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二月 12, 2009

Bookmark and Share  (4) 则留言

温故知新:『假途伐虢』

波力超爱看兵法书,所谓兵法,说的是资源与应用;兵,指的便是资源,包含了武器装备、士卒将领、形势条件,法,指的是策略计谋、时机的拿捏及心理因素的掌控技术;无论政商军事,沟通谈判,熟读兵法书,总有助益。

今天和大家谈谈「假途伐虢」这个发生在2664年前的一则小故事:

春秋时代,晋国是个大国,整天都想着要将南方的虢国给吞了;偏偏中间又隔着个也不怎么大的虞国,而这两国的关系又挺好,别说要取道虞国攻打虢国,即便是打虞国的主意,虢国也不见得会袖手旁观;所以,一直未能得手,晋献公为此可说是伤透了脑筋。

大夫荀息是个晋国的大臣,拿人家的高薪,当然也不好意思让晋献公太头痛,于是找了一天得空,便向晋献公说了一句经典的对白:「大王!臣有一计!不知是否可行?」

晋献公一听大喜,马上就要他细细道来。

荀息道:「虞、虢两国素来交好,可说是情同手足,同穿一条裤子的交情。。。」

晋献公:「这你不说俺也知道!废话少说!讲戏肉!」

荀息:「咳~ 所以为臣认为,即然要伐虢,不如就直接将虞国也一并收了!」

献公一听,瞳孔登时放大数倍,语气不期然也有礼貌得多了:「卿家有何妙计?」

荀息:「离间之计!」

献公:「如何个离间法?」

荀息:「那可就要借大王所爱之物一用了!敢问大王生平最喜爱之物是什么?」

献公:「当然是那『屈产良马』和『垂棘之璧』这两件宝贝啦!你借来干嘛?不借!」

荀息看到献公对此二物如此珍惜,更加兴奋起来:「大王放心,微臣只不过是想代虞国国君暂借数日,这虞君乃贪婪好奢之辈,正所谓有钱没兄弟!我们只要投其所好,想来借道伐虢必不是难事,待得虢国一灭,再拿下虞国,一切不都又回到大王手中了吗?」

献公还是放心不下,又说:「虞国有个忠臣宫之奇,他思路明晰,那会看不通此计,必定会出来阻拦。」

荀息心里冷笑了一下,说:「这宫之奇为人怯懦怕事,不可能强力规劝。况且他自小跟着虞君长大,常言道亲者轻者,即使宫之奇劝阻,虞君也不会当是一回事。」

江山与美玉,献公计量再三,终于还是让荀息给说动了。不出所料,虞公得到了晋献公心爱的良马美璧,果然高兴得合不拢嘴,二话不说,即刻便答应了晋国借道路过的要求。大臣宫之奇再三谏劝,说明了虞虢两国唇齿相依,唇亡则齿寒的道理,却换来了虞公这样的一句话:「为了交一个弱朋友而去得罪一个强而有力的朋友,那才是天下第一的大笨旦哩!」

宫之奇的道理说不过虞公,反自讨没趣的得了个御赐的大笨旦,只得带着自己的家族离开了虞国,图个自求多福。临走时,他悲伤地说:「虞国的灭亡等不到年终,晋国这次出兵,可以一举两得,不用再发兵了。」

就这样,晋国大军浩浩荡荡、高高兴兴的顺利透过虞国的大道,攻打虢国去也!

少了虞国的援军,还多了虞国所给的方便,强大的晋国当然很快就结束了战争,成功取下了虢国。在班师回国时,晋军还大方的拿出了许多从虢国掠取的战利品和虞公分享,虞公天降横财,大喜过望,乐翻了天!

这时,就那么凑巧,晋军大将李克竟然生起病来,逼不得已,行军不成,只得向虞公要求在虞国京城外扎营,借宿几天。对于这样重情重义的朋友,虞公哪里还有怀疑,还再三慰问,深怕他露宿着凉了!

几天之后,晋献公率领大军前往虞国「访问」,虞公兴高采烈的出城欢迎,献公约了虞公一同到郊外去打猎,虞公当然欣然答应了。

正打猎之间,突见虞京城内火头突起,虞公急忙快马加鞭的赶回城下,却哪还来得及?先行及后至的晋军得了里应外合的优势,不用两下子,便收拾了虞国都城,虞公左右也多了些晋军头子相伴,和晋献公一起回家吃团圆饭去了。

后来晋献公为了一桩政治婚姻,把女儿嫁到秦国去时,虞公还成了陪嫁品,被一并送去了秦国。虞公恋财好物,结果将自己从一国之君,弄得沦落为陪嫁之物,给了后世许多的警醒。

兵法《三十六计》之『混战计』(第24计)曰:「两大之间,敌胁以从,我假以势,困,有言不信。」所说的道理,「假途伐虢」的故事正是最典型的写照。历史是一面镜子,勇于面对的人,才知道自己的脸上还有哪里需要修上一修、补上一补。兵法说的是人性,两千年前的中国是如此,两千年后的大马不也一般?


(注:今天讲的历史小故事,由于原著太过简要,读起来有点乏味,所以波力自己说书,一些小枝节和原着有所出入。)


4 Responses to "温故知新:『假途伐虢』"
2009年2月12日 下午3:08
無傷大雅。。。

用『心』看的人自會明白其意;
用『眼』看的人自會扯到十萬八千哩之外。
吴启聪 said :
2009年2月12日 下午4:13
唇亡齿寒!

马华的人多数都不懂,落井下石、雪中送屎之辈就很多!
2009年2月12日 下午9:01
无语问苍天。。。。
trevortan said :
2009年2月13日 下午3:16
套用小叮当十八点的“说好的改革呢?”,当选前力倡改革,改选后铲除异己。当选后,PLP成了虞公。
那里凉,那里坐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