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三月 08, 2010

Bookmark and Share  (14) 则留言

机会是人家给的,自己砸的。

PoliBug | 波力拔克

,

马华自后李三春时代,一直都被反对党利用不同的称号塑造负面形象,诸如「麻花」、「卖华」、「马来化公会」等等,五花八门,近来更被冠上「红包党」的恶名,新闻届界的朋友比较给面子,将马华叫做「一甲子政党」,意寓「食古不化,老态龙钟,等死」之意,虽然讥讽的味道浓得见骨,但总好过「卖华」一词。

我常以守门员的位置形容马华,即以一挡十,阻止得了数十个射门亦不见功,只要一秒钟的失守,窝囊的画面便可在全球的电视新闻里重播上万次,因此,负面的花名再多也不出奇。

当然,你可以选择回骂其他敌对政党任何不堪的字眼,毕意党无完党,总有可骂之处,但是,在开骂之前,是否应该先自我思量,为何人家想出这样一个句子,而不是其他的字眼?身为马华党员,您是否敢说党中没有充斥着这种合乎骂名的败类「领袖」?甚至还是更甚者!而为别人取上花名字,就真能突显自己的威势吗?

一个务实的政党,除了不成天忙着给人取花名、抹黑造谣破坏别人,更千万别夸大自己的功绩;可惜的是有些人总爱过份描绘自己,甚至狂托贡献,诸如翁总在昨天那场六百多人出席的大会上唱功,夸耀马华在这一年半来为国家及人民做了许多的许多,事实上,这段日子以来马华实在没干下甚么大业!出去随便找个人来问问,他们都会告诉你这十六个月来他们对马华的认知就只有两个字--「党争」,而简单的解读,所谓「党争」,就是领袖领导无方的表现,否则谁要争?又谁敢争?

有人说马华党争是因为蔡细历而起,进而恶化到翁廖也翻了脸;回看这一年多的时间,蔡细历从四角战中脱颖而出,不获官职毫无怨言,不获实权党职也不多话,结果连要做好「政府政策监督局主任」的工作,也因为上了几回报纸引人不悦而被令封口,甚至褫夺了基本的发言权!好了,不给说话也就算了,最后还不作罢,动用恶法极刑,在没有原告的情况之下,将他二度行刑,把一个贡献了二十多年人生的忠心干部以莫须有的罪名开除党籍,作为更甚于中国文革时期的四人帮!简直疯狂到了极点!最终引发双十特大。

双十特大之前,发出豪语输一票就走人,这句话不仅报上有卖、网上有载,连电视上也有播,想不到票决后竟然还能以「大局为重」做籍口,打死都不走!这也算了,就当是咽不下一口气,再给他几个月收拾手尾吧,但宽容也总得有个限,廖派之所以逼在一个月内了事,大家都明白那是因为廖派对他认识颇深,扯破脸了怕算账,但他一句话「明年十月才选」!也未免太夸张了!十月?从双十算起岂非一整年?这还算有重选的诚意吗?波力的太座去年十月正好怀胎,到时孩子都三个月大了!

说好「大团结方案」以整合并恢复党元气为工作方向,待党争缓和后再进行良性选举,这可是大家都同意了的,结果不顾伙伴,前面说团结,后面却手起刀落,将所有的「叛徒」都砍杀了,最荒唐的是连两臂膀的主席也不放过,一并踢出会长理事会!一切只凭自己爽快,毫无团结的意愿,实在让人无法领受

委蔡细历为「重选委员会」主席旨在促成党改选,自己却开出了这么一个不可思议的期限,离下一届党选固然不足半年,大选呢?还可能更早些!取名「重选委员会」,总不成要蔡细历这个主席一直担任到下一届党选吧?那也未免太不像话了,不如一句话不重选算了?!

愿辞职的人数都凑齐了,难道真要如某些「领袖」所言,先粉饰太平,隐瞒中委会必须解散的事实,一切等到代表大会之后才来宣布?若然,要党员如何面对民众?难道要我们真的告诉人家:「我党总会长就是那么冇口齿,说过的话绝不算数,说走就是不走!对他可能不利的事一律得扫入地毯底下去」吗?

