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六月 14, 2009

Bookmark and Share  (3) 则留言

透视公正党的党章修改

PoliBug | 波力拔克

,


有人说,政党的历史包袱是改革的最大阻力,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改革,不正是为了卸下历史包袱吗?当然,若要说公正党有十一年的历史包袱未免太过,毕竟自「烈火莫熄」运动之后,公正党的政治格局曾停留在潜伏状态多时,在与人民党合并之前,公正党的党员人数可说少得可怜,即便在合并之初,人民公正党的党员人数依旧是聊聊可数,而且全国性组织也零碎不全,根本不能成事,在基层背景薄弱、势力零星的情况之下,谁会来关心党章如何?

然而今时今日的公正党已非昔比,籍着308反国阵飓风过境,公正党的议员人数尚在实力人才之上,时势所趋,若安华不乘此时大胆重组,时机一过,必然失去操之在手的掌控权。当然,要让一个三十万党员的政党一昔间通过这许多的党章增删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幸的是目前该党中央代表大多仍是早期党规模尚小时所推举出来的,而且多是党领袖安华的随众或景仰者,仗着安华的光环效应及未尽成熟的党意识,使得党章的修订完全在安华的指掌之间。

众所周知,公正党的组成结构有别于国内其他诸党,国阵内的主要政党虽然多是独立之前的知识份子、商贾权贵及草根基层的力量结合,虽然组织完善,资源丰富,但在经过长治久安的溺幸之下,早已失去创建初期的理念、活力与干劲;而在民联里头与公正党历史相对悠长的回教党及行动党,一个是宗教意识的组成,一个是社会主义的延伸,双双侵淫在主流政治的边缘几近半个世纪,除了惯性斗争,都是有踏实理念的政党。

而这些,正是公正党所欠缺的,更糟糕的是,公正党创党初期的党众,多是巫统的失意份子,再加上连党章都是从巫统「原稿」抄袭修订而成,相似度几达八成,就公正党所致力塑造的「多元种族政党」形象而言,极其容易让党员在意识形态上产生混淆,进而步上巫统权力架构上原性弊端的后尘,因此,「差异化」及「去巫统化」是让公正党独立于国内政治现状的当务之急。

在下一届大选,除了逾两百万的合龄新选民,逐步热化的政治氛围,也将吸引在上一届大选因未登记而失格的两百万合龄选民涌入投票中心,简言之,下届大选预计将产生不少过四百万的新鲜选民,就我国222个国会选区而言,意即每个选区平均将多出约两万张选票,而一个事实是,在去年三月八日的全国普选当中,能得到超过两万张多数票的候选人只有区区的十三位,更让国阵感到尴尬的是,其中有十个选区是由民联候选人胜出的!

换个角度思考一下,您认为在这四百万张的年轻选票当中,会有多少巴仙是倾向国阵的呢?请恕波力乐观,若依当前的情势看来,能有一成半成,就足以令国阵偷笑了!安华是个打选战的高手,岂可能无视于这决定性的事实?然而,另一项事实却是,即便没有面对国阵的忧虑,公正党在组织及基层,又如何能做到凌驾于另外两个友党之上呢?党员人数及结构,无疑会是最重要的谈判筹码。

基于以上条件,我们甚至可以说,就一个如此年轻的政党而言,公正党修改党章,在很大程度上并不是一项改革,而是一项整顿、一种策略,以调整党团步伐,营造更大的民众参与度,这是一个经过规划的「制策步骤」,而且高度面向年轻新生代!何有此言?只要纵观所增修的部份,便可一目了然。

在美国,主要政党如共和党及民主党的党员人数一向不多,然而籍着四年一度的总统选举的党内初选,却往往能为政党增加一倍甚至数倍的党员!民众为了自己心仪的领袖,可以刻意加入该政党,以获得投票权,为「偶象」获得总统候选人的资格尽一份力,而在自己属意的候选人当选总统后,这类「应节党员」将会持续保留党籍或「功成身退」而离去,但这种政治文化对该党的运作却丝毫没有影响,因为政党凭籍以运作的模式是系统及理念,而且即然已当选,便可全力投入制策操作,哪还用得着要以「党人口」来吓唬人?

在成熟的民主国家,党员退党或跳槽是非常正常的民主程序,不用背负多余的道德压力,当然,这种民主原则也许不能通行于东方社会,所以,您能想像公正党未来的组织发展了吗?

