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三月 05, 2010

Bookmark and Share  (3) 则留言

潘蔡谈消费税 (GST)

PoliBug | 波力拔克

感谢隆雪华堂的安排,民行与马华的新秀兼经济尖兵,潘俭伟和蔡智勇两人,得以在讲堂里针对消费税(GST)课题交换了看法,让民众昨晚得尝一餐丰富的观点飨宴。

潘蔡二人不仅都是在经济科系上学有精专的国会议员,而且年纪轻轻,却分别担任过上市企业的CEO及CFO,都是有丰富实战经验的企业专才,由他们来谈赋税及经济课题,的确是绝佳的选择。

讲座在主持人杨振达的带领下迅速进入状态,杨振达本身也是学经济的底子,主持起来游刃有余,而另一位主讲人财务规划师曾淑群小姐,虽然讲得一口方言味道极为浓厚的华语,但好在简报做得深入淡出,由她在一开始先为GST作了简要的介绍,将出席的观众都成功带入了状况,省下两位YB许多赘述讲解的时间,应记一大功!

潘蔡两人都是大马政坛上难得的翩翩君子,使得整晚的讲座在相当温和、舒坦的气氛下,媒体喜欢激烈的口舌之争才有料可爆,不再乎内含,将之形容为「没有火花」,但大多数在现在聆听的观众,都对这场知性的对话相当满足。

蔡智勇所持的立场是施行GST利大于弊,并例举国家收支平衡及货币关系、现在赋税架构的烟幕模式(如销售税及服务税)对消费者的不公平及逃税问题对人民福利的直接影响等来支持消费税的施行,而新的税制可有效透明化种种隐藏在物价背后的税务成本,除了为国家带来稳定的税收,以面对未来市场开放及石油枯竭的问题,也帮助商家减低赋税,及让人民清楚知道所缴付的税务去向,并做一个精明的消费者。只不过,他亦同意如此浩大的工程,仓促执行只能事倍功半。

在另一方面,潘俭伟认为恶劣的官僚体系及极度复杂的计算系统,不仅将消耗大量的国家财富,更无法得到预期的成果,而且属递减式税制的消费税对贫穷老百姓将造成更大的负担,其引发的连锁效应更将一一反映在物价上,并一一要人民承受,潘俭伟也举例一位月入RM1000的人士比较于一位RM20,000的人士,其所需支付的税物将高出1.6%,当然,他并没有计算在原有的销售税及服务税税制下所带来的相同影响。

两位YB都来自波力的家乡,分别是各自所属政党的新力兵,在国会里的问政态度都让波力颇有好感,尤其是潘俭伟,更常到他的部落格去留言打气,但说心里话,这回的讲座,却让他在波力心目中的评价大打折扣。

也许是准备仓促的原故,潘俭伟在讲座会上频频自打嘴巴,甚至提出一些不同思议的替代方案,直让在场者大跌眼镜,例如为了举例政府无须以GST稳定税收,他建议政府提高AP价格三倍,以获取额外的数十亿收入,这种短期利益,非但无法真正解决长期的税务问期,更会在不久之后的东合市场开放中造成惊人的贸易落差,酿就可怕的金融危机,根本不可行,不仅于此,潘为了夸大计算数据,更给了观众错误的数字资料,身为一名专业人士,实不可取。

《当今大马》惯性的创造国阵支持者无理取闹的画面,断章取义的形容波力及另一位发问者汤木的提问离题,这虽然不让人感觉惊奇,但对公正媒体的失望,却是在所难免的。汤木当时针对潘俭伟所发表的误导性数据提出纠正,并以潘所提议的税收管道向他提出相同的反建议,目的在于提醒潘俭伟及场中的与会者考量执行上的难度,却被《当今大马》在不举例潘俭伟的言论前提的情况下,引用来佐证汤木离题,这种媒体暴力的作法,与前锋报的恶劣偏颇有何区别?

