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二月 23, 2009

Bookmark and Share  (11) 则留言

第二篇. 翁诗杰的智慧 (二) 『装傻技巧』

PoliBug | 波力拔克

, ,

装傻技巧
政客往往必须对一些课题答非所问,或作白痴状,表示对所发生的事件一无所知,以免却一些无谓的枝节,惹祸上身。这类技巧耍到高段的时候,即使自己就是相关事件的征结人物甚或主角本尊,也可以睁着眼睛说瞎话,还能无辜的落下伤心的眼泪,大是委屈。

其实,这还不算是至高境界,真正完美掌控装傻技巧的一等人才,能让你从根本上就无法发现他们的存在!须知,想引人注意不难,想不引人留心才是真正的不容易,尤其当你就是现场主人的时候

处理许月风
在处理霹雳州变天的事件上,翁诗杰没有「不知道」的条件。

马华是国阵第二大政党,若说由巫统领袖主导的「霹雳变天」这么大一件事,在事前总会长都可全然未知,那要叫身为「党魁」的翁诗杰情何以堪?然而,若要说「知道」呢,那又要叫身为「党众」的我等情何以堪?翁诗杰在处理这件事上,不可说不头疼。

「不在主导」,往往是马华难以向选民交代的一件事,有些心水清明的人为马华的这般境况作了个贴切的形容 --- 「当家不当权」。

「当家不当权」,比「全然不当家」难做得多;问题是,当一个人不能有「吾亦可独然可立」的信心与觉悟时,要踩出那道捆绑躯体及灵魂的大匣门?即便心有余,而力亦有不逮,可谓举步维艰。

所谓的「弃暗投明、良禽择木而栖、为正义而战」等等的词汇,可说全都是「魔鬼的正义诱惑*」的拙劣惯用语。许月凤久在官场,对此当然知之甚详,绝不会笨到去崇拜这种鬼话;然而若有「谁真正珍惜一位二度受肯定的踏实议员?」之类的声音出现时,「魔鬼的正义诱惑*」也许就能派得上用场。

我们这么说吧,行动党在308之后,赫然发现执政的可能,而当权势力也发觉到众议员当中潜在着令人忧心的素质问题,如许月凤之属,虽然已是卫冕当选,然而毕竟在资历方面容易成为敌党攻击的弱点。

因此,一个议员素质大跃进的思潮,已逐渐成型于党内,所谓素质大跃进,指的不是提升现有议员的质素,而是更加简单的「釜底抽薪」之法,先弱化现有议员的群众影响力,将选民的归属感及注意力转移回到党的整体形象,然后再一一的准备替代者,以便在未来的大选,将之无痛撤换。

关于这一点,许月凤自然也有自知之明,尤其是倪氏兄弟在操作这项议程时,动作未免过于急燥粗糙,甚至刻意以一辆官车对她进行无谓的羞辱,浑然不以党同志的身份等同视之,这一切,显然令得许月凤极不好受,进而萌生去意。

其实,选择离开行动党,许月风至少有三个选项,第一,自然是投身国阵,这不仅能向行动党报以「你不仁,我不义」的强烈信息,当然还会获得其他可能非常庞大的好处,不用明言。

第二,她亦可选择转入同在民联的公正党,然而在当前的霹雳州局势,终究还是火箭称霸,公正党在考量与行动党的合作关系及利害条件之后,想来安华也未必就肯。

而第三,她还可以选择独立自居,不用讨人喜恶,也不必看人眼色;然而许月凤身为两届州议员,她比任何人都还要清楚,一旦在议会里成为无主孤魂,少了给自己撑腰的党家,国阵又已议席俱足,入主在即,民联若然失去政权,自己必然成为行动党高层转移责任的箭靶,届时两头不着岸,惨遭两军杀戮,那是免不了的事。

这也是为何许月凤选择国阵的原因,而条件之一,必然是游说者必须确保让她在国阵里头有一个安身之所。

要让许月凤安身,纳吉有两个作法,一则将之置于马华或民政等可以容纳华裔的同盟党,或者,亦可籍机展开巫统领导层之前倡议的「国阵直属党员」计划。

问题是,无论是马华或民政,只要领袖不太愚蠢,都不可能会接受这种削弱本党,以让巫统超越种族限制而全面操控政权的策略,尽管这可能是国阵步入多元民族政治的一大步,但毕竟过于危险。

说了这么多,似乎还未谈及主题,其实这关乎一名领袖在决策时所必须面对的种种考量,波力只想略微分享一下此中所牵涉的复杂关系,以便读者能立足于多个角度加以思考。

总之,许月凤铁定开了声,而且翁诗杰也被迫在媒体上放话,向她承诺收纳的可能性以释放邀约跳槽的善意,而且看来反应不俗,未及两天即刻产生效果,许氏宣布退党,霹雳宣告变天。这是否已清楚告诉了我们,当时受命接纳许氏的,并非民政党?