再来,青年团的年龄限制下调,势必将大幅激升知识青年跃跃欲试的参政兴奋度,这在吸引年轻选民方面当可建奇功无疑,但也有人置疑,35岁的限制是否过激?事实上,「青年」是一个非常难下定义的年龄层,联合国所说的「青年」是指15-24岁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则定义为14-34岁,然而,若按照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标准,却将14-44岁的人士都统称为「青年」。

当然,一般世界都普遍将15-40岁设定为可接受的政党及社团青年标准,然而,在一些国家,青年团的年龄限制甚至比三十五岁还要更低,尤其是在某些专制社会国家,这种情况是相对普遍的。

其实,太低的年龄限制对一个政治团体的青年发展及民主进程是相对不利的,因为经营基层实力的时间不够充裕,许多青年领袖往往会选择以笼络或亲倾资深领导的方式为本身的政途铺路,造成青年思维、动力及决策上的制肘,试想想,一位完成博士学位的三十岁优质青年,如何在短短的五年间产生足够的领导实力?因此,35岁的限制,是助力还是阻力?视乎视角的不同各有诠释,美国民主党的青年部,就限定年龄在36岁以下,当然,这对母体的领导,的确是有帮助的。

另一方面,安华也通过制定保留30%重要党职的女性固打向女性国人招手,极力拉拢可顶半边天的女性选民,除此之外,他更以不点名却高姿态的方式力挺回教姐妹组织,向时代妇女信心喊话,如此举动,发生在继回教党大会对该组织的否定之后的大环境下,表面上似乎是在为民联的整体形象缓颊,实则是乘虚而入,一举起了回教党尾注,回教党暗亏吃到底,要再回首也已然不及。

无论如何,安华在公正党政权雏型初立之际,便毅然大刀阔斧的修改党章,无疑是项极为明智的举措,否则,待大势一成,组织必然开始呈现臃肿及「尾大不掉」的现象,届时若再要作出调整,恐怕在实践上就没那么简单了。安华利用公正党年轻稚嫩的劣势,一转而成差异于其他政党的优势,此番改革可谓一举三得,一得人民期盼民主化政党的心,二得年轻人加入公正党的有力理由,三得给公正党的未来创造了无限的竞争空间,手腕之高明,让人不得不叹服。


3 Responses to "透视公正党的党章修改"
林季 said :
2009年6月14日 下午8:11
分析的很公允,不错。
KoZeK said :
2009年6月14日 下午8:49
波力兄您好,

顶一顶这篇文章,分析非常好。爱看您的文章就是冲着您有这样客观的评论。

看了之后感觉公正党很懂得配合时局,觉得很欣慰,大马的民主政治文化更加向前迈进。

再说,再益这时加入公正党倒是能够制造一些效应,鼓励更多的人士加入公正党。

下一局如果公正党扫的更多议席是理所当然,到时交通部长还开着40年代喷黑烟的老车上阵,再失半壁江山也是理所当然!

总是觉得你们马华仔老是对你们的老总上谏、谩骂、对着干也没看到马华有何进步,说改革,还改到闹出“市议员门”的事件。

巫统倒是变的蛮快,那个鸟凯里表现的“好像”很开明,李光耀提议要与首相夫人见面,过后昨天的记者会,还责备随行新加坡记者年初的一篇关于首相夫人的报道文章不够敏感。

马华无论如何必须在当下的契机,大力度的改革,不然3年后的新总会长就是有三头六臂也无能救活“病入膏肓的老马华”。
朱刚明 said :
2009年6月14日 下午11:01
Indeed, MCA must change now or face extinction.

It must first stop infighting and unite all factions in the party - a prime and foremost responsibility of the headman.

The Chairman must work out a strategy with all the stalwarts in the Central Committee, and an immediate action plan on how to turn around the party, especially on matter on regaining confidence of the public, primarily the Chinese voters.

Be bold and firm with its political partners, especially UMNO, on all matters concerning component partners.

UMNO must also change by learning to respect the existence of its partners via its 1Malaysia concept, People First, and Performance Now! If these were done immediately, significant result will be seen in the shortest future.

I recommend that BN in Semenanjung mot to rush in overthrowing the ‘opposition’, especially in the 5 states that now under the Pakatan Rakyat (PR). The more desperate BN moves on the ‘overthrowing’ trail the more difficult to achieve miracle at this stage of the event. PR has hardly made any wrong doings in a mere 14 month’s period; therefore it’s too soon to bring them to police or MAAC at this juncture. It’s not wrong to give PR a chance to prove itself. People want to see a fair attitude and example from BN; which is the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elements they are looking at the BN, now!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