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三月 01, 2009

Bookmark and Share  (11) 则留言

夜店不好?

PoliBug | 波力拔克

,

波力在小甘榜里长大,被教育成不上夜店的孩子,当时所谓的夜店,种类贫乏得很,大不了就分两大类:有「老虎秀」的酒吧,及只有酒家女陪坐的酒吧,大人们都说夜店龙蛇混杂,不是「好人」应该去的地方,不知是以身试法的经历,亦或是道听途说的瞎唬烂。

长大后到首都念书,零用钱是永远不够用的,朋友听说到夜店打工小费优厚,便邀波力一齐捞,挣扎许久,终于决定同往; 当时流行的夜店是迪斯可,最出名的有Fire和Legend两间,至于Pub,较像样的仅Hardrock Cafe 一枝独秀,都在武吉敏登一带。

打工的日子,捧捧酒,抹抹桌,轻松得很,交了一群夜店猫儿作朋友,收入也还算不错,但就是时间「早」了一点,往往下班后回到位于美拉瓦蒂的宿舍,已是清晨四五点钟的事,八点的课翘得多了,难免会有一点点内疚,干了两个月之后,不得不放弃。

那是人生当中与夜店结缘最深的一次,至此之后,可能是工作后遗症,对吵杂声太大的夜店难有好感。

出来工作之后才发现,夜店的确是生意上完成交易及培养交情的好去处,当时流行卡拉OK,几乎所有夜店都附设卡拉OK厢房,几个男人老狗,酒过三巡无所不谈,成了彼此之间的共同记忆,倍增信赖。这种交际方式,遇到好朋友一起,是种享受,碰上难缠的客户时,是种虐待。所幸波力的工作不太需要应酬,省了烦恼。

国外的夜店缤纷多彩,形式各异,但也离不了美酒、劲歌、两性、热舞,只是配搭与程度上的不同,有些口味特重,凡夫俗子不太能适应,但是大多数都还蛮轻松写意的,是结束一整天忙碌之后,与三五好友共聚消遣的好去处,尤其是出国旅游公干,欣赏一下异国的夜生活,也是乐事一桩,即便有些地方的尺度较宽,可能会有令人血脉贲张的表演,但那毕竟是别人的标准,入乡而随俗,倒也无伤大雅。

公司里的股东们才不理董事有没有上夜店,只要不是嗑药颓靡,影响了业绩,谁管得着?其实,懂得适时放松自己,让自己社交能力的弹性幅度大些,还好过自命清高,孤癖傲慢,泯灭人性呢。不是吗?


11 Responses to "夜店不好?"
阿土伯 said :
2009年3月1日 下午5:54
身在江湖,身不由己!没有所谓的好或坏,只有所谓的对或错。
叶庆华 said :
2009年3月1日 下午5:57
波力兄,马弓手在夜店很常看到别人吵架,但吵了后又一笑泯恩仇.因此,马弓手认为会喝酒的人度量特别好.不是吗?
2009年3月1日 下午6:24
庆华兄,波力不常上夜店,所以没机会在那里看到吵架的事,倒是在大约三个星期前,在咖啡店里看到一桩真人真事,当天两个老人家为了RM250吵了起来,结果死赖不还钱的那个老羞成怒,恁着体格硕大,将另一人打得仆伏在地,还随手抓起了店家丢弃在外的日光灯管,捅得他头破血流。

波力和一众好友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他捉住了,想不到他却还打电话召来一群黑帮喽啰,想致倒地的那人于死地,众人看不过见,意图阻止惨剧发生,肇事那人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不敢再在现场逞凶造次,走过去用手往血流的那人脸颊重重拍了三下,说道:「笑一下啦!要死人咩?你很肚懒我是不是??装什么可怜??笑一下啦!不然人家说我欺负你!你是想被打死才爽哈?!」

您说,他是不是很有风度?
UNCLE BOO said :
2009年3月1日 下午6:56
马弓手原来也上夜店,下次来京,试一试京城夜店,你请客,我不爆料!哈哈!
GentleMan said :
2009年3月1日 下午8:04
一句‘ 一笑泯恩仇’
就想蒙骗智慧高超的老蔡!!
太看低人了吧。
老翁运用的是江湖上的高招--
‘笑里藏刀’。
就连我们身为基层的党员,
一看就看穿了。
老蔡也不会轻易受骗。
叶庆华 said :
2009年3月1日 下午8:08
波力兄,看来拍手掌的人,白拍了.
武叔,马弓手上夜店一定和你一起去.和州议员去,不很安全.哈哈!
2009年3月1日 下午10:00
哈哈~ 世人,真容易愚弄。

这句话的效果正在于此,

先脸部肌肉扭曲的说出一句这样的话,算是展示言不由哀的“善意”,如果有点智慧的人感觉被愚弄了,就用上几个星期的大势攻讦,说对方专爱狗咬吕洞宾,敬酒不吃吃罚酒!

伪君子的技俩,真看不下眼!
吴启聪 said :
2009年3月1日 下午10:27
一笑泯恩仇?

说到很易,做出来先!

叫老总先停止他对老蔡的道德批判!
春天 said :
2009年3月1日 下午10:47
波力,那可是醉酒闹事,常发生吧!有纠纷平常事但借酒行凶,可要付出很大代价的。
2009年3月1日 下午11:42
我和老翁曾到过台湾,他有没上夜店,我心里
明白
saseng said :
2009年3月2日 上午12:48
如果刘德贤意图仅仅以在国外上夜店这么回事,来引证翁诗杰的虚伪,或道德偏差从而打击他,我想是缺乏说服力和失策的。因为如果说上夜店是人们所能数臭翁诗杰的一项主要依据,那反而显出翁诗杰的相对清明。因为时下众多当权政治人物的丑烂行为,我们还见识的少吗?区区夜店买醉作乐杂碎CASE,再怎么小题大做,也不足以损人清誉。老刘也因此枉做小人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