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十二月 04, 2009

Bookmark and Share  (34) 则留言

谁才是「流氓政棍」?

PoliBug | 波力拔克

,

马华及民政在308之后一直积弱不振,马华党内纷争不断,引人非议不在话下,而槟州民政也好不到哪里去,在输得清光之余,不仅得面对来自敌人的羞辱,更要在州内面对「盟党」巫统的百般折腾。

上个星期行动党在霹州的大会上准备了一幅人头抹脚布,对该党及其友党的跳槽议员进行「纯粹精神胜利」的集体自慰仪式,所带来的效果非同反响,尽管自己儿子的照片被人街头焚化,林爷爷最终还是在安公子的施压之下,硬着头皮自称该党已从中「吸取了教训」。

林爷爷虽然是个公认的「超级掰王」,但在引起公愤的行为上还是有所警觉的,本着「凡事不要去到太尽」的原则,令他得以驰骋沙场数十年而屹立不摇;反观一些在他旗下一朝得志便语无伦次的九流政客,就没这种智慧了。

两天前槟州数百人就一齐接收到一则来自「尊敬的」所发出的简讯,散播的同样是指名侮辱,并呼吁群众致死马华民政两党的内容。原本,所谓的「送至地府」由英文俗语的「Send to hall」看来,顶多只是显现了当事人的低劣无知及兽性暴力,但此厮非但在东窗事发之后毫无悔意,甚至辩称「地府」是「地方政府」的简称,实在不知所谓、羞辱我国华人的华文水平到极点!

这种口不择言的流氓痞子政客,就一点都不懂得政治污衊及扯谎的底线,若非文化素质过份低落,就是有意搪塞胡浑,意图推卸责任,无所不用其极。

郭庭源在事后的记者会上「眼泛泪光」,而党为他精心安排以应付媒体的「代言双抢」彭文宝及黄伟益更形容他「现在十分难过,应给他一点空间」,老实说,这还是波力第一次看到主动散播暴力信息的人,突然间变得如此「伤心脆弱」的。

当然,单就此事便要林大首长勒令他辞职下台,要求未免太过,郭庭源毕竟是民选议员,辞不辞职还轮不到林大首长来决定;但是,郭氏恶劣之极的态度,实在令人无法苟同,尽管事实证明犯下错犯,非但没能听见他衷心的道歉,反而还特意诬陷该简讯出自「前国阵党员」之手,其意显然在于将此等卑劣行为归咎于「国阵党员」的「低劣水准」,动机委实令人遗憾。

若姑且不论相关简讯是否真的源自「前国阵党员」,身为一名民选议员,如此疏忽莽撞不分轻重,要如何让人民相信他能有效的参与政府决策,不将国家人民带去荷兰?郭氏在简讯中声称国阵利用「政治流氓」攻击槟州政府,殊不知其言行之种种,才是真正的流氓恶棍之所为;民联若要寻求人民赋予治国安邦之委托,是否应该包庇这类九流政棍?

而且,身为政治人物,必须拥有基本的自我醒觉及诚信态度,方能长久立足,不是每一样事情都可以借用硬拗死掰的方法为自己制造下台阶的,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如果该项失误不为人民带来实质困扰,而当事人亦愿意承认错误并衷诚道歉的话,相信人民是可以接受他因一时的不察而犯下的失误的;可惜的是,这位「尊敬的」只懂得诸多借口,却不知悔改,一再的不务正业,专擅于兴事造乱,人民是否选对了人,自己应该也心知肚明。

郭庭源也许不知道,他这种推托嫁祸、口不择言的作为,只能再再突显自己行事鲁莽无知、愚钝下流,这位林大首长的「亲戚」在去年因被揭发将前朝政府的议会提案照本翻抄,替民联倒了不少米,过后又大老远的跑到霹雳去揪着维持治安的小警员领口动粗,这一切波力的记者朋友都还历历在目,说到正经政务,却是乏善可陈,选民们倒民政时爽了一下,想不到却迎来如此一个流氓活宝,岂不感叹?


