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二月 16, 2009

Bookmark and Share  (17) 则留言

第一篇 。蔡细历与波力拔克(一)

PoliBug | 波力拔克

, ,

许多网上新交的朋友,在了解波力之前总有一个印象:「这人是蔡细历的死忠,还可能是他的枪手!」在长时间接触之后,才开始发现不完全是那么一回事。

为什么说「不完全是」?波力之所以直至今天依然是蔡细历的死忠,那是因为蔡细历对政治使命的执着依旧没变;波力不敢说永远,因为是人都有变数,若然哪一天他变了,那还有什么「死忠」的价值?「不忘本」,始终是波力选择领袖的基本条件。

至于「枪手」之说,是智是愚,看官请自便,波力会托出合盘故事,知波力者何须波力多言?不知波力者又何劳波力多言?

童年记忆
认识蔡细历,那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七十年代物资贫乏、人才短缺,尤其像波力所居住的小镇,要找多几个医生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更别说医术高明的,所幸蔡医生学成归来,在小镇上服务。波力出世时祖父母都己不在人世,双亲加上波力兄弟姐妹十人,一打人口,有什么伤风咳嗽的,都会往他诊所里钻。

当时的蔡细历,是波力最讨厌的三个人之一,另外两人,一位是村子里的明树叔,他老爱将波力抛上半空再接住的耍玩,波力怕高,每每被他弄得大哭收场;另一位是叫做「鸡公」的大哥哥,他常仗着高大的身子,欺侮波力等一伙小玩伴,后来搬走了,也失了联络。

蔡细历之所以入榜,那是因为他是出了名的打针大夫,当时波力听说有些医生不要人打针,吃几剂药丸就可了事,但波爸却偏偏就只信蔡医生一人,所以波力只好沦为「受害者」。

打针会疼,恨屋及乌,操针筒的当然让小孩波力讨厌极了;值得安慰的是,每回打完针,Dr.Chua便会亲切的递过两颗糖果,塞在波力的小手掌中,一颗「即时口服」,一颗外带回家享用;而我,将之视为「疼痛的代价」。

最受不了的是,见完医生一上车,波爸总会千篇一律、不厌其烦的重复一句话:「以后长大要做医生!而且一定要做像Dr.Chua 这样的医生!」

虽然台词不知倒带过多少遍,也明知接下来的标准答案是什么,但波力都还是自然反应的会问「为什么?」,然后老爸就也自然反应式的会回答:「不能收穷人的钱!」,随后唠叨上半个小时的大道理,一直到车子驶入屋前的院子为止;天生的问题小孩,就有这点吃亏。

天啊!这就是一直到念完小学,从未改编过的「波力看病记」;当时年纪小,不知道父亲在说些什么,至少我家还不算穷,Dr.Chua和穷人看病不收钱?那关我屁事?我家每个人去看病,可都是付全款的!一直到年纪增长,知道了在那个贫困的年代,不是人人都这么好过,十个病人当中,至少有六、七个都可以称为「穷人」!才慢慢懂了老爸之所以如此信赖Dr.Chua的原因。

父亲早逝,蔡医生也不再帮病人看病了;回忆往事,尽是思念与感恩。虽然如今没当医生,然而在治疗心理病个案时,却坚持依循父亲在老爷车上的教晦。

(注:蔡医生对病人的关切和用心,根本不用波力费言,有兴趣的人大可到峇株吧辖境内,随便抓个三十岁以上的人来问便可知晓,去年党选期间,一系列抹黑漫画横行,其中有一张画着蔡医生诊疗所内不堪入目的画面,波力拿在手中,心情极度波动,红了眼眶,心里用最恶毒的话诅咒造谣者不得好死!)

波力接触马华
波力念独中,受的是董教总编订的教育模式,虽然家中老四活跃于马华,但看在眼里,也没什么特别的好感,直觉马华等同于卖华,一无是处。

尽管如此,在波力念初中一那年,蔡细历当选市区州议员,还是让波力高兴了一阵,毕竟让他看了这么多年的病,也看出了一点感情,再加上老爸的「推销」,确有三分崇拜。

高中时期搞青团运,认识了几位地方上的政治领袖,才逐渐体会到马华这个马来西亚惟一的华人政党存在的价值。

但值得一提是,有一回,让一个地方上的马华二线领袖相中了,抓我到一旁,叮嘱波力次年届龄时一定得加入马华,波力见他盛意拳拳,便发挥问题小孩的本色:「为什么?」

他的答案经典得让波力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你以后申请廉价屋比较容易啊!」,波力听闻,回了一句:「谢谢你了,以我的能力,以后不用住廉价屋!你自己的孩子多申请几间吧!」气得那老小子直吹胡子,波力暗爽了几天,却也为了这种货色,错过了马华。

