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六月 01, 2009

Bookmark and Share  (3) 则留言

竞选照旧

PoliBug | 波力拔克

,

本地南补选为我国选举史缔造了多项的记录,包括「第一个涉贪议员主动辞职造就的补选」,「国阵第一次由于缺乏信心而弃选」(1975年国阵是因为避免舆论鞭挞,展示君子风度,不是怕输。),「史上最低的投票率」,出席投选者未及选民半数等等。

顺道一提,令人倍感惊奇的还有,为何在31张邮寄选票当中,四位候选人的得票总和只有21张,那之外的10张选票都去了哪儿?是否都是废票?若然,又是否代表了什么特别的信息?传统上邮寄选票多来自执勤的军警公务员,为何会出现这种三份之一废票的情况?实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在完成本南地补选之后,参选各造可说是各得其所,曼梳拔得头筹,喜洋洋的等着当槟州副首长,这是参选配套,为了得到一个“自己”属意的副手,冠英哥还得替他作嫁;奈堪阿力虽然连按柜金都不保,但却成功证明了多元民族的大马特色,在不到半巴仙的选民当中,战胜另外两名马来候选人而位居第二;而自武吉干当打到本地南来的卡玛鲁虽然身居末位,但他屡败屡战的精神,却足以应证三件事:第一,他很有些家底,第二,他虽然过了江,但绝对不是条猛龙,第三,多输了6张票,他退步了。

至于奥巴桑阿米娜,在某种意义上也从这场补选得到了一些东西,首先,她可以非常肯定将来绝不会再浪费米粮喂养不速之客了,试问有谁会为了一顿饭,冒着被偷拍的风险?再来,她也无须再为回不回公正党而头痛了,因为现在的公正党非常需要她,需要她不再回来作乱;

其实,波力到今天都还不明白奥巴桑阿米娜到底是怀着什么心思偷录盗摄的,至少她应该非常清楚,就算真有其事,也同样坏不了曼梳的大事,况且,正所谓拍人者人恒拍之,盗摄过别人的人一辈子都得在诚惶诚恐、草木皆兵的世界里度日,惟恐敌人也会用同样的手段来对付自己,岂能心安?

偷拍本身就是一种罪行,尤其是将录制品对外散布者更是罪不可恕,奇怪的是,为何在我们的国家,肇事者竟能如无事人一般,不仅照样生活,照样吃喝拉撒,甚至还能照样参与竞选?


3 Responses to "竞选照旧"
月光光 said :
2009年6月2日 上午9:31
本地南补选对选民来说,只是用过套餐后的一杯饮料,不是咖啡就是奶茶。

想喝吗?可以再来一杯。不想喝吗?拍拍屁股就走人。

排着长龙,晒着太阳去参与一场没有意义的补选,看来还不比喝一杯咖啡或奶茶来得舒服!
维雄 said :
2009年6月2日 下午7:40
阿米娜这次真的偷鸡不得蚀把米。
看谁还敢邀她回窝......

我比较喜欢国阵枪手对低投票率的自慰论。
陈志昊 said :
2009年6月2日 下午8:20
当我打算来找砸,就没有打算停止。


专找们路的贱狗,

被炒鱿鱼,是必须立即离开。
我还活生生在部门。
有空可以来找我,但我一定不会支持这种狗拿Project因为他的手段是贪污贿赂性。

{你可以去找巫统议员拿,
也可以向我区会主席拿,}

不是每个人都向你那样贪污贿赂来赚钱,世界有很多人都是脚踏实地工作,不是像你那样跑去巫统议员那边当助理兼拿好处。
要分清楚这一点。

{如果我和巫统议员关系好,
就是可以找到工程,
那你的老板和你吃国阵的饭,
不就是可以大拿特拿,
然后像港口贸易事件那样吃法!}

通过贪污贿赂拿工程赚小钱的是“路贱药名”;怎么把港口的帐也算到我这边来??是不是没有POINT 攻击,平时只是会写PLP等侮辱人,人身攻击的话。
没有POINT就不要献丑,很多人都知道,你是不会用电脑,然后找枪手帮你写。
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整天和议员道歉啊?不用怕,我肯定断你的贪污贿赂的门路,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有机会,我肯定会向巫统议员谈一谈。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