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二月 02, 2009

Bookmark and Share  (10) 则留言

卖身契

PoliBug | 波力拔克

,

公正党两名行政议员——章卡遮令(Changkat Jering)州议员莫哈末奥斯曼和美冷(Behrang)州议员贾玛鲁丁失踪四天,音讯杳然,生死未卜,他们回不回来,出不出现,随着民联霹雳州议会议长西华古玛宣布两人的辞职,已不复重要。

莫哈末奥斯曼和贾玛鲁丁可能已打包了细软,连同「收购金」不辞而别;或者只是非常凑巧的相约患病,闭关休养了几天;当然,也可能已被自家人软硬兼施的禁锢了起来,再在外头哭天抢地一阵,最终以一纸辞职信重刀结果了。

西华古玛突然掏出两人的辞职信来,并声称将在次日宣布改选,辞职信从何而来?听说是昨天下午5时45分一次过收到的,事实如何?不用说大家也能明白。波力不禁在想,假设两位失踪者不幸在近日被人发现早已横尸胶笆多时,根本不及呈上辞职信,那这个谎又该怎么圆呢?难道二人并非真的失去联络,而是民联留人不果,老羞而成怒,来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全国大选已结束将近一年,战事已矣,恩怨却未了,308之后,安华热衷于「变天行动」,频频以跳槽夺权造势;当然,「挖人者人恒挖之」,这道理安华知之甚详,在猛撬墻脚的当儿,自己当然也不忘预先作好准备;若今日西华古玛宣布的改选真能生效,则四场补选中,就有三场是由于人为因素所造就,补选劳民而伤财,「人造补选」更甚!值此国家经济维艰时刻,执掌州政权的民联政府,非但不以人民的福祉为第一考量,反而动辙补选,的确令人齿冷!

安华在巴东埔补选之前,一直自称是公正党,甚至民联的「实权领袖」;所谓「实权领袖」,说的是否就是手中握有众议员预签的辞职信,主宰着每一位旗下议员的政治命运?议员们只是牵了线的傀儡,他才是整盘游戏的惟一操纵者呢?无怪乎选前备受波力欣赏的YB蔡添强,选后却为了护主,频频出现状况。

国阵在纳沙鲁汀跳槽公正党之后,并不曾出示预签的辞职信以策动补选;莫非国阵就不曾要求当选议员,甚或候选人签备有关文件?想来不然;只是因为第一,「补选」一事对于当今国阵等同「汪洋跃海」,虽然不一定就死,但活命的机率也不可能太高;第二,反正霹州政权本来就在民联掌控之中,若不是因为害怕骨牌效应,根本无足轻重;事实上,就纳吉的反击能力而言,也无须动用到这纸镇山催命符,更不用因小失大,引起民众及阵线议员的反感。


预签的辞职信就像是一张封建时代的卖身契,然而卖的不仅是议员一人,而是全体选民的命运!假如民众能允许预签辞职信的存在,并默认其合法性,不如就免了民主选举,直接将百姓的生死存亡交由卖身契的主人定夺算了!

强迫预签辞职信的文化荼毒着我们的国家民主,造就了畸形的社会伦常,议员往往为了握在党领袖手中的「生死状」而对领导人盲目依就、惟命是从,浑然忘了真正的老板是以选票推举他上位的民众!

而以预签的辞职信谋杀议员代表资格的行径更是天理不容!人民若无此醒觉,等同于对民主程序的羞辱,助长专制极权者的气焰!最终,民众自身更将成为最大的受害者!

若然我们能接受预签辞职信的存在,是否也应该规定所有夫妻在注册结婚时,都必须附带签署一份离婚协议书,以便在任何一方「不爽」时随时摊牌,双方即时各走各的,互不相干,一了百了?


