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二月 22, 2009

Bookmark and Share  (16) 则留言

第二篇. 翁诗杰的智慧 (序)

PoliBug | 波力拔克

, ,

序:漫谈智慧

你无须相信我,但人的优点往往正是他的弱点,而人的缺点,却总是成为令他超人一等的优势。重点是,发生在什么环境?什么时机?

阿都拉的缺点是顺服及无能,让老马以为找到了个宝贝傀儡,结果他脱众而出,成为大马第五任首相,权倾一方。

塔辛的优点是体恤贫农、善于经营,结果威胁了泰皇的神话,惹来了城市豪霸的心有不甘,最终搞得流落异乡。

李光耀的缺点是霸道专制,结果新加坡被治理得井井有条,一个弹丸小国,却是经济、教育、科技、国际信誉,样样昌盛,得到全世界的认同;当然,在很大的程度上,的确还得仰赖他过人的智慧。

蔡细历的优点是信人不疑、敢怒敢言、敢做敢当,结果遭人暗算、得罪权贵富贾、然后当个让无良政客死咬着不放的回头浪子,身陷主流之外。

孙中山是个天生的海南女婿,缺点一样是有点X,然而,他除了X,还有智慧,除了智慧,他还有满腔的抱负;有人形容那种X劲叫「痴」,波力认为那是执念,一种对真理、正义与信仰的执念,结果,他用自己的X,成就了四万万五千万同胞的期盼。

原来,缺点也不一定就能让你占得了什么优势,除了X,还得要有充份的智慧才行,事实上,若真要造就好事,除了智慧,看来还得心存正念。

智慧有如双刃刀,行之以正邪,确有大不同。

古人说:「得民心者得天下!」,然而,那是古人说的;现代政客,利用些权谋数术,再加上残缺不全的「民主法规」,极可能就做得到「不必得民心也可得天下」或「得天下而不得民心」的事,世事多变,当下的政客都变成了只在乎一时拥有,至于天长地久那档事,谁管得着?他们的道理是:现在死了,一切尽皆枉然,还谈什么长长久久?即已先定下必死的结局,想要不死,那有多不容易?这是当智慧用于邪孽的时候。

特丽莎修女,所拥有的何只爱心?她用智慧为上帝工作,留下来的每一句话到得今天都还在世界的许多角落感动着世人,她的事工,没有一天停下,虽然她早已回归天国。那是当智慧用于良善的时候。

佛家常说「大智慧」,那是体悟人生至高价值的目标;至于凡夫俗子所能理解的智慧,有时的确分不了大小,也没有什么所谓的「是非对错」可以区辨,所以有人说,「有道理总不比有效果来得重要!」这句话乍听之下甚是功利,让人有种不择手段的难过,但仔细一想,再拿些生活案例来比对,还真是铁律一则。

林肯解放黑奴时,面对南方农户极大的反弹,他巧用了北方工业商家与南方农牧业者的矛盾,策动了严酷的内战,3K党和奴隶主的后裔,都说那是林肯勾结商人掠夺人力的阴谋!林肯才管不了那么多,因为少了北方军的支持,这场仗还怎么打得下去?一打不了,黑奴,到今天也还是黑奴,谁来当美国总统?事实上,当时北方工厂要黑奴,也到市场上去买他几个不就得了?何必劳师动众?道理不在这里。

所以,很多时候,「有效果」的确比「有道理」重要得多。

原来,智慧,到了这里也还是有依附条件的。那,翁诗杰的智慧,又长成什么一个样?守着波力拔克,让波力与您分享。


16 Responses to "第二篇. 翁诗杰的智慧 (序)"
細水長流 said :
2009年2月22日 上午10:42
期待剖解老翁的高尚智慧。
昨天留守寰宇电视AEC零距离(老翁)
可是却看不出老总带领马华如何走出大方向的智慧。
吴启聪 said :
2009年2月22日 上午11:42
哇,不是吧,波力兄!

用一整篇文章来做开头语,真服了你!

哈哈!

“智慧有如双刃刀,行之以正邪,确有大不同。”

我喜欢这句!
叶庆华 said :
2009年2月22日 下午12:52
波力,领袖人物总有一天会成为过去.
今天党受了伤,伤口上洒盐,
痛的是党,不是领袖.
人民今天关心的是马华能不能团结,
不是老翁和老蔡的谁对谁错.
Frederick said :
2009年2月22日 下午2:35
「有道理总不比有效果来得重要!」
哈哈。。。这句经典啊!!
2009年2月22日 下午3:31
庆华兄,洒的不是盐,是药。当然,洒药也会疼,有些人怕疼,不让洒,就让他烂掉算了吧。只是有些人搞不清楚,其实这个身子不是他一个人的!

