政治家,辩论是你工具,也可为党为民服务。辩论可以将事情搞的更明让化,也能分辨黑白,又能增加你细考的能力。好多好处。。。。
在目前的法治进程中公权力处于强势和支配地位
公权不是自己要就得到,经过中央代表商讨,辩论,结果选出几位领袖去经营监管。
我不明白你说。。失去公权?
狂神 said :
2009年9月17日 上午9:12
说得头头是道,听上去也觉得很有道理。可是听来听去,好像只听到翁诗杰的负面形象。为何都没听到任何蔡细历的负面新闻?护主也未免太出脸了吧?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