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十一月 19, 2009

Bookmark and Share  (2) 则留言

政客的眼泪与党员的眼泪

PoliBug | 波力拔克

,

魏家祥今天在国会走廊上,被记者询及昨天泪洒记者会一事时的回答,多少也为波力解了早前的疑惑,原来他是为了崇拜多年的翁诗杰变成「可怕的权力狂」而落下男儿泪的,这让波力联想到早前陪孩子看过的一部卡通电影「UP」《飞屋环游记》。

在戏中,主角卡尔和小女朋友艾莉从小崇拜科学探险家穆兹,在后成为其爱妻的艾莉去逝后,卡尔决定带着她的日记本踏上探险之旅,却在旅途中巧遇童年英雄穆兹,想不到穆兹竟为了自己立下的誓言,欲加害于他,逃出生天的卡尔,感憿万千的说了一句:「真是太可笑了,我自小崇拜的英雄,今天却成了想要杀我的人。」

可能是电脑动画太难搞,卡尔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哭,当然,堂堂副部长哪可以拿来和卡通人物相比较,只不过魏副部长说翁诗杰变了,还真让波力吃不消,试问这位大家所熟悉的翁诗杰几曾变过?一直以来,他都不曾让他的支持者失望过!从来没变,也从来不变,永远一样那么我行我素,那么狂妄自大,那么惟我独尊,那么不可理喻!只是加害的人不一样了,看热闹的人不当一回事,助纣为虐的人自鸣得意,为虎作伥的人犹有荣焉罢了!

若说翁诗杰有今天如此匪夷所思的霸道和廖魏周等人无关,对不起,恕波力不予苟同!而事实上,此三人岂不正是当初推波助澜,在一旁煽风点火之诸君?!这只老虎是谁养大的?这个顽劣的孩子是谁宠坏的?若当初他在极尽边缘化、侮辱践踏,甚至最终开除蔡细历的时候也能听到一丝不平的声音,波力今天可以相信这些人是无辜的,但可惜的是,那个时候,下毒药的是翁诗杰,给毒药的却正是这群现下在哭闹喊冤的人!

魏周高喊翁诗杰蛮不讲理,说他将马青总团长排除在会长理事会之外,是鄙视马青的行径,是前所未有的荒唐事,我说,这种荒唐事岂止一宗?单单一个蔡细历,就不知已独啃了多少宗!您岂曾见过一案三判,誓要开除票选署理的事?您又几曾见过,署理总会长不被委州主席的?您更不可能见到,总会长自委党部发言人,不准署理总会长说话的?难道这些都不够荒谬的吗?拜托,请别双重标准到这步田地。

在政客们落泪之前,早湿了百万党员的胸襟!当然,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间断的家乱纷争,今天我们不想再看到任何一个人因这种泯灭正念的暴行,继续被施加在任何人身上,所以尽管受害者自有其可恶之处,但绝不能成为翁总滥权自专的理由!党有党的伦理,一个家,绝不能只有父亲的咆哮,容不下儿女的意见,如果连这一点都不懂,还谈什么「团结」?

经过了冗长的党内纷争,想不到他还是无法领略如此浅显的道理!我们要的团结不是这种牺牲别人成全自己的团结,过去的皆已成追忆,只愿他们都从中得了教训,将来别要再犯就是了,若要事事追算,党争要到何时方休?翁总若不收回成命,也许到时收回的只能是报应!原本对《团结方案》大有期许的波力,如今只盼党选能快快到来!!


2 Responses to "政客的眼泪与党员的眼泪"
3 said :
2009年11月20日 下午12:44
OTK did not change. The only thing that change is his action plans. His objective also remain - to continue to be MCA President.

Those he chopped are things he needs to do to stay on power. He has been surrounded by CSL people.

Stupid guy who only listen to Ti LKer who only know how to create rumors and instigate hatred.

La
Daniel Wen said :
2009年11月20日 下午8:29
最有理性的一次!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您将是其中之一,可喜可贺,继续努力吧!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