34 Responses to "谁才是「流氓政棍」?"
2009年12月4日 下午9:18
咦,翁诗杰也会发出SMS, 他的也是够力的那种。有狗的那种。这个家伙,好学不学,竟然学你现在才崇拜的翁诗杰。

谁才是流氓政棍,可别把话说满了!小心留着给你支持的翁诗杰用上了!
2009年12月4日 下午9:42
呵呵~你这只废材还真是一点分析能力都没有,又自我膨胀得以为自己真的是世界第一,难得难得。
落花先生 said :
2009年12月4日 下午9:44
国阵的月漏论,寄居论不及民联地府论
地府论最多攻击到民政和马华,但是月漏论和寄居论攻击伤害全国女性和华人
这里说地府论怎样不道德的人,请看看你们在寄居论和月漏论出现时那个X样。

尤其是马华的周,月漏论出现的时候不见她在记者会上哭。
寄居论出现时,马华DIAM DIAM,民政在被人撕照片后和人家做好朋友。

马华民政在全国课题上的表现让人吐血,maucari angpau,地府论,对他们来说严重过寄居论和月漏论。

为什么作为一个华基政党,在华人被说成是寄居者的时候能静静,甚至出来灭火?

在马华民政批评民联的言论的时候,请马华的X想想华社的感受。X的
2009年12月4日 下午9:47
落花先生,您是选择性失忆呢?还是选择性阅报?
落花先生 said :
2009年12月4日 下午9:50
流氓政棍国阵多得是,
在议会上耍屁股也有。
你们常说小林不得体,
但是还记得那个一个手作洞状,一手狂拍洞洞的首长吗?动态图片在网上还很畅销呢。

马华几时反应那么大?
国阵简直就是流氓政棍的始祖
落花先生 said :
2009年12月4日 下午9:51
现在郭道歉我给他掌声。

阿末有道歉吗?

如果我是失忆,那么你是?
朝廷关聊 said :
2009年12月4日 下午10:46
刚刚在晚间新闻看到尊贵的郭庭源州议员的懒样有点好笑。

这不知是不是林大首长所一自强调民联要的有素质的人民代议士。

林大首长应该留下尊敬的当作州议会里的标本。
2009年12月5日 上午12:08
其实流氓政棍四海皆有,只是姓郭的鸟瓜流氓秀的太笨拙,犯了众憎还要推三推四,这就是猫首长调教出来的猫腿子,猫政府的文化素质,不用太惊怪。朝廷兄说得对,该留他下来作为州议会的标本,让他一路帮猫政府倒米至大选,那才是公德无量,将功赎罪嘛。

落花先生,你的选择性记忆病已到了白金逊症状初期,当时月漏论笨鸟不止给马华民政妇女组同声严厉谴责,连妇女社会家庭部长也大力谴责过这鸟瓜!至于发表寄居论的笨鸟也被马华众领袖也同声严厉谴责,结果被前任首相鸟到够够力,只差没像姓郭的流氓政棍那样眼泛泪光,其流氓造型比较有款罢了。但是听说现在住在冷宫里天天面壁思过,自从新首相上台后,他连屁都不敢再放一声!

最牛先生,政治流氓又分多个等级,姓郭的功力顶多只能说送人去地府,不像令尊贵的伟大领袖能够说出‘狗不是狗’的经典言论。当然郭小猫也学不到令尊贵领袖的‘个人声誉事小,便秘睡院事大’这种流氓界乾坤大转移之登峰造极功夫。呵呵,就算连哪个猫首长和其猫家严也没有这种特殊慧根,不然火箭猫党早就忙着四处砍人,猫仔们忍无可忍要重选了!
T.C.T said :
2009年12月5日 上午1:39
落花先生,
当寄居论和月漏论出现时,马华政客保持冷静的面对是对的,况且那些话来自九流的政客。难道民联有样学样?还是你认为民联踩踏照片是理所当然?
你说的华社是谁呀?难道是一般喜欢看到某某人的照片被踩踏? 还是喜欢听低贱的话语来称呼他人的政党?难道他们感受因此美好吗?
民联批评马华民政,就不用理华社的感受?
波力是指流氓政棍,不是指政党,你为何反应那么大???
eddie said :
2009年12月5日 上午2:05
槟州人民都把狗狗和太监党埋葬了,你们政党人又再ho谁的lang pa,这课题小事也要炒,没脑的家伙。
问问你们的北马同志吧,在外都不敢提马华,鸟你阿头和老翁的就多,当然有社会道德和信义的党员都在退党,你这舫船会有道德和信议吗?我呸!强盗都不如,说话反覆巅捯,机会主义者,你没资格也不入格。
hainansword said :
2009年12月5日 上午3:23
有人说这么多马华民政白痴应该照照镜子。。民政小弟不懂,但是小弟之海南同乡总会长绝不是郭流氓之流可匹比的。难道你们不知道本人之海南同乡已经学得射鵰英雄传里周伯通左右两手分开用的真传功夫?左手可以挥刀连砍数人,右手可以和人握手团结,所以那会比任何人差,让人作呕?
如果林首长或郭流氓能够有如此高的功力,本人之海南同乡那里还会得到华社华团的大力支持,而需要用心良苦的和蔡CD来个同床共枕被、讲话当没讲呢?所以,本人之海南同乡绝不会害怕别人说送他入地府,他会说‘星云慈悲,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有缘和我一笑泯恩仇的都来。。
Henry said :
2009年12月5日 下午5:31
This Mr. Koay looks like a samseng even wearing suit. This is the quality of our rep.
Meavel Pang said :
2009年12月5日 下午8:48
这些事情总是令人沉重的。这些事情都是历史悠久的伎俩,形成独特的政治文化。