10 Responses to "卖身契"
細水長流 said :
2009年2月2日 下午12:58
好一个预签离婚协议书,不知道民联政府的三个大头,DAP,PKR,PAS是否有先预签离婚协议书,以便在任何一方「不爽」时随时摊牌,双方即时各走各的,互不相干,一了百了?
吴启聪 said :
2009年2月2日 下午2:08
说到“卖身契”,小弟想到了电视连续剧《走向共和》的其中一幕。

徐世昌跟袁世凯下棋时,徐世昌劝阻袁世凯不要复兴帝制,说:“你可别下一步臭棋啊!”不过袁世凯无动于衷,一意孤行。

现在的民联,连“卖身契”都可以大摇大摆明目张胆地昭示天下了,就好像袁世凯当初下了一步其臭无比的臭棋!

照我看来,民联的好日子也算到了尽头,可以开始倒数了...
2009年2月2日 下午4:58
政党在协助候选人竞选的过程中大量应用党资源,造成候选人有亏欠党的心态,因此,党的大家长浑然成了债主,而议员们则像是在当选前便已成了债务人,然后用一整届的时间逐项摊还!事实上,党动用的是全体党员,甚或整个社会的资源,干党领袖屁事?

政党政治就是弊端的根源。
逆风说话 said :
2009年2月2日 下午10:29
波力兄:

好文章!!

看来,这“卖身契”就像“投名状”啊!!

哈哈!
KoZeK said :
2009年2月3日 上午1:52
波力兄,您说的都有道理,但是您有没有想过为何民联会出如此下下策?还不都是因为知己知彼。除了DAP与PAS的坚持者,那帮PKR的YB大都是投机者,不然的话怎么会8小于6,让PAS做老大!如果BN是君子那也不会发生308。对小人或坏人,慈悲的菩萨也需要现怒目金刚相。

吴启聪先生,离我们那么远的民国事件您都深信不疑,为什么眼前发生的事件您视而不见呢?
除非您相信:
蒙古女郎案,拉萨一点都没关系!
古甘是真的哮喘发作而亡!

今时今日,如果民联走到尽头对您有啥好处?对我国的民主发展有帮助吗?还是您有私心,因为您与BN的不平等合约还没到期?

我也多么希望BN能够强大,强而大而稳而廉,把能我们的国家发展的更好,但是您看这班BN佬,他们在刮民脂民膏,还能让他们强大吗?

波力兄,您分析的如理如法,但是恶事未必就是坏事,只要出发点无私的。
Ah duk said :
2009年2月3日 上午2:12
当民联拉拢议员时,就说是跳槽的为人民。
当国阵拉拢议员时,就说跳槽被金钱诱惑。
当安华讲变天时,就全部乖乖坐下拍手。
当国阵讲变天时,民联就说要设法令。
甚至拿出那份荒谬的辞职信。
自己做的就是为人民?
他人做的就是骗人民?
这就是民联的民主吗?
oic said :
2009年2月3日 下午2:54
I have some doubts in mind about the defections happen recently in Perak,maybe u guys able to enlightent me.
1.Isn't these defections unethical ?
2.Why these frogs were elected ? Because who they are or because which party they represent ?
3.Honestly,I believe this 2 PKR men are getting $ for doing that,Do u ?
4.If we really respect those people who voted them in 308,shall we let them decide if they support the defection ?
2009年2月3日 下午4:49
KoZek,

您所谈到的都是波力的考量,毕竟政治手腕只有高低,没有对错。

而我站的是一个人民的角度,对民众而言,任何不合理的政治交易都不应存在,而合理化恶法如「内安法令」,或恶事如「威胁性政治」等等的行为更不可取。

狗吠了人,不可能人就吠回狗吧?
2009年2月3日 下午4:54
Ah duk 兄,

「政治迷信」就是让我国人民放纵巫统为所欲为,以致今时今日地步的最大祸首,而今,人民并没有因此而警醒,对待公正党,依旧重犯同样的错误,怎不让人担忧?...
2009年2月3日 下午5:55
oic,
as my limited knowledge, here are my opinions:

1. Party-hopping cause by money entice is unethical, defection with political dreamboat is not.

2. They were elected because of which party they represent or the party on their opposite?

3. Same, but no proof.

4. It might judge by rakyat, but not a pre-signed resignation letter.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