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六月 19, 2009

Bookmark and Share  (6) 则留言

政府不应妥协于印尼禁输女佣态度

PoliBug | 波力拔克

,

印尼官方安塔拉通讯社引述该国人力与移民部部长尔曼的说话,表示由于大马频频发生女佣受虐案,印尼政府计划下达冻结令,暂停向大马输出家庭女佣。然而,尔曼还有后话,声明在此之前,当局该国将邀请相关部长和政党出席23日举行的一项初步评估会议,而受邀出席会议的包括该国的全国女权部长、外交部长、法律及人权部长、内政部长、全国警察总监、印尼驻马大使以及马来西亚代表。

正所谓一种米养百种人,论及雇佣之间的虐待事件,世界各地只要有家佣的地方都会出现,岂止发生在大马?关于「女佣新闻」,只要在谷歌上随便一搜,入目的尽是各种惨不忍睹的事件,遇上凶悍女佣的,有被分尸后掏空内脏的女主人、有中风后遭性侵犯的男主人、有被虐待至死的小主人、也有被女佣男友洗劫一空的老主人,更有一家大小被毒死的案子,最令人感到寒心的是,这种种个案,正有许多发生在我国最常用的印尼女佣身上!

当然,处于相对劣势的女佣也常是惨剧的受害者,除了我国,诸如星加坡及香港,也都曾经发生过多起残无人道的虐佣事件,而远在美国的富商夫妇,更因为对家中的印尼籍女佣施行各种惨绝人寰的酷刑,而被控上法庭;但只要稍具智慧的人,都能理解这些新闻仅是个别案例,问题多出现在个人的心理状态及道德素养之上,并不能以此评测该国人民的一般品行,更无法推断国人至该国工作,便等同于暴露在危险之中,进而向该国执行出口人力禁制令!

印尼是个大量出口劳动力的发展中国家,一般上文化水平较高的印尼女佣,都会被送至香港或新加坡等地就职,当然相关国家所提供的薪俸也相对更高,但若比较于菲律宾所提供的人力资源,印尼女佣的素质却显著低落,至少在语言能力及教育水平上就难以与他国匹比,因此,虽然前来我国就业的薪资较低,但在条件不足的情况之下,大马还是大多数印尼女佣的惟一选项。

我国独立自殖民统治尚在印尼之后,如今却成为该国的主要劳力出口国,那是因为无论是国家整体发展或政经文教的实践上,我国都将该国远远的抛在后头。据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约聘有三十五万名合法的印尼裔家庭女佣,数量是香港的2.5倍或新加坡的5倍,若以平均六百令吉(RM600)的月薪计算,每月将为我国制造两亿一千万令吉(RM210,000,000)的外汇流失,意思就是说,每一年,我国所雇用的印尼女佣,将为该国制造约7万3千2百亿卢比(Rp.7,320,138,840,000),或相等于马币25亿5千2百万令吉(RM2,520,000,000)的外汇收入!这也许并不是一个大数目,但对于一个国民生产总值不及我国三份之一,人口却在我国九倍以上,还有一成人口长期失业的大国而言,确实不无小补。

由于两国的历史包袱,再加上种族与宗教的渊源,大马的高度发展,一直是印尼耿耿于怀的事,因此,除了近日发生的几宗虐佣事件引起印尼政府的重视,或许该国也有意通过此举为早前的三王妃事件作出外交报复;但有关当局对于此事的处理手法尤如蓄意诬陷我国,误导国际社会认为我国人民是野蛮而残暴的一群,对于一个唇齿相依,长期友好的邦交国而言,如此令我国人民难堪的恶劣举措,委实令人难以苟同!

女佣是人,雇主也是人,只要是人,就难免有沟通及逆沟通;虽然在雇佣关系产生之后,沟通的素质必须受到关注,女佣的人权及人身安全也必须受到保护,然而,我们都非常清楚,那都不是通过威胁式的外交制策所能达致的,事实上,即便该国政府履行保护国人的职责,也大可通过软性协商与我国取得共识,无须动用如此强硬的杯葛手段!更何况以受雇女佣的人口相对于所发生的个案,相关事件根本不应被放大至需要向我国采取如此粗糙的针对性措施!

该国人力与移民部部长尔曼的是项建议,已对我国的国誉及人民构成难以弥补的伤害,倘若我国政府不在第一时间作出抗议,而一味针对极为少数的几项个案大作文章,不仅将进一步破坏我国的声誉,更将被视为对外力的屈服!事实上,除了印尼女佣,我国还有许多的人力资源供应国可以选择,根本无须向印尼当局的无理政策表示妥协!况且,过度仰赖印尼女佣,已俨然成为我国的社会问题,乘此时机,政府也应该跳脱种族牵跘,向该国还以颜色了!


6 Responses to "政府不应妥协于印尼禁输女佣态度"
Jack said :
2009年6月20日 下午11:58
我国跟印尼本来就是两兄弟嘛!
吵吵闹闹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而且还打过架呢!
床头打完床尾和,不奇怪啦!

可是我不明白为何政府会让回教徒当华人的女佣?
语言、性格、风俗习惯皆各异的两种人竟然可以住在一起?不打死才怪啦!

就像你叫一只老虎和一只狮子住在一起,两败俱伤!
2009年6月21日 下午5:10
Jack,
我们的政府真是用心良苦,家家若有回敎徒的女佣,那我们就能輕易的熔入馬来西亜这个回敎国的大圈子了,何乐而不为!
Fairnation said :
2009年6月21日 下午5:26
你忘了他们要大选,什么种族主义,国籍主义,Rasa Sayang,Siti Norharliza 都会拿出来讲。
Jack said :
2009年6月21日 下午10:34
哦?原来是有阴谋的啊?
够阴险!
可是我们年年杀猪拜天公,不知他们的ALLAH会不会因为我们的猪味太重了,所以不收留我们?
keykok said :
2009年6月21日 下午10:44
天下的父亲们:记住少抽烟,少喝酒,多运动,您的健康是全家人的幸福,祝父亲节快乐!
月光光 said :
2009年6月22日 上午9:41
波力,

雇主虐待女佣,导致女佣受伤、致死事件的发生,基本上与生活压力有直接关系吧。

除了以「国与国」之间的外交关系看待此事件,国人也应该检讨如何有效纾解压力。上班时被老板骂,回家后自己变成老板,但是工人只有一个,臭骂对像非女佣莫属了。

还有一些新闻媒体不知情的个案:家中没女佣,愤气往自己的老婆、孩子身上泄,这些事实往往都因着受害人忍气吞声,而以被盖在地毯下。

反过来说,女佣对雇主施暴的情况,很大的程度上是因受不住雇主施加的压力,每天从早忙到晚,有些还得兼职到摊位卖炒粉,洗碗,切菜,回到家还要服侍中风的老人,再给刚出世的婴儿喂奶,换尿片,搞到半夜还不能休息。双眼刚刚要合上歇歇,闹钟已经响了,还得在主人未醒前准备早餐,你说不爆炸才怪!这类雇主可说是罪有应得!

月光光认为这是一种严重的社会病态,如果不加以遏止或纾缓,虽然国家发展比印尼快,但是,国人的变态心理也日愈严重,社会怪像也层出不穷,无形中成为国家进步的绊脚石。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