一般上政党的成员会做什么?第一、金钱政治。用钱买选票。所以不是能者居之,也不是仁者居之,而是“媚者”居之。所以个个都是男不男、女不女。

第二、短信攻击。翁诗杰的短信攻击给我深刻的印象,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那些没道理的内容会传播得比较快?这就是“语言暴力”。那一帮人明知自己没有真理,为了抹黑对手,不停用谣言抹黑人。很简单。你看过有人传短信称赞对手的吗?只有抹黑。跟班们明知道这短信没道理,但没办法?不“大团结方案”一下,自己就不能上位。

还有什么伎俩?我不知道还有什么伎俩。我只知道许多人在记者前面就很体面,人后就变脸。所以如果有新招式也不出奇。如果你说蔡署理懂得用暗箭来对付政敌也不奇怪,反正我们都看不到。

相比之下,翁氏的伎俩就比较笨拙,容易被人猜到他的政治目的,而且效果也比较差,差点连自己的宝座也当掉了。所以不要说用受害者的角度来认识翁氏。翁氏每次受伤一次都令我发笑。发笑并不是因为他被攻击,而是他常常射错人,射错自己人。

好,不说翁蔡。本人极度厌倦金钱政治与短信攻击,无论这些伎俩来自什么政党。这不但没有民主,文化水平低,而且伤害人,无建设性。党的存在是为了团结人,短信攻击是为了分裂党。
落花先生 said :
2009年12月5日 下午10:36
根据这里的网友所说,

寄居论出现的时候马华的表现就叫做,冷静面对。
而地府论出现的时候,马华民政就齐声炮轰流氓政棍。

如果马华不是怕被人民送进地府,如果马华是对下届大选有信心,这次地府论真的可以不必大做文章。

为什么马华各阶层会那么的气愤?因为,这些所谓的“政棍”说出了人民埋藏在心中的心声。甚至说中了马华各阶层最担心的事,那就是被人送进地府(也就是全面败选)。

马华今天还不知道自己本身的问题在哪里。还说要悔改?悔改在哪里?

今天,马华反驳了地府论,打击了民联,扣了流氓政棍的帽子,YEAH赢了,下届可以赢大选了,发梦去。

我这里先说明我不是马华或DAP或任何政党的党员。但是就是不耻流氓政棍骂别人流氓政棍。

THUNDERKAJANG,这里先说明,我没有失忆或白金逊症状初期。这些人身攻击,就是所谓的流氓言论,这里可以让大家参考下。

还有,今天郭可以开记者会道歉我给他掌声就像当初蔡开记者会辞职那样那么勇敢。但是你有看到阿末或月漏论议员出来道歉?

马华谴责?我告诉你,那个时候马华青年团拉布条抗议但是不敢用马华的名义你知不知道?布条上一个马华的字眼也没有。马华这种唯唯诺诺的谴责勉强都不能算是个及格的谴责。

还有最后不要说到马华好像很有POWER,在巫统面前只不过是。。
50年过去了,搞到华人变二等公民。
落花先生 said :
2009年12月5日 下午11:04
落花先生,
当寄居论和月漏论出现时,马华政客保持冷静的面对是对的,况且那些话来自九流的政客。难道民联有样学样?还是你认为民联踩踏照片是理所当然?
你说的华社是谁呀?难道是一般喜欢看到某某人的照片被踩踏? 还是喜欢听低贱的话语来称呼他人的政党?难道他们感受因此美好吗?
民联批评马华民政,就不用理华社的感受?
波力是指流氓政棍,不是指政党,你为何反应那么大???