您说,党有今天,谁该负起责任?除了幕后的操手及身边的乱臣,难道不正是总舵手的昏庸无能、领导无方、残暴不仁、言而无信吗?也请不要再用PKFZ来当护身符了,纷纷扰扰这许多时日,从不见真有一个高官伏法了,如果已黔驴技穷,或有把柄在人家手上无法尽施身手,何不让他人放手一试呢?

柔州有几个倒蔡倒得出脸的人物,老蔡回掌州联委会之后都一并包容,一个不扰!并想方设法,让每个人都能有所表现,开会议事,不分派系一律受邀,因为一个组织总得有不同识见者并聚,才能达致圆融远见,马华要保住柔州这最后一片土,难道「打压自己人」能是良方?身为领袖,服人之务乃示之以宽容共纳,量小者不予也,道理简单。

这个三月二十八日,马华中委会将有一场全新的选举,希望这是一场干净而光明正大的良性竞争,各方尽抒己见,将自己能做的事、想干的活、所持的理念与识见摊开来让代表们选购,选前承诺自己的担当,选后担当自己的承诺,不再流于互相攻讦,无中生有的彼此抹黑,只懂得以挖别人的痛脚来抬高自己的身份,如是者,顶多只是个挖痛脚领袖,做不成大事,代表们应摒弃之。

按照马华党章,没有人可以阻止任何前中委被重选连任,意即所有合格的中央代表都有权出来竞选。当然,对于一个代表们已给予充份时间,依旧无法证明自己可操大业者,甚至是党乱局的始作俑者,实在没有继续施恩纵容之必要。


14 Responses to "机会是人家给的,自己砸的。"
Ken said :
2010年3月8日 上午9:31
老翁公开称本身急于改革,才造成马华的乱,因此向党员道歉。

我左看右看读完所有的资料,并没有看到什么实质的改革,就是他当年竞选宣言的承诺,也只听楼梯响。

进一步分析,终于明白他所指的改革,即“改”马华总部风水,“”革“除蔡细历,还排出异己。。。。。
2010年3月8日 上午11:27
老蔡的妙计,一举把廖(黄)派和翁派给挑了。是波力兄出谋献策的吗?
2010年3月8日 下午12:29
马华本无罪,有罪的是那些为了自己的政客。马华的政客有多少是为民呢?还不是为了自身的而谋利。其实马华里还是有很多的人才,希望这次的重选,党员们应当是选人,而不是选派系。加油吧!马华的子弟兵们。
T.C.T said :
2010年3月8日 下午3:24
Ken,
只听楼梯响,左看右看读完所有的资料,当然不会看到什么,你只看到人事调动,你却没看到幕后揭发。整个马来西亚的政党都在改革,这一次马华彻底的改革,将很多xxxxxxx ...揭发出来,再用一段时间纠正,马华可以就可以强大起来。
如果老翁不勇毅改革,相信马华不会改,总会长一职每一届被党员派系左摆右摆,不然就死的很惨。当然有必要把党内的不好风气唤起改革风,相信波力也进过这次改革而受益不浅,以现在的文章比较(更成熟面对党争,党章,政治)。
你所谓的革,改革所带来的不只是革老蔡一人,已经革去很多不必要的人物,甚至老翁也会被牺牲掉,明白吗?
T.C.T said :
2010年3月8日 下午4:01
波力,
你是否同意我的说法:
马青自从803之后,太舒服,也没有经过什么海啸,政治斗争,一直是由派系领袖主导。
除了民间一点的服务,什么大的政绩都没呈现。
虽然头脑知识加增,政治的考量很肤浅,就如你说 他们的机会是人家(上面)给的,如何能改朝换代?马青这年代是变了一大堆的随从者,从mca youth AGM 已经看得出,杯葛大会是团决一直吗?还是宿头乌龟?不敢挑战当前派?还是我刚说的你们是随从者。
白芸朵朵 said :
2010年3月8日 下午5:03
哎呦,我稱馬華為“一甲子政黨”是沒有惡意的啦,純是因為馬華60周年黨慶的口號是“一甲子的貢獻,一輩子的承諾”~
2010年3月8日 下午5:16
T.C.T 兄,

您的问题比实际状况要简单得多,让我尝试作答可以吗?

