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四月 10, 2009

Bookmark and Share  (9) 则留言

新阁点评 (二)

PoliBug | 波力拔克

,

巫青团是座大山,容得下两只老虎
老实说,波力心目中期盼凯里当官,多过慕克里兹,原因有二,第一,凯里此人在当巫青这个民族急先锋的时侯,将种族份子的角色扮演得入丝入扣,好演员就是好演员,如果分个什么「国民团结」或「多元社会平衡部」的部长让他当,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全民的领袖,说话怎可不经三思?必定灭了他种族主义的气焰,站出来为全民喊话,若不让他当官,仅存一个「民族急先锋头领」的角色,为了保住激进份子的支持,他还不死命发狠?

第二,慕克里兹和他老爸二人,都是如假包换,十足十的大马来人主义忠坚份子,何来全民思维?更何况他就输在党选前动作不够激进,即没带人去保护苏丹,也没说要当打虎英雄砍了日落洞之虎的脑袋,结果才落得名落孙山吊车尾的下场;此番得势,哪还能不奋起直追?慕克里兹在党选前发出豪语,说自己当选后誓不为官,专心打理党务,致力于改革工程,慷慨激昂、掷地有声!如今党选失利,没了责任,党改不改革关他屁事?总算可以专心打理政务了。

有人说凯里郁卒,其实真正郁卒的却另有其人,想想慕斯达法这位贸工部新官,别说三把火,一小熠火星恐怕都打不出来,不是更加「郁卒X3」。

(附加一点小小的想法:如果凯里是因为涉及贿选或其他贪案才无缘入阁,那巫统是否应该多少报个警,让反贪委员会做工呢?如果是因为他的种族形象太鲜明,对实施《全民大马》有阻滞,那慕克里兹也好不到哪里去,何不一次过给解决了?当然,波力相信慕克里兹是恁着「勇于抗争」的作风才被领导重用的,绝对和人家外面传言的「马氏效应」一点关系都没有!哈哈~)

有一州的人民在问:「选马华?选来干嘛?」
说到郁卒,有个州属可能全州人都在郁卒,话说马华有「浩浩荡荡」的十五员大将军,个个精壮威武,都是308杀剩的,其中有一半就出自这个「郁卒之州」。可能是南方气候温和,也可能是北、西、东、中部的风势太强,一场海啸便千军覆灭,死的死、伤的伤,惟有「郁卒之州」的子民,尤其是华裔,用肉身血气围成一堵他们称之为城堡的墙,留着马华的一丝血脉、半臂江山!

可惜的是,伟大的领袖只有失去了的才懂得珍惜,还活着的都不当东西,结果「郁卒之州」没有半个华人得以晋身内阁!尽管很多人都说某博士副部长的工作做得很出色,想不到所谓的出色,却成了要他留守本份的理由!也许还有许多人不知道,所谓的副部长,并不是正规阁员,根本连议事厅的大门都没资格踩进去!所以才有「十个副部长,都换不了一个正部长」之说,更何况现在是连副部长,都被硬夺了一个去,这要教「郁卒之州」的华裔子民情何以堪呢?当举国同志在欢腾庆祝马华多了个劳什子副部长的时候,「郁卒之州」的百姓,在计量着下一届大选的精采,别担心,这里只有35%的华人「罢了」!


9 Responses to "新阁点评 (二)"
吴启聪 said :
2009年4月11日 上午12:10
波力兄,刚才我叫你在google找的烈士纪念碑在这里“:

http://www.emoe.gov.my/medic/MEDIC.htm
KoZeK said :
2009年4月11日 上午12:30
波力兄您好,

308过后有位朋友说:后悔把票投给BN,连个CANCEL三万的机会都没有。今天老许走后门当官,更加坚定柔佛子民的心,不投BN也有当部长的份。有先例、惯例然后是铁律。

曾几何时,柔佛马华最风光时拥有最多中央官员,现在却。。。哈、哈、哈。
谁还相信“把票投给我,我帮你说话”。神话已变成骗话。

一位马华支会主席308后私下说:这样的成绩或许是好事。

平民百姓与小官吏都持者一样的看法,BN 与马华想不败?难咯!

说句心里话,我们平民百姓不稀罕在地的YB有没有官职,只要把民生处理好就是好官。308前问了身边的选民是否认识在地的议员,很遗憾,八成说不知道。您看我们的YB多么的“成功”。
说个亲身的经验。我的选区有马华DOUBLE YB-国议员与上议员,够威风吧。这还曾经被他们重点提过,但是有屁用啊!我曾当着双议员的面前提了个民生问题,马上就给打官腔“无能为力”,心有不甘的再追究,最后说电话联络再研究,可是却不了了之。

父母官是追着百姓解困,反之不把民困当回事的是啥官?。。。。

波力兄您帮我答吧!
2009年4月11日 上午2:42
启聪老弟,真想不到还真的设了个烈士纪念碑,哇哈哈哈~!

KoZeK 兄,身为柔州子民,街头巷尾都能听到人家在讨论这件事,可惜如今的马华州主席是个外人,有自己的老家、有自己的选区,更何况还是该州硕果仅存的马华国会议员,即伟大又珍贵,柔佛算什么东西?人民都活该投选国阵,采你都傻!