次年届龄,但波力上京念书,也忘了人渣的叮咛,一直到有次乘假归乡,才在四哥的引荐之下,交了一百大元申请马华的永久党员籍,而缴款的区会也不在市区,又再错过了蔡细历的领导。

更可惜的是,自1992年申请党籍以来,在村子所属的区会里上诉了四次,耽误了波力十余年,党籍一直了无音讯,最终,波力放弃了希望,转到蔡医生掌理的区会,方得一偿加入马华的夙愿。

波力在蔡细历的区会
蔡细历是峇株吧辖区会的主席,这是二十多年来不曾被挑战者更替的位子,原因只有一个:谁与争锋?

自1985 年以来,蔡细历便担起这个区会,时逢梁陈之争,波力少不更事,所发生的枝枝节节,精采万分,也是到后来才从长辈口传的野史中方得知晓,并非波力亲身经历,作不得准,也就免提了。

波力在峇株吧辖区团团长的邀请下进入该区会,惊讶于同在一个县属之内,为何之前申请十余年而不获收纳的区会,竟和这个井然有序的区会大相径庭?无论是向心力、服务态度、组织结构,样样都和波力村子所属的区会有极大的差异,让波力直如重新认识了一个马华!这在往后波力对党工职份的觉悟有了极大的影响。

在峇株区会这五年,波力正式参与党团的服务工作,尤其在马青政说馆(现「政治演说馆」)的培训项目,波力与一众知交更有如相逢恨晚,由于地处南方,与首都相隔甚远,辅导讲师可说是有心无力,因此在创馆之初,大伙可以持续数个月,每天从傍晚研究讨论到凌晨三四点,经过长时间的摸索,终于带出第一班极为独立的优秀学员。

为何提及这件往事?因为政说馆隶属马青区团干训局(现「政治教育局」),在组织结构下可说是小不隆冬的单位,不想有一天,团长居然摇了电话来说,区会主席想请客,与我们共餐交流!

当时我们的区会主席已是卫生部长,而这名卫生部长很特别,他在任期间,全国人民只需要打开任何一天的报章,都能看到他的工作项目及各个层面的报导,没人敢说他不是最勤劳服务的政治工作者,因为直至今日,除了他,还真没有一个卫生部长能够走遍全国大大小小的每一间政府医院及诊疗所,无一错漏!

像这样一位超级忙碌的区会主席,依旧亲自处理区会的决策工作,与区会甚至支会领袖保持极佳的连系。但身为「政说馆」这样的小单位,我们实在不敢想像他也会特别设宴会晤。

筵开五桌,相谈甚欢,当时长肉剂风波正闹得沸沸扬扬,为了这个案子,他还可真得罪了不少相关行业的人士;突然,他向全场的政说馆学员抛出了个极为尖锐的问题,然后要现场以举手的方式表达看法。现场只有两个人成为强烈的「反对党」,一个是如今的区团署理团长,另一个正是菜鸟波力,正当大伙儿满脸错愕,正讶异于我们这两个离经叛道的角色为何不能「解读圣意」的时候,只见他投来鼓励的眼光,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开始讲诉个中精妙之处的拿捏,让与会人等受用无穷。

跌倒后的蔡细历
2007年的最后两天,传来震人心扉的新闻,一片记录着蔡细历房事的光碟被某些人分派到东甲一带的商店及民宅,接着,又传在蔡医生的老家峇株吧辖也出现了相同的录影光碟,谣言四作,有看过的、没看过的,大家都绘声绘影,说得头头是道。

消息一传开,人人趋之若骛,当然,大多数的人都说自己只是好奇,想「确认」一下是否真有其事,还有些自命清高的假道学,到处告诉人家他才不屑去看那种肮脏东西,然而,对剧情起伏的评论,却是如数家珍。

相隔一天,蔡医生成为第一位承认偷情被偷拍的政治工作者,并对妻子、家人、社会,甚至片中的女主角致以深诚的歉意。

第二天一早,波力手中便握着传说中一套两片的精彩剧集,那是朋友前一天在门前发现的「宝贝」,急不及待的拿来与波力分享,朋友直至今天还在埋怨波力,因为波力在放进电脑光碟机之前,就一折两段,将它毁了。波力也好奇,也有点下流,但不贱;不认识的人波力也是看的,但总不成连自己的朋友都不放过吧?即便不认识,在主角自承己过,决意负责之后,难道还能无视于他的勇气,不尊重这份担当的胆色吗?

