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十一月 25, 2009

Bookmark and Share  (2) 则留言

九校董事加油!

PoliBug | 波力拔克

,

关于华文独中的发展,经济来源一直是项难以突破的瓶颈,毕竟在国家对国立学校以外的教育系统并不会给予重视,无法得到机制化的拨款,甚至不会被列入国家的财政预算案当中。然而,我们不禁要问,撇开独中不谈,为何由国家设立的华文小学,也一样必须面对重重的困境?这当然是执政者必须去慎重反思的问题。

在谈到解决独中经费的难处时,民联政府开启了一个不错的方案,即将废置的土地拨划出来,让独中董事会去经营,实行以地养校的作法,一方面充作国内独中平均每年不敷50万的财政窘境,另一方面又可有效的扩大州内的土地使率,并提升国民生产总额,增加税收;有人称之为「教你吃鱼不如教你钓鱼」的实用版。

问题是,并不是每个吃鱼的人都有责任钓鱼,大多数的时候,我们是因为肚子饿了才会吃鱼,若还必须垂竿求钓,也许还没钓上,就已饿死。而独中取得的土地,正有这份感叹。

举个例子,前些时候闹得沸沸扬扬的「霹州独中拨地事件」就是一例,由9所独中董事会组成的“升华有限公司”,最终向马汉顺要求,要他向州政府传达「要钱不要地」的意愿,依他们经研究之后所提供的数据,的确令人唏嘘其困境。

民联政府当时同意拨出面积2千500英亩的种植地,供州内9所独中进行以地养校之用,条件是相关地段必须由董事会自已去找,当然,要一群平民百姓去找到这么大一片公家土地,又要不违反环境保护的原则,并不是件容易的是;但也幸亏不容易找,让几位华教工作者有更多的时间及空间去思考方案的可行性。

首先,他们考虑了可以被栽种的经济作物,当然最终敲定最大效益及最合理的油棕,问题是,要开发2千500英亩的油棕园,至少得花费1000万零吉,而且必须等待5、6年之后,才可开始收成,油棕的平均寿命为23年,而在正式收成的10年后,产量就开始下跌,意即,最长在第20个年头,学校又得再为翻种的经费忧心了,而随着通货膨胀的速度,届时也许需要不少过1千500万的翻种金,而这些都要须要重新着落在华社的身上。

有一位热心的华教人士发出的文告说,以地养校计划在第8年就可以收回成本,若每年有400万收入,从第9年到第23年共15年期间总利润收入有6000万令吉。

这个计算非常合理,按照他的算法,6000万令吉让全部9所独中分享23年,即每所独中一年可得约29万,或每个月1万2000令吉,这的确可让各校松一口气,问题是,第23年的翻种经费怎么来?第24年至29年那段没有收入的待收期,是否又要回到华社去筹募经费?

在9校董事经过深入的探讨之后,终于决定加大注码,向州政府要求一个足够的机制化拨款,即每年拨出固定的款项,并无止息的延续。他们让马汉顺将这个概念带入州议会,并被州议会接受,决定每年拨出为数360万令吉的资助款项。

按照这个作法,在「以地养校计划」一个23年的周期内,霹州9所独中无须筹款耕种、无须等待六年、无须承担棕油价格起伏的风险,便可得净收入8千280万令吉,即每所独中每年可得40万,或每个月可得3万3千令吉,最重要的是,这是机制化拨款,确认了独中的存在地位,也不会替后世留下庞大翻种经费的烦恼。

在该9校董事会做出是项决定之后,受到不明就里的政教人士大力抨击。彼等为华教经营及延续劳心劳力,换来的却是那些站在一旁看热闹的人无理的漫骂,看了让人心痛!波力出身独中却无力相助,只能为他们默默加油。


2 Responses to "九校董事加油!"
2009年11月25日 下午11:25
因為人民不想信國陣政府,今年需要你給你,明年不需要你時,不給,你能怎麼辦?土給了我,起碼永遠屬於我的。
第二,因為不信任國陣政府,每年都要跟國陣政府要錢,所以怕被國陣政府牽著鼻子走。萬一國陣政府要你們獨中改制,你能怎麼辦?

這是人民對國陣政府信任度的問題,要解決這問題的是國陣政府,而不是獨中本身,或批評的人...

當然,如果事情能像波力兄所說的如此完美,直接拿錢是最好的選擇。

但,人民想信污桶國陣嗎..??
Alfanso said :
2009年11月26日 上午11:10
"在9校董事经过深入的探讨之后,终于决定加大注码,向州政府要求一个足够的机制化拨款,即每年拨出固定的款项,并无止息的延续。他们让马汉顺将这个概念带入州议会,并被州议会接受,决定每年拨出为数360万令吉的资助款项。"

请问波兄州政府打算怎样确保该笔款项将会每年拨出,不需要申请:以及用什么来保证“无止息的延续拨款”?是否将列入州宪法?下届大选如国阵赢回政权,马华却全军覆没该怎办?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