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四月 17, 2009

Bookmark and Share  (8) 则留言

点评『柏南地』补选

PoliBug | 波力拔克

,

天时、地利、人和俱足,必胜的格局中看智慧
「柏南地」州选区隶属安华亲自坐镇的巴当埔国会选区,是公正党多年来坚守的大本营所在,加之去年安华狂胜之后,民联在多个补选中所向披靡,气势一时无两,是次补选,民联可说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想要败选都不太容易,然而,虽知必败无疑,国阵也不可能坐以待毙,除非纳吉愿意被人耻笑为懦夫,否则,仗,是非打不可的,然而,用什么态度去打,打完之后如何啃下苦涩的果实,才是戏肉。

在法鲁斯宣布辞职之后,一般坊间多预测公正党槟州联委会署理主席曼梳将会是二度披甲上阵的人选,在去年的308大选中,来势汹汹的曼梳以不到三百张多数票的成绩被巫统的莫哈末法力在浮罗勿洞气走,双方票数之接近,是槟州议席之最,否则,曼梳早已坐正副首,哪有法鲁斯的份?无可否认的,曼梳跟随安华多年,不弃不离,堪称安华的亲密爱将,彼此间因早年的合作也培养出充份的政治默契,被指为安华属意的副首长人选,一点都不为过。

只不过问题来了,若安华真的准备让曼梳在柏南地借尸还魂,以「马来州议员」的身份取代卸任的法鲁斯而成为第一副首长,则槟城也许必须在「欠缺人才担任第一副首长」的情况之下继续运作最多七至八个星期,事实上,选委会应该会为了「配合」新任首相的「需要」,「非常合理的」以时间换取空间,将补选拉至极限,一般预测,补选至少落在六月初至六月中旬,而这个脸,林冠英又是否拉得下?

反思安华策动补选以求填补第一副首的动作,除了波力前面所提到的诸项效用之外,实际上还有一个更有价值的政治议程,须知截至早前的3B补选为止,公正党在马来族群当中所得到的支持度还仅维持在35%~45%左右,无论他喜不喜欢,以马来西亚的社会结构而言,马来民族的庞大数量,才是最有价值的票房保证,安华若要执掌中央,向中间派及右倾的马来人伸出友善之手是事在必行的,因此,高调向马来社会展示大马来人主义的存在价值,成为一项侵夺巫统选民的可行之策。

为何说安华以策动是场补选的方式取信于马来民族呢?须知,在一般右倾及大马来人主义支持者的眼中,往往将由华人管理的槟州视若马来人的耻辱,这种思维,无不存在于彼等心中,在槟州,犹以马来人占多数的威省地区土著最为明显!这种情绪始于民政党统领下的槟州,巫统领袖受制于民政党的行政权,无法取得像其他州属一样的「方便」,因而鼓动民情,产生对华裔的怨愤,进而形成种族间的仇视与对抗的「民间习性」,而今彼等看到行动党执政后,反而必须处处受制于安华,在意识形态上得到一定的满足感,甚至将安华对林冠英的钳制,视为马来人在槟州成功战胜华人统治的象征!


行动党如何看待柏南地补选?
身为受制者,林冠英除了郁卒,其忧心的成份也许还要更多!须知,公正党打的是多元种族的旗号,在形态上与行动党是相互交叠的,然而在形象上,历史包袱却要比行动党轻得许多,更何况,行动党为了为执政中央做准备,必须在接下来的日子大量「去华人形象」,朝向真正的多元种族路线走去,而在「去华基形象」的当儿,也逐惭失去了有别于公正党的差异化特色,然而,人民即然在308大选能接受行动党,同样的在来届大选也能接受公正党,事实上,308大选之中,公正党虏获的9个州议席当中,便有超过半数是华裔候选人,以当前的形势而言,行动党在槟州的执政前景,可说是岌岌可危!

行动党在槟州共有19个州议席,相对于公正党的9席,在谈判筹码上可说是占尽优势,惟林冠英非常清楚行动党若想要染指中央政权,靠火箭当前的实力可说并不乐观,在民联的三大成员党之中,惟独公正党相对中性,包容性及政治弹性也相对更大,火箭若想要晋足国家政治,投身依靠安华可说是不二的选择,诚如前言,即便林冠英有再多的忧虑,也无法跳脱这个现实框架,甚至只是槟州政权,也有赖公正党手中的那几席,才能凑足执政多数,这个头,林冠英不得不低。

民政党将如何看待柏南地补选?
阿末的「寄居论」和「撕照风波」至今仍是民政党、槟州、甚至是全国华裔耿耿于怀的锥心之痛,槟州民政与巫统之间的世仇恩怨沉积多年,岂是一朝一夕所能了断?这只要纵观槟州巫统基层领袖在本届巫统大会上的极端论调便已不难理解,若要说在许子根获委首相署部长之后一切便能「一笑泯恩仇」,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说实在,民政党内部对许博士获委的高职,在各自的意愿上已有普遍的分歧,事实上,民青以至民政母体成员一般认为,许子根或许应该将首相纳吉免费赠送的这项礼物,转送给基层所属意接班人如马袖强或邓章耀等,并以他丰富的行政经验悉心辅佐,以便栽培新一代的领导班子,为民政党的复苏打好根基;而非亲自捉项,取下这个炙手山竽,违背了早前的誓言,引人诟病。无奈党主席与首相的最终决定,并无法与民政基层达致共识,这在民政党上下,的确造成了不小的士气打击。