其实,许月凤加不加入马华、当不当行政议员,对翁诗杰而言可说是一点意义都没有,但是,许月凤退不退出行动党,对翁本身却极具政治价值!因此,在经过上述的挣扎及考量之后,翁诗杰必须做出这样的决定,或者说,以他的个性,必须先作出这样的决定,虽然他本身也许并不苟同此类蝉过别技的作法。

如今许月凤的过档已成事实,主控权已重新回到翁诗杰的手中。现在的许月凤可说是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民众愤慨的程度可能还远远的超过翁诗杰的估计,但是 这一切对翁诗杰而言,都无关痛痒了。他即已能成功避过民众的眼界,在怨愤的高峰期完全不被注视,这确实需要相当高的闪躲技巧,而当下事过境迁,许月凤的言论已然失去媒体价值,对翁也已构不成任何威胁,要捉要放,完全由他说了算,当然,为了不引起民众反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应该还不至于太过愚蠢。

「不知道」不是一种罪过,然而「装不知道」却往往是一种恶行,「装傻」是一种难度极高的技巧,尤其必须装得完全不引人注意,要知道,想引人注意不难,但要刻意让人注意不到却是极其不容易办到的一件事,更何况你还可能就是全场的主角,那更加需要大量的智慧才行。

因此,不能说「不知道」的翁诗杰必须选择先行保持箴默。他需要「时间」,因为,「时间」有个好处,那就是洗涤记忆,再重新装置;简单说,现在翁诗杰针对此事所奉行的是一个『拖』字诀,因为他确实需要『时间』这个品牌的洗洁精。

所幸的是,只要许氏平安快乐,她那个议席,在短期内应该可保不烂不臭,然而若长久下去,却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时间的拿捏,正在考验着翁诗杰。

*注:欲知何谓「魔鬼的正义诱惑」,请留意下一篇,波力将详细解说。

待续...

在写翁诗杰的智慧时,波力采用倒叙的模式,在接下来的篇幅,波力将逐项后推,以让看官们更加容易回忆曾经发生过的种种事故,方便在总会长身上学习智慧。当然,所有的推测都是波力的「一厢情愿」,为什么说是「一厢情愿」呢?反正我不这么说,也有人会这么说,倒不如自己先说了比较爽。


11 Responses to "第二篇. 翁诗杰的智慧 (二) 『装傻技巧』"
骇男仔 said :
2009年2月23日 下午7:55
怕讲错话,失了官位,弱者是也!
只会接受竟成的成果,好的政策全是他的功劳!争议的课题,像鸵鸟般缩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叶庆华 said :
2009年2月23日 下午9:18
波力兄,老总是一党之首.他代表马华公会,也代表着我们每一位马华党员.

领袖的对与错,社会自有公论.身为马华弟子兵相煎何需太急?

老将军心里再不爽,也只不过写了几篇文章发发牢骚而已.但波力兄这几个月来的密折谏书却层出不穷.这样好像不太好吧?

波力兄,请听弟一言.
自家的事,自家关起门来理.
马华党员还要尊严,别让人看我们不起.
王孫文 said :
2009年2月24日 上午12:12
要写,就是部落格的写实。
要讲,就是政客的写实,
没有两个要,
部落格的观众很失落。
路見要鳴 said :
2009年2月24日 上午1:06
二楼的叶兄,
现在的马华党员还有尊严吗?
我们要现实去面对事实,
远的不说,
去问吡叻州人民,
对我们的党有何观感就好?

难道是再继续闭门造车,
一再自吹自擂,
人民就看得起我们?

有些事对的我们支持,
错的我们表态反对,
现在是21世纪民主社会,
何以说一党之尊所做的事,
对错就要留待社会历史公评?

你认为一党之尊是龙颜之尊,
冒犯不得吗?
唉,我们就是有太多这种自我矮化的想法,
所以我党才会有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

没有基层,何来领袖?
我国首相尚且要面对巫统基层交待,
我不认为写写我见,
我思有一些领袖的作风,
办事能力好坏有何不妥?

难过我们要写诗杰好,诗杰棒,
马华党员有诗杰就像有个宝,
那么华社就看得起我们吗?
Ah duk said :
2009年2月24日 上午1:07
就是他身为一党之首,可却没有表现出身为老总的风范。
本来自家事是闭门解决的,可是他总是以无聊和个人意见等来回应,他还玩杯葛老二这些小动作,写出自己的感觉无何不妥。
骂出来也是为了马华别在这样下去。
但求他可看到这一切的不满。
吴启聪 said :
2009年2月24日 上午1:34
耀棉兄一语中的!

