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三月 24, 2009

Bookmark and Share  (4) 则留言

小李的幻想

PoliBug | 波力拔克

,

小李不懂得飞刀,他只是波力的一名好朋友。

当小李学成出道时,恰好撞上日本人酷爱马来西亚的时代,日本厂开了一间又一间,最小的也有数百名员工的规模;小张学的是电子工程,碰上时机,在日本厂工作了一年,便兴致勃勃的搞了一间小小的电子代工厂,向日、台的大品牌讨口饭吃;奋斗了二十余年,终于熬出头来,成了几个在地日本及台湾厂家的好伙伴,员工两千余人,半数以上是外劳,各国各族都有,宿舍像个小小联合国。

尤记当年,由于代工业工作单调乏味,实在引不起充满艺术细胞的马来青年的兴趣,当时外国人也不流行到大马来干厂活,因此,创业初期,他只得付出较高的薪酬,聘请本地的华裔青年一同苦干,当然,间中也不乏马来同胞的「短期服务」,只可惜「两天补鱼、三天晒网」的性子,实在成不了大器,结果二十年过去了,当初的战友今天成了为数四十人的高阶管理层,当中绝无仅有,竟然只一人是巫裔人氏。

于是,开始有人说小李是种族主义资本家,小李说:「他妈的!他们不会自己来试试?教得出好的我双倍回收!」

依小李的理论,「民族性就是文化教养,华人用数千年学会了坚毅、勤勉及危机感,对没遭受过逼迫及苦难的种族说这些道理,他们哪听得懂?更何况还是自居为『主人』的那一类。」那是他生活中学来的智慧,波力驳不得嘴。

近年来世道不靖,本地公司纷纷落地,而日系及台系大厂也看清楚了门径,移情别恋,一股脑儿都跑到中国、越南和柬埔寨去了,小李挽留,台湾人对他说:「不想死的就跟我走,不然就留在这里等饿死吧!」

小李是不甘心的,咬紧牙根,忍受着所有产油国当中最高昂的油价、忍受着每年依法非调涨不可的高昂过路费,尽管他也缴付路税和所得税、忍受人涨他涨,人降他也涨的电费、忍受高额又没回报的种种赋税、忍受繁琐,贪婪而又没效率的政府部门,甚至忍受着三份之一的烂痰「土著」员工固打。因为他相信,马来西亚没有天灾人祸,四季如夏,又有丰富的天然资源及文化资源,会搞到今天这步田地,只是国运使然,将来必有美好的转变。

果然,当顾客都走得七七八八的时候,他开设物色全球运筹的厂家品牌主,这类厂家的部件制造分布全球,只要价钱及品质合乎标准,便可要求在本厂所属地获授权代工。以他结实的代工经验及网络底子,这倒是给他闯出另一条小小生路来。

波力问他,现在中国和越南工价低廉,素质又高,为什么不考虑过去试试?小李说:「生于斯长于斯,这么多个家庭靠我这公司养活,就算不理那伙外劳,总不成连那几千个本地人都不管吧?说走就走,实在说不过去,忍一忍吧,在马来西亚是饿不死的!」

不幸的是,打从去年开始,经济风暴席卷全球,就连全球运筹的厂家也大受冲击,好不容易找到的生路又见荆棘满布,看来悲观得很,就在坐困愁城之时,听说国家将会有个迷你型的救市预算案,出炉之前的一个月,小李就满怀期待,想来脱离苦难的日子应该不远了。

预算案终于面市,没有惊喜,却有震惊!『制造业必须缴付双倍的外劳人头税!』也就是说,打今年起,小李他必须缴纳额外的一百二十万令吉的税金,就像是提去掷海的钞票一样!而事实上,现在的市场,别说赚它个十万八万,半年来,他这个厂可是两个月打平,四个月亏损的在捱着日子,无端端再亏百万,又哪里赚得回来?难不成真要举债还税吗?或是再继续忍、忍、忍,继续虚耗下去,一直到输完整副身家为止?他向波力直吐了两个钟头的苦水。

