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九月 16, 2009

Bookmark and Share  (15) 则留言

双十特大是谁的特大?总秘书得交代清楚!

PoliBug | 波力拔克

,

在中代特大联署工作展开后的第四天,翁诗杰在国庆日当天,援引党章第30.1项条文,向总秘书王茀明发出召开特大的指示,并勒令他在30天内召开是项「翁总特大」。

随即,《马新社》也引述王茀明证实,已经获得总会长的指示召开特大,他将开始筹备此事,并在明天(9月1日)通知中央代表在何时及何地召开特大。

当天王茀明的回应是长成这个模样的:「我们还在安排特大的日期、时间和地点。我希望能够在今日内敲定,然后在明日发出通知书。」

但是,今天王茀明却宣布将特大日期定在十月十日,意即可能性有以下几种:
  1. 依据翁诗杰前言不搭后语的习惯,说过的话绝不算数。

  2. 这不是二合一的特大,纯粹只是中央代表自发性按照党章 30.3 号召的特大。

  3. 王茀明失责,没有按照总会长的指示召开「翁总特大」。

  4. 总会长所谓的「希望争端迅速得到解决」根本就是心口不一的一派胡言。
事实上,马华党章第31项条文赋予总会长训示发出不少过7日的特大召开书,若翁诗杰真的有意「尽速」解决纷争,为何还让特大如此拖延?更何况还得犯食言之失?

这是原则性问题,事关特大的合理性与合法性,总秘书,请交代清楚!!


15 Responses to "双十特大是谁的特大?总秘书得交代清楚!"
Wei Long said :
2009年9月16日 下午5:29
请王总秘书公平处理特大,别只是偏袒其中一方!要不畏惧强权,别只做个应声虫,Yes Man!
B@dman said :
2009年9月16日 下午6:08
马华特大能顺利召开解决党内危机就好
人微言轻 said :
2009年9月16日 下午6:46
波力拔克
为什么亲翁诗杰所有的博客只会骂人而不接受别人的评论?
朝廷关聊 said :
2009年9月16日 下午10:07
其实马华党章内没有注明双特大的章程,不止马华公会,甚至全马也没听过。

翁总全程接纳蔡派提案,也就是说,特大只有一个,就是中央代表的特大。

至于进行特大的一切工作,按照党规,该交由秘书处,30天内没有快或慢的。

30天,足够给中央代表理清和审判某件事及某个人。

特大过后,每各代表的决定就没有甚么好"后悔"的.
2009年9月16日 下午11:24
my dear ... where is ur neutrality ???

the EGM is meant for solutions ... .

and u try to spin the date again ....

agenda is per requested ...

let the central delegates to decide rather to spin ...

or u doubt the central delegates is so easily influence ?

too bad ......

i am not supporter of both .. but i feel so bad when u lost ur neutrality of stand ...

TOO BAD
2009年9月16日 下午11:37
波力兄,看过么meter吗?

“教我学华语,现在我讲华语你又说我不是马来人,无聊!”

“叫我接受你们的议程,现在我接受了你又说我特大开太迟”

至于后面两个字是不是无聊,我就不懂啦。
2009年9月17日 上午4:58
Tze Howe,每一样事情都必须看清楚内涵,若您只想看外表,那波力这里不是个好地方,明早买一份The Star 就好了,不然去《透视大马》看看也行。

来,告诉你我为什么写这一篇,

首先,马华党章清楚写明,以下三个单位有召开特大的权力:1.总会长,2.中委会,3.代表大会,其中,中央代表大会为党最高权力单位,而其所号召的特大,没有任何其他党职或党机关可以“接纳”或“拒绝”,只要备足1/3的代表人数,执行是强制性的!“总会长全程接纳”这种说法,根本是混水摸鱼、一派胡言的包装!你想看包装,随便打开任何一份报纸就得了!谁叫王赛芝是新闻部副部长?

第二,原本就没有人想要有两个特大,那是谁造成的?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今天特大通知正式发出了,大家还不回头想想吗?

第三,翁诗杰不是妥协于中代特大的提案,而是本身刻意“提不出”有建设性的提案,以便在谈判中“勉强”接受中代特大的提案,目的为何?您难道还无法从今天所订的日期知道端倪吗?那您写了这么久的评论,都在看些什么?

第四,家有家法,党有党规,总会长有训示总秘书召开特大的权力,总秘书有执行总会长训示的责任,如今总秘书将总会长的说话当放屁,总会长君而戏言,拿党章当玩具,如此不伦不类的作法,就算特大开成了又如何?这是根本性问题,乱了章法,党往后怎么走?简直不像话!

第五,翁诗杰口口声声爱党,要马华尽速解决纷乱,然而所作所为却全然背道而驰!对不起,您看得下去,请恕波力不聋不哑不盲从,更重要的是,我还清醒,知道他的“用心良苦”!不然我早成了《透视大马》的一员了。

写评论不仅中立,更需要剖析,每一个政治动作都有背后的议程与意义存在,有者是善意的,有者是恶意的,看不透这些,那只好当观众了,否则会助纣为虐,倒不如不写的好!对吗?

