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十一月 17, 2008

Bookmark and Share  (15) 则留言

《致翁徽宗的一封死谏奏摺》

PoliBug | 波力拔克

,

罪臣波力斗胆启秉圣上,愿吾皇万岁、万岁、万勿睡!

且闻圣上近来俗事扰神,龙体欠安;罪臣远守南蛮夷疆,未能随侍在侧,终日诚惶诚恐,今特疏文上鉴,聊慰罪臣念主之情。

罪臣虽远在南方,籍快马之便,亦得遥聆圣训,前日听闻圣上诛灭蔡、黄二鄱九族,罪臣甚感忧心,事缘此二人一乃忠贞爱国的征远重臣,在行政之时惜民如子,深受百姓爱戴;而另一位则乃圣上之皇叔先辈,此举系大逆不道之所为;臣虽深切感悟圣上担忧大位之虞,惟罪臣愚见,圣上所为非能得编鄱军于篱下,反将激民愤于顷间!圣贤有云,得民心者得天下,圣上今日所行之一切,罔论得民心,曰逆伦而行亦不为过!实乃桀暴之政也!

不日再闻圣上圣言,曰「天下是朕的,朕想怎么做就怎么做,那是朕的事,与卿何干?」,以一语却忠良之臣于千里之外,更有欲一举尽歼之势,罪臣不才,未能即时进谏,至圣上之后再有姑息强逞之妄语,微臣真是罪该万死!须知,圣上坐拥天下,本已无须赘言,惟圣王与桀孽之别,在于品格气度,智识尚在其次!文武二帝之得以受人百世称颂,皆因礼贤下士,谦恭自持,虽权倾天下而不骄,威震山河而不燥,是为圣王,主上今日寸目豆见之举,狂傲更胜纣桀,委实令我辈有主若此甚感羞愧!

凡帝王之侧,必有谄媚阿谀之徒,古来如此,惟鲜有君王得鉴,故代代有皇帝,世世无贤主之事常见于史;罪臣久居南荒,在草莽间习得官民相与之道,斗胆启奏皇上,须知,国之成其国、得其民,乃因民之欲为其民,非君欲为其君!此语闻之非难,知之不易,愿圣上能有此见,实乃我辈罪臣草民之万幸!

今闻圣上悉知北方战事难休,已矢志迁都南方以避祸衍,惟圣上思虑与否,此一迁陟,惟独主上一人得善其身,中都以上百姓众臣处身患难,再见主上懦缩安疆,试问百姓得何所想?又如何安定尔等保国之心?想来此后,我朝必遭横逆,不久于世矣!遥想太祖当年,虽无百万雄军在握,却毅然登高振臂,一呼百应,方缔造我朝盛世,其英雄气慨,是我辈今日自愿投身在朝献身报国之原由,圣上但求一时的安逸自保,不谋家国之振兴图强,他日在黄泉路上再见先帝之时,试问有何面目??

圣上于策马中原之前,乃南海仙岛人氏,百姓常以此作响,谓圣上必染裙风,时仅罪臣一人不愿苟同,惟今圣上还是逞众人之口舌,舍百府之精壮,取自家之残驹,须知举贤虽不避亲,然而避弃贤能而将就血脉,却是不容于世的下下作为,众目睽睽,豈能造假?

想先皇在位之时,重用皇兄泉王爷,虽王爷聊无建树,举国仍不见反意,乃因先皇肃政有方,国內虽战乱不断,我朝屡失疆土,惟朝中原有东西二厂交恶,最终亦于先皇行策下止了刀戈,留得一息气脉;罪臣原想如此一番祥和景象,即便临迎外敌无数,我朝亦得守成故土,不至再失疆域;先帝处身多方权臣乱世,虽无能兴邦,尚顾及家国合融,化歧见为己用,如今圣上固执己见,殊杀忠臣良将而不瞬尔目,置国运于罔顾,让人望之心寒,人人自危,谏臣生畏而去,忠贞避祸他乡,百姓心生愤忾,军兵气馁怨怼,惟敌国捂笑嘻嘲,奸臣得意作乐,吾皇警醒!此实乃国殇族殒之兆也!

臣书此摺,心怀惴栗,臣无经世之略,仅一片爱国之心,愿皇上圣明,更盼皇上身边权臣,以家国为念,勿再弄权垮族,累世自耗!罪臣愿以万死,报答圣王浩荡皇恩!!



