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十二月 11, 2009

Bookmark and Share  (8) 则留言

如此司法,如何受人尊重?

PoliBug | 波力拔克

, ,

用一份英文撰写的书面判词,判决一宗起诉案件的翻案失败,原因是:「上诉书是用英文撰写的。」

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汇来形容如此荒谬无稽的事件,但它偏偏就发生在为我们「主持正义」的崇高法院,怎不教人啼笑皆非?

我们的国家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前两天才有监狱不准使用英、巫语以外的语言沟通的报导,原因是狱卒不懂,昨天又传来这么不可思议的判决,难道我们尊敬的上诉庭法官,也一样不懂?到底问题出在哪里?是教育的失败?是机制的错误?是为滥权的方便?还是,又回到了那个沉重的大包袱:「种族沙文主义」?

在一般的文明国家,即便是少数民族的方言,若有必要,为了维护司法的公正、公义、公平,在尊重基本人权的大原则下,法庭都会接受,甚至自行安排专业通译,为需要的各造解决沟通困扰的问题,更不用说是世界通用的国际语言--英文了。

我国法律源自大不列颠律法,并与共合联邦诸国共通,可资互引,就算是当前所使用的法律词汇及语句,有许多部份也因为马来文根本性的贫乏欠缺,不得不借用英语用词或音译,这也是为何许多马来知识份子可以接受国家倡导英语教数理的原因。

阿都马列依沙身为资深法官,多年来在法庭里看过的英文文件何止安华一案?以如此牵强的理由否决一份合理上诉书的有效性,实在令人齿寒!更吊诡的是,那份以「有缺陷、不合法及滥用司法程序」来形容安华的英文上诉书,并谕令安华支付堂费的「书面判词」,竟然也是用英文撰写的,试问,要如何服众?

有个不知道合不合法理的想法,卡巴星不知是否也可以此为由,拒绝接受阿都马列的判词呢?当然,这不值得深思,因为对促进国家进步、维护司法公正,一点益处都没有。


8 Responses to "如此司法,如何受人尊重?"
Meavel Pang said :
2009年12月11日 上午9:19
霍启也获金蛇剑
寄生虫呛寄居蟹
纳粹主义不覆灭
一个大马任你解

林甘事件没结束。巫统为干训局护短。看来某些人要动真格?马来主权有什么好?如果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主权观念,国家不分裂才怪?

现在司法受操纵,执法也选择性运作,反贪也杀人灭口,还有一项,我是听说的——现在关税局只抽华人税,有些人被迫一年里面交两次税,而且并不是第一次走税的那种,而是第一次正经交税,第二次被人找上门,告知还要缴税。许多华人年纪都大了,又有家庭,不敢反抗,所以选择顺从,息事宁人。

华人只有两条路——第一是逃避、第二是斗争!华人面对如此大的困境,倘若与马华党争相比,党争似乎是小儿科了。
stillwater said :
2009年12月11日 上午10:47
Poly, Have to admit u r very good and pointing out the contrast and give strong example to support ur argument.

Hat off to u!

I would say this is part of growing pain of a country, of course contributed from all those factors mentioned by Poly & MP..

As long as more and more people being make aware, change will come.

Nazri case is a good example..

Trust me, other developed country is not as good either but that should not be our excuses.
hainansword said :
2009年12月11日 下午12:42
2009年大马政坛最佳影帝:麻花党蕹菜双组合!
剧情纲要:老大演十面埋伏,独裁领导除老二,讲好特大输下台,眷恋权位编逼宫,借用祝福讲团结,挥刀砍人创历史;老二筹资推老大,道德沦落搞偷情,特大输了走后门,咸鱼翻生伪团结,老大砍人推不知,垂帘听政太上皇。如今双双玩变脸,一个进院闪功赞,一个重选拼命拖,麻花有此双煞星,百年功德一朝丧!
Meavel Pang said :
2009年12月12日 上午12:03
可能也是我本人新来的关系吧?总觉得hainansword(以下用海南剑代替)的言论有少许奇怪。

