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十一月 23, 2009

Bookmark and Share  (2) 则留言

柔州汇报会侧写

PoliBug | 波力拔克

, ,

前天傍晚六点,翁蔡在柔州居銮办区会汇报会,由于没有筹款运动,自也办不了奢华筵席,大家简单自助餐了事,不求佳飨,只求果腹。这也是常出席老蔡作主的聚会的同志习惯了的事。自助餐的形式除了可节约资源,方便出席者报到,不会耽误与会者的宝贵时间,又可确认到会者的会议资格,一举数得。

现场气氛和谐,没有慷慨激昂的高谈阔论,只有条理分明的讲述,大家都对总部终于向全国区会伸出援手感到欣慰,毕竟现场多是区会领袖,知道地方工作经营不易。大伙也踊跃参与讨论,台下的发言不比台上的少,有位老同志甚至说得语带哽咽,吁请不在场的领袖快快回来,共同复兴马华。

有人问老蔡,为什么总会长要将魏周二人驱出会长理事会,老蔡直言那是总会长的权力,他不能过问,事实上,即便当初与他不和时,他也不曾对总会长委任理事会成员的方式表示不满。虽然传统上总团长及妇女组主席都会被邀请进入会长理事会,但总会长也有他的考量,因此在重组时他们不再被重新受委,换成署理团长及妇女组总秘书,所以要说妇女同志及马青同志失去代表性,那是不正确的,更何况妇女组不仅总秘书,连组织秘书长也同样被邀请,再加上当然列席的美芬副部长,女性在会长理事会共有四人,这是前所未有的。

也有人问老蔡,翁总和他现在的关系如何?「对他好不好?」,老蔡感谢该同志的慰问,并以我国的经济状态作比喻,他说:「大家都知道,去年的经济非常的低糜,现在已逐渐缓合,并在逐步复苏中,而且按照目前的发展趋势,明年应该能更加好。」

最呛的是,当老蔡声明绝不对柔州领袖秋后算账之后,有一位与会者询问他「和翁总的合作是否是貌合神离?而他怎么和那些曾经对他恶言相向的人合作无间,甚至现在就在台上坐在你身边的那几位,你要如何与他们沟通?」当时王赛芝、颜炳寿、翁协文等翁总大将正和老蔡同坐在一排,经发问人边说边有意无意的以手略指,几人都尴尬的僵笑着。

众人听到这么敏感的提问,都绕有兴味的坚起耳朵,等待酸言酸语上场,只听老蔡这么问答:「『团结』是不需要什么秘密武器的,只需要真心诚意,如果没有真正的诚意,还谈什么团结?你说的那几位同志,他们曾经骂过我,但是大家都知道,我也曾经骂过他们啊,如果他们可以不计较我骂过他们,为什么我可以计较他们骂过我?」登时掌声如雷,也听不太清楚他最后一两句了,老蔡停了下来,在掌声中左右转头,望了望正吁了一口长气的几位,大家相顾而笑,一切尽在不言中;长长的掌声停息之后,老蔡续道:「这是身为一名领袖该有的气度,人家说大人要有大量,我虽然不是什么大人,但也是有大量的。」换来另一轮掌声。

有些抱着看热闹的心理前来的区会干部,都希望现场有炮轰廖派的场面,可惜让他们失望了。台上台下都进行了一场理性的探讨,虽然间中有与会者出来表示对魏周的不满,但皆被主持人缓和了下来,汇报会的立场鲜明,重选本来就是一个选项,而且更是蔡翁率先提出的,只是当时不被廖派所接受罢了,这才有大团结方案的产生。如今廖派所号召的特大,召集的方式符合条件,但提案内容却不合法,根本无法促成重选,更会令到党章失去威信,不应该受到支持。

汇报会是以边汇报、边对话的形式进行的,会至中途,突然杀出一名妇女同志,有备而来的列举资料,要向交通部长质问啰哩保险涨价的问题,大家都觉得离题得太过唐突,都在交头接耳、半捂着嘴边说边笑时,想不到大会主持老蔡却在听完她的发问后,要她将手头上的资料上呈,并在问明详情后,表示虽然今天交长不在,但他及现场中委必定会将文件转交,并在中委会提出讨论。

事后波力问老蔡,为何接待一位现场打岔的投诉者,他说,你没有理由去阻止一位求助的人民或同志,马华的存在是为了什么?听得波力脸红耳赤。


2 Responses to "柔州汇报会侧写"
3 said :
2009年11月23日 下午6:40
华的存在是为了什么 - create problem and then solve it and get rewarded.

you git sweat in your mouth how can you scold people..... once you open your mouth, sweats will drop.
KH said :
2009年11月23日 下午7:53
Dear PoliBug,
Thanks for sharing "柔州汇报会侧写" for the benefit of those who couldn't attend the briefing.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