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十二月 23, 2009

Bookmark and Share  (1) 则留言

些许失落

PoliBug | 波力拔克

,

虽然得在家吃汤圆,无缘一会独行侠,但对他昨天的论见,还是有所期待的。

听说下午三时赴会,一桌十二人吃中式下午茶,五时散会后,兄弟及刻拨来电话,说给媒体记者吓到了,即然被吓到,或许有些不可报的料要陈出来分享,急着追问,不想,就是因为没有料可以报,这才紧张。

台上谈的,和媒体之后报的吻合,阿武叔该说的说了,不该说的也说了,是条无可不能对人言的汉子,我常说,政治人物若能有阿武叔这般坦诚,只要不做国防部长,便是国家的福气。

席间大家等着汤圆,却来了汤木,看来九人当中,不悦的居多,为什么呢?他们说他是「不速之客」,也许是平时开车太慢,速度不足的原故吧?天知道?

不能到场,对阿武叔有些歉疚,他可是从不推辞的那位,这回催邀再三,真差点被他打动;可惜权衡老母与老总,嘿嘿~ 几乎没有选择;启聪和月光光有同感,安排在冬至佳节见面,岂非要人无法齐家团圆?阿武叔在安排时是根据老总给的时间,也无法知道当天就是冬至,待后来算到,抓破了头。

但这一切都只是小事,最重要的是,老总,这顿饭,求的是什么?

正如他所说,博客们想谈的,都是些更为宏观的课题,也许他是明白的,可惜的是,宏观的论见,也许不在饭桌上,反倒是党争成了主角,难道他心里,并没治党的内容与治国的理想?也许,这只是一顿饭而已,就那么简单吧?

有位不知名的前人说了一句话,虽然无聊而浅白,但可以用来形容博客们赴会的动机:「眼睛长在前面,就是要我们少回头盼,多向前看。」博客们怀着对未来的期许而往,参与了一场「了望过去」的剧幕,带着对未来只觉隐晦的心情失望而返,他们得不到所寻找的,原来,答案不在那里。

研究「谁是黑手」,化解不了当前的问题,谈论「辞与不辞」对付不了未来的难处,交流「形容叛徒的心得」解决不了国家的困境,介绍拉曼学院的「辛苦经营」也处理不了公平教育的诉求!阿武叔在电话里形容了一些词汇,听过了也记不太清楚,大义是说,如果学会「尝试谦卑」算是一种成长,那见证这种成长,是此行惟一的安慰。可惜的是,这实在不是一席「成长见证会」。

怎能不失落呢?只不过原本期待就不高,所谓失落,也只是些许而已。


1 Response to "些许失落"
MCA said :
2009年12月26日 上午2:52
文章意也悠悠,马华有如此素质的“领袖”,马华以下百万众党员如产生“指鹿为马”,“头昏脑胀”,“无所是从”,“不知所云”,“咬文嚼字”,“言而无信”,“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热心救党靠龙木”,“百忍成金”,“是可忍孰不可忍”,“留下因还有大事要办”,“留下是不要辜负华社”,等等因内外因素造成的上述政治病况,是不出奇的。

只是小民今天还在思考,见诸上述,没参加政党也不算是做错人生决策。

小民也还在思考要如何继续信任说话不算数或道德污点被曝光的领袖,继续深信他们的确是真心为华社服务。。。这种深奥的信任心理,小民自认尚未达到如此高的境界。看来小民如继续看此马华大戏下去,必定也会多少感染上述可怜的政治病症。。。可怜的华社。。。小民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