"当寄居论和月漏论出现时,马华政客保持冷静的面对是对的"
只是这句我就给你满分!!那么不见你们对这个无关国家经济,种族和谐,社会安宁的地府论冷静?

为什么民联会把那三个人的头像作为地毯?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国阵以不民主的方式夺取霹雳政权,而参与其中的就是马华的马汉顺。马华的马汉顺不只没有谴责这个不民主的议程,反而拍手叫好。你说你们马华有什么资格跟人家说道德?还有什么资格叫人家流氓?

MAU CARI ANGPAU是低贱的称呼?
我问你什么是ANGPAU?ANGPAU是红包,代表华人传统的“吉利”。听者有意,一个华人传统5000年的东西被说成是低贱的称呼。我问你,如果不是牵涉马华领导的PKFZ被揭发,霸王机事件,一千万献金的种种丑闻,马华会被人联想到贪污吗?

如果马华真的是清廉的话,MAU CARI ANGPAU不会给人或马华党员直接联想到贪污,人民也不会跟着起哄。归咎一切都是马华自己心里有鬼,人民心里有数,只是差一个人说出口而已。

马华还是这样的态度,领导层还是这样的态度,为什么? 因为? 高傲咯。
T.C.T said :
2009年12月6日 上午3:35
落花先生,
你所了解的寄居论并非你所说的一番话,阿末是将历史从复,只不过被媒体炒作,就像你一般为了反对而反对,没有理清事情的真相,同样霹雳议员丛民联跳朝到国阵你就说不民主,安华引诱国阵跳朝那又是民主吗?
你有权力骂马华的不是,为何你在维护xx党的流氓政棍?连一个议员上任了到州首席还出口低贱,怪不得其他的议员也就是如此一般。
一个华人传统5000年的文化?那位州首席做事不成,只会讲别人坏话,又做出九流的动作(踏照)还不过如此一般让华社羞耻,搞政治讲真话,作政事,以本身的才华赢下一场的大选,那我也佩服xx党。
你说马华有很多弱点,那倒是真的。如果反对党也不过如此,那我们选民还能盼望谁?
大米 said :
2009年12月6日 上午11:50
poli, it is send to hell, not send to hall.
落花先生 said :
2009年12月6日 下午12:49
[落花先生,
你所了解的寄居论并非你所说的一番话,阿末是将历史从复,只不过被媒体炒作,就像你一般为了反对而反对,没有理清事情的真相,同样霹雳议员丛民联跳朝到国阵你就说不民主,安华引诱国阵跳朝那又是民主吗?
你有权力骂马华的不是,为何你在维护xx党的流氓政棍?连一个议员上任了到州首席还出口低贱,怪不得其他的议员也就是如此一般。
一个华人传统5000年的文化?那位州首席做事不成,只会讲别人坏话,又做出九流的动作(踏照)还不过如此一般让华社羞耻,搞政治讲真话,作政事,以本身的才华赢下一场的大选,那我也佩服xx党。]


你说马华有很多弱点,那倒是真的。如果反对党也不过如此,那我们选民还能盼望谁?

我不是行动党的人,我也不是在维护行动党,你也不用放“XX党”。现在国阵党员在朋友面前都不太敢承认自己是马华民政的党员,放XX党这些动作留给你自己。

这里我先告诉你,就算你说阿末是在重复历史,被媒体炒作,但是“寄居”这个字眼确实是他口中说出的,请问我们华人是寄居者吗?我们没有MYCARD吗?为什么马华可以那么懦弱?被人说是寄居者的时候马华还要维护巫统说是重复历史,你知道过后那名记者还被ISA扣留吗?那位记者很勇敢,相反你呢?给我看到出自马华的典型党员。