还有,您说得没错,但请恕我有点不礼貌的告诉你,人民绝对一点都不用关心马华能不能团结,那只是你我马华同志才会关心的事。但是如果团结是要以民主做为交换的霸权假象,那对不起,我想这种团结不太需要,我也没有兴趣!

至于老翁和老蔡谁对谁错,人民的确纯粹只是看热闹,但对于马华同志,却绝对不是那么一回事,如果连是非黑白都搞不清楚,那别说团结,就连这个党,要不要也都无所谓了!
Mountebank said :
2009年2月22日 下午7:11
人民绝对一点都不用关心马华能不能团结,那只是你我马华同志才会关心的事。但是如果团结是要以民主做为交换的霸权假象,那对不起,我想这种团结不太需要,我也没有兴趣!

至于老翁和老蔡谁对谁错,人民的确纯粹只是看热闹,但对于马华同志,却绝对不是那么一回事,如果连是非黑白都搞不清楚,那别说团结,就连这个党,要不要也都无所谓了!
-----------------------

博主说得一点也没错,今日的马华已是明日黄花,华社已经不把马华当一回事了;今天你随便询问任何一位华裔路人,就知道我说的是事实了。

今天的马华不过是老百姓茶余饭后的笑话题来源,绝对不是上得了台面的正餐。
叶庆华 said :
2009年2月22日 下午8:13
波力兄,Mountebank,既然亡国之期不远了,我们更应该一致对敌作最后挣扎.

皇上和老将军的事就由他们自己去处理.
我们为自己的国家作最后努力不是更好吗?

历史不会给玄武门争权成功的兵士很高的评价.但许多人都会对黄花岗七十二烈士肃然起敬.
吴启聪 said :
2009年2月22日 下午9:07
庆华兄:

说到玄武门之变和黄花岗,我就有点意见要说。

玄武门之变,如果死的是李世民,换上废柴太子李建成做皇帝,那还会有盛唐吗?还会有贞观吗?

至于黄花岗72烈士,我完全不能否定烈士的贡献,然而孙中山起义失败了十次,这72个跟所有烈士的总数目相比,是否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叶庆华 said :
2009年2月22日 下午9:33
启聪,换着是你,你会在亡国之际扮演什么角色?
朱刚明 said :
2009年2月22日 下午10:21
人民今天关心的是马华能不能团结,
不是老翁和老蔡的谁对谁错. - 葉庆华
===================================

如果中央代表们齐心在特大重做决定或許能达致庆华的马华大团结了.就把这个责任交由中央代表重新决定吧.
叶庆华 said :
2009年2月22日 下午10:38
刚明前辈,全国中央代表在特大决定不了马华的大团结.

马华的大团结只有两个人可以决定的了.
2009年2月22日 下午11:22
庆华兄,我实在找不出任何一个理由得得作最后挣扎,因为由始至终我都还觉得至少有一百种方法可以医治。

黄花岗和玄武门的故事与我今日不干,马华也不需要委屈求全的大团结,一群人大团结在一起,然后让全世界的人吐口水,自己连头都抬不起来,这种大团结有个屁用??

事实上,一个成熟的政党不可能有所谓的大团结,政党不是军队,而是思维结合体,不同理念的人在同一个大原则下彼此存异求同,也相互监督。而党领袖,也必须拥有海纳百川的肚量,才有资格谈领导!若党众只懂得盲目的追随一个霸权领袖,则此党时日必然无多!想作垂死挣扎,那才是时候!
吴启聪 said :
2009年2月22日 下午11:50
庆华兄:

死有轻于鸿毛,重于泰山。

要我为了主子的权力斗争,我顶多是洒热血而已;

可要我为了理念之争,抛头颅是可以考虑的!

不过我坚持认为,死一定要死到值得!
saseng said :
2009年2月23日 上午12:52
孙中山应是广东人而非海南人,谨附有关资料做参考:” 孙中山的祖先从珠江口东岸的东莞上沙村迁居到珠江口西岸的香山翠亨村。孙中山的祖父孙敬贤(1789-1850),祖母黄氏(1792-1869),父亲孙达成,母亲杨氏,都是翠亨村普通的农民。孙中山兄弟姐妹6人,长兄孙眉,姐孙妙茜,妹孙秋绮。另有一兄一姐早殇。孙中山1884年与本县侨眷卢慕贞结婚。1915年与卢氏离婚。同年与宋庆龄结婚。。。“--摘自《孙中山故居纪念馆》介绍
2009年2月23日 上午2:05
我开始对马华领袖有点厌倦。。。
还好你的文章可以协助我减少一些厌烦感。。
2009年2月23日 上午2:56
多谢亚澄兄提点,小学时期一位海南籍老师告诉小波力孙中山与他同籍,让波力至今不忘,原来指的是海南女婿... 没做好功课真是不该,谨此向各位网友致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