波力要他改用本地人,他反问波力要用什么人?意思,就是「要用什么种族的人?」

波力说:「不管他什么人,是人就用,不分种族,只分好坏。」

小李说:「华人嫌吃重又钱少,不干,宁愿用旅游签证到欧美日澳去跳飞机;印度人分两种,高级有料的都在干医生、律师或其他专业,低水平的有些在当罗里司机,月入五 千,再烂的时候也有一半价钱,有的在嘛嘛档当助理,工作轻松得很,剩下的不提也罢,赚了点费用就忙着回家睡觉喝酒打珈巴娜,没心情上班了。」

波力听得满头露水:「打珈巴娜?是什么印度乐器吗?」

小李:「是他家老婆。」

波力笑得抽筋,半晌才说得出话来:「那马来人啊,整两千万人口,总有些好的吧?」

小李:「如果你一星期只想开三天工,还想借人两个月粮的话,这的确是不错的选择!」

波力:「那怎么办?」

小李眼露精光:「我下星期和一班三十几个合作惯的兄弟到大陆去看地,一次过要他一整个村子,搬十六、七间相关业务的生产线过去!」

波力:「这里不管了吗?」

小李:「生意也一并带过去。」

波力:「人呢?」

小李:「华人中层以上全都调过去,反正人数也不多,有生意不怕给工钱,只苦了他们骨肉分离了,但比起没饭吃,这好得多!搞不好将来孩子到中国上大学还容易些。」

波力:「那外劳都得送回去了?」

小李:「是啊,这不就是他妈的政府要看到的戏吗?」

波力:「还有几百个固打规定的马来人怎么办?」

小李:「有三个我带过去,一个是独中生,金庸迷,不仅能讲华语看华文,还写得一手好文章,方便跑大使馆,亲切些;一个华小生,英国毕业,跟了我整十年,学得一口流 利的日语,四语兼通,虽然也是蛇王,但胜在像个活生生的翻译机,就算不干事也非去不可;还有一个是我的后勤部经理,虽然只是马大毕业,但机灵得很,跟了我 几年,办事井井有条,是个人才,配合惯了,换不了人。」

波力:「他们肯去吗?」

小李:「乐得很呢!念独中那个说中国回教徒比大马人口还要多,方便他用中文研究可兰经,读惯中文书,看马来文他不行,爪夷文更甭说,只学会了发音,经文都是从小死背出来的,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常引为憾事。」

波力:「那其他的呢?」

小李:「读过大学的叫他们去念硕士,读过硕士的要他们去念博士吧!反正政府出钱,不念是白痴。」

波力:「那些没上过大学的又怎么办?」

小李:「自己都快饿死了还管得了这么多?政府不是说会将他们都召进去政府部门里供养吗?」

波力:「少了你和一票过江兄弟的税,政府裁员都来不及,哪还有得絭养闲人?若真要养,岂非等着坐吃山空?」

小李:「那也是情非得已的事啊!大陆的好汉是被逼过去的!」

波力:「你就这么一个人去?那家人怎么办?」

小李:「不,我全都带过去,重新创业嘛,没什么时间回来的,我老婆贤慧又漂亮,不用包二奶,可以省下不少钱!呵呵~」

波力问说:「什么?全部过去?你这一去就打算不再回来了?」

小李回答:「回来!当然会回来,也一定要回来!」

波力:「打算几时回来?」

「看几时大选就几时回来!」小李一脸幻想着报复快感的得意相。

怎么了?波力发觉,那不再只是幻想。。。


4 Responses to "小李的幻想"
2009年3月24日 上午9:55
道出了本地中小型企业业者面对的问题呀...
糊涂侠客 said :
2009年3月24日 上午11:48
马华的拼经济也好像无声无息了。
吴启聪 said :
2009年3月24日 下午6:11
个人虽然对经济一窍不通,不过坚决认为,政府有必要先把马来人成功搬上劳力市场,才能撤走外劳。
吴启聪 said :
2009年3月24日 下午6:14
侠客兄,老总沉寂已久的反蔡行动,看来又死灰复燃了。

他的拔牙论你看过了没有?

拼经济?等剿灭蔡党再说!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