我告诉你,在议会是有程序的,POLI很清楚党章,但是不知道POLI清不清楚议会的章程。就算要换政府也是要有一定的议会程序,不是直接就拖议长出去,你知道拖议长出去代表什么吗?代表民主死亡,三权分立崩溃,如果你还是不明白之中出了什么问题你可以咨询马华里有法律背景的党同志,我相信他的话会让你更听得进去。如果赞比里真的是合法的话,今天大臣就不会闹双包,这是最好的证据。

对于你说林冠英出口低贱,我在上一个回复已经说明,在普通百姓的观点看来MAU CARI ANGPAU 这句话是埋在心里没有说出来的一句话。PKFZ,霸王机,一千万献金,这些全都是国阵友党自己揭发的,你没有得怨敌对党,不是MAU CARI ANGPAU 是什么?我和朋友讨论都说不是MAU CARI ANGPAU林冠英说错了,应该是MAU CARI ANGPAU BESAR 才对。出口低不低贱各方标准不同,像你说我“你的选择性记忆病已到了白金逊症状初期”,我个人认为很低贱,但是你一定认为不低贱。

安华最终都没有引诱到议员跳槽。这种说法就是扬言要杀人和真的杀了人的人,哪一个有错?当然是真的犯了法的人有错。你明知道这种做法是不正确的,你还去做,不是摆明不将法律,民主和人民放在眼里吗?

你说那位首长做事不成?你自己去PENANG看下PENANG人怎样说。现在马来西亚最HOT的州属就数PENANG了,我们这些在彭亨,柔佛的不知道几羡慕。行动党在短短时间就作出了相对的政绩,人民是看到的,雪州的民联更是厉害,种种利民政策真的是直接感受到的。相反,308到现在马华民政毫无政绩,许子根走后门做部长后就没有理槟州民政了,对不起我应该用委任上议院部长。马华呢?你是马华的,你比我清楚,政绩就是没有人被提控,整件事情没有人需要负责的PKFZ做了个REVIEW REPORT出来。如果你们不懂REVIEW REPORT和INVESTIGATE REPORT的分别,你们可以去问做AUDIT的党同志,他们的专业会告诉你们。

哪一个党可以盼望,人民心里有数,马华党员一定投会马华,你不用盼望了,投自己的党就绝对正确。我们这些平民才要比对政绩。
Meavel Pang said :
2009年12月6日 下午4:10
落华先生以及thunderkajang,我不反对你们互相辩论,但是必须在文字上标示清楚,现在都不知道谁打谁,除非使用openoffice.org自行编辑一番才可以理清各人的论点。

再来就是我个人的小小请求。你们双方不要再以一个论点一个论点、逐个逐个地回应好不好,这样会没完没了的。谁吃亏的,慷慨一点,不要计较。因为这样没有办法改变现况,赢了又没益处。

尽量说出重点。搬出理据。解释前因后果。最后提出改善的方法。辩论并不是以输赢为目的。

本人不才,如果建议能够获得各位的采纳,本人先行谢过。5000年的中华文化,从内在开始表现出来,让友族称羡,并以德报怨,感化异族,才可以让他们晓得我们文化中过人之处。
T.C.T said :
2009年12月6日 下午11:17
落花先生,
霹雳前议长是不合法,虽然州法没有革职议长的字眼,苏丹的信已证明州政府由国阵代替,议长的位置自然撤换。
民联是在找法律的漏洞罢了,谁输就做反对党,理所当然,你不用再怪任何一方。
槟城有多大改变,清说说看?
你既然是选民,就请你争大眼睛看事实的真相,然后才比对政绩,不要把308 之前的是来讲(该死的都死了)。
我们应该看现在政客表现,不是批评某某政党的不是,所以我用xx党。无论如何,我了解你的愤怒,你现在应该更明锐,多多学习法制,行政,民主,对你本身判断的能力加深。
chongsiew said :
2009年12月6日 下午11:19
Sorry Meavel Pang。。。我不赞同你的说法。。 落花先生 已经说明了。
落花先生 said :
2009年12月7日 上午12:28
一个国家最重要的就是司法,因为司法代表了国家秩序,只要一切回归司法国家就稳定。州法里面确实有更换议长的程序的,不是你说的没有,你可以去看下州宪法才来和我辩,这里我就不跟你解释了。但是有一样东西是你不用读州宪法也可以很明白的,那就是三权分立。这个三权分立至关重要。