一个人受到尊重及爱戴,不是因为他必得位高权重、富可敌国。蔡医生跌倒了,但他的勇气让峇株吧辖的市民重新抬起头来。在他辞去所有职务后,用了一个星期善后,然后回到家乡面对父老。迎接他的,不是冷嘲热讽,而是震天压地的支持声。

当晚的情景波力还记忆深刻,数千个人头耸动于车水马龙间,数以百计的布条霍立于各处,群众高声呐喊「Chua Soi Lek! Chua Soi Lek!」,更让人感动的是,当中不乏许多由各处前来支持他的异族同胞,尤其是在当今国情中,饱受边缘化的印裔同胞。在看到仅有的、一直在关心他们的领袖在一环大汉的开路簇拥下挤入人群之后,几个印裔妇人,眼泪狂飚,声嘶力竭的不断高喊着蔡医生的名字!波力在人群中看到这一切,过后向她们询问,才知道原来其中有些人的孩子正在念医学系,是蔡医生帮的忙,有的是园丘里的农工,长这么大只得蔡医生一人曾进去访问他们并给予协助,有的是带着几个孩子的寡妇,有的是贫困孤老,都是曾受了蔡医生恩惠的。波力学了个一生难求的功课,做政治工作,要到如此境界方有价值!否则即便官作得再大,也是枉然!

因为大家都不曾忘了他这二十多年来为民众所做的一切,从解决峇县百年来难逃一雨成灾的地方性问题,到柔佛境内各地、各式、各样的华社华团、华小独中、庙宇教堂、弱势群体、宗教学校、经济商业、渔民农夫、文化遗产、种族和协等等等的问题,让柔佛州持续高度发展的功劳,以至担任卫长期间排得满满,不曾停歇的持续工作!

事实上,他在位期间,年复一年带领柔佛华团华社、华教代表,连同全体马华州议员与州务大臣常年商谈,以解决州内各项课题及申提特别拨款的传统,在他卸任之后,已因新任领袖不屑为之而致荡然无存,这是只有柔州华裔方感受得到的无助。其实,柔佛马华的强稳,岂是天上掉下来的?

不久之后,首相便宣布解散国会,举行全国大选,原属蔡细历坐镇的拉美士国席在马华前总会长拿督斯里黄家定的决策下,推举了其次子蔡智勇上阵,以4,094张多数票击退了沙登当选国会议员张念群之姐张颖群。

这场仗可谓君子之争,反对党领袖欣赏蔡细历勇于承担的气度,虽然蔡医生的性丑闻事件方兴未艾,但在整个竞选过程中却绝口不提,即便有记者刻意提问,火箭领袖也以该事件属个人隐私为由而不欲置评,充份展现了成熟的参政态度!

事实上辞职后的蔡医生继续受到人民的的鼓舞,而在308大选期间,他也持续游走于柔佛各地,为候选人站台,所到之处,总是相关群众大会的高潮时段,到过场的人对他激荡人心的演讲感触良多。

这个时候,虽然蔡医生无远弗届的政治理想与刚毅不屈的政治理念,已深深的充斥了波力的思维。然而,除了年幼时那位小病人波力,他当然未曾发觉有个叫波力拔克的小角色就在他的区会当中...


本篇未完,下一段的内容,波力将与您分享党选中的蔡细历,待续… 评论已开放,盼您参与。


17 Responses to "第一篇 。蔡细历与波力拔克(一)"
春天 said :
2009年2月16日 下午10:30
看了有点干感动!

我是柔州子民,说真的,当他担任州行政议员时,每日打开大柔佛都有他的报道.

记得1998年他与另位马华行政议员来马大Interview柔州华裔子弟时,看到他的真诚,也看到他比另一位勤劳许多.
GentleMan said :
2009年2月16日 下午10:34
非常感动的真实故事。
难怪他有那么多的拥护者。
事实证明你们绝不是
为了‘一顿饭’而出卖了良知
支持 蔡细历。
2009年2月16日 下午10:43
现在我知道为什么老蔡可以重新站起来了。
那是来自支持者的力量。
可敬。。。
可惜。。。
shltplnk said :
2009年2月16日 下午10:49
謝謝波力把自己的背景和蔡細歷的經歷寫給大家看!我一邊讀﹐眼淚很不聽話的一直滴﹐好感動!原來﹐蔡細歷比我想像中還要更偉大!他是上帝賜給我們的禮物!我想﹐唯有窮人才真正體會蔡細歷的好和偉大!怪不得我當時看到新聞時﹐從英國打回家﹐只聽到我母親在電話里一直哭。我當時還問父親干嘛蔡細歷當上衛生部長後﹐爸媽都好像遺忘了我一直很欣賞和崇拜的蔡銳明。二十多年的友誼和交情﹐怎麼會被一位新上任的蔡細歷給取代?(其實我很嫉妒﹐我很擔心沒有人愛蔡銳明和遺忘蔡銳明了)。 父親說他們倆都很好。。。!!!