不知道polibug肯不肯让我说下去?如果明确指示我不能说,我就说到这个帖子为止。

在“政棍流氓”的帖子可以看见海南剑如何批评烂发短信的人。现在我看见海南剑本身就批评翁蔡。而且批评的形式是多么的像短信。这是什么?自相矛盾?现在就开始批评翁蔡了。我进入他的博客看看……喔,是周美芬哦。而且周美芬贵为华人领袖,竟然使用英语的博客(虽然第三帖子还是华文的)。

所以,很简单,海南剑有两个可能,一是支持周美芬,二是贬低周美芬。

当一个人贬低其中几个姓氏派,如翁派、蔡派的时候,自己还是廖派或者是周派什么的……根本没有说服力。如果是嫁祸于周美芬,仍然也是逃不出姓氏派的范畴。海南剑仍然做抹黑对手的事。

在这里,我以怎样的身份责备海南剑?以华人的身份。你的眼光太狭窄了。第一就是你不能以身作则。你跟被你批评的人其实是一丘之貉。你不比你的对手高尚多少。没有。

第二,对于党争,你看得比一些东西都高。你对马来主权噤若寒蝉。山埃事件?赵明福事件?如果马华对华社的影响力降低,华社会认为党争很重要吗?不会。那是肥皂剧。

海南剑,你批评人。我——也批评人。我们的分别在哪里?

你批评人,从来不给人改过的机会。我批评人,希望人改过。我给你的建议是,批评之后给建议。如果不给建议,不如不批评。

我给你的建议是,如果你真为党着想,你就知道姓氏派留下多少难题,多过对党有多少建设。摒弃姓氏主义。拥抱党路线。多多为华社争取,多多斗争(少内斗)。如果马华对华社的影响力是巨大的,华社才会担心党争。

有本事就抗议马来主权课题。最起码的是反对教育制度中打压华语与淡米尔语的成长。

Come on,马华多多做事,少说话!
MCA said :
2009年12月12日 下午5:42
如靠情绪去运作和管理的话,真有可能就如大多数人所言,这个国家将来会是空有一大堆大学学位持有者却是没有聪明人高能力者居住的国家,到时要如何跟世界Fight? 进步的可能性是来自于鼓励勤力,不怕竞争,公平,公正,和平,相互支持。。。什么年代了,别做危害下一代的古老事情!

(我想,如果可以“保证”按着符合工作能力和文凭的条件就有公平的机会上去做MACC的最高位子的话,那个大头就无需上报说风凉话什么华人不爱当反贪官员了。如此言论真是会误导国民。)
2009年12月12日 下午6:33
Meavel,我不反对您对hainansword的意见,除了三项:

第一,您将hainansword译成“海南剑”,我不太苟同。

第二,您形容被他针对的波力拔克是“一丘之貉”,实在令人肚懒,你认为该不该道个歉?

第三,这种无的放矢又言之无物的家伙世界上多得是,波力才没空理会,亏您还用这么大一个篇幅给他写东西,除了佩服之外,波力还建议您多用点心思在有建设性的课题及有监督价值的人身上。

共勉。
Meavel Pang said :
2009年12月12日 下午8:56
亲爱的波力拔克

第一与第三略过。关于第二点,我实在没有说你和他是一丘之貉。在那个帖子中,他针对的是翁蔡。因此,那些搞姓氏派的人才是一丘之貉。

我也不是圣人,监督别人只会造成自己也被监督。只不过老是在哀叹:华人都快要没落了,那些人还在搞什么权力斗争……
hainansword said :
2009年12月15日 下午1:56
波力兄及Meavel Pang,
本人只想简略回应:第一,本人是已婚男性一名,称为海南剑,只是之前有Link去周美芬的博,和她绝没有任何关系!就算她想,我也不敢造次!
第二,本人和波力拔克素未谋面,和他绝不是一丘之貉,也高攀不起他老兄那专门监督人为价值的倾向!
第三,本人口中所说乃心中所思,不像一些‘职业枪手’,故此只盼寻得知音人,大家纯粹交流交流,无他。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