有些人会将波力的剖析当做一面之词来看,那很好,就在波力这里看一面,到 The Star 去看另一面,甚至到咖啡店里去看第三面,到巴刹里去看第四面... 兼听则明,波力提供其一。

就如明福事件、山埃事件、牛头事件... 波力不敢说客观,也只能提供一面之词,但网络上又不仅波力一人,当大家看过许许多多不同层面的东西之后,就有了衡定标准的智慧了。

“客观”,不在于评论人,而在于多方比较及吸纳的成果,举个例子,迦玛先生自当上988评论人之后,翁诗杰遽然成为他的神明,并预言“马华没翁诗杰会死!” 您认同吗?

对波力而言,世界上没有一个领袖是不能少的,毛泽东死了不知多久了,共产党一样牢牢掌控中国!更何况翁诗杰、蔡细历、廖中莱...之于马华?

只不过当前我们最需要哪一类领袖,可为党国带来最大效益,才是决定选项的考量,最重要的是,系统不能乱,价值定义不能混淆!翁当前在干的却正是标准的“乱”与“混淆”,身为评论者,绝不能为之所惑,这是社会责任!那种无论正也行、邪也罢,只求感观快感的评论,恕波力不写。

如此而已,共勉!
陈桂生 said :
2009年9月17日 上午11:59
波力,

明白你的心情,也明白为何你会写此文章。我们都明白越早召开特大越是对蔡氏阵营有利。这个特大的确是亲蔡的特大。但决定何时召开特大也是马华党章赋予总秘书的权力。翁总没有否决蔡氏阵营要求召开特大权力而总秘书也执行了决定何时召开特大的权力。既然一切都根据游戏的规则发展,你还有什么好complaint的呢?

哪一个媒体刻意粉刷如何选择性报导很多读者都清楚。哪一个博客为什么发表似是而非的言论很多读者都知道。自称客观但言论偏激的博客网上比比皆是但也昭然若揭。别尝试低估读者的智慧也别教读者该看什么。如果不能接受别人批评就用password把博志封住,或disable留言。

谨此与你分享
T.C.T said :
2009年9月17日 下午3:33
朝廷关聊说的对。特大是一个没有你我的。

人微言轻,
无论亲谁的博客评论,必要写的头头是道,当他偏邦乱写,可不就让人骂的狗血淋头。
当然部落客也有流氓。
T.C.T said :
2009年9月17日 下午4:19
波力拔克.
我只讲两句,
你是写作人才,包含相当强的剖析力,只不过你站在蔡派立场看党情,把你的视线模糊了。
你可以成为第二个不倒翁,那要看你的本事,不是看你有多会转牛角尖,马华是一个政党,所以你要从政治角度去评论,,以目前的政治乱像,系统,议程,标准,不是最先考量。我倒喜欢看到你写政治论坛,而不是在派系里面打滚。
2009年9月18日 下午2:41
****世界上没有一个领袖是不能少的,毛泽东死了不知多久了,共产党一样牢牢掌控中国!更何况翁诗杰、蔡细历、廖中莱...之于马华*****
說得好,說得對,兄弟,沒有他們.別忘了,還有你知我.
MCA said :
2009年9月18日 下午11:50
剥离兄,如果您的才华能获赏识而在官场青云直上,至少在翁诗杰当总会长的时代,相信您不会怨恨的在部落格遛鸟和说鸟话吧?而本人深深相信,80%马华党员的心态思想和您没有两样的。

忍耐,别再满怀怨恨了!
2009年9月21日 下午5:13
我支持你的論述,或許現在是只有一個特大, 但想當初在8月底時總會長為何從反對到自願召開特大...再到尊重黨代表, 然後再以黨代表的特大為依歸, 訂在10月10日,使原本應該在9月底需召開的特大延遲了, 我想無非想降溫代表的情緒, 再進行摸頭策略!
這樣的做法真的是機關算盡;但別得意的太早,或許將步入險境!!!
T.C.T said :
2009年9月21日 下午6:48
指南企業教練,
特大按照党章,双方马华老总,或中央代表都可以提出。特大的动议不一定会是好事,除了紧急修党章,特许某某事项,更可怕是变了政治工具,拿来反高层。 其实是蔡派人马更本不了解党的机制,现在乱了阵脚。蔡派若有本事赢,什么时候进行特大都无所谓,对吗?
很多事情党高层要办的,不需每一样多要经过特大通过,特别是党员违反党纪律,高层若不提升党纪律法治,这才是不尊重党代表。
2009年9月22日 上午11:31
T.C.T;
我同意雙方是可召開特大,只是我不明白為何一路走來無法始終如一? 這樣的作法讓太多的黨員是無法苟同的;領導層的反覆作風真得很難叫人相信你沒有個人議程, 當然搞政治,鞏固個人權利是必然, 只是如此手法就略為租糙! 再說紀律小組及會長理事會的判決被中委會推翻了,又該如何觧釋呢?該不會又是陳腔濫調的為黨為民吧!
回想當初會長理事會在作决議時,有否考慮被開除者是票選黨職;小弟不才,開除票選黨職好像是需要中委三分之二同意,是嗎? 如果今天是普通黨員,當然如你所說紀律小組處理即可,問題是被開除者是票選暑理會長, 怎可兒戲?如果此項作為會引發黨爭都不知道, 那真的我們就該考量領導層的判斷能力?
最後我想說的開特大是反高層,也不一定是挺蔡;只是回歸民主機制,對嗎?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