罪臣 波力拔克 奏


15 Responses to "《致翁徽宗的一封死谏奏摺》"
我行我素 said :
2008年11月17日 上午10:10
精彩万分!佩服!佩服!
春天 said :
2008年11月17日 上午10:46
波力的舍身为国为党精神让我佩服。
雪山锺某 said :
2008年11月17日 上午11:46
波力兄的功力不是开玩笑的,Don't Play Play !!!
雪山锺某 said :
2008年11月17日 上午11:52
波力兄:

你的奏折可要给对人,因为不是每个人都看得懂,程度不高或是红毛派就会误解了。但是我相信皇上能够了解,如果给林冠英或是林吉祥,那就真的要了他们的命。看来看去还是看不懂,到时候他们就要GOREK你。
Negara Kita said :
2008年11月17日 下午12:42
谁人皆醉谁独醒?
Negara Kita said :
2008年11月17日 下午1:21
这个蕹菜课题,还真的没完没了:P。老翁要就镇压,然后有自己的团队走他要走的路(看来很多人不相信他是要改革);二就是妥协,没了面子,接下来三年,要推行什么都难了。我算是局外人吧!让我说个胡乱虚构的故事,全部quote and unquote,别sue我哦!我没钱的。
话说虎国三月大选过了,国民党(不是台湾的国民党)好不容易以简单多数票的国会议员人数得到了执政,于是国民党的老大,拉哥登高一呼,我是人民选出来的首相,今后只有虎国只有一个团队,不是我的团队,是虎国的团队,希望各反对党尽早归队,继续为国家努力,未来还有很多经济,国际的课题去面对。主要反对党,人民党(不是我们那个人民党)的大姐望姐就摇个电话给拉哥,我可是主要反对党,40%人民支持我,我要做副首相。可是后来拉哥宣布的副首相,是娜哥,望姐得了个反对党领袖。于是有人问,望姐会不高兴吗?于是拉哥说,
1)我可是根据宪法,运用我的权利去选的。
2)难道反对党领袖这职位,不重要吗?
等等。。。
等得不耐烦了,几时说人民的事情啊?英语教数理科、白小、华小拥挤、师资不够。。。
UNCLE BOO said :
2008年11月17日 下午2:26
当今之下,唯波力一人有本事写圣旨,皇帝不用,实在可惜。
叶庆华 said :
2008年11月17日 下午3:15
波力写奏摺厉害,心脏还有七个孔.
Ah Kam said :
2008年11月17日 下午3:38
文言文很难消化,要花时间慢慢读,有时间弄一篇白话版吧!
2008年11月17日 下午3:56
阿甘,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了,这篇一上网电话就响个不停,看来还真的有翻译的必要....

其实,可能还有一个方法,波力只需要和人家说:“这是我的权力,我就喜欢写文言文,吹咩?我不需要向全世界交代!”不是一切都解决了吗?
春天 said :
2008年11月17日 下午4:53
波力,你为何不咬你的手指头,用你的血写这封死谏?

这样一来你血染的文言文更加刻骨铭心!
冠凯 said :
2008年11月17日 下午6:35
皇帝:大胆,尔等南蛮夷子如此大逆不道,
上书死谏奏陈大胆奚落寡人,
本朝初立人心不稳,断不得容此人在
此煞风景策反百官,扰乱朝政!
赫!他们竟敢威胁朕。

A近臣:圣上,南方刁民蛮荒未拓,无故犯
驾诚属直谏,陛下以礼教一举诛灭
蔡党,奈蔡党远驻边疆,将士追随
多年,不免有小人进谗,陛下尽可不
屑一顾,专注理政。

B近臣:我朝初立,更应明正典刑。岂容南
疆小吏如此放肆。罪臣波力此举有
不臣之心,对陛下实有大不敬之
嫌,长久下去陛下的威望何在?

皇帝:想死?朕了你心愿,立即着刑部拟旨
议罪!退朝。。。。。
2008年11月17日 下午7:57
冠凯吾兄,唉!朝纲已废,此等乱臣贼子确不在少!
2008年11月22日 上午10:30
好文章!
道尽众卿心中语,愿主能了其中意。
朱刚明 said :
2008年12月4日 下午11:16
大胆!
不过看了好爽,朕沒想到朕一登宝座,这麽一耍就引来無数的關心,好開心哦!
要不然你們草民微臣怎麽會把朕看在眼里呢?
为了证明波力的忠心,朕就成全你以死示忠的诚意吧!

慢着,你要快死还是慢死?(朕再暴政也还有民主的一面)
快死就看朱刚明的Blog,慢死就喝两杯吧!(白水而已)
一笑......................沧海一声算(笑)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