但是我们看到霹雳夺权,国阵命令执行权,也就是警察介入议会事务。你告诉我严重吗?合法吗?就算你问你的同志,POLI,他也可以清楚告诉你不合法,你很多 马华的同志都认为不合法。但是我不明白你为了说赢我,就在这里用巫统腔跟我硬掰成合法。

PENANG有多大改变?!
我不要说多,我说一件就够了。就是透明化投标工程。这是那个PRINCETON做不到的,你再给他50年他也做不到给你,因为他是巫统的X。
全马暂时PENANG做到。不是你看不到改变,是你不能接受其他党比民政马华好。不过也是正常的,因为做了某党的党员就中立不起来了,有排他性。

无论如何,你的论点很弱,而且一直尝试攻击我。这是我最后一次在这个文章留言,因为你拿不出正确的理居。最后我要誊清一下,我的宪法知识,对国家政策的了解,行政制度不会比你弱。最后最后,马华没有资格说民主。谢谢。
iamataxpayer said :
2009年12月7日 下午3:43
what's wrong to say MshitCA go hexl?

their boss eat so much money already, apa salah MshitCA go hell witht their BOSS???
iamataxpayer said :
2009年12月7日 下午3:45
To T.C.T, whatever you said about PERAK government and speaker show you are totally a HOPELESS IDIOT, SHIT-ASS-LICKER.

MshitcA really jiasai.
2009年12月7日 下午7:42
"马华没有资格说民主"不是嘛!我覚得谁都有资格说民主,不论你是阿花还是阿喜。民主无色无味也无样。
T.C.T said :
2009年12月8日 上午12:32
iamataxpayer ,
Do go somewhere else to shit if you dont talk ...
this is not the place for you.
T.C.T said :
2009年12月8日 上午1:10
落花先生,
你认为你强,来再辩论。 你怕吗?
透明化投标工程? 小儿科,地方政府应该做的事,哪里有变化?透明化投标工程之后,还不是他们的支持者拿到。。。一样的啦!
我说你你为何反应那么大???你切认为一直尝试攻击你。
当你攻击马华的过去,你不觉得,你现在有不喜欢别人说你一番。。。
三权分立至关重要,你说的对,既然皇权不干政,你也要尊敬皇权,为何前议长不守法?当议会不能控制时,唯有警察可维持纪律,那里不可?难道让那些流氓政棍大闹州议会!
民主不是大吵大叫,在树下开会就叫民主,
民联的州议席是少数,就不能这当政府,就是这样简单。下次再来啦!
可惜,不只在民联看到这种政客,现在廖派好像也是如此,你只有13位中委为少数,输了又说不民主,不认输还要重选!
大马政客还要多学习什么叫民主。不然国家大乱。
落花先生 said :
2009年12月8日 上午2:10
对不起,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而是我发觉程度上的不同。你知道什么什么叫“秀才遇见兵”吗?

透明化投标,是以前的政府办不到的,现在办到了,我说有改变,是正确的。你说他们也是自己人拿到工程,现在都透明化了,如果他们LOBBY得到工程那么你会看到民政马华拿出来讲,报纸上一定有报道,但是直到现在还没有,你要说人家给工程朋党也要拿出证据。你是不敢相信人家猫政府做出的改革,改革到你连信都不敢信。

你说得很正确,民主就是少数服从多数。那么我想问你,你的少数服从多数是从霹雳人民的支持度出发,还是议员人数?

为什么国阵不要解散议会重选?

还有,你说的那段警察冲进议会拖议长出来是维持秩序,就暴露你根本不懂三权分立是什么。我也懒得跟你解释。因为我解释了你也否认,我希望这里有马华同志为你解释为什霹雳夺权不合法,那样我相信你会更加听得进去。

最后谢谢POLI兄开放这个平台给我们讨论。
iamataxpayer said :
2009年12月8日 上午8:28
To T.C.T

This is not your house, you can lick these blood racist, corruption and missused power people punya asshole here, sure i can SHIT here.

T.C.T, you said "前议长" make trouble...hell, you face really thick.

