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十一月 13, 2009

Bookmark and Share  (4) 则留言

哭闹说道理

PoliBug | 波力拔克

, ,

小时候在争执时若辩输人家,就会大哭大闹,亦或无理取闹,总之,非闹不可。在长大后发现,哭闹蛮强,顶多只是因为自己的无能,试图转移视线,掩饰自己的无理,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凡事都得讲道理。

讲道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因为人们总会将几个毫不相干的事情混为一谈,用合理的小部份去支援不合理的大部份,让事情看起来似乎合理了,但是,当您抽身出来时,站在一旁静观,却不难发现蹊跷,于是,分辨出了一些似是而非的存在,就拿马华当前的乱局做个例子:

首先,由部份亲廖中委所发起的特大,提案虽然不合法,但召集的方式却是合法的,我们不能因为提案不合法,便否定特大的合法性,也不能因为召集方式合法,而肯定提案内容的合法性。当然,提案内容不合法,还是可以召开的,在特大中,若不合法的提案被否决了,就不会有事,顶多仅是大家胡里胡涂的再闹一场。

问题是,若提案并未能在特大中被否决,则遗留下来的弊端,足以毁灭整个党!这是小型的宪政危机,轻则党争继续腐烂,重则马华必须解散,总之,下回大选是凶多吉少了,绝不是中委会解不解散得了这么简单。

再来,波力虽然不喜欢翁总,但廖派诸君一味指他不守信诺的态度却更让波力不齿!事实上,翁总在双十特大之后的第一场中委会,已坦言要求中委会履行承诺总辞,以便将权力交回代表大会重选之,因此,要说他不守信诺,也不算全中,而是时势使然,根本不由得他随便放下。

反之,当时翻脸不认人的所谓廖派,非但明打明言而无信,拒绝民主议程,要他一人承担所有责任,更自作主张的推翻特大议决,擅自腾空署理总会长的职位,急不及待的篡位作主,这种种的作为,充份突显了毫无口齿、践踏民主、贪官好位的恶劣本色!这群人现下竟然还敢再次自打嘴巴要求特大,等同于滥用民主机制,配合之有损公义,有真知灼见者不屑为伍。

第三,是社团注册局鉴定了蔡细历的党职,有些人认为这是马华的一项耻辱,关于这一点,说到底的确如此!若非马华里头太多颠倒是非,只求上位、保位之徒,曲解党章以逞兽欲,误倒中委做出错误的判断,何需社团注册局开声?

所幸在社团注册局鉴定之后,中委会重新评估事实,这才得以还原真像,而事实上,确认蔡细历党职的,也并非仅止社团注册局,而是马华中委会本身的票决,在票决之前,廖中莱甚至乎还开声阻止投票决定!和中委会票决悬空署总党职时几成180度反向。这种阻滞民主程序的人,如今大打民主牌,岂不教人啼笑皆非?

第四,正副部长只是官职,在主从关系上仅是由党主席推荐入阁的官员,如此而已。这群需由党主席推荐的党员,若因为对党主席做了不仁不义之事而心生惧怕,意图推翻党主席以保官位,那么其动机及居心,便有待推揣。

事实上党主席也并未因此决定大事诛杀,并邀请这群不愿总辞以还政于代表大会的「党领袖」,一同参与共策纷争后的马华团结方案,即然当初不愿总辞,如今又不愿配合团结方案,到底他们要的是什么?难道非得让廖中莱当总会长不可吗?彼等的心,最终搞得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实在令党众蒙受不白之羞!

第五,有些人说蔡细历是为了自身的好处而与翁诗杰虚与委蛇,事实上若论改选,蔡细历可说占尽优势,比之其他阵营,到目前为止,应该还不见任何一人可与之分庭抗礼的,他若为了私利,何须如此?蔡细历今年六十有二,在党服务数十年,在人生最低潮时也未曾对党口出恶言过一句,从坠落谷底到重新站立,一切依足党内的民主程序。

反观当今马华党内某些相对年轻的领袖,左一句马华没有诚信,右一句马华没有民主,就好像党不按照他们的意思去做就等于废物一般,波力想说,这些人有什么了不起的?连现有民主程序都无法服膺的人,没资格谈论民主!

第六,如梁邓忠之流,当初连「有提名没竞选」这种浑事都能举双手称好,如今又三番两次依足自身利益好处而翻转党章扭曲黑白,这种人竟然也可被吹捧到成为「诠释党章的最佳人选」,可见当今马华的民主意识还处在可随意操弄的蛮荒状态,这个事实本身,就是非常可悲的一件事。

第七,廖派在号召特大之余,自以为是的发动一人一元筹大金基金运动,这在务实层面上,等于在践踏党章及党尊严!若他们真的尊重党机制,则应该将已策动的特大所应付出的费用交回党中央去筹措,这是党章所赋予的权限,廖派一方面为了突显弱势形象,又不想暴露身家,而利用筹款的方式办会,另一方面却又滥用国会走廊聚众造势,实在令人失望!

有些事情,若不沉迷于表面的假象,的确还有许多可以思考的空间,除非不讲道理,继续哭闹作乱。


4 Responses to "哭闹说道理"
zuiyanhong said :
2009年11月13日 下午12:07
读了你的文章,总算对马华有些许认识。文章内容中肯,无摇旗呐喊色彩。很好,加油......
T.C.T said :
2009年11月13日 下午1:26
波力,
第六,如梁邓忠之流。。。。
你没发觉到,他是自打嘴巴,自从林良实时代 很多党章细节是这位接近元老的党员改写的,若党章有不完美之处,他还在小事大闹,自挖坟墓!我不怪他,他是被人利用。他不是政治家。
第一到七, 我都认同你的见解,这就是我常说的这个党已经60 年了,改变的非常慢,今天的你所看到的党争, 就是改革的开始。
就算是牺牲了老大和老二,也值得一战。没有此一战, 大家都不会把党章拿出来看,监督,以史为鉴, 现在大家看出来谁是真领袖,谁是青蛙,谁是老鼠,比一比,最重要的,谁是华社所要的领袖。故此,波力也从中学习了很多。agree?
到现在为止,还有某些人士还未现身,迟点你会看到谁是1128 特大背后推手?
MCA said :
2009年11月13日 下午9:52
波力做人难!

老翁在特大后显露他真正的本性和诚信。
老蔡在特大之前已向家人显示他的本性和诚信。

贵党能得上述大马有史以来千古难逢最有诚信的两位领袖一起在位领导贵党,对贵党党员和“贵党领袖赖以做官的借口-大马华社”,都是福气。

贵党当权派的老翁和老蔡的跟班日夜不停在为文造短信,可见华社已无需什么服务,因贵党在老翁老蔡带领之下,已把5年后的服务做完了!可喜也!
Wen said :
2009年11月14日 下午2:33
MCA,
说得对,就好像我们敬爱的博克,还没完没了的党章长,党章短,甚至断章取义,强词夺理,把它量身度作为主子的奸诈行为辩护。1010特大第三提案是由几位蔡某的大律师错误的做出!而中央代表也已经作了决定,那还由得两个人一个团结方案说了算!甚至“误导”社团注册局作出对自己有益的诠释!这些人们都看在眼里!不用强辩!
与其这么的对华社毫无贡献,倒不如把他们的精力,辩论口才及挖料的本事放在对华社不利的议题上不是更好吗?但我们所看到的却是这些所谓马华人就只知道枪口对内,内斗内行!醒醒吧,马华人!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