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三月 10, 2009

Bookmark and Share  (11) 则留言

所有科学家都用英文学数理?

PoliBug | 波力拔克

,

在《当今大马》看到「实事求是」与「E=mc^2」的针对英语教数理的课题刀来剑往,的确精采万分,只是在见到「实事求是」以一句「哪位科学家用中文论文得奖?」回应E=mc^2先生时,不禁愕然。

原来以英语教授数理的思维模式是建立在如此考量上的,这种伟论波力还是头一遭遇见,但没关系,即然有人这么说,就让我们来看看所谓的「诺贝尔奖」,是否真是非得以英语学习及研究不可,否则无法达致的成就。

首先,诺贝尔先生本人,就是一位典型的瑞典科学家,影响他人生的学习时期,他身在俄罗斯,就连他自己的研究报告,都不是用英文写就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根本没正式学过英语。

先不说有「哪位科学家用中文论文得奖?」,让我们来研究一下有哪位得奖者是不用英文学习,却一样得以改变全球。先来说说放射化学方面的佼佼者,伟大的玛丽娅·斯克洛多夫斯卡(居里夫人)吧,玛丽娅生在波兰,学习用语是俄语,成就她的是索邦大学(现巴黎大学),用的是法语,当然,她笔下所有伟大的研究论文都是以法文完成的。

再说居里夫人的后嗣吧,她的大女儿伊伦·约里奥-居里及大女婿弗雷德里克·约里奥-居里双双都得过诺贝尔化学奖,卻没一个是通过英文学习数理及撰写论文的,试问「实事求是」,依您的逻辑,是否改天有意让孩子往这方面发展的父母,都得先让孩子在小学以俄文学数理,大学改用法文学化学呢?

再说另一位得过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伟大经济学家简·丁伯根,这位影响全球经济理论的学者,在他完成博士论文《Minimumproblemen in de natuurkunde en de economie》(物理学和经济学中的最小化问题)时,都还是使用荷兰文撰写的,而他那位以《发现动物个体及群体的行为模式》而得到另一项诺贝尔医学奖殊荣的弟弟尼可拉斯·丁伯根也是一般!难道说,往后要研究经济与医学的孩子,今天非就得改用荷兰文学习数理不成?

事实上,不以英文学习数理而取得成就的科学家岂在少数?简直可说是比比皆是、多不胜数!随手拈来,诸如日本学者益川敏英小林诚就是典型的例子,而其中的这位伟大的物理学家益川敏英,更可说是对英文英语到达一窍不通的「境界」,当然,波力不是在鼓吹不必学习英语,事实上英语也是非常优秀的语文之一,掌握英语,无疑可得锦上添花之效,然而,那不表示以英语教数理,必然能够栽培出超人一等的人才,若有此狭隘想法,实在过于偏颇!

纵观全球各国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甚至是和平工作者或文学家们,我们将可轻易发现到一个可爱的共通点,那就是他们都得以使用最舒服的学习语言,尤其是以母语进行启蒙、甚至最高学府的所有学习历程,从而对相关学问产生浓厚的兴趣并具备充份的知识,进而进行深入的专业探索,最终方才得以成就非凡的学问理论!绝非目光如豆,浅薄迷信的瞎跟盲从,一味的崇洋媚外,却忘记了原来科学是属于全人类的,不是英国人或美国人的专利!

「实事求是」还以宽柔中学为例,阐释以英语教授数理科的好处,这让波力大表遗憾,先不论宽中的数理水平是否真实的反映毕业生的科学成就,但是「实」兄怎可依此断定该校学生无法通过中文学习,而达致一样,甚至更高的学术水平呢?

况且,宽中虽以英语教授数理,但许多学生在应付统考时,依然选用中文考卷,这又说明了什么?当然,答案各异,这里不作深入的探讨,然而,我们必须非常清楚,那些掌握英语,并以英语进行考试的学生,他们早已通过之前的九年时间,充份打好语文的基础,而且在无须经受外语折腾的情况下,通过自己最为熟悉的语言,对数理科产生了兴趣,有继续研究的意愿,才能在数理科上使用英文作为应考的语文,这不正体现了以英文学数理不怕迟的事实吗?

语言是学习学问的媒介,然而,学问却不是学习语言的媒介!回到教育的初衷,引导学子享受学习、喜欢学习,进而爱上学问的追求,才是最佳的教育模式,这是非常基本的人性,若要人喜欢上一门学问,首先你必须为他准备一些能让他得以踩入门槛的条件,对让人看不懂、猜不透,还会让自己陷入困窘的学问,别说让人喜欢,没被人厌恶、痛恨都已算是大幸了!在学习的初期使用学习者所无法掌握的语言,无疑是在加高门槛,筑成无谓、甚至可说是恶意的学习屏障!

孩子在学习过程当中,最大的阻拦就是「挫折感」,学习的兴趣是随着每一次遇挫而递减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不会从沙士比亚的文学巨著开始启蒙教育的原因,学习是一种渐进的过程,每一个当前的动作,都是为了未来的需要做准备,而母语教学,正是以最容易了解、最亲近的声音及文字提供这种学习环境的有效模式。

没有人会为了学弹钢琴而让孩子以意大利语和德語上课,虽然它是由意大利人克利斯托弗利发明、德国人希尔伯曼改进完成的乐器;也没有人为了唱好卡拉OK而报名日语班,就算那是日本人发明的玩意儿;当然,更不会有人笨到为了想要看懂《相对论》,而从小以德语或希伯来语学习数理,尽管那是犹太裔德国人爱因斯坦的伟大理论。

不同的语言非但不是学习科学的障碍,很多时候,更是进化科学研究及应用的不二法门!阿拉伯人从印度学习到了「12345」的数字书写方式及用法,籍着航海经商的便利,大事推广到世界各国去,让当今的科学运算容易表达得多,但对不起,那不是英语的贡献!

