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九月 26, 2008

Bookmark and Share  (6) 则留言

呸~!犯贱!!

PoliBug | 波力拔克

,

有个叫阿鸡的朋友挺有趣,308之后,每每一搭上枱就会抛来个百问不爽却又一成不变的题目,波力解答上数十来次,他就再问上数十来加一次:「你这个蠢旦,为什么还要留在马华?」尽管波力才思隽永,口若悬河,但这题目的后着犀利,招架起来也颇为吃力。

人家说参马华好,路帮多、康投多、门路多,说的当然都是利益方便那档事,波力愚钝,在党服务多年,这些言之凿凿的传说却是连个边儿也都没有机会沾上,每天还是得自己执生,才能求得两餐不饥、夜不露宿,倒是活动搞得多了,结了不少「孽缘」,报应连连,捐款买票的人情债还到手软,一点都不像尊敬的特丽莎郭国会议员那样,说一句「几万块钱对我们非常重要,所以连制作火箭娃娃都没有钱...」一干二净,捐钱可免。

马华当然不是个什么好党,也别说什么「民族尊严」了,到得今天,就连建多几间新华小都还在「内部协商」「争取」不着;党内腥风血雨可说是家常便饭,一个不爽,什么简讯、匿名信、报假案、DVD、长篇电邮、连载漫画、三人东厂的把戏、招式层出不穷,想探头的必然首级不保,更甭说什么上半身健健康康,下半身瘫痪残障的政治文化了。

「有识之士」说山头文化是马华的胃溃疡,所以替主子搞了个中央大集权,给了黄帝至高无上的权柄,却对所谓的「山头基层」一无所知,这群被封赐「山头」的可怜虫,每天都用了多少的时间生命,在校董家协里出钱出力、在官僚部门里委屈求全,串门子解民瘼、在伟大的领导嘴边捡牙喙残食,喂养寺庙宗祠及苦命穷学子;所努力的一切,就只为了替党保住最后的一丁点、一丁丁点的尊严... 而「有识之士」却一付不屑,继续坐在冷气房里想些不着边际的旷世政纲,出些不伦不类的小红本子语录,然后说:「这真的是好的!」。这种党,真的能有救吗?

青年团里喊年青化的人,自己都已经四十老几了,霸着大位不敢走,还满口嚷嚷着要母体干练的能人先下车;人家的青年团负责骂,我们的青年团负责「接受解释」,人家的青年团在参政问事,我们的青年团却开着四轮驱动车回唐山「变相寻根」,到底我们要不要先承认自己是清清白白的国籍身份,堂堂正正的大马公民?人家说我们是寄居动物,我们让人家用自己的家法厚待,还得厚着脸皮泣谢圣恩!三人平白犯了牢狱之灾,却只为一人申冤,如此的公义又岂能服众?不止可耻的邀功,某些坐拥领袖身份的人,却只敢在部落格里撒野,不敢挺身使权,过后竟然还胆敢宣称自己英雄了得,暗器无双;是怕爵位不保呢?还是贪婪自爽自得?这种领袖,我们是选来吃屎的吗?

部长一个个,每天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数万人入院的基孔症公告不到千人,毒奶事件还得等邻国的检验报告出炉了才知道哪些东西应该下架,公布的名单不是违规的产品,而是「安全的品牌」!不知道的外国人,还以为我们的部长拿的不是国家给的薪水,而是商家给的钱粮,不仅于此,待民愤难欺时,竟然还可以大言不惭的说是为了「不要引起恐慌,其实早有预防」!到底是说明白了比较让人恐慌?还是让他们关起门来谈价钱比较让人恐慌?愚弄人民至此,怎一个可悲了得?

放着四五十亿的大弊案不敢过问,倒是拿了些门市小喽啰来开刀,明知自己的斤两够不得镇场,却还是自不量力的弄得靠车糊口的草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还好国家无能,搞不了捷运地铁,否则火车一撞头,怎能只伤不死?受害者要找冤家债主时,一句『不归我管,不关我事』解决,直让国民不是痛恨,而是羞耻!客运关怀说了十余载,结果肢障同胞还是无缘得到一丝安慰,一样的又是一句『不归我管,不关我事』,那就算不关你事好了,总不成良知也不关你事吧?

这党,真要写来又何止万言?阿鸡故有此问::「你这个蠢旦,为什么还要留在马华?」

波力说:「乱世、乱政,总得有怀真心的人。」

阿鸡无情,一口浓痰飞溅:「呸~!犯贱!!


(作此篇,是为了与某位友人共勉,朋友,你知道了吗?)


6 Responses to "呸~!犯贱!!"
愚公移山 said :
2008年9月26日 上午8:20
在內閣里的咱們偉大的民族/人民領袖“有力無心”;在權力中心外的我們則有心無力。

308後,我們這群政治“加里菲”還長相廝守這艄鐵達尼,也難怪叫好多人摸不著頭腦。

乱世、乱政,总得有怀真心的人,這句說得好。
Ah Kam said :
2008年9月26日 上午8:54
儒家精神的最高境界-知其不可而为之,乃我辈中人矢志不渝的精神。
leerock said :
2008年9月26日 上午9:20
波力,路帮多、康投多、门路多,是上头的事,又怎会轮到我等小辈;"搞"马华,我等小角色出钱还人情债事小,安抚枕边人事大,不然分分钟都会有上馆签字的风险,到时侯这笔帐还得自掏腰包,赔了夫人又折兵.
UNCLE BOO said :
2008年9月26日 下午2:25
地藏王菩薩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我们都有地藏王精神哩!
2008年9月26日 下午7:01
愚公共勉。

阿甘,孔子尽其一生尚不为所用,他的大道理倒是让玩弄皇帝之术者使作施行极权的硬盾,那真的是正道吗?

李洛克,这也难怪孙文得娶三妻了... 叫老婆去看看这篇专访,她倒是挺看得开的。(当然,她会先和告诉你:「等你当上副首相再说吧!」)

武叔叔,你说,是去渡化?还是去锄奸呢?想当年许博士也说过:“打入国阵,纠正国阵!”多年之后... 到底又是谁纠正了谁?...
Ah Kam said :
2008年9月27日 上午11:17
回波力,我崇尚的儒家是孔子年代的儒家,那个时代的儒家是很阳刚强悍的,不是后来那些被统治阶级歪曲奴化后变质了的迂腐懦弱的腐儒。

衍生阅读:
http://yjrg.net/HT/con_100_M.1214438089.A.htm

同理,我心目中的马华,是陈祯禄年代的马华,那个年代的马华是讲骨气的,有民族意识和大格局的。后来的马华走上歪路自我矮化,领导人一蟹不如一蟹,才让巫统一党独大越来越嚣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