在最近方才结束的武吉干当补选之中,民政党在十八丁的战绩可说是可歌可泣,事实上早前马华总会长对十八丁华人选票流失的评语亦非完全无的放矢,事缘隶属武吉干当国席辖下的十八丁州选区,为民政党施天星不敌公正党戴成银的饮恨所在,而且传统上那里本来就由民政党负责守土,推诿不得;因此居民对地方上的不满的确理应由民政党处理,该区华裔选民至今甚至还无法享有水、电、地契等最基本的生活条件,民政党的地方机关责任斐小,这也反映了民政党在槟州以外地区组织力欠缺,并长期失于服务的事实。

这次战场由外州搬回槟州,而且华裔选票一样是决定性的二十多个百分点,在华裔选票的工作上,民政可说是「任重道远」,然而在这场有如鸡旦碰石头的游戏之中,民政又能扮演什么角色呢?以最基本的逻辑思考一下,那占了四份之一的华裔选民,会选择多一个以欺侮民政党为廉价政治资本的「州议会反对党议员」呢?还是会推举一位将在华人首长眼底下工作的副首长?道理似乎是相当明确的,选择其实也不太多。

在「长他人志气亦长自己志气,灭他人威风也灭自己威风」的艰难抉择下,民政是选择放手干呢?还是放手说拜拜?实在进退维艰!新官上任的子根博士是没有退路的,然而其他人呢?少了基层使劲,这么大一个部长,连转个身都还困难,更何况若要看到点功效,还得翻他妈的七八十个筋斗?况且,蜜糖策略已几成票房毒药,再大的部长又有什么屁用处呢?简单说,讨厌他的人,票绝不会因他而投给国阵,喜欢他的人,铁定为了他,用选票教训一下撕他相片的巫统份子。您说,他该如何是好?

马华如何看待柏南地补选?
在3B补选之后,马华总会长一反瓜登补选中赞许华裔选票回流国阵的态度,反而即刻撇清关系,决口否认是场补选中华裔选票的流失是指向马华而来,并表示马华非补选主角,战果不足以证明马华已失民心;不想言犹在耳、话未着地,另一场补选便接踵而至,一时间的确让总会长有措手不及的感觉。

副首相慕尤丁在双武吉战役失利之后所作的评论,在一定程度上令到等待伙伴反省的马华非常不安,更在华人社会掀起不小的波澜,直此当儿,若要马华放下成见及身段为巫统候选人尽心尽力,似乎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身为阵线伙伴党,马华若不在补选中略尽绵力,却又说不过去。

相对于槟州民政与巫统的过节,马华可说更容易为巫统候选人喊话,而如果马华领导人有足够的智慧,必然不会为这种必死的战役充当炮灰,反之,尚可利用这种形势,为党在国阵里的当家地位制造价值,我是说,如果马华领袖有足够智慧的话... 只不过也许并不容易,更何况某些槟州的州级领袖及某某后援会负责人正忙着做公益,将撷取自录像的照片倒贴邮资免费派送到党代表家中,正经事忙得很,补选?哪有空管这档闲事?


(注:呼~!这个威省图真难做,费了波力整个通宵。)


8 Responses to "点评『柏南地』补选"
Freddie said :
2009年4月17日 上午9:11
说得好,分析的很仔细。
KoZeK said :
2009年4月17日 上午10:25
(注:呼~!这个威省图真难做,费了波力整个通宵。)

波力兄您好,

看您写的这么勤,常常通宵达旦,有点为您的健康担忧。前阵子我为了些事熬夜到凌晨长达一个多月,血压马上飙升,真是心惊胆跳。

马来西亚难得有您这样的从政者与部落客,为了走得更远,多主意健康。

老蔡真不该让您如此干。
雪山锺某 said :
2009年4月17日 下午1:00
波兄真的是一针见血!!!
2009年4月17日 下午5:26
Freddie, 见笑了。

KoZek, 呵呵~ 关老蔡什么事?

锺兄,好久不见了,近来可好?
Jason said :
2009年4月17日 下午5:56
波力兄,好一遍分析文章,非常仔细!
威省图更是让人佩服不已!
2009年4月17日 下午7:44
波力兄,您是如何看出行动党有执政中央政权的先兆呢?
2009年4月17日 下午8:22
奶茶,

蔡添强曾经说过,在308大选备战初期,行动党仍旧处在“否决三分二”的旧框框,当时安华告诉林家父子,以马来西亚的政治而言,根本没有所谓的少数权力,若要战,就要“以执政为前提”,这个概念,相信对林氏父子的政治观及政治视野造成了极大的影响,因此,行动党转换了数十年来惯用的传统战略,并在大选中获得极大的收成。

在胜选后,行动党着手进行了诸多预备动作,其中以吸纳东姑阿都阿兹,并极力推捧为副主席一项最为经典,林家父子非常清楚,若要在下届大选一举夺下中央执政权,除了依靠安华的群众魅力及特殊身份以吸引马来选票,提升本身的政党格局更是当务之急,这点,在党中央急着在各个相对弱势的海啸议员周遭布置有素质的新人,并企图架空弱势议员职权及削弱彼等的基层支持,便可见一般,事实上,许月凤也是在这种窘境之下,被逼上梁上的。

这是小弟愚见,还望奶茶大哥提点。
2009年4月17日 下午9:39
独到精辟,多谢波力兄赐教。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