中国人用的《元素周期表》,非但不再是莫名其妙的符号,而是以元素的常温(298K)物态细分为四大类:气态如氧、氢、氮、氖、氦等以「气」字部为首;类金属如碘、磷、硒、碳、硼等以「石」字作边;固体金属如钙、钠、钾、铁、锰、钛等用「金」字镶旁,而液态元素如汞、溴等则以「水」字部为记,比较于IUPAC的命名方式,学习起来不止更加轻松易懂,甚至还可以望字生义,即便发现了新的元素,读者也可经由命名,知道该元素的基本条件,让学习者不再视「化学」为一项艰深难懂的学问,这正是以华文便利于科学学习的最佳写照。

当然,波力绝不认同华文华语是教授数理的最佳媒介,只是认为,以小朋友最亲切的语言着手,必将取得知识传授的最佳效果,如此浅显的道理,只要智商不在中等以下,应该并不难于明白。何必为了某些政客本末倒置的狂想,妄加辩护,乱了教育的基本?


11 Responses to "所有科学家都用英文学数理?"
UNCLE BOO said :
2009年3月10日 上午9:26
不愧是心灵辅导师,好!
Victor Chan said :
2009年3月10日 上午9:53
好! 数 理 并 非 语 文 科, 学 数 理 应 当 用 母 语。
春天 said :
2009年3月10日 上午11:27
ta1 ma1 di4, dao4 di3 ni3 you3 shen3 me4 dong1 xi1 bu4 dong3 ?
Chen said :
2009年3月10日 上午11:49
真的不知这个国家的领导层,好像我们的国家有了语文障碍似的,从前的人物不用英语教数理,英语也不是这样好,老马大的便,却让他们每天为老马擦屁股,真的越来越烦,就没个果断的领袖吗?没完没了。。。。。
oic said :
2009年3月10日 下午12:19
I wish someone show this article to krismudin,he is so so arrogance to admit his misstake.polibug,u r the man !
Desmond said :
2009年3月10日 下午4:23
哈,你这个波又利了。认同,非常的认同,最好是我国的科学家有什么新理论时,应运用国语出版,好让老外慢慢地去理解。
2009年3月10日 下午4:49
Dear bloggers,

Beliawanis is organising the swearing-in of a new committee for the term 2008-2011 cum Blog Launching. We would like to cordially invite you and your friends to the above event, detailed as follows:

Date : 14 March 2009 (Saturday)
Time : 2.00 pm
Venue : 6th floor, Wisma MCA

In addition, we also have the honour of the MCA President Datuk Seri Ong Tee Keat to officiate this event.

Please kindly confirm the number of participants before 12th March 2009 (Thurday) to http://aboutfeeling.blogspot.com/2009/03/invitation-to-beliawanis-blog-lauching.html.

If you have any further enquiries,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Connie Liew at 012-692 1324.

Thank you.


REPLY SLIP

Name:
Unit:
Contact:
Email
No. of participant:
林韋地 said :
2009年3月10日 下午10:54
這篇寫得不錯。
saseng said :
2009年3月11日 上午12:22
波利老弟真的是博览群书,满腹经纶;政经文教各种课题的论述都有其精辟见解,旁征博引,很能令人茅塞顿开,大有领悟。尤其此篇大作,更显功力。佩服!佩服!
LAM Honloong said :
2009年3月11日 上午2:50
好!
敬佩啊! 精辟啊!

小弟本身就是念数理出身的.
从小学的人文与环境, 预备班的Amalan Bahasa, PMR 的 Sains, SPM 的 Biologi, Fizik, Kimia, Matematik Tambahan ...再到UTM的化学工程系...如今在国外的工程博士研究.

从华文, 转成Bahasa Malaysia再转成English.

老实说, 这语言运用转换的过程中, 牺牲了很多语言能力跟不上的朋友.

更老实说的是, 很多时候, 有点四不象. 有些小学时学的, 永远就记到现在, 比如攀援植物, 到现在我就是想不起来BM& ENGLISH 怎么说.
现在, 我的博士研究报告, 打死我都没办法用中文来写.

可是, 讲到写BLOG, 我却无法用英语.

车了一论大炮,场我要讲的是,
小学用中文学数理, 会影响我们的数理思考吗? 没有.
小学用中文学数理, 会影响我们的数理理解吗?
会, 当我们被避转换运用语言.
小学用中文学数理, 会影响我们的前程吗?
会, 如果你不愿做改变
用英文学数理有问题吗? 没有, 如果你是白皮香蕉人!

话说回来, 今时今日的学术交流都是用英文了.
可能, 几十年前, 法国人还是坚持用法文, 苏联坚持用俄文... 现在, 都变了.

要了解基础的数理, 中文是没问题的.
要站在科技顶尖,英文真的是必要的.
华人用中文学数理, 应该!
后来补上, 学习转换成英文, 必要!
应该与必要, 两者不可缺!
可是, 就是有人喜欢断章取义.
悲哀啊!
法嚴 said :
2009年3月11日 上午11:39
其實一些台灣品牌的工業產品如齒輪減速器/渦輪減速器/馬達等﹐都以中文字幕作規格標籤﹐而且也是在本地普偏使用的型號。
中國最古老而世界公認最優秀的計算工具-珠算﹐也是必須使用一字一音的中文口訣﹐來運算才能行雲流水﹐一氣貫通。
與其實施單一的外語教數理﹐到不如使用跟有效及有利於提昇孩子學習素質的母語授課﹐有必要的話可以在一些重要詞彙上增加英文注視或作補充。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