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三月 05, 2010

Bookmark and Share  (4) 则留言

简单Q&A

PoliBug | 波力拔克

,

昨天马华发生了些变化,波力的手机单日充电次数再创新高,一天连充了四次,有些朋友的来电也因此漏接了,非常抱歉;下午三点之前的电话多在确认事件,随着之后各方媒体的相继报导,被确认的新闻渐渐转成了种种的疑问。

蔡细历带领七名中委宣布辞职,原本只是马华党内的问题,有些人士心存善念,还对马华的未来寄以希望,是故关心,然而,也有惟恐天下不乱之辈,以幸灾乐祸的心情一面调侃一面好奇,让人交谈得只觉恶心,一个守门员的画面掠过。

所谓守门员的画面,君不见电视机里的新闻报导,往往只是不断重复守门员失误,让人直捣龙门射球得分的那一幕,有时还特别提供慢动作,大特写守门员那两秒钟的狼狈像,有谁去关心守门员在其他89分钟58秒孤单独战群雄的辛劳?这是马华一直以来的处境。

扯远了,回到众人的疑问,关于各种五花八门的猜测及联想性问题,波力自也无法一一回答,诸如马青及妇女组大会是否照旧进行?那可是两大臂膀高层领导的集体决定,领袖们会否选择在没有开幕人的状况下坚持举行大会,那的确得看各自不同程度的智慧,若真要波力回答,依波力的陋見揣测,马青及妇女组大会应该会随特大而展期吧?但为了安顿按原订行程,甚至已到达首都的沙巴州代表,前一晚的宴会,可能会如期进行。

当然,一些关乎党章原则的问题,波力熟读马华党章数十遍,倒还略通一二,这党章平时都归中委会去诠释,可惜中委会已超过三分二的成员辞职,基本上也不太有诠释的权威,波力的观点也许还可充作诸位的参考。

其实相关问题也并不复杂,基本上可综合为以下几项:

问题一,预订于明天(5-3-2010)举行的中委会会议是否合法?
基本上,马华中央委员会由总会长以下至受委委员,合由33至47人组成,其中只有31人为票选中委,依照马华党章第41项条文,若超过2/3票选中委,即21人同时停职,则剩下的委员将在该事件发生的三天内,在他们当中选出一人,在最短的时间内,即最迟不能超过该事件发生后的卅天内,召集一项特别代表大会以选出一个新中委会。

若按以上条款,只要出席的中委人数达到或超过党章第44条文所规定的12人限制,今天(5-3-2010)下午的中委会会议应该是合法的,然而,也由于相同的条文,该项会议只能够有一项讨论议案,即推举一名中委作为号召特大之发起人,并决定一个不能超过三十天的特大日期,依此项条文的一般解读,相关代表必须对所选择的日期作出合理的解释,以证明那的确是力所能及的「最短时间」。
参考资料:马华党章第41项条文:
如果超过三分之二或更多的中央委员会委员同时停职,剩下的委员将在该事件发生的三天内,在他们当中选出一人,在最短的时间内,即最迟不能超过该事件发生后的卅天内,召集一项特别代表大会以选出一个新中委会。其馀的中委必须负责管理党务,直到新中委会选出为止。但不能阻止任何前中委被重选连任。

问题二,在中委会重选期间,未停职的中委可否执行中委会的完整权力,包括在党章第45项条文以下的所有项目,甚至第164项条文的所有职权?
由于第41项条文的强制性规范高于其他相关条文,因此享有最高的执行优先,所以当事件(2/3的中委同时停职)发生之后,未停职之中委必须即刻启动重选机制以履行产生新任中委会的任务,而竞选机制一旦产生,则原任中委会必须宣布解散,以便竞选委员会得以公正执行重选工作,是故第41项条文特别明文赋于原任中委「负责管理党务,直到新中委会选出为止」的权力,而完整的中委会职权,因此,未停职的中委不应享有完整的中委会职权,而仅能负责一般的党务操作,所有重要的决定,必须等到新中委会选出之后方可予以定夺。

问题三,所选出之新任中委任期若何?
有人疑惑在这种非常情况下所选出的中委,是否一样得享三年的委托?其实不然,依照马华党章第167项条文的规定,各级选举都是每三年举行一次,而所选出之党职员可留任至下一届新职员被选出为止,因此,若下一届全国党选产生出一个新的中央代表大会,则本次重选所选出的中委必须在新届党选完成时卸任,这意味着除非由支会开始全国各层次组织重新党选,否则本次重选所产生的中委会只能受委至下届全国党选;然而,依照上述第41项条文,2/3中委的停职,只能启动中委会重选机制,其他还在任的中委,包括总会长本身,都无权在新中委会产生之前,策动全国各层次组织重新党选。

问题四:原订于本月七日举行的马华常年中央代表大会是否还会如期举行?
相关代表大会有如期举行的合法性,但却没有依党章第33项条文之单位具足的合法性,只不过在方便来自全国各地的中央代表的大前提下,相信会被挪后与「改选特大」同期举行,否则各地中央代表可能在二选一的情况下,选择出席更具意义的「改选特大」,这可能造成大会因为出席人数的问题而导致流会或出席者零零落落的局面,事实上,若当权者一意孤行,如期进行大会的话,除了可制造悲情效果以充造势用途之外,实在别无益处,只不过正所谓「上台靠机会、下台靠智慧」,相信更多人期待翁诗杰在经历如此多事的一年之后,已学会如何放下,更学习到了如何放过党这一马的智慧。

问题五,为什么蔡细历要选择在这个时候「发难」?
这问题挺难回答,蔡细历做每件事都有深入的考量,而且往往出人意表,许多人有许多不同的假设,因此我也只能胡乱猜测了:
一,他必须对自己的承诺负责,除了成就改选,还得符合他自己订下的期限--新年后的三月。
二,在第一个条件下,若在代表大会后才宣布,不是摆明了要代表们舟车劳顿,千里迢迢的一月二会吗?
三,翁诗杰安排了与首相共进一顿「会前训话的晚餐」,也许蔡细历不太喜欢这种外力吧?
四,可能廖中莱没有撒谎,真的不曾接到通知,只是不巧选在同一天开记者会呈辞呢?
五,也有人说他只是一时心血来潮,想搞风搞雨罢了,智商贫乏些的都认为这个可能性挺大。
六,还有人说他又和翁总翻脸了,但翁总随后对这项决定大竖姆指的样子,看来又不太像。
七,...

当然,猜得到的,他就不叫蔡细历了,但可以肯定的是,面对考验,他不曾退缩。


4 Responses to "简单Q&A"
2010年3月5日 下午12:24
波力拔克兄:
对阁下阐释党章豁然开窍,值此时候,马华党员应该一读。
T.C.T said :
2010年3月5日 下午12:56
波力,
我不会问老蔡为何立场突然,谁能操纵中委人数,这是表现他的政治力量,依法行事,也就是领袖的风范。
希望这从选政治风波带来正面的果效,不要再把个案分为派系纷争,更不能当为个人议程。所有政绩都是为马华未来改革的方向进行。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