蔡細歷的光碟我沒看。我是有機會看的。但是﹐我拒絕了!如果是真正的朋友﹐我認為﹐看了就對他不忠﹐所以﹐我選擇了不看!我很討厭那些拿著光碟的人﹐看了還offer其他人要不要看﹐甚至還把網址轉給更多人看且還提供密碼!最可恥的就是這種人!這個道理連我還沒認識蔡細歷這個人的都懂﹐為什麼跟他熟的朋友都不懂這道理?!

~好人不屬於這世界~
lynes said :
2009年2月17日 上午12:33
满感动的!
蔡医生是我目前唯一听过服务表现不错的马华部长!真的哦!而且不止一个人讲!因为很多人亲眼看到他巡视医院的状况!
2009年2月17日 上午1:21
老兄,
我救驾来迟了。。。。
我看到那个kevin的文章,
再看你这篇回复的文章,
我可以看得出一位踏实政治领袖的举止是年轻一辈学习的楷模。。。。

一位踏实的政治领袖犯错了,
却还是被人挂在嘴边笑,
甚至不要接受他,
即使今天蔡夫人要判他有罪,
也顶多是10年8年,
只要认错又肯改过,
为何不能呢?
但那些所谓的政治领袖竟然要判他死刑。。

想到这里,
我对这位踏实的政治领袖感到莫名的伤痛
2009年2月17日 上午1:34
有人说,「若你不曾被人妒嫉,那只能证明你的无能。」

通常,当你的表现足以成为别人的威胁时,各种的破坏的技俩便将一一涌现,直至将你淹没为止;尤其是在恶劣的政治性团体,这种情况愈加严重百倍。

所以,有些人在攀爬的过程之中,逐惭领悟了这个道理,然后,慢慢的,就将当初发愿登高的壮志给放下了,直到上了顶峰,却不再是自己。

也有些人将这种应对的法门称作「老二哲学」,然后,大家一齐奉行,再强迫别人也一样,从此,世界,开始失去了真理。因为,根本没人会在乎,那甚至于,还是一种罪过。
吴启聪 said :
2009年2月17日 上午2:12
不经天磨非好汉,未遭人妒是庸才!

一路走来的老蔡,正是如此也!
law said :
2009年2月17日 上午9:41
无可否认,老蔡是最勤劳的马华部长。
今天看了这篇文章,很感动。
jyuno_zen said :
2009年2月17日 上午9:44
一个人的成功并非偶然。他所打下的根基和长久以来的服务态度使到他屹立不到。也对最近很多在网络上攻击他的人感到无奈,当民联的处世态度还比马华成熟时,他们该反省反省了。
糊涂侠客 said :
2009年2月17日 上午11:48
他是很多很多人都赞的卫生部长。我们现在的卫生部长也不赖,常常被人骂。
凌国文 said :
2009年2月17日 下午12:21
谢谢老兄的分享,让我认识到蔡细历的另一面。
BengChai said :
2009年2月17日 下午1:54
波力, 你可知道我在马青15年,每年的新春团拜,无论多忙,Dr. Chua 都会亲自于事前到会场参与布置工做,我们一起排桌子,铺桌布。
让我们这些搬桌子,排椅子的马青仔做了都甘愿。
翁心结 said :
2009年2月17日 下午5:18
感动!波力继续吧!支持你!
路見要鳴 said :
2009年2月18日 下午9:24
我认识的DATO SERI,
于他在2005年当部长时,
他帮忙我表妹夫,
当上政府医院医生,
之前我们真是求助无门,
后来在区会的帮忙下,
在YB郑修强快速的外理下,
我表妹夫顺利当上医生,
当年我只是普通党员,
DATO SERI与不知我是谁?
但,难得DATO SERI 与YB也一视同仁,
伸出援助之手,
就凭这点就足以我支持他们俩!
2009年2月19日 下午3:08
路见要鸣,你的表妹夫真幸运啊。我们这里有好几宗病人申请医药援助金和转院的个案,央求Yb郑修强协助全都石沉大海,还被他讥讽一番,说不要等就去私人医院。幸好,我们最终通过老蔡区会的协助,直接会见蔡医生本人,事情才有的解决。
sa said :
2009年2月19日 下午6:30
DR.CHUA 相对于一众马华的领导层,是较有民望的一位人物。他勤政好学,敏锐强悍的问政风格是有目共睹的。如果说当今政治圈举目皆见烂苹果的时刻,他还可算是极少不错的选择之一吧。。但问题是马华的无所作为,甚至整个国阵的败坏,已经病入膏方,回天乏术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