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三月 25, 2009

Bookmark and Share  (9) 则留言

短剑+香吻

PoliBug | 波力拔克

,

无论您爽不爽,波力一向觉得希山是众多巫统领袖当中,令波力存有期待的极少数,为什么有如此怪异的想法?往后有机会波力将撰文一篇与各位分享,这篇只想谈谈他今早搬演的一幕舞台剧。

人人都说举剑不好,希山痛定思痛,所以这回他没有高举,只是轻轻抬起来吻了一口,此一举止又将引起什么样掀然大波?取决于他是否当选,并视乎得票的多寡,大家且拭目以待。马来短剑在传统上一直都是权力的象征物,就像「亲吻」对回教徒而言是表示「敬重」和「爱」一样,用不同的态度对待之,所得到的反应自然也就不同;马来短剑高举过肩,有以权力欺凌压制的意义,谈判时放在桌子上有威胁逼迫的意思,系在腰间单手握柄则有庄重威严的视觉感受;然而,若是短剑加上亲吻的组合,便成了「尊重权力,承担责任」的表现,就有如仪仗队队长亲吻手中的指挥剑一样。

希山的动作不仅于此,他更言明这次短剑的亮相,将是巫青大会的最后一次,而这把代表着『团结与拉近各族』的象征物已交由他亲自保管,并将由他带离巫青,下不为例。然而,他也同时表示,短剑虽然告别了巫青,却将迈上另一段旅程,伴随他进入巫统高层,带进去干嘛?还用不用?不讲俾你知,等你心思思。

有人评价希山这么做可得到四大好处,第一,亮剑可以向党内强硬派交差,维持他「民族斗士」的形象;第二,吻剑可以向党外人士及非土著交待,表现他「温和亲善」的用意;第三,带走短剑可号召巫青在母体的票源归心于他,保他上位得力;第四,承诺短剑绝迹,可为巫青找到平顺的下台阶,安抚巫青的感受。

并发反应是否如此乐观?看来似乎未必,然而,在考量了马来民族的自卑感之后,希山迫不得已,非行不可!传统上,马来同胞的自信心就有如被弃置空闺的丑妇, 一旦发现丈夫对别的女人好一点,就会疑心已遭背叛而不知所措,心生怨怼与愤恨,哭闹上吊份属平常,最怕还是不动声色,半夜里掏出把小剪刀来...!而这种心态也正是有心人用以挑衅的最佳着力点,希山转换跑道在即,岂可无视之?

希山此举看上去似乎一切都非常正常完美,可惜最终还是以「马来人万岁!」作为结束前的高潮,所有动作都变得多余,巫青再次向世人宣示其「不惜一切,捍卫『马来人』无上地位」的斗争目标,『马来西亚人』?已不再重要。

无论如何,不可否认的,相较于年轻气盛的时代,希山的姿态拿捏已颇具功力,或许,我们应该感到「庆幸」的是,幸亏送进巫统高层去的,只是短剑一把!?

不幸的是,代表巫青「移赠」短剑予卸任团长的竟是驸马爷,似乎在暗示着什么令人忧心的隐情... 驸马的对手,一个是如假包换的大马来人沙文主义者,另一个是贪婪到出位的无脑动物,驸马爷不仅两者兼俱,更与两人各自的「天赋」不相上下,只盼若真是他接位,教育部别要由他坐镇才好!


9 Responses to "短剑+香吻"
chchoo said :
2009年3月25日 下午6:06
I do not see anything wrong with him kissing the keris or rousing the Melayu's spirit. I bet you would do the same to inspire the Chinese youth. However, there is a fine line between inspiring and provoking. A good leader will inspire and mobilise people towards common goals, and an evil "leader" will provoke the crowds to serve his/her own agenda.
keykok said :
2009年3月25日 下午6:14
有剑(贱)就错了......
2009年3月25日 下午6:17
fully agreed with you choo.
2009年3月25日 下午6:29
振国,小时候波力很惧怕舞狮,在我的小小心灵,蠢蠢的头脑当中,舞狮就是在扮“年兽”,而年兽是不好的怪物,所以扮“年兽”就是讨打!直到长大成人,才消弭了这重迷思。

放下成见,事实上马来短剑一直都是马来民族代表权力与责任的象征物,在庄严的场合中用作仪式有何不可?

问题出在策谋者的出发点、用心及动机,加上举完剑后高喊的口号,狭隘偏执得让人反感罢了。

如果希山更明智些,在口号上稍作更动,换成:“Daulat Malaysia!”视野更广,回响也就更大了。
朱刚明 said :
2009年3月25日 下午10:19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朱刚明 said :
2009年3月25日 下午10:21
There's no big deal in raising kris & kissing kris; it's only symbolical. There's no physical harm to any one if the gesture is only indicating a self-motivation for his own community.

I'll not tolerate when someone said to use the blood of our community to wash the kris.

Otherwise, what matter most is what he does (did) in discharging his duty as Education Minister; that's whether he acts fairly for all?
trevortan said :
2009年3月26日 上午8:58
那也要做一把中华剑,给现任或未来的总会长在代表大会上配带,以示捍卫华族权益的决心。
陈桂生 said :
2009年3月26日 下午2:31
其实同一种行为,可以有万种诠释。譬如美国就为以色列攻击加沙的行为套上正义之举。事实为何,不是美国或以色列说了算;而是世界如何看待以及评价。世界不会因为美国维护以色列人感到意外。因为大家都清楚美国和以色列的利益关系。

同样的,今天不管你怎样诠释希山的吻剑行为都无所谓。因为华社不会因为你的自圆其说而改变看法。就算你把它说成是偏见也没关系。因为华社不是怕舞狮的无知小孩。是不是偏见,我们自己最清楚。

华社不会惊讶如果马华继续为希山圆场,因为你们什么关系我们最清楚。就像所有人都知道美国和以色列的关系。

令我疑惑的是,马华如何能在其立场以及想法和华社广大的民意距离那么远后,还想获得华社的支持感到纳闷。

不要在陷入鸵鸟文化的迷思了,醒醒吧!
Alfanso said :
2009年3月27日 下午7:20
如果马华总会长也高举中华剑,我看吉隆坡的人得立刻去买粮食来屯集了。
如果有一天,台下的党员有阿里,有阿华,也有穆都,搞到那个喜欢举剑的人不好意思再举剑,也不敢高喊什么什么万岁,只集中精神在辩论如何搞好经济,那该多好.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