在地YB有官职,对当地的发展有直接的作用,听起来可能有点不爽,但绝对是事实,全球都一样;一厢情愿的迷信高官绝对没有乡情,一定会彻底公平的对待全国各地,那只是自命清高的理想主义,在地球上找不到实际的例子。

你说“处理民生问题是议员之本”,关于这一点波力举双手双脚赞成!水沟塞了淹大水、外劳塞了通街攫夺、垃圾塞了恶臭通天、学校塞了没书可读、交通塞了浪费生命、医院塞了无药可救... 等等等,都关乎议员的事,连这种基本功都不先练好,还大言不惭说得能飞能跳,简直废话!

另一个观点,其实波力从不将议员当作“官”,所谓的“父母官”指的应该是市长或县长,奇怪的是这些真正拿着铁饭碗吃饭,每月支领高额俸禄的“官”,其表现和能力却往往不会引人注意,你不觉得大家都有些失常,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吗?

最后,还请你将你提到的“民生问题”说出来大家研究一下,看看到底有多棘手,搞得连双YB都“无能为力”?波力甚感兴趣。
吴启聪 said :
2009年4月11日 下午5:30
波力兄,你的博客之书还成行的吗?截止日期是几号了?我还没开始打也!
KoZeK said :
2009年4月12日 下午5:19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KoZeK said :
2009年4月12日 下午5:36
波力兄您好,

既然您想了解是何棘手民生问题我也说说吧,看看是否是我出错了题还是他们无能。

我当时反映从柔佛到槟城,传统杂货店已经被外劳(印度与亚齐)给占领了。2007年从事文具供应的朋友说:只见本地人收店而独外劳开新店。【最新数据;2008 年单单新山区开了将近300间新店或接手旧店。】虽说适者生存,但是这样的竞争是建立在不公平的基础上。

何谓不公平基础?
本地人只能够聘请本地员工或安插”非法女佣“。高薪、EPF、社险等等都是小经营者必须负担的。反观,外劳们利用当地人(大伯公)搞个商业注册,再为同乡们走后门弄个GENERAL WORKER PERMIT就大事开张经营啦。

当时双YB听说人家有商业注册,员工又有PERMIT马上就说他们是合法的,帮不上忙(真快) 。哇佬!表面上是合法,但是难道我们的GWP是为他们而办的吗?若说外资带来当地就业机会,升斗小民如我肯定欢迎。可是这是外劳抢滩,这不是小市民所能够承受的(ECONSAVE, THE STORE 他们是靠外劳攒钱肯定没事)。 没人想干的活聘请外劳是全世界各国通行的政策,可是本地人的老本行被抢攻了,是不是 有点本末倒置?

看到这里是不是觉得我在为难双YB。其实我也知道凭他们的能力是不可能马上扭转乾坤。我的要求只是把我们的难题带到中央,关注一下人民的困境。可是。。。。。最后不了了之。

他们当官太久,麻痹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同样的问题两年后会在您的部落格出现(老蔡的BLOG 我也呛声过此问题)。当官的麻痹,人民没有麻痹,因为有根刺在我们的喉咙里怎么可能会麻痹呢!

波力兄,给点意见一下,是我们强官所难,还是履行公民权力。
Ah duk said :
2009年4月12日 下午5:55
若今天真的以个人能力为首,
看来除了博士副部长外,
其他人都得出阁。
柔佛的马华在上届大选最稳固,
绝对不是必然的。
现在这样的排阵,
可怕柔佛会踏上霹雳的后尘。
KoZeK said :
2009年4月12日 下午6:04
Ah Duk 兄,

或许老翁就是想让柔佛马华上演滑铁卢,到时再说你们也有今天,你们也别太拽。
2009年4月13日 下午1:29
KoZeK,这几天比较忙,迟了回复,请您原谅。

关于您的所提到的问题,在讨论解决方案之前,我们先得搞清楚一些客观条件,首先,我想确认一下,您所谓的外劳,是以工作准证进入我国的外国劳工吗?还是以旅游签证到我国“偷吃”的?抑或是已成为我国永久居民的外国人?

再来,不知道您所得的数据从何而来?请别生气,我绝不是在置疑您所提供的资料,只是担心情况也许比你所说的更严重。

说回身份的问题,如果是永久居民,老实说,那已是他们的权力,YB们的确无能为力,若是偷吃客,不用经过“YB”,直接报警把他们捉了就是,记得报警时顺便CC几份备忘录到各相关部门。

如果真是以工作准证进到我国的外劳,也可以处理,首先,每个外劳都必须有相应的在地顾主、工作性质及固定的工作地点限制,若然这些人越界,诚然已犯法无疑,无论是移民厅、人力资源部、贸消部及警方都有权责,如果其工作地点、性质及您所谓的“大伯公”都与工作准证相符,就可能比较棘心,或许还需要动用到税务局及商业注册局的介入了。

至于你所说的「走后门」弄个General Worker Permit,事实上并没有您说的这么简单,反倒是我们华人自己,早就大弄特弄,搞到连福建面都只有孟加拉仔会炒了。

关于您针对新山现状所提出的问题,我已代为向柔佛州旅游、州内贸易与消费人事务委员会主席何襄赞行政议员反映,他在第一时间表示将跟进查证,在他回复之后,波力将转达给您知道,如一切属实,你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看到这项课题被带入议会讨论,至于结果如何,那不是我们说得准的。

万分感谢您提出这项课题,相信对本地业者会有所助益!这也是我常说的,不要问「社会能给我们什么?」先问自己,「我们能给社会什么?」像您这种勇于提出弊端的作法,正是在履行公民责任,为社会作出贡献。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