As yourself, since when Sivakumar become 前议长??

you bloody idiot Chinese. Jiasai MSHCTA.
Ching Jo said :
2009年12月8日 上午9:30
透明化投票?? 这只不过是个口号而已!
我敢肯定成功得到工程的都是内定的,别自欺欺人了!
T.C.T said :
2009年12月8日 上午10:31
落花先生,
就当我是兵,你是秀才,除非你是好像那个iamataxpayer这种人可能讲不清,你不是,我也不会。
你讲的透明化投标,是以前的政府办不到的,现在办到了, 我没说不好。我是说这不是改变,地方政府行政就是该如此,这不关我相信不相信的问题。雪洲也不例外,几乎所有的得到标的承包商都是“自己”人。
你说:
你的少数服从多数是从霹雳人民的支持度出发。。
我支持你的论点,现实并不是这样,州法是看人民的代义士人数为准,同样当民联折政时,国阵也当了一段时间的反对党。没有问题。
你说的民联多好,等下一个大选,民联还有机会赢,那我恭喜他们。最好不要再做流氓政棍,不然没脸当政府。
三权分立是什么?
你懂的是部分的理论,各有不同的角色,当三权分立不平衡的时候,就有其他的律法取代,我国是不应许动乱,动乱不是民主议程。就让某些流氓政棍(不论是任何一方的议员)他们可以在议会翻天覆地,那就是你所谓的三权分立?
欢迎你落花先生继续和我讨论。
T.C.T said :
2009年12月8日 上午10:38
iama,
i wont call you taxpayer..you dont sound like tax payer.
Cant you read news paper?...since pakatan lost the majority seat, silvakumar is out.
You may continue shiting bad words here subject to Polybug approval.None my business.
Cassandra said :
2009年12月8日 下午12:38
Dear iamataxpayer,

You have raised a very interesting point, please could you supply evidence that "MshitCA eat so much money already"?

If there is no prove from you, then I have to conclude that you are same like the sms Koid who just blindly forward and repeat unfounded gossips.

I remember last time the poor girl from Computer Associates, she got prison because she blindly email untruth.

Anybody still remember the case?

Anyway, iamataxpayer, if you want people to support or bring back your Perak DAP government, then you have to convince people like T.C.T. because people like me also get put off by your comments. I am sure Lim Kit Siang did not teach you to make people feel disgusted with hate of blind supporter.

Please take this as a sincere advice, because if you still unneccessarily make blog readers feel uneasy with your display of bad behavior, then the chance for Pakatan to win big in next General Election will be affected by you. People don't like being treated with bad words like what you are using in your comment.

In fact, I am wary of Pakatan supporters because they are very undemocratic. The prove is as evidenced by your comments - which are rude, blindly emotional and unsupported by rational logic.

If you can, try to use civilised words - because Anwar wants all Pakatan supporters to behave better than UMNO goons.

Maybe you are behaving very rude because you want Pakatan to die before next General Election?
Meavel Pang said :
2009年12月8日 下午11:05
chongsiew,谢谢你的回应,不过我实在搞不懂你究竟不同意我哪一个论点。

究竟是说1.政治人物不应该耍流氓?2.分段不够清楚,夹杂双方论点,应改善?3.请简明扼要地说明论点,以建设革新为目的?4.言行如一,辩论的同时也要照顾风度,以便使对方、甚至是友族羡慕我们的文化?

又,借这个发帖的机会,我要说的是——我心脏的温度比之前更低了。原来“马来主权”的原型是“种族主义”,视华人、印度人及其他种族为猪狗,又是搞“纳粹”的那一套。

我们华人都有许多优秀的精英,就是喜欢在那里互相倾轧。为什么不献出一点点的精力出来,共同抵抗仇敌?唉,我们的机会不多了,十年前的印尼排华是借鉴呀!

我有一个想法,不知各位同不同意。我们华人是应该出来献身社会了。不要老是让马来人当反贪局、警察局、海陆空军、志愿团体之类的。马来人一直都封闭在围墙里面,被人洗脑,我们应该试图以各种方式进入他们的生活当中,让他们看见事实,尤其是华人回教徒,应该都知道回教堂有商店、联欢会之类的活动,使马来人走不出去。我们走进来,影响他们,他们就会知道猪肉有毒是骗人的,华人垄断经济也是骗人了,他们被自己人摆了一道,损人利己,坏处一堆。

沙巴、沙拉越两州的马来人比例较低,如果被马来主权的课题搞多几下,不分裂才怪。这些腐旧思想是应该被我们抛弃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