我必须有条件的同意您的说法,您说马青因为太安逸进而造成政见肤浅,这并不完全,因为政治认知的深度视乎使命感与实际操作的平衡,我的看法是,缺乏长期愿景及中期任务,毫无政治意识的传承,才是造成今日局面的最大问题,简单说,许多马青仔不知道自己该扮演什么角色、该做什么事情,那才是致命伤。

其次,您以马青杯葛本届大会作为马青仔懦弱盲从的佐证,这一点我却有不同的意见,首先,本届大会所牵涉的层面过于复杂,各地中央代表都有不同的考量,有者接受执行委员会的解释,并认为在党乱局经改选平定后方进行大会,才能有效议决各项政经文教议案,免于相关议案被党争化。

也有些不出席的代表是因为根本上认为该会在一个无效的党大会前举行,本来就不合法,所以不想出席。

再者,波力不觉得服从总团长指示者有何错处,事出紧急,总团长必须当机立断作出最合理的判断,当时他认为只差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不应让代表来回劳顿,因而决定展期,大会可以进行,也可以流会,选择适当的时期开会是相对合理的,事实证明大多数人和他一般看法,何必硬说成缺席者怕事呢?若真的怕事,难道就不怕当权的翁总吗?

一点拙见,与您分享。
anti said :
2010年3月8日 下午5:20
DR Chua resigned as VP and from all his political an d public offices in January 2008, due to the eruption of a sensational sex scandal, a rare occurrence in Malaysian politics.

Two DVDs were widely circulated throughout Johor, showing Chua having sex with a young woman. The DVDs were believed to be wireless hidden camera recordings in a hotel suite.

chua-soi-lek admitted to being the man in the video clippings but claimed no involvement in the filming or production of the DVDs.
2010年3月8日 下午5:26
Ken,他已经澄清所谓的“道歉、抱歉”是指“没想过查PKFZ会祸及马华”,意思就是说,只有我是反贪圣人,倒翁者都是PKFZ的得利者,时至今日尚未觉醒,只懂得怪罪他人,无药矣!

子豪老弟,波力还没这等智慧,我只相信一句话,说到做到,别人看得见,不用使手段,一样可以服人。

沈兴大哥所言甚是!

Cloudie,说实在的我还真佩服你想得出这么经典的绰号!看了不懂反省的,该抓出去枪毙~
2010年3月8日 下午5:41
老兄,先别说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纵观这整个棋局,从大团结方案,到所谓坚持三月重选,到72小时之前辞职。只能说这个布局和组织太好了。

无论是信誉、党誉或者是本身的利益,都达到平衡点。。。

绝!
落花先生 said :
2010年3月8日 下午8:55
说到绝,蔡CD绝对不够老翁绝,那次是谁要人连党员也没得做?

蔡CD的政治智慧绝对在老翁之上。。。
Mountebank said :
2010年3月8日 下午9:02
哇,不到数日,前阵子对着廖仲莱狂吠的波力,现在又开始撕咬起翁诗杰了,对廖却是轻轻的拍打,变脸变得好快,主人老蔡看了一定大乐,哈哈。

真是忠犬一头。
2010年3月9日 下午2:01
波力拔克兄,
你真的有点厚道,应该是说‘脸是人家给,架是自己丢的!’对吗?

好脑残哦,竟然还有大声夹不准的人会相信‘圣人’所言,还假假的认为75%的马华代表和领袖,95%的马青代表和领袖,83%的妇女组代表和领袖,全部国阵成员党的领袖,所有的历届总会长和华团代表都是获得利益者或愚昧盲从之辈,哈哈,更他纠缠下去,不吐血都会血压飙升到200度!
iamataxpayer said :
2010年3月10日 下午3:20
Poli said>>...甚至还是更甚者!而为别人取上花名字....

wtf poli$ug, you are the one always did that!

Really a hopeless $ug.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