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十一月 24, 2009

Bookmark and Share  (2) 则留言

在那里,我找到了1Malaysia!

PoliBug | 波力拔克

, ,

外婆
小时候常跟随老妈回娘家,当时在众多内外孙当中,波力排行最小,最得外婆宠爱,外婆往生多年,虽然不曾与她合拍过照,但她的慈祥与善良,留给波力许多美好的回忆,全都锁在脑海里,今生不忘。

外婆嫁过两次,第一任外公在送货时被日本鬼子枪杀了;带着成群的儿女,兵荒马乱间,走投无路下,遇上了另一位天涯沦落人,悲剧般的人生,让日本鬼子再残杀了她的第二任丈夫,留下更多的子女,然而,她却毅然扛了下来,全数抚养成人。

还记得每次回外婆家,她总会将纤弱的手摸进衣袋子里,小心的掏出一两枚十仙的硬币,用左手抓着波力的右手,再把硬币偷偷摸摸的塞将进来,要波力自己跑到新村的铺子里去买零食吃。毕竟儿孙满,满足不了每个孙子,若不小心让其他人看见了,要惹人说她偏心。

波力一直到小三,零用钱才升级到两毛钱,常回外婆家的时代,才四、五岁年纪,二十仙这个数目,简直要大过四个车轮子!高兴得一溜烟不见踪影。但小小年纪的还算有点良心,总会将零食吃剩半包,拿回来孝敬外婆,而外婆也必定不吃,要波力留着慢慢享用,到得后来,连良心也没有了。

记忆中,要去卖零食的杂货铺,就得经过一间咖啡店,咖啡店的老板娘刚生了个女儿,白白幼幼的可爱极了,所以经过时总会八卦的顺道进去探望她一下,逗着她玩。 有时是买完零食回来的路上,右手抓着一大包零食,左手握着支冰棒,还是非得要朝着摇篮挤眉弄眼,扮鬼扮怪不可,直到逗得她咯咯的笑了,才愿善罢干休。

小波力一出现,老板娘就紧张了,必定在百忙之中,不忘趋过来千叮万嘱,不让我喂她吃零食,害得我有好几次差点得逞,最后却都功亏一篑;也幸好当时未能成功,否则小女孩早就让波力的零食给噎死了。

1 Malaysia
咖啡店里有各族人士,也许是当时没有1Malaysia的口号,大家都和睦得很,华巫印三大种族,挤在一间海南咖啡店里,一面喝咖啡吃Roti-Giap,一面比手划脚的天花乱坠无所不谈。

咖啡店后头一分为二,一旁是老板冲咖啡、烤面包的所在,另一边厢却是喊「碰、扛、吃、胡」的地方,里间很小,但也容得下两桌八人,桌旁有个「咚水」的罐子,三不五时老板进来为茶壶添加热水,便会听到硬币与铁罐相敲,发出「咚咚咚」的清脆声响。

四方桌上用的不是华语,也不是方言,是最地道的马华土话,波力当时年纪小,都听不懂,但是却非常清楚他们为什么要说马来话,因为麻将脚有一半是马来同胞;他们除了「碰、扛、吃、胡」、一整套麻将牌上「东南西北风、梅兰竹菊花、么鸟九筒、七索八万」的文字符号,及各种方言的精深粗话之外,其他的一律只懂听不懂说,为了方便,大家约定俗成的共通语便是「国语」,是的,这种情况下,「国语」的重要性的确是没有人可以否决的!

不久前思念起外婆,回到久别的新村里去走了一趟,景物已非,人事依旧,找上了朋友经营的咖啡店,仍然是前堂全开,后部分半,同样的一边是朋友泡咖啡的厨房,另一旁还是两张台八个人,一样1Malaysia,一样三大种族,一样使用官方语言,友族同胞对「粤闽琼汕客」五大籍贯各式各样骂人、损人、揶揄取笑的专用语一样流利精通,只是抽屉里没了真金白银,换作各色的塑胶筹码代替就是了。

在这里,我看到了政客们声嘶力竭,誓要为国人带来的「理想」;其实,「理想」是那么的简单。



2 Responses to "在那里,我找到了1Malaysia!"
alex said :
2009年11月24日 下午5:24
種族極端化馬華做了很大的貢獻!
stillwater said :
2009年11月25日 下午2:12
If everybody think re-election is the way out.. then why drag??

Just do it at the soonest and get on with it!!!

People dont like the outcome can choose whatever they want to do..

It is still a free country last time I check!!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