关于波力的提问,波力在会上询问了一个相当敏感的问题,我以会计楼客户比例为例,询问为何以目前的所得税机制征收税务,人口只占两成余的华裔公民,却得负担超过七成的私人界税务?某些占极大比例,甚至人口总数比华裔还多上几近两倍的异族同胞,为何赋税率还不达华裔赋税者之三成?我请两位YB解答,若推行消费税,是否意味着各族公民更能平均分担国家的税收?

令波力极为失望的是,YB潘俭伟一味指称相关种族是「贫穷的一群」,我们应该体恤贫穷者,免去他们缴税的责任!这种极具误导性的说词实在令人不敢恭维!

第一,马来族群今时已不同往日,中产阶级以至高收入群的比例甚至还在华裔之上!别的不说,单就槟州政府「公开招标」计划的结果而言,超过70%的工程皆被土著囊括,林冠英还因此大赞土著公司实力雄厚,比之非土著公司有过之而无不及,奇怪的是,一到了谈论赋税的潘俭伟口中,却完全变了样!

第二,潘俭伟一口「咬定土著=低收入群」的态度,比巫统维护土著特权时的嘴脸还来得坚决,波力不知道这是对土著同胞的保护还是污辱,只知道这祥的定义绝对是政客为了讨好选民,黑白颠倒、是非不分,极为不公及偏见的说词!YB潘最后还轻描淡写的表示其他种族当然也有相同的贫穷人士,来淡化他先前的说话,仿佛是对贫穷百姓表现体贴的完美社会主义者,但是,他要如何教数据封口?土著岂就是穷人?

另有一位观众询问潘俭伟是否同意1994年由安华一手策划的销售税及服务税,潘对此非但表示支持,甚至美言那是处理国家经济危机的必要措施,明知那是隐性及成效极低,更将造成老百姓额外负担的拙劣税制,潘依旧为安华说项,为支持而支持,护主心切昭然,却全然否定消费税对稳定国家未来竞争力的功用。双重标准到极点。

另一方面,蔡智勇显然也无法对政府是否有能力妥当处理如此繁复的税制表示信心,他表示国会一读是之前的GST雏型,二读时方可知道调整后的实在内含,这让在场的听众都觉得,当晚所得到的「推论」都是两位YB一厢情愿的猜测,但这也怪不得两位YB,毕竟一个是反对党议员,一个是后座议员,除了在议会里呛声,也决定不了大是大非,只能郁卒不爽,与平民无异。

最后一个提问也是波力的要求,希望两位YB能在此税非行不可的情况下,为人民争取统一发票(收据),别让老百姓的血汗钱沦为奸商多余的收入,而能真正帮助国家成长,当然,最重要的是拨出固定的比例供每月抽奖,将税金回流到市场上,波力不是想因此中奖发财,台湾凭着这个系统,喂养了大多数弱势群体的慈善机构,取诸社会用诸社会,这样的税收,才有实际意义!


3 Responses to "潘蔡谈消费税 (GST)"
落花先生 said :
2010年3月6日 下午3:22
蔡智勇,一看就知道没什么料到。

GST这个东西是先进国才有的玩意,你会看到国阵议员说外国有GST我们马来西亚也应该有,但是举例的国家往往是人均收入高我们几倍的国家。

不过我真的希望GST实行,因为生活不困苦人民是不会醒的,尤其是POLI你这种比较盲从的人民,接着汽油起价,通货膨胀接重而来。

国阵胡乱的A钱还有大量政治活动的消费已经造成国库空虚现在要我们人民来买单。

在GST的实行之下,连小学生购买物品都要抽税,接着信用卡也征收50块的ANNUAL FEES。

外资在这样的情况下不会进来,全国消费下降,经济流动缓慢。接下来生活会非常糟糕。

真的是苛政猛于虎啊。。。。。。
2010年3月7日 上午1:39
落花先生,真谢谢您作了如此精细的示范,让小弟明白“以貌取人、不学无术、自以为是、指鹿为马、无的放矢、招摇撞骗、颠倒是非…”这几句成语的真缔!
康仔 said :
2010年3月8日 下午6:29
很好的分析,小弟也认同你所说的提高AP税收是固步自封的做法。可惜那天发问时太紧张忘了提问。谢谢指教!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