“没有基层,何来领袖?”

虽然老总一开始也是由上打下的,不懂得太多基层的事并不奇怪,可是如今身为一个老总,不管你几无知都好,你都不可以不重视基层,尤其是基层的意愿!

plp党的谗言塞住耳朵了,就视乎我们这些“逆臣贼子”的“忠言逆耳”到底进不进得了他的耳朵。
叶庆华 said :
2009年2月24日 上午8:51
要鳴兄,今天马华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考验领袖的智慧,也考验基层的智慧.

假如部落格谩骂可以解决问题的话,很多爱党人士早就效仿波力兄冒死进谏了.

现在是21世纪民主社会,
何以说一党之尊所做的事,
对错就要留待社会历史公评?
----------------------

难道是我和你说了算?
基层需要有专业的思维能力去评估领袖的功与过.我们有吗?我们只是停留在挺这挺那的19世纪问政模式罢了.

没有基层,何来领袖?
-----------------

我们要发挥基层力量,但要用对方法.
马华部落格群本来可以在这方面发挥作用.
今天,我们看到的却是另一种变相的内斗内行.

还有很多事情我们可以做.
要鳴兄,请留下联络方法,我们好好详谈.
2009年2月24日 上午9:43
庆华兄,

对不起,历史是创造出来的,而且每个人都必须对历史负责,没有一个人能自己不做,只等待“公论”,我愿是因,不愿是果!

我是在分析,不是在漫骂,倘开胸怀,您将可以不用这种字眼形容我正在做的事。

又是那句“谁说了算?”,民主政党,根本没有所谓“谁说了算?”,大伙儿难道不是存异求同,同思共进的吗?为何偏执于“谁说了算?”

庆华兄,你可以要了要鸣兄的电话号码,但能改变外人对我党的看法吗?这个时候,是大家摊开来,说清楚的时刻了!闭起门来谈?通过内部管道?对不起,请问平台在何处?

媒体已是一面倒,利害关系使然!连网络都不让说,那请问到哪里说去?又要说给谁听?就算我们几十个博客锁上来自爽,那其他二千四百名代表、百万名被蒙在鼓里的党众呢?他们可曾获取当权者以外的资讯?

传统媒体都收不到其他人的思路了,难道连网络途径都不能?

不是挺谁的问题!是身为一名党员的尊严问题!

我们可以慢慢谈,但是总会长给过其他人机会慢慢谈吗?现在连报警炒冷饭自相残杀这么下流的技俩都干得出了,谁知道明天还会干些什么??疯子!他是个疯子!

他可以玩死蔡细历,但是死了一个蔡细历还有千千万万个蔡细历!!

别当所有马华党员都死了!我们的忍耐是有极限的!别做得太过火!!
2009年2月24日 上午10:39
为你的专业精神感动,但身子要紧,记得好好休息,马华没有这么快倒得掉,还有好多的爱党正义人士顶着,你可先睡个觉。
叶庆华 said :
2009年2月24日 下午2:39
波力兄,身体为重.让我们再想想法子.
总有行得通的管道的.
路見要鳴 said :
2009年2月25日 上午12:32
叶兄,
谢谢抬举,
我只是不入流的小脚色,
何必麻烦叶兄联络,
我只是说出心中话,
不是谩骂,更加不是挺谁!

"写博"是写出心中感受,
如果连有点异见也被视为叛党,
那么难道做“一言堂“的门徒之后,
马华面对华社的难题,
就可以解决了问题吗?

很多爱党人士,
不是不效仿波力冒死进谏了,
而是万哀莫大于心死,
就像308大选时,
沉默的一群,
以手中的一票来教训国阵那样!

我说的是,
有些事对的我们支持,
错的我们表态反对,
并没说难道是我和你说了算?
我并没有那种份量什么事说了算,
党内说了算是老翁,
党外说了算是千万人民!

怎样去评估领袖的功与过?
这是见人见智抽像的问题,
政治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历史吗? 是为胜利者所书写!
不信吗?
回去看看现今的教科书!

也许只是你,
停留在挺这挺那的问政模式罢了,
我重覆,你是“也许“的也许,
但愿你不是!
有些事请别对号入座,
批评a君,不代表挺b君!

现今马华有太多文革式的红卫兵,
"专业看官",专看一些博客文章,
批评老翁的,被视为归纳蔡党,
批评国阵的,被视为归纳反对党,
我只是想知道,
308大选,
不投国阵的马华党员又叫什么党?

你不累,我却真的很累,
马华说了这样多的改变,
依然是原地踏步,
还以为他是国阵老二,
原来祗是"小二"吧了!

叶兄,
无论你对波力有什么看法,
我还是最欣赏波力明刀明枪的进谏,
换着是他人未必是有如此光明正大的手法。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